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天使的禮物

  • Hit:157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瑞典國寶級兒童文學大師林格倫,寫給童年的深情獻禮!伴隨每一個孩子,度過充滿愛與歡笑的成長歲月!媲美《清秀佳人》的女孩成長經典,林良、幸佳慧歡樂推薦
六月坡,除了一棟紅房子,還有全世界最歡樂的笑聲六月坡的瑪蒂與莉莎,除了多得不得了的鬼點子,還有一顆充滿愛的心!
令人期待已久的聖誕節終於來臨了,可是今年六月坡的平安夜卻整個都不對勁!媽媽竟然不在場,爸爸也緊張得走來走去,就連平常鬼點子特別多的瑪蒂也無計可施,只能感嘆白白浪費了美好的聖誕假期!六月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瑪蒂和莉莎滿心期待可以收到一份棒到無法形容的「天使的禮物」,她們能不能如願呢?
瑪蒂,一個「鬼點子來得跟小豬眨眼一樣快」的女孩,腦子裡總有許多刺激的冒險點子,妹妹莉莎則是她最忠心的小跟班。這兩個淘氣、充滿正義感與同情心的姊妹,一起做了很多瘋狂又善良的傻事,也在六月坡度過一段美好又深刻的童年時光!
《淘氣瑪蒂1:屋頂上的野餐》和其續集《淘氣瑪蒂2:天使的禮物》,是瑞典國寶級兒童文學大師林格倫描寫童年最深刻的一部作品,其靈感來自她快樂的孩提時代,林格倫曾說:「我的童年記憶裡處處是花,在大自然懷抱下,毫無拘束,盡情放縱的玩!」書中的主角更真有其人,她是林格倫小時候最好的朋友,一個也叫作瑪蒂的小朋友。書中真實反映出兒童天真直率、對世界有無限好奇的的特質,並貼切描寫孩子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瑪蒂和妹妹莉莎天真、善良、活潑的鮮明形象,至今仍深植人心,帶領世界大小讀者,重溫無憂無慮的快樂童年時光。林格筆下宛如田園牧歌般的鄉間景緻,更滋養撫慰了無數讀者的心靈,讓人在大自然中,重拾生命最純真的喜悅。
本書重點
★ 全球出書總銷量破億的瑞典國寶級兒童文學大師林格倫經典鉅獻
★ 源於作家親身經驗,林格倫描寫童年最寫實、深刻的一部作品
★ 被翻拍為電影和電視影集,北歐家喻戶曉的經典角色
★ 媲美《清秀佳人》,每個小孩必看的成長故事
★ 兒童文學大師林良、兒童文學專家幸佳慧 歡樂推薦

瑞典國寶級兒童文學大師林格倫,寫給童年的深情獻禮!伴隨每一個孩子,度過充滿愛與歡笑的成長歲月!媲美《清秀佳人》的女孩成長經典,林良、幸佳慧歡樂推薦
六月坡,除了一棟紅房子,還有全世界最歡樂的笑聲六月坡的瑪蒂與莉莎,除了多得不得了的鬼點子,還有一顆充滿愛的心!
令人期待已久的聖誕節終於來臨了,可是今年六月坡的平安夜卻整個都不對勁!媽媽竟然不在場,爸爸也緊張得走來走去,就連平常鬼點子特別多的瑪蒂也無計可施,只能感嘆白白浪費了美好的聖誕假期!六月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瑪蒂和莉莎滿心期待可以收到一份棒到無法形容的「天使的禮物」,她們能不能如願呢?
瑪蒂,一個「鬼點子來得跟小豬眨眼一樣快」的女孩,腦子裡總有許多刺激的冒險點子,妹妹莉莎則是她最忠心的小跟班。這兩個淘氣、充滿正義感與同情心的姊妹,一起做了很多瘋狂又善良的傻事,也在六月坡度過一段美好又深刻的童年時光!
