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看得見的隱形朋友

  • Hit:7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美國《時代雜誌》年度十大童書★義大利「安徒生文學獎」最佳童書★美國獨立書商協會選書★美國《出版人週刊》當週選書★售出15國版權所有人偶爾都會覺得自己是隱形的……吳曉樂〈幻想朋友:我們送給自己的珍寶〉專文推薦傑克斯‧帕皮爾懷疑,世界上根本沒有人喜歡他。他舉手時,老師忽略他;體育課分組時,沒有人選他;就連爸媽都要經過提醒才會幫他在晚餐時留個位子!多虧有姊姊芙樂,她不但是傑克斯的忠實夥伴,對他的想法也瞭如指掌。不過,傑克斯後來發現了毀滅性的真相——他其實不是芙樂的弟弟,而是她幻想出來的!沒辦法接受這點的傑克斯便踏上尋找自我存在意義的旅程。理論上並不「真正」存在的人,有可能變成真實的存在嗎?這本小說從基本的設定、情節鋪陳、人物刻劃,到最容易出錯的──結尾,都沒有讓我失望,如果選書有個勾選清單的話,我應該每一格都會打勾。但是傑出的寫作並不是我喜歡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很多書都寫得很動人,也很有引進的價值,但《看得見的隱形朋友》卻多了一點古靈精怪的慧黠,以及真實的令人想哭的自我探索。我其實讀了這本書才知道幻想朋友是什麼,但立刻就能接受這個設定,並且在作者翻轉尋常設定時感到驚喜(作者讓「一直以來以為自己是人類的幻想朋友」發現自己是被想像出來的,這個前提很有意思)。除了巧妙的設定之外,作者透過主角傑克斯不停的自我詰問,逐步帶出她想討論的命題,「我是誰?」、「想像的事物就是假的嗎?」等等,而傑克斯的經歷乃至故事的結尾,也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但這正是小說迷人的地方,作者用溫暖不說教的口吻留給讀者很多想像的空間、詮釋的可能。最後,我私心的希望《看得見的隱形朋友》能夠被讀者看見。——郭育植(選書人)好評推薦所有孩童,都渴望被「看見」。即使在他們長大,走過青春期、成年,甚至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之後,這個需求也不會隨著年紀而遞減。――吳曉樂(作家)結局雖然不是傑克斯一開始期望的,但結尾收得非常圓滿,儘管苦樂參半,仍令人心滿意足。獨一無二的動人故事,推薦!――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充滿精彩的比喻、意象,以及優美的措辭,請準備好面紙,結局苦樂交織。――美國《出版人週刊》重點書評既幽默有趣也十分哲學,會是個特別的閱讀經驗,讓年輕讀者思考關於愛、失去,以及人生。――美國《書單》雜誌書評不管你幾歲,讀完心都會融化,腦子開始思考,嘴角微微上揚。這本書教會我「想像」和「真實」之間的分野很模糊――或許,根本沒有界限。――兒童閱讀網站(kidsreads.com)作品賞析幻想朋友:我們送給自己的珍寶吳曉樂(作家)電影《腦筋急轉彎》裡,主角萊莉的幻想朋友叫做小彬彬(Bing Bong),小彬彬是貓、糖果、大象、棉花糖和海豚的組合體。而在本書中,幻想朋友他的鼎鼎大名是:傑克斯・帕皮爾。傑克斯・帕皮爾跟小彬彬不同,他不只是芙樂的幻想朋友,他還陪伴過皮耶、莫拉和伯納。根據調查,超過半數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都曾經創造出一位幻想朋友,由此可知,芙樂並不孤單,因為她就像世界上多數的小孩(以及書裡面的孩子)一般,她擁有幻想朋友,以及,也像世界上多數小孩一樣,芙樂很享受與幻想朋友一起共處的時光。