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戀戀銅鑼燒

  • Hit:11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甜蜜的紅豆餡,是妳對生命的眷戀,也是我對妳最深切的思念。
改編同名電影《戀戀銅鑼燒》河瀨直美執導,永瀨正敏、樹木希林主演入選2015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開幕片日本首週票房飆破1.5億日幣,感動15萬觀眾
■ 2013年日本全國圖書館「讀書感想畫大賽」指定圖書■ 改編同名電影獲日本文部省指定為「2015年優良影片」■ 日本Amazon、讀書Meter網站、閱讀社群平台Booklog,讀者感動推薦
「小春銅鑼燒」靜靜佇立於櫻花商店街一角,店長辻井千太郎終日站在鐵板前,重複著煎製餅皮的單調作業。一天,一位年逾七十、手指不靈活的老婦人吉井德江前來應徵兼職人員;德江的紅豆餡讓千太郎大為驚豔,決定雇用她。改用新的紅豆餡後,小春的生意扶搖直上,排隊人潮絡繹不絕。然而隨著生意漸入佳境,德江蜷曲的手指開始引起注意,隨之而來的謠言也不脛而走……
十四歲就被迫進入隔離機構,一輩子深受偏見所苦的德江。年少時誤入歧途,背負著前科犯陰影渾渾噩噩度日的千太郎。櫻花樹下偶然卻又必然的相遇,填補了德江多年的遺憾,也改變了千太郎的未來。
隨書附贈:1. 電影《戀戀銅鑼燒》早場優惠券2.「星野銅鑼燒」兌換券:憑本券至星野銅鑼燒指定門市,可免費兌換銅鑼燒1個(原味∕抹茶∕咖啡,三選一)兌換時間:2015/9/1~2015/10/31,逾期無效。(詳見書衣後摺口)

甜蜜的紅豆餡,是妳對生命的眷戀,也是我對妳最深切的思念。
改編同名電影《戀戀銅鑼燒》河瀨直美執導,永瀨正敏、樹木希林主演入選2015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開幕片日本首週票房飆破1.5億日幣,感動15萬觀眾
■ 2013年日本全國圖書館「讀書感想畫大賽」指定圖書■ 改編同名電影獲日本文部省指定為「2015年優良影片」■ 日本Amazon、讀書Meter網站、閱讀社群平台Booklog,讀者感動推薦
「小春銅鑼燒」靜靜佇立於櫻花商店街一角,店長辻井千太郎終日站在鐵板前,重複著煎製餅皮的單調作業。一天,一位年逾七十、手指不靈活的老婦人吉井德江前來應徵兼職人員;德江的紅豆餡讓千太郎大為驚豔,決定雇用她。改用新的紅豆餡後,小春的生意扶搖直上,排隊人潮絡繹不絕。然而隨著生意漸入佳境,德江蜷曲的手指開始引起注意,隨之而來的謠言也不脛而走……
十四歲就被迫進入隔離機構,一輩子深受偏見所苦的德江。年少時誤入歧途,背負著前科犯陰影渾渾噩噩度日的千太郎。櫻花樹下偶然卻又必然的相遇,填補了德江多年的遺憾,也改變了千太郎的未來。
隨書附贈:1. 電影《戀戀銅鑼燒》早場優惠券2.「星野銅鑼燒」兌換券:憑本券至星野銅鑼燒指定門市,可免費兌換銅鑼燒1個(原味∕抹茶∕咖啡,三選一)兌換時間:2015/9/1~2015/10/31,逾期無效。(詳見書衣後摺口) 多利安助川詩人、作家、小丑、音樂人。一九六二年出生於日本東京,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東方哲學系。曾為廣播企劃、編劇。一九九○年組成「吶喊詩人會」,結合了詩的朗讀與龐克搖滾的表演方式在當時引起不少話題。一九九五至二○○○年間主持全國性的深夜廣播節目《正義的廣播》,深受國高中生喜愛。著書豐富,包括以「明川哲也」為筆名的《墨西哥人為什麼沒有禿子,而且死不了》、《花鯛》、《大幸運食堂》、《歌德語錄》;以「多利安助川」的名義出版的作品則有《和天才妙老爹一起讀「老子」》、《山羊島的藍色奇蹟》、《多摩川物語》等。目前以「說故事的道化師(小丑)」身分積極在日本各地活動。最愛起司和紅酒。
譯者簡介卓惠娟任職出版相關工作十餘年,於不惑之年重啟人生,旅居日本三年返台後,逐步實踐二十歲時曾立下的夢想,專職翻譯工作。譯有《山羊島的藍色奇蹟》、《遺體》、《三星內幕》、《佛陀教你不生氣》、《超譯佛經》等。 各界好評這是個理應誕生在這個時代的故事。人與人互相理解、彼此關懷的世界,就從這個故事開始。──《戀戀銅鑼燒》導演∕河瀨直美
