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柏舉和豌豆

  • Hit:94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個子矮有什麼關係?我比誰都有自信!  也許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有些地方不如別人,例如個子矮、身體胖,或說話不夠生動有趣……可是仔細想一想,這些有那麼重要嗎?自己只是在某個方面和別人不同而已,這些其實都不是問題。柏舉因為自己的個子矮身陷苦惱之中,可是個子矮有時卻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究竟,是什麼事情讓柏舉恢復了信心,終於不再憂愁了?仔細聽,好像就能聽見柏舉清脆的聲音說:「沒關係,我的自信比個子長得快多了!」

個子矮有什麼關係?我比誰都有自信!  也許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有些地方不如別人,例如個子矮、身體胖,或說話不夠生動有趣……可是仔細想一想,這些有那麼重要嗎?自己只是在某個方面和別人不同而已,這些其實都不是問題。柏舉因為自己的個子矮身陷苦惱之中,可是個子矮有時卻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究竟,是什麼事情讓柏舉恢復了信心,終於不再憂愁了?仔細聽,好像就能聽見柏舉清脆的聲音說:「沒關係,我的自信比個子長得快多了!」
樸正載就讀於韓國藝術綜合學校學習電影劇本創作,偶爾寫寫童話故事,獲得韓國兒童文學獎之後,開始從事童話創作。現在英國倫敦學習創作,並有翻譯外國童話的計畫。
繪者簡介金鵡妍大學時主修動畫,現今從事兒童圖書插畫工作。繪圖的空檔時間,喜歡去院子觀賞植物,也喜歡親手烹調美食。主要插圖作品有《輕飄飄的公主》、《危險的三劍客》、《隨心所欲的BB》、《偷光的烏鴉》等。
缺乏自信心,是每個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最苦惱的事。如何把自信轉化為成功的力量,是這篇故事帶給我的孩子最大的啟示。──五堵國小 家長 李媽媽看完這個故事,讓我學到要對自己有信心,雖然我個子不高、皮膚黑,總是被同學取笑,但是我並不介意我的外貌,我依然熱心助人,個性也十分活潑開朗!──復興國小 王同學
沒關係,我的自信比個子長得快多了雙層巴士駛過倫敦橋,泰晤士河上晚霞綺麗。突然間,我想起了柏舉。寫過柏舉的故事後,我偶爾會想:「這些日子,柏舉的個子有沒有長高一些呢?」每個人小時候都會有一件讓自己自卑的事。我們的朋友、老師或者父母也不例外。你可以去問一下父母,他們肯定會不好意思的。我從小皮膚就黑,小學時就有了「黑人」的綽號。和柏舉一樣,經常被人取笑。「你是從非洲來的吧?」「嘿,你能不能早上洗洗臉啊?」所以我一直很討厭照相。即使現在,拿出那時為數不多的幾張照片,我還是經常被自己黑黝黝的臉嚇一跳。那時我經常會衝著媽媽發脾氣,怪她把我生得那麼黑。也正因為如此,我覺得自己比任何人都能理解柏舉的心情。可是仔細想想,個子小或者皮膚黑都沒什麼大不了的。就像麥迪大叔說的那樣,雖然和別人不大一樣,但也沒什麼不正常的。個子小反而讓柏舉得到更珍貴的東西,柏舉已經明白了這一點。你聽,好像能聽見柏舉清脆的聲音呢!「沒關係,我的自信比個子長得快多了!」──2010年秋 朴正載
