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移動城市前傳三部曲之一:頭顱館女孩

  • Hit:67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名棄嬰的身世裡,藏著石破驚天的真相。《頭顱館女孩》是菲利普.雷夫《移動城市》前傳三部曲的第一部,也是有史以來最不同凡響的科幻世界之一。將以節奏快速的步調,扣人心弦的刺激劇情,緊緊攫住讀者的心、驚艷讀者的雙眼!故事在第一座移動城市-倫敦出現前。六十分鐘大戰爆發後的千年之間,核災輻射所造成的影響仍清晰可見。變種人史克利芬人掌控了動盪不安的世界局面,足足統治了人類兩百多年,然而一場叛變與暴動-剝皮工暴動,史克利芬人慘遭消滅,僅留下了歷久不衰的宏偉建築與科技。菲溫.克倫姆是工程師會社裡最年輕的成員,也是唯一的女性。科學、理性是她從養父克倫姆博士身上學到的重要特質。克倫姆博士從不對菲溫隱瞞她的身世,她是克倫姆博士在一處古世界人工遺址發現的棄嬰。菲溫的雙眼一棕一灰,克倫姆博士擔憂她會被誤以為是史克利芬人的後代,於是收留了她,並訓練她成為工程師會社裡表現優異的成員之一。一天夜裡,總工程師史戴林博士上門找上了克倫姆博士,他希望菲溫前往倫敦協助一位考古學家研究機密的古文明遺址,菲溫因而離開了她此生唯一熟悉的克倫姆博士身邊。然而,隨著考古研究的進行,菲溫開始遭受許多不屬於自己回憶的畫面干擾,教她逐漸失去理性,被挑起了對那些片段的興趣。倫敦市的居民還存有對史克利芬人的恐懼,而菲溫一藍一綠的雙眼,被指稱是史克利芬人畸形的後代,這是否跟那些回憶片段有所關連?菲溫只知道她是一名遭人遺棄的孤兒,是克倫姆博士收留的養女,那些記憶是屬於誰的?她的身世之謎是否就隱藏於倫敦的中心、古文明遺跡裡?本書特色◎本傳故事中的城市達爾文主義、人性、古文明與科學理論的交錯目不暇給,超越虛構小說的常理編織。前傳更是提升移動城市世界的完整架構。給予讀者們邏輯思考、想像力碰撞的精采享受。◎海外媒體盛讚,一致好評。《移動城市》本傳屢獲文學大獎佳績:2002 史馬提斯童書金牌獎、2003 藍彼德圖書獎年度大獎、2006 英國衛報青少年小說獎、2007日本年度星雲賞大獎。前傳入圍CILIP卡內基獎。

一名棄嬰的身世裡,藏著石破驚天的真相。《頭顱館女孩》是菲利普.雷夫《移動城市》前傳三部曲的第一部,也是有史以來最不同凡響的科幻世界之一。將以節奏快速的步調,扣人心弦的刺激劇情,緊緊攫住讀者的心、驚艷讀者的雙眼!故事在第一座移動城市-倫敦出現前。六十分鐘大戰爆發後的千年之間,核災輻射所造成的影響仍清晰可見。變種人史克利芬人掌控了動盪不安的世界局面,足足統治了人類兩百多年,然而一場叛變與暴動-剝皮工暴動,史克利芬人慘遭消滅,僅留下了歷久不衰的宏偉建築與科技。菲溫.克倫姆是工程師會社裡最年輕的成員,也是唯一的女性。科學、理性是她從養父克倫姆博士身上學到的重要特質。克倫姆博士從不對菲溫隱瞞她的身世,她是克倫姆博士在一處古世界人工遺址發現的棄嬰。菲溫的雙眼一棕一灰,克倫姆博士擔憂她會被誤以為是史克利芬人的後代,於是收留了她,並訓練她成為工程師會社裡表現優異的成員之一。一天夜裡,總工程師史戴林博士上門找上了克倫姆博士,他希望菲溫前往倫敦協助一位考古學家研究機密的古文明遺址,菲溫因而離開了她此生唯一熟悉的克倫姆博士身邊。