多數心理學的研究,都很支持一個論點:幻想朋友本身的存在,是自身需求的再現。故事的第一章〈所有人都討厭傑克斯・帕皮爾〉,背後就透露出芙樂小小的願望:芙樂非常希望有人喜歡她。於是,整本書乍看之下是傑克斯・帕皮爾的華麗大冒險,但讀者們真正被邀請進入的,是不同小孩們內心的奇幻世界。幻想朋友的名字、外表,以及脾氣,都象徵了小孩子們內心深處的渴望。傑克斯・帕皮爾一路走來,關於「存在與真實」的一連串精彩辯證,實則是孩童們對於整個世界所譜寫的一百萬個為什麼。好比說,我真的存在嗎?我們都曾經有一些時刻,在那個瞬間我們覺得自己非常渺小,且沒有人看見。書中有一位擅長變戲法的莫里斯大爺,芙樂跟其他人介紹傑克斯・帕皮爾時,多數人在芙樂興高采烈的介紹她的幻想朋友時,多半投以訕笑的目光,或看似尊重,私底下卻不以為意。唯獨這位善良的老先生莫里斯,他告訴芙樂:「這世界是個大謎團,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而妳,芙樂,似乎是那種知道真實只存在於觀看者眼中的女孩。」莫里斯大爺點出了存在的本質,在於「被看見」,所有孩童,都渴望被看見。即使在他們長大,走過青春期、成年,甚至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之後,這個需求也不會隨著年紀而遞減。傑克斯・帕皮爾形容:「那是所有人都想要的——可以這樣被了解、看見。我說的『看見』不是指看見髮型或穿著打扮,而是『看見』我們的本質。」他以這段話解釋他與芙樂之間的關係,也是解釋我們與自己的關係。那時我們涉世未深,人情經驗亦不練達,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內心深處某一種堅實的信仰還在,我們十分固執的相信:這世界上一定有誰,可以看見我,不僅如此,他還可以看見我的本質。於是,我們創造出幻想朋友。幻想朋友,是童年時代的我們,送給自己的奇蹟。我們創造出一個對象,他永遠理解我們,永遠支持我們,即使我們不小心搞砸了考試,哪怕我們並不像是「那些完美的小孩」,他也並不因此嘲笑我們,或是據此認定我們不值得被愛。有時候,他們是世界上唯一一人,傾聽我們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像是書中的伯納,伯納對於顏色有一套特殊的見解,他認為世界上除了那些已經被人類完成定義的顏色之外,還有其他顏色,像是寂寞色、燒傷色,以及準時色。此時此刻,傑克斯・帕皮爾飛快的補充,還有悄悄話色、Z字型色,以及忽略色和隱形色。這就是幻想朋友,在我們因為做夢而飛翔時,他從不跟我們爭辯人類是否具備飛行的能力,相反的,他們源源不斷的供給上升氣流,讓我們的夢可以飛得更長、更遠。電影《腦筋急轉彎》裡,萊莉與小彬彬離別的場景,詩意中含著淡淡的酸楚。小彬彬一直在蒐集記憶,因為他盼望著,有朝一日這些回憶可以派上用場。但是,危機很快的來臨,必須有人犧牲,拯救萊莉核心記憶的任務才可以順遂執行。小彬彬決定留下,告別時,他說出自己的願望:「請替我帶萊莉上月球,好嗎?」這一幕,許多人為此在戲院裡淚流滿面。有人問說,這是不是暗示了,我們必須要把童年時的不切實際,給狠狠拋在過去,才有辦法登上月球,開展人生新的一頁?但也有人疑惑,會不會有另一個可能是,幻想朋友們一直都在,即使我們再也不記得,是否有蝴蝶曾經停在自己的鼻尖,夏日時遞來雪糕的那雙手屬於誰,或者是哭泣時誰的指尖曾經在我們的背上流連;即使我們再也想不起這些面目模糊的親友們,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不曾存在,我們只是以另一種形式去紀念他們,曾對我們投入的貢獻與愛。若此時此刻,我們可以展現出一絲的獨立與自足,我們的心總是有辦法裝填更多美好的事物,我們既能感受愛人的喜悅,也珍惜被愛的當下。對於有些人來說,那即是幻想朋友們曾經造訪的證明,我們在踏出第一步時,有人給予我們最誠摯的祝福,即使我們並不完美,即使我們有時挫敗,但他們仍像是傑克斯・帕皮爾那樣,為我們爆出宇宙間最燦爛的掌聲。