前 言 沒關係,我的自信比個子長得快多了  4竹竿兒與花生  912個綽號  17長高藥  24一塌糊塗的排練  31「麥迪」大叔  38高挑的媽媽,矮小的爸爸  48我改編的劇情  55與楚瓏的約定  62三劍客與增高鞋  69絕妙的好主意  77小裁縫柏舉  83豌豆滾動練習  90楚瓏的眼淚  97柏舉的演講  106怎樣才能讓豆莖長高呢  113失誤也沒關係  122層層往上長的豆莖  129盛大的狂歡  138學習單  145
竹竿兒與花生「柏舉!」江泰邁著兩條長腿大步流星的跟了過來。江泰個子高,腿也長,幾乎比柏舉高一截。江泰走兩步的距離,柏舉要走上三四步。柏舉步伐越來越快,氣息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急促。「喂,尹柏舉!」柏舉沒吭聲。「哎,你知不知道從補習班出來後,你就一直沒說話?」柏舉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江泰是柏舉的好兄弟,他們現在一起上英語補習班,以前還一起練過跆拳道,後來柏舉放棄了,因為練跆拳道也不會長個兒。「你再不理我,我可就……叫你的綽號了!」江泰把手做成小喇叭状放在嘴邊。「我真的要叫了啊!花……生……」柏舉突然停住了腳步,江泰嚇了一跳,也站住了,嘴邊做成喇叭形的手也放了下來。柏舉轉身看著江泰,臉上一副欲哭的表情。江泰有些害怕了,他想肯定是因為自己叫了柏舉最不愛聽的綽號。可是能夠叫柏舉綽號的人,即使只有一個人,也一定是江泰。因為他們關係最要好了。「喂,我是鬧著玩的……」柏舉緊緊的咬著下唇,使勁的瞪著江泰。「到底怎麼了?」江泰眼鏡後面的兩顆眼珠亮閃閃的。「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說我們是『竹竿與花生』嗎?」柏舉的問題,讓江泰一下子就啞住了。「全都怪你!因為你個子太高了!有你在旁邊,顯得我個子更矮!而且每次被笑的都是我!」柏舉放連珠炮似的一口氣說完,就跑到巷子裡去了。他的影子比柏舉人跑得還快。江泰愣頭愣腦的站在那,望了半天柏舉的背影。「好,那最後一個豌豆的角色誰來演好呢?」老師一句話,孩子們在下面咯咯的笑了起來。「人怎麼演豌豆啊?」太賢嘟了嘟嘴。「老師,聽起來好奇怪啊。」成旭一邊忍著笑,一邊說道。「那老師問你們一個問題吧,主人公傑克是怎麼到雲彩上巨人的城堡的?」老師一一看著孩子們的臉,等他們回答。「當然是沿著豆莖爬上去的了。」演主角傑克的圭彬不以為然的說道。「沒錯,那麼豆莖是從哪兒來的?」「是傑克拿母牛換的啊。」老師話音未落,梅香就飛快的回答道。「梅香說得很對!老師說過了,話劇裡面,『神奇的豌豆』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話劇的名字也叫做《傑克與豌豆》。」聽了老師的說法,孩子們不由得點起頭來。「這個角色,有個人最合適了。」景道抽了一下嘴角。「啊,我知道是誰了!」圭彬在一邊附和道。