然而,隨著考古研究的進行,菲溫開始遭受許多不屬於自己回憶的畫面干擾,教她逐漸失去理性,被挑起了對那些片段的興趣。倫敦市的居民還存有對史克利芬人的恐懼,而菲溫一藍一綠的雙眼,被指稱是史克利芬人畸形的後代,這是否跟那些回憶片段有所關連?菲溫只知道她是一名遭人遺棄的孤兒,是克倫姆博士收留的養女,那些記憶是屬於誰的?她的身世之謎是否就隱藏於倫敦的中心、古文明遺跡裡?本書特色◎本傳故事中的城市達爾文主義、人性、古文明與科學理論的交錯目不暇給,超越虛構小說的常理編織。前傳更是提升移動城市世界的完整架構。給予讀者們邏輯思考、想像力碰撞的精采享受。◎海外媒體盛讚,一致好評。《移動城市》本傳屢獲文學大獎佳績:2002 史馬提斯童書金牌獎、2003 藍彼德圖書獎年度大獎、2006 英國衛報青少年小說獎、2007日本年度星雲賞大獎。前傳入圍CILIP卡內基獎。 菲利普.雷夫 Philip Reeve英國職業插畫家。畢業於劍橋藝術科技學院,利用工作之餘,以編劇、製片或導演的身分參與低成本電影或喜劇,之後曾與友人布萊恩米切爾(Brian Mitchell)合作音樂劇《餅乾部門》(The Ministry of Biscuits)。但最後因資金短缺,迫使他成為自由插畫家,為多部作品繪圖維生。由於已無閒暇時間參與影片或戲劇,菲利普轉為創作小說,第一部作品《移動城市:致命引擎》發表於2001年。他在1989年便有了此書的構想,前後共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才完成此系列的創作。菲利普的故事背景設計相當獨樹一幟,場景都有著非常鮮明的圖畫色彩。他被公認是當今最具創作力和膽識的兒童讀物作家之一。作品曾被提名惠特布雷年度最佳兒童讀物和WHsmith票選獎,並曾獲得卡內基獎、藍彼德圖書年度大獎、史馬提斯童書金牌獎以及英國衛報青少年小說獎。目前他與他的妻兒定居於達特穆爾。譯者:高子梅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翻譯對她來說猶如上帝開啟的一扇窗,任她在天廣地遠的想像世界與浩瀚的知識大海裡快樂遨遊。譯作有《貓戰士》、《重獲心生》、《生而自由系列:搶救獅子》、《隱系人類》、《賈伯斯在想什麼》、《斷食全書》等書。 媒體盛讚「我覺得這些書頁好像通了電一樣,一本很棒的讀物,猶如科幻版的狄更斯作品(Dickens),有孤兒,有惡棍,有各種追逐場面和謎團。」─英國《衛報》(Guardian),法蘭克.博西(Frank Cottrell Boyce)「在高度原創、想像力豐沛的未來世界裡創造出來的精采故事。雷夫點子豐富,敘事緊湊、結構嚴謹、情節流暢......極具智慧和深度,令人欲罷不能。」─《收藏家雙月刊》(Books for Keeps)「想像世界裡的登峰造極之作。」─《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如果你以前沒讀過菲利普•雷夫的小說,你有福了。他說故事的技巧造詣高超,語言運用精巧又玩世不恭。在你可能想讀的幾本前傳裡頭,這會是最值得讀的其中一本。」─《水石圖書季刊》(Waterstone’s Books Quarterly)「聰明、風趣又有智慧。」─《文學雜誌》(Literary Review)「雷夫橫溢的才華宛若一輛重型卡車,隆隆駛過未來世界裡人民已然癲狂的倫敦,場面壯闊猶如傳奇導演塞西爾.德米爾(Cecil B DeMille)的風格。