★美國《時代雜誌》年度十大童書★義大利「安徒生文學獎」最佳童書★美國獨立書商協會選書★美國《出版人週刊》當週選書★售出15國版權所有人偶爾都會覺得自己是隱形的……吳曉樂〈幻想朋友:我們送給自己的珍寶〉專文推薦傑克斯‧帕皮爾懷疑,世界上根本沒有人喜歡他。他舉手時,老師忽略他;體育課分組時,沒有人選他;就連爸媽都要經過提醒才會幫他在晚餐時留個位子!多虧有姊姊芙樂,她不但是傑克斯的忠實夥伴,對他的想法也瞭如指掌。不過,傑克斯後來發現了毀滅性的真相——他其實不是芙樂的弟弟,而是她幻想出來的!沒辦法接受這點的傑克斯便踏上尋找自我存在意義的旅程。理論上並不「真正」存在的人,有可能變成真實的存在嗎?這本小說從基本的設定、情節鋪陳、人物刻劃,到最容易出錯的──結尾,都沒有讓我失望,如果選書有個勾選清單的話,我應該每一格都會打勾。但是傑出的寫作並不是我喜歡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很多書都寫得很動人,也很有引進的價值,但《看得見的隱形朋友》卻多了一點古靈精怪的慧黠,以及真實的令人想哭的自我探索。我其實讀了這本書才知道幻想朋友是什麼,但立刻就能接受這個設定,並且在作者翻轉尋常設定時感到驚喜(作者讓「一直以來以為自己是人類的幻想朋友」發現自己是被想像出來的,這個前提很有意思)。除了巧妙的設定之外,作者透過主角傑克斯不停的自我詰問,逐步帶出她想討論的命題,「我是誰?」、「想像的事物就是假的嗎?」等等,而傑克斯的經歷乃至故事的結尾,也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但這正是小說迷人的地方,作者用溫暖不說教的口吻留給讀者很多想像的空間、詮釋的可能。最後,我私心的希望《看得見的隱形朋友》能夠被讀者看見。——郭育植(選書人)好評推薦所有孩童,都渴望被「看見」。即使在他們長大,走過青春期、成年,甚至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之後,這個需求也不會隨著年紀而遞減。――吳曉樂(作家)結局雖然不是傑克斯一開始期望的,但結尾收得非常圓滿,儘管苦樂參半,仍令人心滿意足。獨一無二的動人故事,推薦!――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充滿精彩的比喻、意象,以及優美的措辭,請準備好面紙,結局苦樂交織。――美國《出版人週刊》重點書評既幽默有趣也十分哲學,會是個特別的閱讀經驗,讓年輕讀者思考關於愛、失去,以及人生。――美國《書單》雜誌書評不管你幾歲,讀完心都會融化,腦子開始思考,嘴角微微上揚。這本書教會我「想像」和「真實」之間的分野很模糊――或許,根本沒有界限。――兒童閱讀網站(kidsreads.com)作品賞析幻想朋友:我們送給自己的珍寶吳曉樂(作家)電影《腦筋急轉彎》裡,主角萊莉的幻想朋友叫做小彬彬(Bing Bong),小彬彬是貓、糖果、大象、棉花糖和海豚的組合體。而在本書中,幻想朋友他的鼎鼎大名是:傑克斯・帕皮爾。傑克斯・帕皮爾跟小彬彬不同,他不只是芙樂的幻想朋友,他還陪伴過皮耶、莫拉和伯納。根據調查,超過半數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都曾經創造出一位幻想朋友,由此可知,芙樂並不孤單,因為她就像世界上多數的小孩(以及書裡面的孩子)一般,她擁有幻想朋友,以及,也像世界上多數小孩一樣,芙樂很享受與幻想朋友一起共處的時光。