孩子們的眼光不約而同的都望向了前排。柏舉的臉一下子變成了胡蘿蔔,像冬天裡的火爐一樣滾燙滾燙的。他連頭都不想抬起來。要是有個的洞,恨不得馬上鑽進去。「我推薦尹柏舉演神奇的豌豆!」「我也是!」「我也是!」「Me too(我也是)!」柏舉還是覺得後腦勺發燙,臉上也熱乎乎的。柏舉所在的班級要参加秋天學校的文藝演出,参演節目就是話劇《傑克與豌豆》。柏舉雖然也很期待,但是沒想到自己不僅當不了主角,居然要演一句台詞都沒有的豌豆!柏舉忍不住又嘆氣了。走在馬路上,柏舉低著頭盯著腳面,整個腦子裡空空的。他走的方向並不是回家的路,而是相反方向。現在,他实在沒有回家的心情,只是在社區附近來回轉轉。經過漫畫店,柏舉想起漫畫還沒還,雖然就在書包裡,可是他也沒心思進去。想一想,弄不好今天不還的話,可能要交罰金了。該死的罰金!路上不知誰扔的餅乾包裝袋,柏舉上去踢了一腳。路過那家好吃的年糕店,柏舉也沒停下腳步。雖然鼻子聞到又甜又辣的年糕,嘴裡已經有口水了,可他還是沒有停住。那家店的老闆娘認識柏舉,可是柏舉就像沒看見她一樣。老闆娘有些奇怪的搖了搖頭。柏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對江泰太過分了,可是卻沒太多心思理會,因為現在柏舉滿腦子全都是話劇的事。還是以後再向江泰道歉吧。剛剛衝他發完火,馬上就去道歉也不正常。要不就送给他一張怪獸卡好了,他肯定不會再生氣的。班主任老師的聲音似乎還在柏舉耳邊迴盪。想到話劇,那聲音就像夏天的蟬叫聲一樣讓人心煩。那些推薦自己的同學也實在讓人討厭。就因為個子小,演豌豆就理所當然似的,連老師也這麼說:「真的感覺很適合啊!柏舉,你能演好吧?」12個綽號如果說柏舉有什麼東西比別人都多的話,那就是綽號了。柏舉的綽號種類繁多,什麼“花生”、“小鬼”、“小矮人”、“藍精靈”,還有《魔戒》裡那個醜陋討厭的“咕嚕”,加起來有十二個之多,都是因為柏舉個子太矮的緣故。小學四年,柏舉的學號從來都是1 號。考試成績第一是好事,但學號卻不是按成績排的,而是按照個子從小到大的順序排的。而柏舉一直是1 號,個子一直都是最矮。每次新學期開始時,老師都會讓大家站在走廊裡排隊定學號。每到這個時候,柏舉都有想死的感覺。同學們有偷偷踮腳尖兒的,有伸長脖子的,還有把頭髮紮到頭頂讓頭髮更高一些的,大家都想儘量往後站。柏舉從來沒有像別的孩子那樣做過那種幼稚的舉動,只是默默地站在自己的位置,那就是第一個。他也不去想什麼辦法,因為不管怎麼看,自己都是個子最矮的。不知是誰定下的這種規定!為什麼要按照身高來決定學號呢?柏舉真想去找那個最初定下規定的人。可是從上小學以來,始終都是這樣定學號的,從來沒聽過有其他的標準。有一次,柏舉問江泰這個問題。江泰個子高,肯定會對他說實話的。江泰的回答聽起來倒也像那麼回事兒:如果個子高的孩子坐在前面的話,後面的孩子就看不到黑板了。可是如果只是因為這個原因,柏舉還是會覺得很生氣。一次,柏舉吃過午飯回二樓教室的時候,突然被校長叫住了:“你是不是走錯了?二樓是三四年級的教室,一年級的教室在走廊那頭。”校長看柏舉個子小,就以為他是低年級的。柏舉沒想到校長居然把自己當成低年級的學生,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紅著臉點了點頭。柏舉和江泰一起學了兩年的跆拳道,從來都沒曠課過。