書中背負著嚴峻的過去、現在理所當然地活著的人物,讓我感受到身為一個人「奮力活著」的堅毅與剛強。──《橫山家之味》樹木希林
本書道盡生命的意義,同時也描繪出迎向未來的藍圖。──《KANO》永瀨正敏
我被紅豆餡甜甜的香氣所吸引,不知不覺中被帶至人生的祕境。──和歌詩人∕俵万智這部小說閃閃發光,充滿魅力,就像費盡心思、精心熬煮的紅豆餡,「紅豆表面發出晶亮的光澤,圓潤醇厚的香氣瀰漫整個廚房」,外面包上剛煎好的圓形餅皮,搖身一變成為飽滿的銅鑼燒,無可挑剔,齒頰留香……抱歉,應該說讀完整個心都暖了起來,令人回味無窮。──直木賞作家∕中島京子 一 賣銅鑼燒的「小春」。 千太郎從早到晚站在店裡的鐵板前工作。 店面位於從鐵路沿線旁的道路穿過一條窄巷的櫻花商店街上。這條商店街,鐵捲門拉下來的店面比種得稀稀疏疏的櫻花樹來得更加醒目。即便如此,或許是被這個季節盛開的櫻花所吸引,來往的行人似乎比平時增加了一些。 千太郎注意到有位上了年紀的女士佇立路旁,但他的目光旋即回到調理碗上。他正在攪拌麵糊。店門口栽種了櫻花樹,現在正值櫻花盛開,花朵有如小小的雲朵般爭相怒放。千太郎心想她一定是站在那裡賞花。 但是,當千太郎再次抬起頭時,戴著白帽的女士依然站在原處。她注視的似乎並非櫻花,而是千太郎。千太郎反射性地點頭打招呼後,女士露出略帶生硬的笑容,緩緩向他走近。 千太郎看過她。幾天前,她曾經來店裡買銅鑼燒。 「這個,」 女士慢慢地伸手指了指貼在玻璃拉門上的紙。她的手指如鈎子般蜷曲。 「真的年齡不拘嗎?」 千太郎握著橡膠刮刀的手停了下來。 「誰要應徵?妳的孫子嗎?」 女士沒回答他,單側的眼睛眨了好幾下。 微風輕輕拂過,櫻花隨風搖曳生姿。翻飛的花瓣穿過玻璃拉門,翩然落在鐵板上。 「請問……」 女士向前探出身子。 「如果是我,不行嗎?」 「蛤?」千太郎詫異地反問。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我一直都很想做做看這樣的工作。」 千太郎還來不及顧念是不是太失禮就先笑了出來。 「請問妳今年貴庚?」 「滿七十六歲。」 該怎麼拒絕才不會傷人又可以讓她打消念頭?千太郎上下揮動著刮刀,謹慎地選擇用詞。 「呃……我們店裡錢很少喔,現在一小時只有六百元。」 「啥?你說什麼?」 女士把手靠在耳邊想聽清楚。 千太郎彎下腰。每當把銅鑼燒交給小孩子或老人家時,他都是這個姿勢。 「我們店裡時薪很低。雖然想增加人手,但是老人家可能有點……」 「啊,你是說這個啊。」 她蜷曲的手指劃了一下貼在門上的紙。 「時薪一半就好了,三百元。」 「三百元?」 是的。女士帽子下的眼角帶著笑意。 「不……我還是覺得行不通。抱歉,請妳打消這個念頭吧!」 「我叫做吉井德江。」 「咦?」 可能是因為重聽,老婆婆似乎會錯意了。千太郎把手交叉在胸前,做出打叉的手勢。 「很抱歉。」 「啊,這樣啊。」 吉井德江繼續盯著千太郎的臉,她的眼睛左右形狀不一。 「因為這裡的工作相當耗體力,我想還是……」 吉井德江張大嘴巴,彷彿要將空氣一口吞進去般,接著她突然指了指自己身後。 「這株櫻花誰種的?」 「什麼?」 德江仍然面對著櫻花,說道:「這株櫻花。」 千太郎抬頭看向盛開的櫻花。 「妳問是誰?」 「一定有人種下的不是嗎?」 「抱歉,我不清楚,我不是本地人。」 德江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不過,看到千太郎重新拿起刮刀,她只說了句「我改天再來」就離開玻璃拉門前,朝與車站相反的方向走去。她走路的樣子不太自然,關節似乎十分僵硬。千太郎移開目光,回到攪拌麵糊的作業上。