多數心理學的研究,都很支持一個論點:幻想朋友本身的存在,是自身需求的再現。故事的第一章〈所有人都討厭傑克斯・帕皮爾〉,背後就透露出芙樂小小的願望:芙樂非常希望有人喜歡她。於是,整本書乍看之下是傑克斯・帕皮爾的華麗大冒險,但讀者們真正被邀請進入的,是不同小孩們內心的奇幻世界。幻想朋友的名字、外表,以及脾氣,都象徵了小孩子們內心深處的渴望。傑克斯・帕皮爾一路走來,關於「存在與真實」的一連串精彩辯證,實則是孩童們對於整個世界所譜寫的一百萬個為什麼。好比說,我真的存在嗎?我們都曾經有一些時刻,在那個瞬間我們覺得自己非常渺小,且沒有人看見。書中有一位擅長變戲法的莫里斯大爺,芙樂跟其他人介紹傑克斯・帕皮爾時,多數人在芙樂興高采烈的介紹她的幻想朋友時,多半投以訕笑的目光,或看似尊重,私底下卻不以為意。唯獨這位善良的老先生莫里斯,他告訴芙樂:「這世界是個大謎團,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而妳,芙樂,似乎是那種知道真實只存在於觀看者眼中的女孩。」莫里斯大爺點出了存在的本質,在於「被看見」,所有孩童,都渴望被看見。即使在他們長大,走過青春期、成年,甚至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之後,這個需求也不會隨著年紀而遞減。傑克斯・帕皮爾形容:「那是所有人都想要的——可以這樣被了解、看見。我說的『看見』不是指看見髮型或穿著打扮,而是『看見』我們的本質。」他以這段話解釋他與芙樂之間的關係,也是解釋我們與自己的關係。那時我們涉世未深,人情經驗亦不練達,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內心深處某一種堅實的信仰還在,我們十分固執的相信:這世界上一定有誰,可以看見我,不僅如此,他還可以看見我的本質。於是,我們創造出幻想朋友。幻想朋友,是童年時代的我們,送給自己的奇蹟。我們創造出一個對象,他永遠理解我們,永遠支持我們,即使我們不小心搞砸了考試,哪怕我們並不像是「那些完美的小孩」,他也並不因此嘲笑我們,或是據此認定我們不值得被愛。有時候,他們是世界上唯一一人,傾聽我們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像是書中的伯納,伯納對於顏色有一套特殊的見解,他認為世界上除了那些已經被人類完成定義的顏色之外,還有其他顏色,像是寂寞色、燒傷色,以及準時色。此時此刻,傑克斯・帕皮爾飛快的補充,還有悄悄話色、Z字型色,以及忽略色和隱形色。這就是幻想朋友,在我們因為做夢而飛翔時,他從不跟我們爭辯人類是否具備飛行的能力,相反的,他們源源不斷的供給上升氣流,讓我們的夢可以飛得更長、更遠。電影《腦筋急轉彎》裡,萊莉與小彬彬離別的場景,詩意中含著淡淡的酸楚。小彬彬一直在蒐集記憶,因為他盼望著,有朝一日這些回憶可以派上用場。但是,危機很快的來臨,必須有人犧牲,拯救萊莉核心記憶的任務才可以順遂執行。小彬彬決定留下,告別時,他說出自己的願望:「請替我帶萊莉上月球,好嗎?」這一幕,許多人為此在戲院裡淚流滿面。有人問說,這是不是暗示了,我們必須要把童年時的不切實際,給狠狠拋在過去,才有辦法登上月球,開展人生新的一頁?但也有人疑惑,會不會有另一個可能是,幻想朋友們一直都在,即使我們再也不記得,是否有蝴蝶曾經停在自己的鼻尖,夏日時遞來雪糕的那雙手屬於誰,或者是哭泣時誰的指尖曾經在我們的背上流連;即使我們再也想不起這些面目模糊的親友們,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不曾存在,我們只是以另一種形式去紀念他們,曾對我們投入的貢獻與愛。