因為知道規律運動才能長高,所以柏舉練習得比任何孩子都用心。「側踢,呼……哈!」道場的其他孩子的確都長高了很多。江泰一年就長高了大約5釐米,可是柏舉還是老樣子,連1釐米都沒有長高。館長說只要努力,一定會長高,其他人也都這麼說,說得柏舉耳朵都快長繭子了。長身體需要攝入均衡的營養,這是基本常識。為了長高,柏舉這幾年幾乎把海底的小魚都吃光了。連黏糊糊的海帶,他也捂著鼻子吃下了。胡蘿蔔、西蘭花、南瓜,還有各種水果等等,柏舉每天都吃很多。還有各種據說能長個子的藥,中藥、西藥一大堆。柏舉也去醫院做過關節檢查和物理治療。柏舉記得自己還坐過四小時的車,去偏遠的一個小村子看一個有名的中醫。在那裡,柏舉膝蓋上打了二十多針,雖然像被蜜蜂蜇了般劇痛,但柏舉還是忍了下來。不久前,柏舉還去打了兩次昂貴的荷爾蒙針。媽媽說打這種針要花掉媽媽一整個月的工資。柏舉不知道媽媽一個月的工資有多少。但是對於在玩具廠工作的媽媽來說,一個月的工資的確是夠貴的。家裡的客廳一角,總是擺著一個身高測量儀。每次柏舉一到家,都感覺它似乎在召喚自己過去量一量。量身高對於柏舉來說比吃蔬菜更煩。但是從打荷爾蒙針以來,柏舉每天都會按時量身高,因為他不想讓媽媽失望。可後來,慢慢變成了兩天一次,四天一次,一週一次……荷爾蒙針打了大約一個月的時候,柏舉再也沒有量過身高,甚至看都不看一眼身高測量儀。因為連這最後的希望還是沒有效果。他只是騙媽媽說已經量過了而已。柏舉一年級時的身高依然是從未變過。他曾經想過在兩腿綁上石頭去練單杠。沒準兒那樣堅持上一天,腿真的會拉長呢。如果有孫悟空的金箍棒,或許可以讓自己的腿拉長,或者坐太空船去太空遨遊一次。科學課上,柏舉曾經學過:由於太空中沒有重力,個子會長高幾釐米。柏舉想長個兒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楚瓏。柏舉和楚瓏同班,還住在同一個社區,但是放學後他們從沒有一起回家過。一直到現在,柏舉甚至還沒和楚瓏好好說過一次話。別說說話了,甚至都沒信心和她搭話。楚瓏是年級的副學生會長,學習也很好,而且個子比五六年級的男生還高。在教室裡,楚瓏總是坐在後排。在操場做操時,柏舉總是站在最前面,楚瓏總是站在很遠的後面。就是由於這一前一後的距離,楚瓏所有的一切都和柏舉完全相反。這次話劇演出,柏舉分到的是最不起眼兒的豌豆角色,柏舉覺得自己都沒法兒抬頭看楚瓏了。柏舉甚至覺得,楚瓏和演傑克的圭彬看起來最搭了。其實班級裡面,柏舉最討厭的就是圭彬。圭彬總是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可他是年級的學生會長,人又長得帥,女生都喜歡他。而這次話劇主人公傑克的角色給了圭彬,更是讓柏舉心裡不爽。「別的事通過努力還可以改變,可是身高……」長個兒藥冰箱裡一直冒出白色的冷氣,伴隨著尖銳的報警聲,催促著柏舉趕緊關門。柏舉抱著胳膊,站在大敞四開的冰箱前,書包和鞋袋都扔到了客廳地板上。柏舉緊皺著眉頭死死地盯著冰箱。冰箱裡塞得滿滿的,都是各種各樣的藥——各種各樣的長個兒藥。腦海裡浮現出媽媽的身影,似乎在讓自己不要浪費電,可柏舉覺得無所謂了。冰箱門上貼著媽媽寫的便利貼:「兒子,飯後別忘記吃藥,還有刷牙!」餐桌的碗筷旁,總會放著兩袋熬好的中藥。柏舉每次放學回來要喝一袋,睡覺前再喝另一袋。