《淘氣瑪蒂1:屋頂上的野餐》和其續集《淘氣瑪蒂2:天使的禮物》,是瑞典國寶級兒童文學大師林格倫描寫童年最深刻的一部作品,其靈感來自她快樂的孩提時代,林格倫曾說:「我的童年記憶裡處處是花,在大自然懷抱下,毫無拘束,盡情放縱的玩!」書中的主角更真有其人,她是林格倫小時候最好的朋友,一個也叫作瑪蒂的小朋友。書中真實反映出兒童天真直率、對世界有無限好奇的的特質,並貼切描寫孩子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瑪蒂和妹妹莉莎天真、善良、活潑的鮮明形象,至今仍深植人心,帶領世界大小讀者,重溫無憂無慮的快樂童年時光。林格筆下宛如田園牧歌般的鄉間景緻,更滋養撫慰了無數讀者的心靈,讓人在大自然中,重拾生命最純真的喜悅。
本書重點
★ 全球出書總銷量破億的瑞典國寶級兒童文學大師林格倫經典鉅獻
★ 源於作家親身經驗,林格倫描寫童年最寫實、深刻的一部作品
★ 被翻拍為電影和電視影集,北歐家喻戶曉的經典角色
★ 媲美《清秀佳人》,每個小孩必看的成長故事
★ 兒童文學大師林良、兒童文學專家幸佳慧 歡樂推薦 阿思緹.林格倫(Astrid Lindgren, 1907—2002)
瑞典童書作家,曾撰寫數十部繪本與兒童小說,1940年代出版的【長襪皮皮】系列廣受喜愛。林格倫獲獎無數,包括國際安徒生獎、德國書商和平獎、瑞典國家文學獎、德國青少年文學獎……等,其作品除了翻譯成數十種語言之外,也改編成電影、電視節目與戲劇。她相當關懷社會,強調人道精神。2002年逝世後,瑞典政府以她的名字成立兒童文學大獎,一方面紀念這位舉世聞名的國寶級作家,同時提供高額獎金,鼓勵創作,備受國際矚目。
繪者簡介 伊蓉.威克蘭(Ilon Wikland)
1930年出生於愛沙尼亞,14歲移居瑞典,現居斯德哥爾摩。威克蘭畫風多元細膩,於1954年開始為林格倫的《米歐王子》作畫,之後幾乎所有林格倫作品的插畫,都出自她的畫筆。
譯者簡介陳靜芳(Jamie Chen)
國立中山大學外文研究所碩士。譯有時報開卷好書《鯨騎士》、史蒂芬.金《桃樂絲的秘密》、美國舞蹈家鄧肯女士自傳《舞者之歌—鄧肯回憶錄》、《未完成的肖像—在賈克梅第的巴黎畫室》、麥可.康納利《詩人》和《黑暗回聲》、哈尼夫.庫雷西《全日午夜》和《蓋布瑞的禮物》,以及譯自瑞典文的林格倫著作:【屋頂上的小飛人】系列、【大偵探卡萊】系列、《米歐王子》和《陽光草地》等書。現居瑞典。 讓孩子盡情在有意義的玩樂中成長吧!文/兒童文學工作者  幸佳慧
你們或許很難相信,瑞典因為有了林格倫這樣的作家,整個國家把「玩」當成孩子成長與學習最重要的事情。我想,任何孩子——任何還沒被一堆擔心東擔心西的成人嚇壞的孩子——聽到這個一定很想移民到瑞典去吧?!別說孩子了,一直到現在,我都很想旅居瑞典去深度體驗這樣的教養文化與生活觀,因為在我讀過林格倫的作品並到過瑞典這個國度後,我知道我的人生著實少了這塊,並成為無法彌補的遺憾。所以,我跟出版社努力想要從推廣林格倫的作品做起,試著減少還在我們社會發生的遺憾。
林格倫一共寫了兩本《瑪蒂》的書,時間環繞在瑪蒂上國小一年級的一年期間。這個年紀的孩子有個特別的意涵:這個時間是他們從備受照料的家庭生活,要走上社會體制化生活的第一步路。林格倫曾說瑪蒂這個小女生的角色設定,是源自她小時候最好的玩伴。不過,因為瑪蒂外向又淘氣、「動腦筋的速度像小豬眨眼一樣快」與喜好打抱不平的個性,讓人直覺認為林格倫是在寫她自己。我倒是相信,故事裡面很多的創意、遊戲,以及瑪蒂善良清澈的心思,的確是來自林格倫自身的體驗與特質。
怎麼說呢?