討厭被吸進各種續集的無底洞嗎?《頭顱館女孩》會是完整的故事饗宴......但也可能會害你上癮。」─《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傑拉丁.麥考林(Geraldine McCaughrean)「菲利普.雷夫的想像力錯綜複雜到恐怕連JK羅琳(JK Rowling)都被風水輪轉到像過氣的依妮.布萊敦(Enid Blyton,一九四零年代著名的兒童文學家)一樣。雷夫最擅長的是創造出討人喜歡的人物、狡猾的壞蛋、還有善惡難辨的情境......然不過在他的癲狂裡,仍有條理可循。這本書是關於認同、忠於自我、以及對孩子們的保護,因為他們是未來的唯一希望。」─《獨立報》(Independent)「菲利普•雷夫是一位才華橫溢、多才多藝的作家......他筆下人物角色的心境之旅令人著迷,絕不濫情,逼真可信。」─《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機智、感人、詞藻豐富。」─《周日時報》(Sunday Times)妮可樂.瓊斯(NicoletteJones)「一本絕佳的讀物。一本令人驚豔之作......故事充滿無限想像。」─《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這本扣人心弦的驚悚冒險小說,內容石破驚天到令人屏息。」─茱莉亞.愛克勒謝(Julia Eccleshare)Lovereading4kids.co.uk「從娛樂的角度來說,任何一本世界末日科幻小說都比不上它。」─《愛爾蘭時報》(Irish Times)「這是典型的雷夫小說:菲溫是剛強的女英雄,其他角色則都帶有鮮明的狄更斯色彩,再加上一氣呵成的情節。倫敦的描繪令人嘆為觀止。這是一本緊張刺激,非常好看的書。」─兒童閱讀慈善機構Book Trust「愛不釋手......才華洋溢。」─期刊《School Libraian》「若這世上真有公理,那麼菲利普.雷夫一定會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與JK蘿琳和菲力浦.普曼(Philip Pullman)這類作家齊享盛名。」─部落格HeroPress 卷壹壹. 來自戈斯霍克頭顱館的女孩貳. 工作應聘參. 風電車肆. 狼狽市場伍. 馬胡酒館陸. 考古學家的屋子柒. 倫敦底下捌. 剝皮工的徒弟玖. 薰香燈壹拾. 夏日鎮壹拾壹. 倭丁伯大師壹拾貳. 紙刺客壹拾參. 隔天早上壹拾肆. 布里克濕地的剝皮工壹拾伍. 獵殺菲溫壹拾陸. 漫漫歸途壹拾柒. 風暴來襲壹拾捌. 轎子追逐戰壹拾玖. 克倫姆博士貳拾. 天下無雙宮貳拾壹. 憂鬱小夜曲貳拾貳. 不只四個字貳拾參. 重重包圍貳拾肆. 圖書室貳拾伍. 頭顱落地卷貳貳拾陸. 往北飛行貳拾柒. 脫序的公眾貳拾捌. 新官上任貳拾玖. 移動城堡參拾. 雪豹參拾壹. 寶藏參拾貳. 科技巫術參拾參. 倫敦的崩盤參拾肆. 兩位市長的對決參拾伍. 遺物參拾陸. 潛行戰士的質疑參拾柒. 磁電槍參拾捌. 亡者已渺參拾玖. 多少安慰肆拾. 過往雲煙 1. 來自戈斯霍克頭顱館的女孩
