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沙漏的祕密基地

  • Hit:13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倒楣的事情總是不請自來,它最喜歡沙漏。沙漏的身世就像是一齣電視劇,總是節外生枝。爸媽婚姻出現了狀況,學校導師又特別刁鑽,沙漏背著書包在大街上搖搖晃晃,情緒就要沉入谷底時,她發現了都市更新廢墟中孤伶伶立在那裡的小瓦房,她喜歡上這個地方了,這裡如一座遠離人煙的祕密基地。沙漏結交了新的朋友──五爺,他是都市更新拆遷隊的頭痛人物,當一棟棟大樓陸陸續續吃掉一整片白樺後,五爺的瓦房成了都市更新唯一未拆除的「釘子戶」。 現在,沙漏是這個祕密基地的公主了,免費的。只要天天來小瓦房一趟,在這待上一會兒就行。沙漏繞著小瓦房轉了一圈,發現東南北三面牆上都寫了這樣一行醒目的大字——「屋裡有人,手下留情」。沙漏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任務……只是拆遷隊仍然虎視眈眈,面對拆遷隊的壓力,五爺和沙漏決心一定要守住這個祕密基地……

倒楣的事情總是不請自來,它最喜歡沙漏。沙漏的身世就像是一齣電視劇,總是節外生枝。爸媽婚姻出現了狀況,學校導師又特別刁鑽,沙漏背著書包在大街上搖搖晃晃,情緒就要沉入谷底時,她發現了都市更新廢墟中孤伶伶立在那裡的小瓦房,她喜歡上這個地方了,這裡如一座遠離人煙的祕密基地。沙漏結交了新的朋友──五爺,他是都市更新拆遷隊的頭痛人物,當一棟棟大樓陸陸續續吃掉一整片白樺後,五爺的瓦房成了都市更新唯一未拆除的「釘子戶」。 現在,沙漏是這個祕密基地的公主了,免費的。只要天天來小瓦房一趟,在這待上一會兒就行。沙漏繞著小瓦房轉了一圈,發現東南北三面牆上都寫了這樣一行醒目的大字——「屋裡有人,手下留情」。沙漏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任務……只是拆遷隊仍然虎視眈眈,面對拆遷隊的壓力,五爺和沙漏決心一定要守住這個祕密基地…… 薛濤1971年3月生於遼寧昌圖,中國作家協會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遼寧兒童文學學會副會長、中華全國青聯委員。做過教師、報社編輯,現供職於遼寧文學院。一級作家。先後出版《白鳥》、《隨蒲公英一起飛的女孩》,長篇小說《情報鳥》、《滿山打鬼子》、《虛狐》等作品三十種。作品選入中學語文課本、廣東大學語文課本,被日本、美國、越南翻譯。曾獲得陳伯吹兒童文學獎、冰心兒童文學獎、宋慶齡兒童文學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等多項兒童文學大獎。 ★ 第20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榮譽獎作品★ 少兒文學名家小野、學者張子樟聯合推薦 名家推薦1.樹皮與小僧2.你是沙宣,我是沙漏3.小狗也愛口香糖4.來歷5.爸爸的仇恨6.絕地重生7.五爺也是「爺」8.魏姨僅僅是一個「姨」9.一個協定10.一種藝術家11.班級之星12.白樺公主13.孤城裡的光亮14.銀河15.爆炸妹誕生記16.對話17.星子與星子18.夥伴兒19.賤八哥20.單薄的友情21.我喜歡你22.寒露前夜23.謊言24.特殊日子25.世界洗手日26.從前的味道27.八哥喜歡沙漏28.夢見 1樹皮與小僧(節錄)沙漏肯定是世界上最後一個用樹皮寫信的人。沙漏的信全部寄給一個人,她的名字叫小僧。小僧不是廟裡念經的小和尚,是在城裡念書的普通女生。小僧距離沙漏二十公里左右,一封信三天時間才能到達。沙漏和小僧的往來信函常常只是幾行字,很像手機簡訊。可是為那兩行字,郵遞員就要為她倆跑來跑去。沙漏寫道:今天晚上,太陽是五點十三分落下地平線的。小僧回信:知道了。現在城裡看不到地平線。沙漏又寫:我這裡也不妙,新蓋的高樓在吃掉地平線。郵遞員汗津津地出現在學校傳達室,疲憊地離開,反反覆覆。有一天小僧打電話跟沙漏商量,「就花八毛錢郵費,我倆是不是不善良啊,再不改發電子郵件吧。」沙漏大聲說,「你願意的話可以啊,你以為我願意寫嗎?」小僧沉默一下,聲音小小地從話筒裡爬過來:「別了,還是喜歡樺樹皮上的文字。」於是小僧繼續收到沙漏寄來的樺樹皮。小僧小心抽出那片樺樹皮,光潔的樹皮中間鼓出一個疤節,那分明是一隻「眼睛」長在一張光潔的臉上。