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第一法則.終部曲 : 最後手段

  • Hit:4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出版人週刊、BBT雜誌高度推薦、入圍大衛.蓋梅爾傳奇獎、美國奇幻讀者票選最愛作者!前所未見,極速狂飆喬.艾伯康比暴力硬派奇幻史詩最終章壯烈上市!
  橫越無人跨足的祕境、堅守無人能信任的城池、擊潰無法戰勝的敵軍,竟是打破禁忌的重要環節。
  災難襲捲環形世界,唯一希望繫於「最後手段」……
  環形世界動亂不已,聯合王國禍不單行。新任司長葛羅克塔被召回亞葛利昂堡,  悄悄挖掘白亞茲與遠古傳說的真實關聯,但隨著越來越接近真相,他的恐懼也日益加深。
  九指洛根從舊帝國直接返回北境,不只為了復仇,也因為恐懼──第一法師的神祕計畫,使他內心的不祥預感驅策自己遠離;從冒險中倖存後便判若兩人的傑賽爾則回到聯合王國,不過他完全沒想到,等待著自己的,竟是顛覆一切的真相。
  纏鬥千年的恩怨即將步向終結,謎團核心直指第一法師白亞茲,而他驚天動地的最終目的也呼之欲出,原來,一道不可違逆的禁忌被破壞,唯一的救贖之途,竟是打破第一法則……
  比劍刃更鋒利、比絞刑更絕情的最後手段現身!  這場已經策劃千年的陰謀盛宴,英雄與惡徒皆無法脫身旁觀,血腥代價必定超乎所有人想像!
作者簡介
喬.艾伯康比Joe Abercrombie
  喬.艾伯康比於蘭卡斯特皇家文法學校和曼徹斯特大學畢業,攻讀心理學。他先進入電視製片領域,接著成為自由電影剪輯師。他在二○○二年兩件工作的空檔間撰寫《劍刃自身》,於二○○四年完成,且於二○○六年由Gollancz出版社推出。可能與其經歷有關,喬.艾伯康比擅長描寫如動作電影般精采流暢、讓人身歷其境的戰鬥畫面,也擅於細緻刻劃帶有爭議的熱血英雄。他在二○○八年初與奇幻作家麥克.摩考克、泰瑞.普萊契與柴納.米耶維一同參與BBC《奇幻世界》節目的製作。目前與妻女定居倫敦。
  其他「第一法則」相關的作品尚有《劍刃自身》、《絞刑之前》、《永誌之仇》、《血戰英雄》及《赤色國度》,作品獲獎無數,並名列「冰與火之歌」系列作者喬治.馬汀最為推崇的四位當代奇幻作家之一,在奇幻文學界具有相當地位。
  相關著作   《第一法則二部曲:絞刑之前》   《第一法則首部曲:劍刃自身》
譯者簡介
王寶翔
  台北人,專職譯者,多年在「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寫科奇幻閱讀。譯有《方舟浩劫》、《曼谷的發條女孩》、《閃憶殺手》、《垂暮戰爭》、《費洛瑞之書:魔法王者》、《六號抽水站》、「第一法則」系列等,以及《星際大戰:未來之光》審訂。

布爾元帥正在寫信,不過威斯特推開帳篷入口時,他抬頭微笑。「你好嗎,上校?」「很好,謝謝您,長官。我們已經在進行準備了,天一亮就可以出發。」「你永遠都這麼有效率。少了你我要怎麼辦啊?」布爾指著酒瓶。「喝點酒嗎?」「謝謝,長官。」威斯特給自己倒杯酒。「您想要嗎?」布爾指著手肘邊的破爛水壺。「我想喝水比較安全。」威斯特罪惡地撇嘴。他感覺自己沒資格過問,但無路可退。「您感覺怎樣,長官?」「好多了,多謝關心。已經好很多。」元帥扮個鬼臉,一隻拳頭按在嘴上打嗝。「還沒完全恢復,但夠好了。」彷彿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假,布爾從椅子裡輕鬆站起來,走到地圖前面,手握在背後。他已經恢復血色,不再彎腰駝背、搖搖欲墜。「元帥大人……我想跟您……談談唐布里克的戰役。」布爾轉身。「關於哪部分?」「您生病時……」威斯特結結巴巴,然後一股腦吐出來。「我沒去找軍醫!我應該要的,但──」「我很驕傲你沒這麼做。」威斯特眨眼。他根本不敢奢望元帥這樣回答。「你做了我希望你做的事。一位軍官當然應當關心所有事情,但重點在於不能太在乎,必須有能力叫手下冒險犯難,有必要的話派他們去送死,做出犧牲和衡量較好結果,不被太多感情干涉選擇。這就是我欣賞你的地方,威斯特──你懂得同情,但也能鐵了心。想成為偉大的領袖,一個人……必須身懷某種程度的冷酷無情。」威斯特啞口無言。元帥大人輕聲笑,張開手拍桌子。「不過還好沒怎樣,是吧?陣線撐住了,北境人被逐出昂格蘭,我也像你看到的一樣,搖搖晃晃地撐了下來!」「我真的很開心看到您狀況好轉,長官。」布爾微笑。「事情正在好轉。我們又能自由行動了,補給線已鞏固,天氣也終於逐漸乾燥。假如你那位朋友狗人的計畫奏效,我們在幾星期內就能解決波瑟德!這些北境人真是該死的勇敢,也是很有用的盟友。」「的確,長官。」「但這陷阱必須小心設餌,然後在正確時機觸發。」布爾盯著地圖,有活力地用腳跟來回晃身體。「如果我們行動得太早,波瑟德就可能溜掉。如果太慢,我們會來不及趕到,讓北境人朋友被擊潰。我們得確保該死的普爾鐸跟克羅伊不會該死的扯後腿!」他微微縮身,手放在肚子上,拿水壺喝口水。「我認為您終於把他們訓練得比較聽話了,元帥大人。」「別相信這種事。他們兩個只是在等機會捅我一刀!現在國王又駕崩了,誰知道新國王會是誰?投票選君主,你聽過這種蠢事嗎?」威斯特口乾得難受。他幾乎不敢相信,這整件事的一部分是他促成的;但他根本無法跳出來邀功,因為他冷血地謀害了王位繼承人。「您認為他們會選誰,長官?」他勉強開口。「我雖然在內部議會有位子,但並非朝臣,威斯特。也許是布羅克或伊瑟吧?告訴你一件能篤定的事──如果你認為北方這邊已經算殺戮無數了,那中土境島那邊只會加倍殘暴,寬容減半。」元帥打嗝、吞嚥,手按住肚子。「呃啊。內部議會的禿鷹只要一出手,任何北境人都沒有他們殘忍。而且就算選出新的人皇袍加身,事情會改變嗎?我想不會改變多少。」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