若此時此刻,我們可以展現出一絲的獨立與自足,我們的心總是有辦法裝填更多美好的事物,我們既能感受愛人的喜悅,也珍惜被愛的當下。對於有些人來說,那即是幻想朋友們曾經造訪的證明,我們在踏出第一步時,有人給予我們最誠摯的祝福,即使我們並不完美,即使我們有時挫敗,但他們仍像是傑克斯・帕皮爾那樣,為我們爆出宇宙間最燦爛的掌聲。 蜜雪兒.庫瓦斯畢業於威廉士學院、維吉尼亞大學創意寫作藝術碩士,目前定居美國麻州,專職寫作1982年出生於美國麻州的伯克夏郡,畢業於威廉士學院、維吉尼亞大學創意寫作藝術碩士,在學期間獲得亨利‧霍因斯獎學金。她平常喜歡塗鴉、畫水彩,以及賞鳥。最喜歡的書有《絨毛兔》、《愛心樹》、《夏綠蒂的網》、《小王子》、《梅崗城故事》,以及謝爾.希爾弗斯坦等人的詩集。目前仍住在出生地,專職寫作。如果一定要選一個作家以外的職業,她想當古生物學者。想了解更多,請上://www.michellecuevas.com/ 目錄第一章所有人都討厭傑克斯‧帕皮爾第二章邪惡的臘腸狗法蘭索瓦第三章帕皮爾家的手偶第四章不,我說真的。所有人都討厭傑克斯‧帕皮爾。第五章我們的地圖第六章莫里斯大爺第七章目瞪口呆第八章真正的了解第九章可笑的ㄎ第十章我和我(新認識)的死黨第十一章小清單:死黨可能具備的特質第十二章大龍鯡魚第十三章穿溜冰鞋的牛仔女孩第十四章狗吠、蟋蟀叫、鳥兒唱第十五章跳舞的灰塵第十六章所有人都討厭傑克斯‧帕皮爾(老樣子)第十七章大浪就要來了第十八章傑克斯‧帕皮爾在本章面臨存在困境第十九章鍋子、平底鍋,以及我們愚蠢人生的每一刻第二十章美人魚和馬第二十一章可憐先生第二十二章臭襪子那短而難聞的故事第二十三章邀請第二十四章幻想朋友匿名會第二十五章月光第二十六章嚇人鬼第二十七章我的地圖第二十八章我,傑克斯‧帕皮爾獲得自由後的待辦事項清單第二十九章飆靴子的牛仔第三十章小玩意兒第三十一章啟航第三十二章黑暗第三十三章自由?第三十四章笨笨盜賊團第三十五章我不幹了!第三十六章重新派遣表第三十七章重新派遣辦公室第三十八章我最討厭的東西第三十九章莫拉+狗 永遠第四十章傑克斯‧帕皮爾的肖像畫第四十一章幻想緊急狀況第四十二章揉肚子和螢火蟲第四十三章狗吃做了我的作業第四十四章史上最棒的狗第四十五章我將會懷念的事物第四十六章嚇呆的草原土撥鼠第四十七章荒色第四十八章沒字第四十九章龍蝦出擊第五十章小蝴蝶麵第五十一章你剛剛就在了嗎?第五十二章小伯納寶貝說出第一個通順的句子第五十三章隱藏的面貌第五十四章一片絨毛上的世界第五十五章天啊,死定了!第五十六章神奇伯納第五十七章還有他的好助手第五十八章八千億顆新星第五十九章鰓和翅膀和綠色鱗片第六十章歡迎回家,傑克斯‧帕皮爾 第一章所有人都討厭傑克斯‧帕皮爾  是的,全世界注意了,我正在寫我的回憶錄。我把第一章的章名訂得很直接:  所有人都討厭傑克斯‧帕皮爾我認為這算是個詩意的形容,一語道破我在這八年的人生中所經歷的大風大浪。第二章很快就要開始了,所以我在此承認:事實上,第一章的章名誇大了,就跟我的臘腸狗法蘭索瓦一樣「垮」。「所有人」是誇張的說法,其實有三個例外:  我媽。  我爸。  我的雙胞胎姊姊,芙樂。  如果你夠細心,就會發現我沒把臘腸狗法蘭索瓦列進這份清單。第二章邪惡的臘腸狗法蘭索瓦  男孩和狗,很可能是所有經典搭檔組合中最經典的了。  就像花生醬和果凍。  左腳和右腳。  鹽巴和胡椒。  不過——  我和法蘭索瓦的關係比較接近徒手挖花生醬挖得滿臉都是,或是左腳踏進捕獸夾,還是鹽巴撒在傷口上。你能想像那種畫面。  倘若考量事情的真相,我們的不合並非全是法蘭索瓦造成的,牠的狗生路相當不好走。首先,我認為造狗的人當時心不在焉,才會把法蘭索瓦的肥肥短腿接到香蕉形狀的身體上。