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第一法則首部曲 : 劍刃自身

  • Hit:5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榮獲軌跡雜誌推薦書單、二十一世紀最佳奇幻代表作TOP 16!  SFX科奇幻雜誌年讀者票選、連續兩年榮獲SFFWorld.com的最愛TOP 5!  康普頓.庫克獎、芬蘭奇幻之星獎、法國想像力大獎入圍優選!
  「劍刃自身便會招致暴力。」──荷馬
  第一法則:不得接觸異界。  這是終結遠古混沌時代的第一條規則,也是絕對的禁忌。  相傳曾統治環形世界的舊帝國便是因為接觸異界而一夕毀滅。如今,第一法則再度瀕臨崩解……
  美國奇幻讀者票選最愛作者!血腥殘酷、硬派暴力與機智諷刺,最具男子氣概的奇幻小說    搶眼奇才喬.艾伯康比熱血史詩之作登場!
  傳說中,數百年前終結神話紀元的「第一法師」,將帶著強大魔力回歸,取走屬於自己的東西,無視任何阻礙──包括所有活物都必須恪守的第一法則……
  曾威震八方的聯合王國,現今權力階層腐敗、社會結構逐漸崩毀;不只北境蠻族進犯邊疆、南方敵國蠢蠢欲動,甚至還有傳言流竄:古老傳說中的條件已備齊,「第一法師」即將歸返,準備再次君臨世界……
  局勢動盪不安,聯合王國面臨內憂外患,此時,一名來自北境的流亡冠軍鬥士,聽從神靈指示,與自稱是舊帝國遺民的法師學徒同行,遇上一個墜入地獄後歷劫歸來的病態拷問官,以及一位前途光明但自私自利的劍術天才;他們無意間深入傳說之中,掌握了王國的存廢關鍵。
  殘酷的戰爭一觸即發,準備揭開血腥的序章,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殺機十足的陰謀浮現,準備改寫舊日傳說。英雄與惡徒之間的分際點、敵人與盟友的交界線,尖銳鋒利得使人濺血!
  作者以精采流暢又略帶譏諷的筆調,描繪出在暴力與權謀當道的時代裡,最具男子氣概的反派和英雄;書中身歷其境的戰鬥、血腥縝密的計畫、剛硬威猛的角色,絕對能滿足奇幻小說迷的狂熱飢渴、走在奇幻鋒刃最尖端!
  全系列作品在美國Amazon上皆有近三百位讀者好評,平均高達四顆星,出版至今仍長踞總榜(以奇幻類型又是長篇小說來說,非常不容易!)
  作者在美國奇幻文學界具有不凡地位  淺顯易懂,通俗幽默,劇情精采但門檻不高  戰鬥描寫場面引人入勝
  得獎紀錄  軌跡雜誌二○○六年推薦書單、二十一世紀最佳奇幻代表作TOP 16!  SFX科奇幻雜誌二○○六年讀者票選前五名  SFFWorld.com二○○六、二○○七年最愛五本書之一  康普頓.庫克獎(Compton Crook Award)二○○八年入圍  芬蘭奇幻之星獎(Tahtifantasia Award)二○一○年入圍  法國想像力大獎(Prix Imaginales)二○一○年入圍
作者簡介
喬.艾伯康比Joe Abercrombie
  喬.艾伯康比於蘭卡斯特皇家文法學校和曼徹斯特大學畢業,攻讀心理學。他先進入電視製片領域,接著成為自由電影剪輯師。他在二○○二年兩件工作的空檔間撰寫《劍刃自身》,於二○○四年完成,且於二○○六年由Gollancz出版社推出。可能與其經歷有關,喬.艾伯康比擅長描寫如動作電影般精采流暢、讓人身歷其境的戰鬥畫面,也擅於細緻刻劃帶有爭議的熱血英雄。他在二○○八年初與奇幻作家麥克.摩考克、泰瑞.普萊契與柴納.米耶維一同參與BBC《奇幻世界》節目的製作。目前與妻女定居倫敦。
  其他《第一法則》相關的作品尚有《絞刑之前》、《最後手段》、《永誌之仇》、《血戰英雄》及《赤色國度》,作品獲獎無數,並名列「冰與火之歌」系列作者喬治.馬汀最為推崇的四位當代奇幻作家之一,在奇幻文學界具有相當地位。
譯者簡介
王寶翔
  台北人,專職譯者,多年在「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寫科奇幻閱讀。譯有《方舟浩劫》、《曼谷的發條女孩》、《閃憶殺手》、《垂暮戰爭》、《費洛瑞之書:魔法王者》、《鋼鐵之心》、《第一法則》系列等,以及《星際大戰:未來之光》審訂。
  Faal tuz nimaar drun dinok…nuz Daenerys Strunkiin, faal Dovahkiin, ofan ek hokoron yol ahrk sos.