那天早上,他們正在製作紙男孩。菲溫天剛亮就到樓下模壓室取了十四捲的紙張,每張六尺見方,那是伊司比斯特博士把他圖書室裡用不到的一些舊書拿去搗成紙漿榨壓出來的。她小心翼翼地扛起它們,登上頭顱館蜿蜒的木梯,來到她和克倫姆博士共用的工作室,他們就是在那裡作業的。菲溫身材尺寸剛剛好地躺在每張紙上,讓克倫姆博士用鉛筆按她的輪廓繪出人形。全部畫好之後,她拿出兩把大剪刀,兩人接著很是小心地剪出人形紙。沒多久,工作檯上就疊放了十四張按她身形剪下來的空白人形紙。菲溫安靜地站在克倫姆博士旁邊,看著他攤開其中一張人形紙,把一付用細鐵絲構成的人形骨架安放在人形紙上面。他仔細處理手的部位,那裡有很多複雜的小機件,然後再用細薄如紙的銅板狀白色金屬片構建出眼睛和大腦。這些全都是古文明世界的機械裝置,若是毀損了,便再也找不到替代品,因為原始的製程方法已經失傳。所以自從史克利芬人把它們從未知的北境帶下來之後,就在歷代的紙男孩身上不斷回收使用。等到所有機件都正確無誤地裝好,菲溫便開始幫忙克倫姆博士塗漿糊在人形紙上,再合力把第二張人形紙精準地貼在第一張上面,於是兩張被黏合的人形紙就成了一具內藏金屬零件,外觀形似菲溫的立體人形。然後他們再把它搬到屋內角落,放進盛有溶液的水池裡。一開始紙男孩只會像池塘上的枯葉浮在水面上,菲溫會拿一根兩端是橡膠的夾子輕輕壓它下去,待溶液滲進它全身之後,便會慢慢往下沉。菲溫會趁克倫姆博士忙著處理下一具紙男孩時,從澡缸邊緣把手指伸進去,輕輕地上上下下撥弄它,溶液跟著波動,但不致於濺灑出來,於是紙男孩就在溶液裡前後滑動,頭腳輪流撞擊澡缸兩端。菲溫總覺得這裝置應該取名為紙女孩才比較合理,因為這是按她身形畫出來的。可是克倫姆博士說它不是活人,而且也沒有性別。「那為什麼要叫紙男孩呢?」「菲溫,你說得對。這名字很蠢,顯然不是一個理性的人發明的。」等到七具紙男孩都製作好,也都在溶液裡浸透過了,他們就會把紙男孩從澡缸裡逐一撈出來滴掉多餘的溶液,再合力把在架上滴水的紙男孩扛出工作室,登上樓梯,放到外面的屋頂上。「這真是浪費時間。」克倫姆博士說道,這時的他們正把紙男孩像剛洗好的衣服一樣晾起來風乾。「我真不懂,新議會為什麼不叫他們自己的機件大師幫他們製作紙男孩。倭丁伯大人以前也是我們會社的一員啊。他不可能忘了我們教過他的東西啊......」「克倫姆博士,可能新議會覺得你製作的紙男孩品質最好,」菲溫忠誠地說道。「而且也許真的要開戰了,所以他們想確保紙男孩的品質。」「不會開戰的。」克倫姆博士說。「可是伊司比斯特博士告訴我,有一大群遊牧族正從北方下來......」「伊司比斯特博士身為會社的圖書管理員,職責之一就是詳讀城裡的報紙,所以腦袋裡早塞滿了各種謠言和危言聳聽。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遊牧族朝南方遷移,他們沒那個膽子攻擊倫敦的。萬一真的敢攻擊我們,光靠幾具紙男孩也擋不住他們的攻勢。」正在風乾的紙男孩猶如被串在兩個通風罩之間的白色舞者,在風中劈啪作響,不停地擺動。偶有鐵鏽和灰塵沾黏在它們身上,菲溫和克倫姆博士便得來來回回地耐心挑掉。過了一會兒,紙男孩已經有點乾了,克倫姆博士先回到樓下,留菲溫獨自看守。她走到屋頂邊緣,躺了下來,享受溫暖的陽光。當時是七月,正值倫敦短暫的盛夏。幾隻蜜蜂嗡嗡飛過身邊,小販的叫賣聲隱約從長街深巷裡傳來。她看得到那裡的動靜,有人、有手推車、還有轎子。幾隻烏鴉在克拉肯威爾那幾棟奇特的藍色金屬塔樓附近嘎聲爭吵。揚起風帆的風電車盛滿陽光,沿著細長如竿的高架橋喀噠喀噠的一路前行。而在她下方某處,菲溫聽見年老的柯利侯博士和他的助理正在閣樓工作室裡作業的聲響,不過與其說是她實際聽見那聲音,倒不如說她是感受到胸口的一股悸動,因為他們正在底下組裝巨大的紙糊氣球,希望再過不久就可以再度征服這片天空。