如果我們人類無論何時外出散個步,肚子都一直在地上拖來拖去,脾氣大概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吧。  我們把還是幼犬的法蘭索瓦帶回家那天,牠聞了聞我的雙胞胎姊姊後咧嘴而笑。但牠聞完我後卻開始吠叫──這狀況持續了八年,只要我在那討人厭的鼻子嗅覺範圍內,牠就不肯停止吠叫。第三章帕皮爾家的手偶  「帕皮爾」這個姓氏的確是來自法文的「紙」(papier),不過我家既不造紙也不賣紙,都沒有。我家靠幻想吃飯。  「真的有那麼多人需要手偶嗎?」芙樂問我們的爸爸。老實說,對於爸媽經營的手偶店,我也經常有跟她一樣的疑惑。  「親愛的寶貝,」我們的爸爸說:「我認為真正該問的是:『有誰不需要手偶?』」  「花店老闆。」芙樂回答:「音樂家、廚師、新聞主播……」  「喔,喂喂,」爸爸說:「我就是花店老闆。有人說對植物說話可以讓它們生長得更好,而現在有手偶和我聊天,我們的花可欣欣向榮了。」他轉了個身。「哎呀,看看我,我是鋼琴家,雙手各套一隻手偶,現在就不只兩隻手了,而有四隻呢!我是廚師,沒有隔熱手套,但可以拿手偶來假裝一下。喔,看看我,我是新聞主播,以前都一個人播報新聞,但現在有手偶陪我耍嘴皮子了。」  「好吧。」芙樂說:「孤單、沒有聊天對象的人需要手偶。幸好傑克斯和我有彼此的陪伴,現在我們要出去玩了。」  我微笑,向爸爸揮揮手,然後跟著芙樂走出門。門上的鈴鐺響了,我們脫離眾多手偶的冰冷視線,迎向在雲朵後方對我們眨著眼的午後陽光。第四章不,我說真的。所有人都討厭傑克斯‧帕皮爾。  學校,這種殘酷的地方是誰設想出來的?也許跟拼湊出臘腸狗的人是同一位。學校是證明所有人(真的是所有人)都討厭我的絕佳例子。請讓我舉這個星期才發生的事情來說明:  星期一,我們班玩足壘球。兩隊隊長親自挑選每一個成員,但他們來到我面前時,直接跳過我,開始比賽。我並非最後一個被選上,是根本沒份。  星期二,我是班上唯一一個知道愛達荷州首府的人。我高高舉起手,甚至像大海中的手偶揮動個不停。結果老師卻只是說:「真的嗎?沒有人知道答案嗎?沒有人?」  星期三,午餐時有個又高又壯的男生差點坐到我身上。我手忙腳亂的溜走,才勉強保住小命。  星期四,我排隊等公車,結果就在輪到我上車前,公車司機竟然當著我的面關上車門,開走了。「喔,別鬧了!」我大喊,但喊出的話都消失在廢氣中了。芙樂要公車司機停車,然後下車陪我走回家。  因此,星期五早上我求爸媽讓我待在家,我不想去上學了。他們竟然沒說不行,只是陷入沉默。第五章我們的地圖  從我有記憶開始,芙樂和我就一直在製作「我們的地圖」。上面有我們想都不用想就畫上去的地方:青蛙池塘、有最棒的螢火蟲出沒的田地、刻著我們姓名第一個字母的樹幹。  地圖上也有在我們世界裡恆久不變的地點,例如手偶店山峰、法蘭索瓦峽灣,還有爸媽巔。  還有別的地方。  最棒的地方。  只有我們才找得到的地方。  學校有個男生嘲笑芙樂的牙齒,她就哭出了一條滿是淚水的小溪;我們曾經埋下時空膠囊的地點、挖到時空膠囊的另一個地點,後來又把時空膠囊改埋到一個更棒的地方(以目前來說)。還有每年夏天會在人行道上設立一家粉筆藝廊。讓我打破攀爬紀錄的樹也在地圖上,我爬到高點後跌了下來,但我們沒告訴爸媽。另外有紅鵝、大角熊和鴕猩們閒晃跟吃草的地方,以及我藏芙樂微笑——她用眼睛微笑,而非嘴巴展現的——橡樹洞。我們在某些地方埋藏東西,在某些地方發現東西,還有一些深井裝滿祕密。  對,有一整個只有她和我看得到的世界存在著——任何好朋友之間都有這樣的世界。第六章莫里斯大爺  偶爾,我們家會在星期天去當地的兒童博物館。說是博物館,其實只有一堆吹出來的泡泡、古老的石頭,以及其他幼兒等級的玩意兒,沒別的了。但我們不是為了那些去的,我們在星期天去是因為有免費的爆米花,還能「享受」莫里斯大爺的「魔術」。莫里斯很老了,不是祖父或曾祖父那種程度的老,而是真的很老。