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精靈的耳語

  • Hit:15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遠處傳來美妙的樂聲,聽說,那是精靈的耳語有秘密,請輕聲說,因為隔壁有隻小耳朵,正貼著牆兒細細聽…… 宛晶的耳朵癢個不停,她常常會聽見奇怪的聲音。爸爸告訴她,那是森林中的精靈在唱歌,可是媽媽說,一個女孩子整天像隻猴子似地抓來抓去,難看死了!有誰會願意當耳朵癢的小猴子嘛?只是,宛晶的耳朵就是癢個不停。宛晶和家人就住在棲雲山上,被一大片森林包圍著。在爺爺的爺爺那個更古老的年代,棲雲山伐木業非常興盛,屬於棲雲山的傳說更是多到讓孩子們目瞪口呆,彷彿走進森林裡,就像打開魔幻故事裡的神奇寶盒,會有一大堆精靈從林子裡飛出來,有披著斗篷會咬人耳朵或鼻子的女巫,晚上會說話、還會唱歌跳舞的蘑菇人,森林裡頑皮的樹靈,還有還有……這是真的嗎?誤闖森林的宛晶將逐一解開棲雲山流傳數十年的古怪傳說!當她了解這個神祕的小村莊時,她也變得整顆心都被黏在棲雲山,再也無法離開了。

遠處傳來美妙的樂聲,聽說,那是精靈的耳語有秘密,請輕聲說,因為隔壁有隻小耳朵,正貼著牆兒細細聽…… 宛晶的耳朵癢個不停,她常常會聽見奇怪的聲音。爸爸告訴她,那是森林中的精靈在唱歌,可是媽媽說,一個女孩子整天像隻猴子似地抓來抓去,難看死了!有誰會願意當耳朵癢的小猴子嘛?只是,宛晶的耳朵就是癢個不停。宛晶和家人就住在棲雲山上,被一大片森林包圍著。在爺爺的爺爺那個更古老的年代,棲雲山伐木業非常興盛,屬於棲雲山的傳說更是多到讓孩子們目瞪口呆,彷彿走進森林裡,就像打開魔幻故事裡的神奇寶盒,會有一大堆精靈從林子裡飛出來,有披著斗篷會咬人耳朵或鼻子的女巫,晚上會說話、還會唱歌跳舞的蘑菇人,森林裡頑皮的樹靈,還有還有……這是真的嗎?誤闖森林的宛晶將逐一解開棲雲山流傳數十年的古怪傳說!當她了解這個神祕的小村莊時,她也變得整顆心都被黏在棲雲山,再也無法離開了。 鄭淑麗花蓮人,台大社會學研究所碩士。曾任職公共電視台、大愛電視台與張老師月刊。曾以《月芽灣的寶藏》獲得九歌少兒文學獎行政院文建會特別獎。另著有《打開情緒WINDOW》、《生命的12堂情緒課》等書,希望用心書寫的故事能給讀者溫暖和力量。 ★ 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得主鄭淑麗,繼《月芽灣的寶藏》之後,又一溫馨故事創作 寫在故事之前……
老家經營藝品店,店外招牌上寫著「雨林」。曾有同學疑惑地問,妳們家很喜歡森林嗎,不然為何叫做「雨林」?從小在地上鋪著水泥和柏油的環境中長大,森林對我而言,有著難以形容的誘惑力,卻又隱隱覺得危險莫名。
搜尋腦海裡的森林印象,有蛙鳴鳥啼和彩蝶飛舞,也有蚊蟲肆虐與毒蛇野獸;有令人期待的神仙精靈,彷彿也藏著讓人驚駭的山妖魔怪;除了繁花盛開的生意盎然,也有幽黯深邃讓人不知身在何處的濃蔭蔽天。
