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第一法則二部曲 : 絞刑之前

  • Hit:54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科奇幻評論網SFFWorld.com票選最愛小說  科奇幻評論網SFSite讀者票選十大好書  《Dreamwatch》科奇幻雜誌  《SFX》科奇幻雜誌  《出版人週刊》重點推薦!
  美國奇幻讀者票選最愛作者!大膽創新、讓人腎上腺素激增,只要翻開,整夜都別想闔眼!
  以為《劍刃自身》已經夠血腥暴力、塞滿陰謀了嗎?《絞刑之前》即將告訴所有人,這個誤解有多離譜……
  「我們應該原諒敵人,但並非在他們受絞刑之前。」--海因利希.海涅
  傳說「原種」是惡魔在舊紀元留下的殘渣,有人說是魔法的本質、星星的碎塊,或是從混亂地獄裡拋出來的破片。接觸「原種」向來被視為直接違反第一法則,因為一旦將它點燃,異界大門便會應聲而開,惡魔也將傾巢而出……
  北境毫無律法、充斥著血腥,而在南方帝國,旅人是否淪為奴隸則取決於首長,環形世界危機四伏,若有意追尋更恐怖的冒險,只有一個選擇--舊帝國。
  而「原種」便深埋在這凶險之地,要找它,比登天還難……
  北境陷入激戰,南端敵軍壓境,聯合王國面臨亡國危機,審訊官葛羅克塔被派往邊防堅守陣線,只能堅守無人能信任的城池、打贏毫無勝算的仗。
  一片混亂之中,白亞茲卻帶著重傷初癒的洛根、芙羅與傑賽爾啟程遠行,前往數個世紀以來不曾有人踏足的世界邊緣--舊帝國。
  眾人越過無盡的荒蕪混亂、歷經重重險阻到達舊帝國首都後,洛根發現旅行終點並不是這殘破之地,是更久遠、更古老、更危險的疆域,法師的真正目的是找到來自異界,曾在瞬間將舊帝國燒成灰燼的「原種」,取得可怕的力量,使整個世界置於違反第一法則的巨大風險之下……
  古老紀元中恐怖魔物將掙脫第一法則的桎梏重返人間,受詛咒之人將吟唱惡魔的語言,回應牠們的低喃,將敵人送往比絞刑更殘酷的險境……
作者簡介
喬.艾伯康比 Joe Abercrombie
  喬.艾伯康比於蘭卡斯特皇家文法學校和曼徹斯特大學畢業,攻讀心理學。他先進入電視製片領域,接著成為自由電影剪輯師。他在二○○二年兩件工作的空檔間撰寫《劍刃自身》,於二○○四年完成,且於二○○六年由Gollancz出版社推出。可能與其經歷有關,喬.艾伯康比擅長描寫如動作電影般精采流暢、讓人身歷其境的戰鬥畫面,也擅於細緻刻劃帶有爭議的熱血英雄。他在二○○八年初與奇幻作家麥克.摩考克、泰瑞.普萊契與柴納.米耶維一同參與BBC《奇幻世界》節目的製作。目前與妻女定居倫敦。
  其他「第一法則」相關的作品尚有《絞刑之前》、《最後手段》、《永誌之仇》、《血戰英雄》及《赤色國度》,作品獲獎無數,並名列「冰與火之歌」系列作者喬治.馬汀最為推崇的四位當代奇幻作家之一,在奇幻文學界具有相當地位。
譯者簡介
王寶翔
  台北人,專職譯者,多年在「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寫科奇幻閱讀。譯有《方舟浩劫》、《曼谷的發條女孩》、《閃憶殺手》、《垂暮戰爭》、《費洛瑞之書:魔法王者》、《六號抽水站》、「第一法則」系列等,以及《星際大戰:未來之光》審訂。