他要是吃生日蛋糕,花在蠟燭上的錢會比蛋糕本身還多,以及記憶中的畫面都是黑白的那種老。  說到他的把戲!那是最糟糕的部分。他曾經從留聲機變出一隻鴿子,留聲機吔!他至少有一千歲了。每次和芙樂去看莫里斯表演,她都會湊近我,聽我低聲耍嘴皮子。  「莫里斯老到爆。」我輕聲說:「他的成績單上面都是象形文字。」  芙樂摀住嘴,以免傳出咯咯笑聲。  「莫里斯老到爆。」我接著說:「他出生時,死海還沒死,才剛染上咳嗽,咳不停。」  遺憾的是,在那個星期天,我們兩個人都沒注意到,莫里斯大爺早已發現我們在嘲笑他的演出。  「小女孩,」莫里斯大爺在我們面前停下腳步,手中捧著一隻陰沉的兔子。「妳在跟誰講悄悄話呀?」  「這是我弟弟。」芙樂說:「他叫傑克斯。」  「這樣啊,」莫里斯點了點頭。「那傑克斯說了什麼話這麼好笑呀?」  芙樂的臉頰變得跟她的髮色一樣紅了,尷尬的咬著下脣。  「呃,」芙樂說:「他認為你……很老。喔,還是個騙子。傑克斯說這些把戲都不是真的。」  「了解。」莫里斯說:「嗯,這世上充滿了疑心病重的人呢。」  莫里斯試圖甩動斗篷想耍帥,咻,結果傷到了背,只好虛弱的倚著枴杖走到舞臺另一頭。  「疑心病重的人當然說魔術是假的,但妳知道嗎?根本不用說任何話來反駁,只需要這個。」  莫里斯從背心口袋裡掏出一只壞掉的舊指南針,看起來就跟他一樣老。指針只會指向一個方向:持有者所在的位置。  「上來吧,小女孩,妳當我的助手。」  芙樂站起來,心不甘情不願的上臺,走到莫里斯身旁。我感到一絲絲罪惡感,希望他不會把芙樂關到箱子裡,然後拿劍刺穿。  「拿著這個。」莫里斯說,並且把指南針交給芙樂。  「我要把妳變不見。」他走向跟人差不多大的櫃子,打開門,示意芙樂進去。她照做了,莫里斯在她身後關上櫃子。  「阿拉卡贊!」莫里斯大喊。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然而,接下來莫里斯打開櫃子門時,我嚇了一大跳──芙樂不見了!觀眾席間傳出激動的竊竊私語。  「好啦,芙樂。」莫里斯呼喊:「輕敲指南針三次,妳就可以回來。」  莫里斯關上櫃子,等門後傳來三聲敲擊聲後打開門,砰!芙樂又冒出來了。  嗯,觀眾當然因此陷入瘋狂。老莫里斯鞠了個躬(也可能沒有,因為他原本就駝背,讓人很難判斷)。芙樂想要把指南針還給莫里斯,但他搖了搖頭,並且把芙樂的手蓋回指南針上。  「這世界是個大謎團。」莫里斯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而妳,芙樂,似乎是那種知道真實只存在於觀看者眼中的女孩。」第七章目瞪口呆  隔天,我聽到爸媽回到他們房間的聲響後,就開始把玩魔術秀上得到的指南針,試圖把臘腸狗法蘭索瓦變不見。我們帕皮爾家的牆壁薄得像紙一樣,因此我無意間聽到了改變我一生的對話。  「你認為,」我聽到媽媽說:「有沒有想像力太豐富這種事?」  「有可能吧。」爸爸回應。「也許我們不該在這麼多手偶的環境下養小孩,也許那些轉來轉去的眼珠和動個不停的嘴巴把她搞糊塗了。」  我聽到媽媽歎了一口氣。「我們也不該陪她演那麼久。買上下鋪是一回事,但在餐桌前多放一張椅子?多買一支牙刷?買第二套學校教科書?我想我當時以為芙樂長大後,自己就會把幻想朋友拋到腦後了。」  我大受驚嚇。  傻眼。  目瞪口呆。  我姊姊,我最親密的搭檔,她有個幻想朋友,卻從來不曾告訴我。  第八章真正的了解  喔,芙樂!  我們一起分享所有的東西:上下鋪、浴缸、香蕉船甜點……可別真的讓我依照字母排序開始舉例。有次我們甚至一起分享——請做好心理準備——一塊口香糖。原本是她在嚼,我沒得嚼,她就把口香糖一分為二,像是在分配點心版的所羅門寶藏。也許這樣很噁心,也許這就是愛。又或許,那是噁心和愛所融合成的一團黏球。  現在卻冒出這個天大的祕密?幻想朋友?  