長大後,我終於有機會走進年歲悠遠的巨木森林裡,來到有如電影「魔戒」中的奇幻場景,深入盤根錯節杳無人跡的林蔭深處,見識到千姿百態的樹形樹狀,感受到四下靜謐卻又生機潛伏的奧妙生態。晨風夕露傳遞了點點滴滴的訊息,悄然鑽進了腦海中,默默地搭蓋起《精靈的耳語》的背景。
故事中藉由小女孩宛晶,莽撞又奇特的冒險遭遇,挖掘出封藏在山野林間的陳年往事。而這段往事,也是段犧牲與祝福的動人故事。
三十多年後,故鄉名為「雨林」的老店熄燈歇業了。關於店名的謎題,毫不深奧,只是因為爸爸的名字有個「霖」字,上下拆開為「雨林」。而「雨林」的女兒長大了,經歷了一趟森林旅程,減少了對森林莫名的恐懼,卻因為了解和接觸,增加了更多的情感和珍惜。慢吞吞地完成這本書,希望讀者們喜歡,也能找個機會走進森林裡,享受上天的美好賜予。
感謝國家文藝基金會贊助本書的創作。也謝謝九歌出版社的工作人員,尤其是總編輯素芳和編輯欣純,以及繪製插畫的月玲。最後,要感謝始終支持我的家人和好友。感恩這一切。鄭淑麗 於二○一二年四月 寫在故事之前……1耳朵癢的小猴子2迷霧中的森林3來自希臘的「銀髮芭比」4結婚紀念日的晚餐5女巫與蘑菇人6仙履鞋之夢7第五株山櫻花樹8祕密洩漏了9粽子不見了10兩個好朋友11徹夜不眠的颱風夜12尋找肚肚先生13老奶奶的信14樹洞裡的祕密15咬人耳朵的女巫16祭壇上的夫妻樹17尾 聲 1耳朵癢的小猴子
「ㄎㄤ,ㄎㄥ,ㄎㄥ……」老得算不出年紀的老爺鐘,晃晃盪盪擺了三下,低沉渾厚的回聲,敲醒了宛晶正在打瞌睡的小腦袋。
「咦?」縮在美容椅裡的徐宛晶,睡到分不清白天還是晚上。她從鏡子裡瞄了媽媽一眼,媽媽還在幫王媽媽弄頭髮,沒注意她。宛晶趕緊坐正,擦乾嘴角的口水,把滑落到大腿上的國語課本撿起來,一轉身卻看到肚肚也趴在椅腳旁邊打瞌睡。
肚肚是一隻胖嘟嘟的小狗。幾年前一個多霧的夜晚,肚肚東聞聞西嗅嗅,一路晃到了宛晶家門口。當時的牠看起來髒兮兮的,但是卻胖得很醒目,走路時肚子幾乎拖在地上,因此宛晶鬧著喊牠「大肚肚」。那時候,宛晶家正在開「義大利餐館」。客人吃不完的食物,最後全成了大肚肚的「盤中飧」。於是,「大肚肚」賴在他們家的時間愈來愈長,結果就落腳下來了。宛晶的哥哥恆竟嫌「大肚肚」叫起來太麻煩,「大肚肚」就變成「肚肚」了。肚肚雖然圓滾滾地很有喜感,卻是隻非常聰明的小狗,爸爸都說牠「大智若愚」(因為牠懂得欣賞媽媽的義大利麵,所以才能留在他們家)。牠最擅長的就是察言觀色。就像現在,牠知道媽媽心情不好,寧可縮在角落打瞌睡,絕對不會靠近媽媽身邊去「誤觸地雷」。「什麼老爺鐘?明明是ㄉㄤ,ㄉㄤ,ㄉㄤ,它偏要是ㄎㄤ,ㄎㄥ,ㄎㄥ…。」媽媽沒好氣地說。
聽到媽媽充滿火藥味的抱怨,宛晶心想:「爸爸和媽媽吵架還沒和好啊?」宛晶偷瞄鏡子裡的王媽媽,大著肚子的她,坐在宛晶隔壁又隔壁的那張美容椅上。剛解開髮捲的頭髮,看起來比剛炸好的麻花捲還要捲,還飄出一股摻著燙髮藥水的焦味。