小僧喜歡讀從前的詩歌,便想起顧城的那句寫白樺樹的詩來。「眼睛」下面有一行小字:珍惜吧,再過一陣子,樺樹皮也難剝了。它們在吃掉樺樹林。小僧回信:它們通吃啊。沙漏的太陽鎮,北、東、南三面被白樺林護著,朝西一面開著口子。一條河穿越白樺林從開口流出去,澆灌西面的大平原。沙漏信裡寫的地平線就是在大平原的盡頭。它們先吃掉東面一片白樺林,然後胃口便大了起來。沙漏長大,太陽鎮也長大。它的大街長得最快,大街一路朝東邊伸過去,一直跟城裡的街道連在一起。就這樣,大街先吃掉東面一片白樺林。沒有白樺林的阻擋,大街另一頭的城市如潮水般向太陽鎮蔓延。太陽鎮也遙相呼應,吃掉一片又一片舊房子,端著幾片新新鮮鮮的樓房迎著城市而去。有一片樓大概錯了方向,竟然朝北面瘋長而去,吃掉北面一整片白樺。沙漏聽見樺樹連根拔起的聲音。沙漏蹲在屋頂,她認不出太陽鎮了。沙漏很落寞,連續十天沒給小僧寫信。樺樹皮要節省著用了,不能隨隨便便就拿來寫信了。要是沒有重要的事情,不寫也罷了。沙漏一消失,郵遞員便不怎麼去小僧的學校了。小僧放學遇見那個瘦瘦的郵遞員,郵遞員有點感激地看了小僧一眼。小僧受了陶冶,趕緊給沙漏打電話。「嘿,五秒鐘以前我還想求你給我寫信呢。現在我改主意了。」沙漏只回贈小僧兩個字:同意。
2.你是沙宣,我是沙漏其實,太陽鎮已經悄悄改了名字,現在叫太陽街道辦事處。沙漏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在沙漏看來,這個修改沒有道理。大人們說這麼一改太陽鎮就變成城市的一部分,我們都算城裡人了。沙漏心想,它終於被東邊的城市吃掉了。叫了幾天新名字,人們還是習慣叫它從前的名字:太陽鎮。這名字簡短,也深入人心。沙漏突然對它的名字產生了探究的欲望。它為什麼叫太陽鎮呢。除了陰天和夜晚,太陽每天都照耀著這個鎮子。難道就因為這個得名嗎?沒創意。沙漏認為。在學校門口沙漏被一個背包客攔住了,沙漏歪著頭等著背包客出招兒。沙漏對那種背包客很好奇,他們不上班也不上學,不知是哪來的時間哪來的金錢。背包客仰望著天空問沙漏,「這裡為什麼叫太陽鎮啊?你知道嗎?南邊還有一個月亮鎮呢。這裡太科幻了。」沙漏低著頭回答說:「是啊,這裡為什麼叫太陽鎮呢,我也正想問問別人呢,所以你是問對人了。」沙漏那時候心情正糾結,看什麼都是陰鬱的,連最陽光的花喜鵲都像一個陰謀家。所以,太陽鎮不配這個名字,叫月亮鎮還差不多,兩個鎮子的名字調換一下就好解釋了。按照小僧的預測,這一週雙魚座女生不會有好運氣,沙漏自然也跑不掉。這段時間,沙漏一直倒楣。剛升入六年級就遇見沙宣。原來的班主任調走了,沙漏原以為自己的境遇從此能有所改觀。沙漏特地買了一大袋子零食請全班同學,以示慶祝。畢竟一個叫沙漏一個叫沙宣,五百年前是一家嘛。誰料這個叫沙宣的導師六親不認,根本不買沙漏的帳,開學才兩週,便跟沙漏要去三份悔過書,平均每份足足修改五遍才能通過。沙宣對檢討書的要求特別刁鑽,認識不深刻不行,文筆不流暢不行,標點符號不準確不行,字跡不工整也不行……沙漏明白了,原來的導師調走,並沒有把原來的噩運一起調走。沙漏幽怨地問沙宣,「您跟我要的是不是<蘭亭序>啊,聽鄰居辦書法班的羊鬍子說,只有那個文章能達到這個水準。」沙宣說:「你要是能達到那水準的一半就行。去吧,去改吧。」沙漏說:「有您這樣的名師,一定能教出王羲之那樣的高徒。」我還是原來的我,倒楣的我。沙漏撕下一頁紙,把這句話寫在上面,然後寄給小僧。這樣的話不能寫在樺樹皮上,太浪費。沙漏背著書包在鎮子上唯一的大街上搖搖晃晃。書包很重,裝滿任務。肚子一空,身體就搖晃,沙漏也沒有辦法的事情。沙宣騎著車子以至少二十英里的速度從沙漏身邊閃過,看見沙漏一下子減速到五英里。沙宣放慢速度,只給沙漏扔下一句話:「你就不能好好走路嗎?你還嫌給咱班丟臉丟得少嗎?」沙宣說完,大概覺得不解氣,乾脆從自行車上下來,橫在沙漏面前無比陰險地說:「我告訴你沙漏,別以為我找不到你爸媽我就沒有辦法治你!我小時候比你還刁,你小心點吧!」沙漏說:「沙宣,現在是放學時間,沙漏不歸你管。你快點回家給你家小沙做飯去吧。沙宣的孩子也是人,是人就會餓的。餓了就要搖搖晃晃!」沙漏一口氣說出好幾句話。沙漏跟沙宣已經結成死對頭,沙漏也不想改善她倆之後的關係了。於是沙宣的自行車以難以計算的速度朝前衝去。沙漏就預測,她家的小沙今晚一定要倒楣了。沙漏不甘心,又一串聲音像子彈一樣追上去,「你叫沙宣我叫沙漏,我倆是親戚,你為啥總跟我過不去」發射完這句話,沙漏從嗓子裡擠出一聲乾笑。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