我們是那麼的親近。芙樂能夠感應我的想法,比我還早知道自己心裡在想什麼。  「早餐想吃什麼?」媽媽問。  而芙樂會大聲回答:「傑克斯要吃鬆餅,而且形狀要跟莫札特的《第40號交響曲》一樣!G小調!」  你知道最詭異的是什麼?是我真的想吃,真的。  老實說,那是所有人都想要的——可以這樣被了解、看見。我說的「看見」不是指看見髮型或穿著打扮,而是「看見」我們的本質。我們都希望能遇到一個了解真正的我們、知道我們所有的怪癖並且能體諒的人。你有沒有被誰用這種方式看見過?實實在在、真真切切的看見你心中最深處——世界上的其他人似乎都看不到的部分。  希望你有。  我就有。  我一直都有芙樂。第九章可笑的ㄎ  隔天早上醒來,我沮喪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一點點,取代憤怒和困惑的是打好的算盤。這個遊戲,我可以奉陪。  我說的遊戲可不是「皆大歡喜」或「棋盤問答」那種桌遊,雖然我都很拿手啦!我說的是芙樂玩的幻想朋友遊戲。我也準備找一個「我自己專屬」的幻想朋友,這點子太高超了。  老實說,我並不是很了解幻想朋友這個遊戲,畢竟我可是智慧型的,對副總統傳記立體書和粒子物理學著色書比較感興趣。因此我跑去圖書館,打算進行研究。  「不好意思,」我對圖書館員說:「請問你們有沒有談幻想朋友的書?那會歸類在ㄏ(幻)開頭還是ㄆ(朋)開頭?也許是ㄎ吧!因為『可笑』!我說對了嗎?還是說,我真的說對了?」  我舉起手想和圖書館員擊掌,但她繼續堆她的書,完全無視我。我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聽我說,」我想辯解:「我的狗法蘭索瓦是一頭怪獸,牠吃掉了我借回家的書。而我至今還是堅決認為,妳應該要向牠收取逾期罰款,而不是我。」  圖書館員打了個呵欠,推了推眼鏡。  「好,算了。」我不情願的說:「發明十進分類法的杜威老兄和我會想辦法找到書的,我們靠自己。」  我找了又找,最後總算在一個滿是灰塵的書架上找到有關幻想朋友的書籍,就放在談獨角獸的書和北極旅遊指南之間。幻想朋友名詞1.你欣賞、樂於共處的人,但這人並不真實存在。2.某人的幫手或心靈支柱,但只存在於某人的心中或想像中。同義詞想像朋友、幻想死黨、虛構好友、捏造的好哥兒倆、虛構的密友、幻影好友、妄想知己、不存在的摯友、幻想好兄弟(古人和阿飄愛用語)、編出來的火槍兵。反義詞存在的敵人,真實的仇敵。幻想朋友的棲息地樹林裡可見他們的身影。有時候也會出沒在放映老默片的戲院、海邊動物園、魔術道具店、帽子店、時空旅行店、造景花園、牛仔靴、城堡塔樓、彗星博物館、流浪狗收容所、美人魚池、龍的巢穴、圖書館(深處的)書架、落葉堆、鬆餅堆、小提琴的琴腹、花苞或一大群狂野的打字機之中。不過主要棲息在樹林裡。遷徙模式幻想朋友有時候必須四處漫遊、旅行,或是要流浪一大段路後,才會遇到看得見自己的人。一旦遇到了,他們通常會待下來,停留很久很久。主食雲朵漂浮沙士、月光燒烤起司。不過最愛的是星塵。幻想朋友的常見行為模式幻想朋友大多時候都蹲下來,直直盯著草叢。近一點,近一點,再近一點。就在那裡。看到了嗎?他們無時無刻不盯著某樣東西的角落和裂縫,不管那「某樣東西」究竟是什麼。他們總是非常早起或非常晚起,乘坐在信差鯨魚的背上來來去去。醒來時籠罩在由哼歌聲織成的祕密語言中;寫下羽毛的嗜好;像雲朵般改變形狀;對著月亮嚎叫;黑暗中化身為輻射夜燈;變成字母湯中的救生艇。好心腸、無私;相信無稽之談、獅蟻幼蟲、小玩意兒的價值。他們有信念。相信自己,也相信你。 ‧美國《時代雜誌》年度十大童書‧義大利「安徒生文學獎」最佳童書‧美國獨立書商協會選書‧美國《出版人週刊》當週選書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