「糟了!」宛晶在心裡驚呼。可是王媽媽看到自己在鏡子裡的模樣,卻露出笑容說:「捲度剛好啊!」「王媽媽也在打瞌睡嗎?還是頭髮被燙焦、人也變傻了?」宛晶想。王媽媽是宛晶的同學外號「吹牛王」王勝林的媽媽,住在棲雲村的「別墅區」。王勝林的爸爸在大都市裡蓋房子,賺了很多錢,有空才會回來。為了陪伴年邁的爺爺和奶奶,王勝林和媽媽才留在棲雲山上。
宛晶實在不太喜歡王媽媽。每次媽媽和爸爸吵架過後,王媽媽就會來家裡洗頭髮,探聽八卦消息。哥哥說,大人的世界沒有所謂的「祕密」,告訴王媽媽就等於告訴全世界。但是,媽媽偏要把自己的傷心事一股腦地說給王媽媽聽。哥哥說,他敢保證,整個棲雲村的人一定都知道宛晶家的大小事,搞不好連肚肚拉肚子,王媽媽也會去告訴大家。因為人煙稀少又封閉的棲雲村,真的沒什麼新鮮事。宛晶是個自尊心很強的孩子,想到同學可能在背後竊竊私語,就覺得很難為情。
想到「竊竊私語」,宛晶腦海中突然冒出一首怪歌的旋律。
迷迷糊糊間 聽到遠處傳來美妙的樂聲驚醒沉睡中的我說些什麼呢? 怎麼聽也聽不清聽說那是精靈的耳語有祕密請輕聲說因為隔壁有隻小耳朵 正貼著牆兒細細聽
教她唱這首歌的老爺爺說,以前伐木工人住的都是臨時工寮,樹砍到哪裡,林班也跟著移動到哪裡,工寮就跟著蓋到哪裡,就像森林裡的「游牧民族」。克難的工寮用木板搭蓋起來,家家戶戶聲息相通,連睡覺打鼾的聲音都是此起彼落、相互唱和。那是個「隔牆有耳」的年代,沒有祕密生存的空間。
宛晶認為,就算是現在,住在棲雲村,還是沒有祕密可言。每次爸媽吵架後的那幾天,鄰居的眼光總是繞著他們家周圍轉,對她和哥哥也特別關心。媽媽是個急性子,想到什麼就得馬上去做。她說,即使心不甘情不願來到這個偏僻的小村落,她也要想辦法活得「多采多姿」。
舉例來說,媽媽有次回台北去開同學會,看到小學同學開了個浪漫的義大利餐館,一回來就開始研究食譜,嘗試做了幾道「有創意」的料理,再把一樓客廳稍微布置,「充滿媽媽味道」(這是媽媽非常強調的重點)的義大利餐館就開張了。剛開始,還有一些對「義大利菜」好奇的鄰居光顧。幾個禮拜過後,只剩下爸爸、恆竟、宛晶和肚肚是逃不掉的死忠食客,其餘的鄰居在吃飯時間,總會避免經過餐館門前,以免沒進來捧場會覺得尷尬。
媽媽並沒有因此灰心,收掉義大利餐館後,陸續又開過咖啡店、服飾店,而目前正在經營的是「美容院」。不管徐家大廳再怎麼改頭換面,總之老闆娘都是同一個。恆竟常會納悶地問:「這些鄰居又不是不知道媽媽的底細,還一直來光顧,真是奇怪啊!」
宛晶想,這些鄰居應該是看在爸爸的面子上才來捧場的吧!看著鏡子裡自己焦黃的捲髮,再看看腳下的肚肚,白色的捲毛卻染了三四種不同的顏色,她只能無奈地嘆口氣。自己和肚肚都是媽媽用來實驗的白老鼠,再忠誠不過了。哥哥最狡猾,每次都找藉口溜走。當乖孩子的「下場」是什麼呢?結局一律上演「隔天裝病、哭哭啼啼不敢出門上學」的慘劇。