二 小春銅鑼燒沒有公休日,每天上午十一點一過,就拉開鐵捲門做生意。 千太郎穿上廚衣大約是在開店前兩個鐘頭,這個時間才開始備料,其實相當晚。照理說只有兩個小時準備絕對來不及,不過,小春有自己獨特的做法。 以今天早上來說,千太郎一樣先喝了罐裝咖啡趕走睡意,然後用腳把廠商送來的紙箱一路推到廚房。接著他拿出塑膠桶裝的紅豆粒餡,和前一天剩下的紅豆餡混在一起。 雖然沒有違法,但如果是認真經營的糕餅店絕對不會這麼做。紅豆餡只要冷凍就可以保存很久,短時間內香氣和品質都不會有太大變化,所以這家店完全仗著這一點混合使用紅豆餡。 小春銅鑼燒使用的紅豆餡,是從上一代老闆就開始用的批發餡料。經年往來的廠商,每次送來五公斤中國製的紅豆餡。 雖然還不至於倒店,但也絕對說不上是生意興隆,這就是小春銅鑼燒的現況。一桶紅豆餡從來沒有當天賣完過,一定有剩。冷凍保存的紅豆餡,隔天或過兩天,甚至過三天,像這樣新舊混合著用。 新舊紅豆餡攪拌後,千太郎便開始調製麵糊,製作銅鑼燒的餅皮。餅皮雖然也可以請廠商配送,不過成本太高,所以他自己動手。 千太郎把麵糊放入碗裡攪拌,接著加熱稱做「平鍋」的鐵板,再用銅鑼燒專用勺舀起麵糊,倒在平鍋上煎,煎好的餅皮就放入保溫盒內排好。這些作業都完成時大概就到開店時間了。千太郎嘆了口氣,從店內拉開鐵捲門。他沒有因此而鼓起幹勁,臉上的表情也沒有任何改變。
 午後,千太郎在廚房的椅子上坐下來,正吃著便利商店買來的便當。這時,玻璃拉門那一頭出現了一個戴著白帽的身影。 「婆婆……」 老婆婆對他露出笑臉,千太郎只好站起身來。 「呃,妳是吉井女士沒錯吧?」 白帽子底下,滿臉皺紋的臉龐回答:「是的。」 「有什麼事嗎?」 吉井德江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張紙,上面有藍色墨水的文字。充滿個性的字體,每一畫都像在跳舞般躍動著。 「我的名字漢字這樣寫。」 「喔。」 千太郎很快瞄了一眼,隨即把紙推回去,「抱歉,不可能讓妳在這裡打工。」德江原本打算用她蜷曲的手指接過去,卻又悄無聲息地把手縮回。 「就像你看到的……我的手指有些不靈活,所以比上次我跟你說的更少也沒關係。兩百就好了。」 「什麼兩百?」 「時薪。」 「不,不是這個問題。」 我們店裡沒辦法雇妳。千太郎一再說道。但是德江跟上次一樣,只是一直瞅著他。千太郎往後退了一步,把手伸向盒子裡的銅鑼燒。他打算包一個送老婆婆,好打發她回去。 老婆婆彷彿看透他的心思般突然問道: 「內餡也是你做的嗎?」 「啊……那個,嗯,算是商業機密。」 話才說完,千太郎頓時語塞。他怵然一驚,立刻回頭看。 調理台上,裝有粒餡的桶子就這麼和超商便當放在一起,而且蓋子開著,上面還插著一根湯匙。千太郎身體往旁邊一挪,試圖遮住調理台不讓德江看見。 「我之前吃了這裡的銅鑼燒,餅皮還可以,但是紅豆餡就……」 「紅豆餡嗎?」 「是的,完全感受不到製作紅豆餡的人的心意。」 「心意嗎?這就奇怪了。」 現成的紅豆餡哪來的心意?千太郎雖然清楚得很,卻刻意表現出一副很意外的樣子。 「總覺得,做的人好像有點提不起勁。」 「紅豆餡不好做喔。婆……吉井女士做過紅豆餡嗎?」 「我一直都在做喲。都做五十年了。」 正要把銅鑼燒裝入紙袋的千太郎,聽到這句話差點不小心弄掉銅鑼燒。 「五十年?」 「沒錯,半個世紀。紅豆餡最重要的是心意喔,小哥。」 「啊……心意是嗎?」 千太郎把包好的銅鑼燒遞給德江,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彷彿意外被擊中痛處。 「不過……很抱歉,我還是沒辦法雇用妳。」 「是嗎?」 「真的很抱歉。」 德江再次以左右形狀不一的眼睛注視著千太郎。過了一會兒,她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個布製的錢包。 「不用錢。」 「為什麼?」 德江把銅板放在玻璃拉門前的櫃台上。她的手指每一根都有點蜷縮,拇指扭往手背的方向。 「一百四十元沒錯吧。」 她用不靈活的指尖把一個百元硬幣和四個十元硬幣放在櫃台上,花了一些時間。 「我說……小哥。」 「什麼?」 「這個你吃吃看。」 德江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個圓筒型的保鮮盒。雖然隔著一層塑膠袋,千太郎還是可以看出裡面裝了黑色的東西。 「這是什麼?」 千太郎把保鮮盒拿在手上時,德江已經離開店門口。 「這個,是什麼東西?紅豆餡嗎?」 已經走遠的德江轉過身點了點頭,隨即消失在街角。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