柏舉的臉看起來更生氣了。「哼!什麼長個兒藥?全是騙人的!吃了那麼多藥,按道理我都該長成巨人了!」柏舉的心撲通撲通直跳,好在走廊裡沒人,樓梯那邊也沒聽到腳步聲。柏舉飛快地走到電梯前,按下按鈕後飛快地看了看四周。停在3 樓的電梯開始移動,紅色的數位不停地變換著。3 樓、4 樓、5 樓……電梯走得好慢。柏舉心裡一個勁兒地催促著“快點兒快點兒啊”,不停地跺著腳。電梯到9 樓的時間,簡直有一個星期那麼長。進了電梯以後,柏舉仍很緊張。“叮”的一聲響,電梯停在了一樓。電梯門開以後,柏舉沒有動,手按著“OPEN”按鈕,探出頭去小心地看了看外面,好在一樓什麼人都沒有。柏舉在一樓大廳站了好久,心跳得更快,額頭也冒出汗來,嘴裡也覺得幹幹的。還是午後,停車場和遊戲區都沒人,只是很遠的商店街那邊能看到幾個人。好在垃圾桶在停車場的角落,可以安心許多,而且離警衛室也很遠。但是柏舉還是很害怕,垃圾袋在手裡纏了好幾圈,藏在了身後。他渾身都在發抖,好像得了感冒一樣。兩腳像粘在地上一樣沉重,心臟好像馬上要跳出胸口似的。「好了,打開蓋子就可以了……」就在柏舉打開垃圾桶蓋時,花壇那邊突然冒出了一個人。柏舉嚇了一跳,手裡的垃圾袋嘩地掉到了地上。原來是警衛大叔,手裡還拿著一把鐵鍁。大叔一邊擦汗,一邊看了看柏舉:「至於嚇成這個樣子嗎?」掉在地上的垃圾袋裡滾出了幾粒黃色膠囊,柏舉慌忙撿起垃圾袋和膠囊。警衛大叔好奇地走了過來,柏舉趕緊把垃圾袋藏到身後。「你手裡拿的是什麼啊?」「嗯,沒什麼,就是垃圾袋啊。」「那就扔到這邊吧,拿過來吧。」「不……不用了,下次我再扔吧。」柏舉一點點地往後退著,想擺脫警衛大叔的視線。警衛大叔留意地看了看柏舉身後的垃圾袋。「你扔的垃圾不會有什麼問題吧?上次不知誰家扔了丁烷,垃圾桶裡都著火了。」「這個就是垃圾!」聽到了「火」字,柏舉嚇了一跳。「那讓我看看吧,隨便扔東西可是很危險的。」警衛大叔伸出手,柏舉趕緊後退了一步。「嗯,你這小子怎麼回事兒?我就是想看一下。」警衛大叔一把從柏舉手裡抓住了垃圾袋,柏舉不想讓他搶過去,用力往回拽,結果垃圾袋一下子就被撕開了,裡面的藥全都撒落了出來,熬好的密封中藥袋、五顏六色的各種膠囊全都撒到了地上。柏舉頓時覺得大腦一片空白。「這些不是藥嗎?你要把這些全扔掉?」警衛大叔的兩眼都瞪圓了。柏舉覺得渾身冷得像冰塊。「是你媽媽讓扔的?還是你自己偷偷扔的?」警衛大叔撿起一袋中藥,拿出老花鏡想仔細看個清楚。「讓我看看,有效期還沒過呢。」柏舉的臉越來越僵,眼淚已經在眼圈兒裡晃了。「這些藥多貴啊,你倒是說話啊。」「這些藥全都沒用!」柏舉大喊了一句,然後就跑開了。柏舉一口氣跑到了社區的遊戲區,心臟似乎要跳出來了,直到抓住秋千繩以後,才得空喘口氣。柏舉像做了什麼壞事一樣,有點兒噁心,頭也發暈。不過他仍然在心裡試圖說服自己:既然沒有任何效果,那就是沒用的藥。那麼吃不吃、留不留也就無所謂了。柏舉的目光落在了籬笆鐵絲網上的喇叭花藤上,喇叭花藤曲曲彎彎地纏繞著鐵絲網,柏舉不由得歎了口氣:「要是我也能長這麼快該多好,要是真的有神奇的豌豆該多好……」童話裡,神奇的豆莖一直長到了雲層裡。要是自己的個子能長到20 層樓房那麼高會怎樣呢?柏舉沉浸在了想像中。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