今天中午才剛吃過飯,王媽媽就來了,現在已經接近晚餐時間,王媽媽的頭髮大概燙得快燒焦了。宛晶很納悶,為什麼王媽媽老是挑媽媽心情不好的時候來弄頭髮?難道她不怕被生氣的老板娘一怒之下剪到耳朵嗎?就在她滿腦子怪主意如同爆米花一顆顆迸出來活蹦亂跳時,「唐安妮……」這三個關鍵字,突然從王媽媽的嘴裡溜出來,直接鑽進她的耳朵裡。
宛晶低著頭,假裝在看書,實際上卻是拉長耳朵仔細聽。「那天晚上,我看到妳老公……」王媽媽壓低聲音跟媽媽交頭接耳,宛晶愈是想聽個清楚,身體愈往王媽媽的方向傾斜,沒想到耳朵卻在這時候癢了起來。從小,她的耳朵就很容易癢個不停。同學胡小威告訴她,「耳朵癢,表示有人在想你。」偶而,宛晶也會對那個不知在哪裡想念她的人感到好奇。
每當她忙著挖耳朵時,哥哥就會笑她:「妳是神經過敏,才會耳朵癢!」雖然她會生氣,但是認真想想,哥哥說的也沒錯,尤其在慌張的時候,耳朵特別容易癢。而且,她常常會聽見奇怪的聲音。爸爸告訴她,那是森林中的精靈在唱歌,有些人聽得見,不過大部分的人都聽不見。正當宛晶對著鏡子掏耳朵時,剛好在鏡中被媽媽嚴厲的眼神逮個正著。「一個女孩子整天像隻猴子似地抓來抓去,難看死了!功課作完了嗎?」媽媽的口氣好凶哪。
「嗯嗯嗯……」宛晶猛點頭。「那就去幫我買蛋回來!」媽媽拿起吹風機,「ㄏㄨㄥ,ㄏㄨㄥ,ㄏㄨㄥ」地吹著王媽媽的頭髮,一邊支開正在當包打聽的宛晶。晚餐又是蛋炒飯吧?爸媽吵架過後,蛋炒飯總是贏得飯桌上「最踴躍出席的菜色」冠軍。所以她只要看到蛋炒飯,就知道爸媽的戰火還沒停歇。她繞過媽媽, 走到收銀台前一按,「ㄎㄨㄤ ㄉㄤ」兩聲,抽屜跳出來,她用手指夾出一張紙鈔,然後一溜煙地跑出去。原本在一旁打盹的肚肚,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也搖晃著尾巴慢吞吞地跟了出來。
宛晶撿起地上的枯枝,拿在手上邊走邊玩。初秋的下午,山上已經起了濃霧。隔壁幾戶人家,已經在騎樓下點起一盞盞昏黃的小燈。村子位在深山裡,中午過後就會起霧,在林間小徑走上一會,頭髮就會沾上霧滴,顯得有些濕潤,像淋過一場毛毛細雨似地。
當初,媽媽很不願意搬回棲雲村。她說,爸爸是為了「唐安妮的媽媽」才執意要搬回來。爸爸和唐安妮的媽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學同學。唐安妮的爸爸意外過世了,唐媽媽想要遠離傷心地,請調回故鄉教書,爸爸也因此跟著回來當巡山員。宛晶問哥哥,「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哥哥說,的確是唐安妮和汪老師先搬回棲雲村,他們家比較晚搬來,時間上是符合的,但是其餘的推論,就純屬猜測了,因為爸爸根本就否認媽媽的說法啊!可是媽媽又說,女人的直覺往往都很準的。 ★ 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得主鄭淑麗,繼《月芽灣的寶藏》之後,又一溫馨故事創作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