菲溫是工程師會社裡最年輕的成員,也是唯一的女性。工程師是從不結婚生子的,但是十四年前的一個晚上,克倫姆博士被一個名為奇格里.安桑克的考古學家叫到布里克溼地,他們在一處剛挖出古世界人工製品的遺址討教意見。就在回程的路上,克倫姆博士意外聽見有哭聲從路旁雜草叢生的舊坑裡傳來。結果在荊棘叢裡,找到一個躺在籃子裡的小嬰兒,身上蓋著一條舊毛毯,手腕綁著一個標籤,上頭只寫了四個字:她叫菲溫他從菲溫很小的時候,就一再告訴她這個故事。克倫姆博士不喜歡說謊,哪怕是善意的謊言也不行,就算是小女孩也不能騙她,他不希望她在成長的過程中誤以為自己是他的孩子。菲溫想像得出來他一定是站在暮色中低頭看著籃裡的小嬰兒良久,然後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情況下,決定把她帶回戈斯霍克頭顱館。如果再早幾年,他可能會送她到市立孤兒院,但因為那年夏天剛好碰上剝皮工暴動,孤兒院被搗毀和洗劫一空,城裡其他地方的下場也一樣。而像石灰屋和凱利街那些較為粗野的地區,遇害的史克利芬人被扒下來的皮猶如布滿斑點的旗幟仍被高掛在街頭巷尾的旗桿上隨風飄揚。至於由商賈和律師自組的新議會也仍未完全重建秩序。克倫姆博士只得把櫃子裡一只閒置的抽屜鋪成一張小床給棄嬰睡,還拿實驗室的吸液管來餵她喝用水稀釋過的牛奶。他仔細端詳她的眼睛,發現兩隻眼睛顏色不一樣:左眼是深棕色,右眼是灰綠色。難道這就是她被拋棄的原因?她母親擔心鄰居會把這種異色瞳的現象當成史克利芬人後代的表徵或某種畸型而殺害她?小菲溫的頭顱後面有小小的傷口,是一條很細但仍未痊癒的切口。親眼目睹過剝皮工暴行的克倫姆博士,可以想像發了瘋的倫敦人是如何拿刀子劃傷她......圍在他身邊打量這個小難民的其他工程師也都同意他的看法。這孩子絕對不能再回去那群野蠻又迷信的倫敦人當中。她應該留在會社的戈斯霍克頭顱館裡,克倫姆博士可以擔任她的監護人。以前會社是從不接受女生入會,因為眾所皆知女人的頭腦不擅長理性思考。不過如果小菲溫是在會社裡被撫養長大,或許有可能成為一名有用的工程師。所以十四個夏天過後,她躺在頭顱館的屋頂上曬太陽。她長成了一個看起來古怪的女孩,穿著打扮更是雪上加霜。因為只有那種十四年來都被告知外表不重要的人才會把自己穿成這樣:超大的工人靴、薄長褲、老舊的灰色襯衫、再加上一件有金屬釦的白色帆布外袍。至於她的頭髮......或者應該說她沒有頭髮。會社向來熱中於人類的未來,而他們相信頭髮是不必要的累贅。菲溫每隔一天的早上都會刮乾淨頂上的髮渣,這個習慣已經久到連自己都不記得要是頭髮再長出來,會是什麼顏色。但在那顆光裸的頭顱底下其實有一張稀有的臉,她的鼻子短翹,嘴巴很寬,眉毛很濃,最奇特的是那雙異色瞳的大眼睛,可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兜在一起竟然挺出色的......是那種超越漂亮,晉身美麗等級的罕見臉蛋。當然菲溫從沒想過這種事。她完全不在乎自己的長相。但不管怎麼樣,她是真的很美。而這時的菲溫正躺在那兒一邊靜觀這座城市,一邊等著紙男孩風乾,手指懶洋洋地劃過那條始終看不到卻摸得到的舊傷疤,那是一道微微隆起的疤,像一條細細的銀線沿著頭蓋骨底部蜿蜒。 ★入圍CILIP卡內基獎★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