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奇幻聊齋 : 一杯茶換來的故事

  • Hit:4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數百年前,蒲松齡在路邊擺設茶水  蒐集路人的鬼怪故事  一杯、二杯、三杯......  杯杯飄起一屢輕煙
  一杯、二杯、三杯......  出現鬼、靈、精、妖、怪
  知道償命的老虎、美麗的狐仙、善心鬼變了河神、會說話的鸚鵡...  鬼怪的故事裡,藏著更多人的恩怨情仇、生老病死、喜怒哀樂...  不論大膽子或小膽子的朋友,
  岑澎維老師已將這些妖、魔、鬼、怪精煉出他們最可愛的心念,  歡迎你來和他們做朋友  保證隻隻親切、平易近人!
作者簡介
岑澎維
  小時候用複寫紙寫作業的報應,就是長大之後,寫更多的字來償還。讀完《聊齋誌異》的〈祿數〉我恍然明白,原因一定是這樣,一個人命中該寫多少字,也是註定好的。感謝老天,給我機會慢慢補足。
  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陳國政兒童文學獎、牧笛獎、南瀛文學獎,文建會臺灣文學獎等;出版有《小書蟲生活週記》、《一個人的生日蛋糕》、《找不到國小》、《小壁虎不哭》、《投資大師巴菲特》等書。

推薦序
是鬼故事,更是人的故事   
  講到《聊齌誌異》,大家總聯想到「鬼故事」(嚴格說來,《聊齋》的故事主角除了鬼,還有精、靈、妖、怪.....等),它的確是中國古典文學裡,最有名的鬼故事全集。
  鬼對人類社會貢獻良多,以中文字為證:字典裡有「人」部,亦有「鬼」部,可見鬼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親密度可不輸犬、鳥、魚、龜、牛、馬、羊、豕......!
  有「鬼」不一定是壞事......想想看,如果我們沒有「魄」力,失去「魅」力,會有多糟!我們稱讚一個人的手藝好,不也說他「鬼」斧神工(不知是否有人送這樣的匾額給整型醫生)。
  再進一步來說,「鬼」其實也帶給我們生活上的便利---因為有鬼,我們才有適切且傳神的「代號」可用---討厭鬼、頑皮鬼、冒失鬼、勢利鬼、吝嗇鬼......等。與其說我們不喜歡這些人世間的鬼,倒不如說是因為懼怕,所以用「鬼」尊稱他們。
  更有趣的是,有些太太不稱自己的丈夫「良人」,倒叫「死鬼」。我猜這和東方人羞於表達情感---明明愛,又喜歡裝不愛---的習慣有關:依照「莊周夢蝶,蝶夢莊周」的理論,死人為「鬼」,死鬼為「人」!故我猜,「死鬼」倒有「呷百二」、「long live」的隱喻,真是「見鬼了」的鰜鰈情深。
  總之,沒有鬼,人類的生活不知會有多枯燥哇!而《聊齋》表面上是鬼的故事,底子裡卻是人的事故:貪官暴政、恩怨情仇、生老病死、喜怒哀樂、執著妄想......比「變臉」還酷的〈畫皮〉,到了現代,還可延伸為整型與過度注重外表的問題;〈阿英〉、〈鴿異〉、〈趙城虎〉諷刺「自誇萬物之靈」的人類,強調萬物有靈,人不該虐待生物。
  這本數百年前的書,觀念卻十分現代。
  也多虧蒲松齡科舉榜上無名,沒去當官,我們才有《聊齋》可讀---「詩窮而後工」果真不假!
  友人曾發表高論宣稱:「蒲松齡編寫《聊齋》是因科舉作文老是不及格,文章思想內涵不被認同,一氣之下,才編寫鬼故事全集。」
  我不懂:「這二件事真有關連?」
  友人說:「當然!只有《聊齋》這樣的作品才不怕被人批評為『鬼話連篇』!」
  「太荒謬了!」我對友人的無稽考證下了評語:「『鬼』扯!」
  若認同、明白了「鬼」對人類的重要性,就真該讀讀《聊齋》。
  本書執筆者岑澎維老師文章流暢優美,功力深厚。於字裡行間,下筆如有「神」;在奇幻世界,更是「嘩水ㄟ堅凍」!小讀者在她的帶領下,大可安心,毋須害怕---保證《聊齋》裡的妖魔鬼怪,統統不敢造次,隻隻平易近人。
  喜見本書的出版,使《聊齋》可貴的基因、血統,能再以嶄新的面貌、栩栩如生的敘述,永續傳承!
-林文寶(國立臺東大學榮譽教授)
作者序
一個故事,一杯茶水的清香  
  時間回到童年,我還記得從書局買回第一本《聊齋》的心情,那是「期待」和「害怕受傷害」兩種極端,揉合在一起的感覺;這種感覺,一直保存到今天。
  期待---因為這是一本文學經典,據說故事詭奇、引人入勝,所以掩不住好奇的想看;害怕受傷害---是因為膽小的我,總以為會有一縷輕煙從書頁之中升起,化成狐仙鬼魅出現在我面前,有的對我齜牙咧嘴,有的對我幽幽嘆息。
  在還沒有準備好之前,我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像踩在薄冰上一樣,確定下一個字還是穩固的,再往下看。
  也許是情節吸引了我,也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痛快讓我忘了害怕,原來在另外一個世界,也和人類的世界一樣,有著悲歡離合、愛恨情愁,有著忠孝節義、冤冤相報的事。
  隨著成長,兒時的《聊齋》在我腦海裡一層一層脫落而去,斑駁的印象裡,只剩下多情的書生和美艷的狐仙之間,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了。
  再一次看《聊齋》,是國語日報兒童文藝版主編陳素真小姐的邀約,那是配合七月──習俗裡的鬼月,要為兒童寫《聊齋》。    這一次沒有害怕,只有更多的期待和藏也藏不住的喜悅在心裡,終於可以老老實實的把厚厚三冊的《聊齋志異》原文看完了。
  這耗費蒲松齡四十年歲月完成的書,一字一字讀來,再也不是過去的恐懼不安了,而是由衷的贊嘆不斷縈繞在心裡,長久累積之後,形成的歡喜。
  我想像著當年,蒲松齡在路邊擺設茶水,請人講故事的情景,那是如何的悠閒愜意,令人神往;蒐集下來的故事,再經過他的巧手剪裁,歷經三百年,,我坐在茶水桌旁,似乎還能讀出當時的談笑風生、閒聊話語。
  重讀《聊齋志異》,竟然和過去的感覺完全不同了,一樣是瀟灑書生和美麗狐仙的愛情故事,但是這一次,我遇到了更多質樸善良而可愛的人。〈大力將軍〉裡的查伊璜和吳六一,〈夜叉國〉裡的夜叉們,〈考弊司〉裡的聞人生等等都是。
  因為有這些心存善念的人們,所以才有溫暖動人的社會。這些人的身份,也許卑微也許顯赫,但他們相同的地方就是,都透著晶亮的光采,令人想親近他們。於是忍不住就要把這些故事,拿出來分享。
  五百多篇故事裡,這個念頭就成為我選擇的方向。
  找一個舒適的地方,靜靜的品嘗這些故事,這是蒲松齡用一杯杯的茶水換來的,所以帶著淡淡的清香。
-岑澎維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