致蘇特大教士,皇家審訊處領導人:閣下,我已見過達哥斯克市議會成員,稟報過我的任務,您可想而知他們不太高興權力突然遭到削減。且我已經展開達沃斯特司長失蹤案的調查,極有信心答案很快便會揭曉。我會盡快評估本市的防禦狀態,並採取任何必要措施確保達哥斯克堅不可破。我很快會再回報。我將繼續聽您差遣。桑德.丹.葛羅克塔達哥斯克司長陽光灑在頹圮城垛上,彷彿是千斤重擔,穿透他低垂腦袋上的帽子,滲過他的黑大衣烤著扭曲的肩膀,想把他身上的水曬乾,擰掉他的生命,逼他不支跪倒。好個迷人的達哥斯克涼爽秋晨。陽光從頭上曝曬他的同時,帶鹹味的海風迎面撲上,從空無一物的海洋與光禿禿的半島掃過來,熱呼呼的和夾帶令人窒息的飛塵,無情掃蕩外城牆,鹽粒刮過一切,刺痛葛羅克塔冒汗的皮膚,颳走他嘴裡的濕氣,戳得眼睛難受流淚。看來連天氣也想把我除掉。薇塔利審訊士站在葛羅克塔旁邊的矮牆頂上,像馬戲團員在走高空繩索,張開雙手平衡,在明亮蒼穹下化為一個瘦長黑身影。葛羅克塔皺著眉抬頭看她。她大可在普通步道上走路,何必這樣引人注意?不過這樣一來,她就有機會摔下去。葛羅克塔露出最隱約的微笑,想像大教士最喜愛的審訊士失足滑跤、掉下城牆,伸出手來但什麼也沒抓到。也許摔死前還會絕望尖叫?可惜她沒掉下去。臭婊子。她想必一定在思考接下來要對大教士報告什麼:「瘸子繼續像條沖上岸的魚掙扎,雖然審問了半座城的人,卻連達沃斯特的一絲下落或半個叛徒都找不出來。他唯一逮捕的是審訊處的自己人……」葛羅克塔用手遮眼,瞇眼望入刺眼陽光。連接達哥斯克和大陸的岩頸就在他面前延伸,最窄處不超過一百步,兩邊都是閃耀的海面。城門通出去的路是條穿過黃樹叢的棕色路徑,往南連到大陸的山丘地。幾隻模樣可憐的海鳥在堤道上嘎嘎叫,不過此地看不見其他生物的動靜。「我能借用您的望遠鏡嗎,將軍?」維斯布魯克打開望遠鏡,不高興地放進葛羅克塔伸出的手掌裡。擺明是覺得自己有更要緊的事情得做,才不想帶我參觀防禦線呢。將軍費勁呼吸,穿著無可挑剔的制服僵硬立正站好,圓臉汗濕得發亮。盡可能維持專業的忍耐,這低能兒身上唯一專業的地方就是這點。不過就像大教士說的,我們得善用手上既有的工具。葛羅克塔把黃銅望遠鏡舉到眼前。葛克赫人造了一條木柵欄,高高的木樁牆包住丘陵山腳,把達哥斯克通往大陸的路截斷。木牆後面散落著一些帳篷,到處都有炊飯的煙。葛羅克塔只能勉強看見小小的人影走動,陽光在磨光的金屬上發亮。是武器和盔甲,而且為數眾多。「以前有商隊會從大陸過來,」維斯布魯克小聲說。「去年每天都有一百人。然後葛克赫皇帝的士兵出現,商人就變少了。他們兩個月前蓋好圍牆,之後連半隻驢子都沒出現過。現在買賣都得走水路。」葛羅克塔掃視木牆和後面的營地,從這邊的海看到另一邊。他們只是在熱熱身,故意展示軍力嗎?或者他們是來真的,準備大開殺戒?葛克赫人很愛現,卻也不介意打場勝仗──他們多少就是這樣征服整個南方大陸。他放下望遠鏡。「你認為那邊有多少葛克赫人?」維斯布魯克聳肩。「很難說。我猜至少五千人,不過山丘後面可能有更多。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至少五千人。就算是作秀也實力堅強。「我們有多少人?」維斯布魯克停頓。「我麾下有大約六百名聯合王國士兵。」大約六百?大約?你這沒大腦的蠢豬!我還在當軍人時,軍團裡每個人的名字我都記得,也知道誰適任什麼樣的任務。「六百?就這麼多?」「城裡也有傭兵,但不能信任,他們自己老是惹事生非。就我看來,他們連一文不值都稱不上。」我問你數字,又不是要你給意見。「傭兵有多少人?」「也許一千,可能更多。」「領袖是誰?」「某個史戴瑞亞人,自稱寇斯卡。」「尼可莫.寇斯卡?」薇塔利從城垛上低頭瞪他們。「妳認識他?」「可以這麼說。我以為他死了,可惜看來世間沒有公理。」這句話說得真對。葛羅克塔轉向維斯布魯克。「這位寇斯卡聽從你的指揮嗎?」「不能算是。香料商人僱用他,所以他聽命於伊達會長。理論上他應該要服從我──」「但他我行我素?」葛羅克塔從將軍的表情看出來他猜對了。傭兵啊,就算真的有實力,也是危險的雙刃劍。只要你繼續付錢,別把信任當成優先項目,他們就會非常熱心。「寇斯卡的手下也比你的士兵多了快一倍。」看來如果要討論本城的防禦,我找錯對象了。不過或許將軍能告訴我一件事。「你知道前任司長達沃斯特發生了什麼事嗎?」維斯布魯克不悅挪動。「不曉得。不管他做了什麼我都沒興趣。」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