過了午夜時分,中央大道漆黑一片,陰暗又惡臭。靠港口附近的地方聞起來總是很臭──陳年鹹水、腐爛的魚、瀝青、汗水及馬糞。再過幾小時,這條街就會湧入許多聲響和活動,店主叫賣、勞工被重擔壓得咒罵、貿易商來回奔波,上百臺推車和馬車隆隆穿過髒鵝卵石路,還有宛如無止盡海浪的大批人潮上下船,世界各地來的人於陽光下吼著不同的語言。不過在夜裡,這裡靜悄悄的毫無動靜。寂如墳場,味道還更難聞。「在這邊。」賽佛爾德說,往一條窄巷的黑暗入口走去,鑽過兩旁矗立的倉庫中間。「他有給你惹很多麻煩嗎?」葛羅克塔問,痛苦地拖著腳跟上。「不太多。」審訊士調整面罩,讓一點空氣流進去。面罩底下一定又冷又濕,吸到的都是自己的呼吸和汗味。難怪審訊士們向來脾氣暴躁。「他弄壞了魯斯的床墊,劃得皮開肉綻,然後白霜敲了他腦袋。真有趣,那孩子只要敲別人的頭,挨揍的人就惹不了麻煩了。」「魯斯呢?」「還活著。」賽佛爾德的提燈燈光掠過一堆腐敗垃圾。葛羅克塔聽見老鼠在黑暗中吱吱叫,匆匆走避。「你很熟這一帶對吧,賽佛爾德?」「這就是你雇我的理由啊,審訊者。」賽佛爾德沒留神,髒黑靴嘎嘰踩進那團發臭糊狀物。葛羅克塔小心翼翼跛行,繞過那攤東西,把外套摺邊拉起來。「我在這一帶長大的,」審訊士繼續說。「這裡的人不會多問問題。」「除了我們。」我們永遠有問題想問。「當然了。」賽佛爾德發出壓抑的咯咯笑。「我們可是審訊處的人。」他的提燈照出一扇撞凹的鐵柵門,上面的高牆豎著生鏽尖刺。「就是這裡。」的確,看來真是吉利的地址。柵門顯然很少用,審訊士解開門鎖推開時,門軸磨擦和尖叫。葛羅克塔笨拙地跨過地上車轍形成的水坑,外套沾到臭水,忍不住咒罵。賽佛爾德將沉重鐵門推回去關上,費勁得皺眉,門軸也再度尖叫。然後賽佛爾德拉起提燈罩布,照亮一個寬敞、充滿裝飾的庭院,塞滿瓦礫、雜草及破木材。「我們到啦。」賽佛爾德說。這裡從前一定是棟宏偉的豪宅,某方面算是。那全部的窗戶要花多少錢?裝飾石雕需要多少費用?主人就算缺乏好品味,訪客想必也會對屋主的財富驚嘆不已。唯獨好景不再,窗子釘滿了腐爛木板,石造建築被青苔淹沒、沾滿鳥糞,柱子上的綠大理石薄層碎裂剝落,露出底下爛掉的灰泥。一切化為斷壁頹垣,粉碎佚失,建築正面裝飾的碎塊掉滿地,在光線中對高牆投射出深長的影子。葛羅克塔一跛一跛經過,有具破碎的小天使雕像只剩一半頭,張大嘴盯著他。葛羅克塔本來預期會來到某個昏暗的倉庫,或一個臨水的潮濕地窖。「這是什麼地方?」他問,抬頭看破豪宅。「某個商人多年前蓋的。」賽佛爾德把一團碎雕像踢開,使之噹啷滾進黑暗中。「非常有錢的人,家財萬貫,想住在自己的倉庫和碼頭附近,好盯緊生意。」他走上破裂、長滿青苔的臺階,到龐大和表面剝落的門邊。「他以為這種想法會流行起來,可是怎麼可能?要是有能力,誰想住在這附近?然後他跟其他商人一樣賠光了錢。他的債權人當時找不到買主買下屋子。」葛羅克塔望著毀壞的噴泉,噴泉以某個角度傾斜,裝滿汙濁的水。「實在不意外。」賽佛爾德的提燈只能勉強照亮廣大如洞穴的前廳。兩道尺寸驚人、弧形的萎靡樓梯從他們兩邊的幽暗中伸出,二樓牆邊有個寬敞的陽臺,但有一大塊陽臺塌了,砸穿下面的濕地板,使其中一道樓梯被截短和懸在空中。濕地板灑滿破灰泥塊和掉落的屋瓦,四處到處是碎木板與一灘灘灰色鳥糞。夜色穿過屋頂幾個大洞往下望。葛羅克塔能隱約聽見鴿子在屋椽的陰影中咕咕叫,某處也有緩緩滴水聲。真是好地方,葛羅克塔忍著別微笑。某方面而言讓我想到自己。我們都曾榮耀一時,如今昔日好光景不再。「這裡夠大了,你不覺得嗎?」賽佛爾德,小心在瓦礫堆中找路,走到斷樓梯板下方一道敞開的門口,移動時提燈投出詭異歪斜的陰影。「噢,我想夠了,除非我們一次要遷移超過一千名囚犯。」葛羅克塔拖著腳跟上,重重倚著枴杖,擔心腳會在濕滑地板上滑跤。我會腳滑,跌個四腳朝天,剛好跌在這邊這攤鳥屎上。那樣就太完美了。拱門通往一處頹圮的大廳,腐爛灰泥一片片掉落,露出底下的濕磚。大廳兩邊有黑暗的門口。這種地方能讓別人緊張──假如那人容易緊張的話。他可能會想像這些房間有令人不愉快的東西出沒,就潛伏在燈火範圍外,漆黑中正有恐怖的行徑在進行。他抬頭看賽佛爾德,審訊士從容輕快地獨自走在前頭,不成調的口哨聲從面罩後面隱約傳來,這令葛羅克塔皺眉。可是我們卻生性不會緊張。也許我們就是那些不愉快的玩意兒;也許恐怖的行徑正是出自我們之手。「這地方有多大?」葛羅克塔跛著腳前進時說。「三十五間房,不包括僕人的房間。」「跟宮殿一樣。你到底怎麼找到這地方的?」「我母親過世後,我以前某些晚上會睡在這裡。我找到辦法進來,當時屋頂大多還在,也乾得適合睡覺。多少算是又乾又安全。」啊,一定是很艱苦的日子,當上暴徒和拷問者對你一定是人生的一大步吧?每個人都有藉口,而一個人越卑微,故事就越動人。不曉得我現在的故事又是什麼?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