林格倫自己是一個在農莊裡無憂無慮快樂玩樂中長大的孩子,她說過「在一定的安全與道德規範內,對孩子發展身心靈與想像力最好的法門,不外是讓他們自由自在的玩樂」。因此,在自由自在歡樂的表層下面,林格倫早已鋪好一層敦厚正義的社會價值觀,牢牢的支撐在那裡了。儘管瑪蒂是個成天找樂子、受盡呵護的幸運兒,但是透過這個角色跟她的家庭結構,林格倫也以同等份量的力道,在傳達她個人對於兒童與社會的種種哲學與價值觀。
一個孩子,從無拘無束的生活進入處處規範的學校生活,當然會產生不適應,於是一開始她「扯謊」——創造出一個理查的虛構角色——來幫自己在學校的狀況脫罪,但她這種「編故事」的功夫,其實是在處理孩子與成人之間的張力與她自己要被制度化的各種壓力。看待瑪蒂或皮皮(林格倫另一個受歡迎的角色)這類角色的塑形,不該在於她們編故事/說謊的行徑,而是透過她們看到作者如何論述兒童這些行為背後的結構因素。讀者應該看到的,是瑪蒂在被學校體制化的過程中,如何展現她不輕易服從簡要或媚俗的法則,這才是這些角色在歐洲倍受歡迎與肯定的原因所在。況且,仔細聽那些孩子「編故事」的內容,其實也是作者在歌頌兒童創造力的另一種表現。
所以,瑪蒂雖然常跟另一位個性卻強勢的同學米亞打架,卻也是班上唯一跟來自弱勢家庭的米亞成為好朋友的人;她也常為那些窮人的孤苦無依而愁苦哭泣;她更是會將搭乘飛機的珍貴機會讓給沒有童年而提早擔當家計的亞柏,因為亞柏一直夢想成為飛行員;她也會把自己意外獲得的大部分彩卷獎金拿去跟醫生贖回尼爾森伯母死後的屍體,還把剩下的獎金再平分給家裡的傭人愛瑪。也就是說,林格倫透過這些小角色,除了盡力傳達一個健康快樂童年該有的元素外,也在鞭笞成人社會的毛病,例如在尼爾森伯父、市長夫人、學校主任等人的失職怠惰、獨享特權、市儈虛偽等問題,林格倫就透過瑪蒂這個野丫頭,建構了她追求公平正義、不獨尊富貴權勢的社會價值觀。
以上這些故事情節裡的角色特質、對比衝突、寓意意涵都是很值得教養者提出來跟享受閱讀樂趣之後的孩子們討論的。雖說不少兒童文學作家寫故事,也是為了這個目的,但是能做到像林格倫這麼極致,讓孩子玩得極富創意、暢快瘋狂卻又有所分寸,諷刺成人社會如此犀利卻又充滿幽默感和同理心的作家,在這世界上,到目前為止,我還真的讀不到第二個。 推薦文1. 瑪蒂的新涼鞋2. 什麼是窮困無助?3. 媽媽的慶生會4. 紅頭髮米亞5. 夏日的除蝨大會 6. 危險的六月坡7. 最美的舞會皇后8. 我的兒子飛行男爵9. 天使的禮物10. 多燦爛的五月驕陽 什麼是窮困無助?
爸爸和瑪蒂談過金錢這件事。他說有些人有錢,有些人沒有錢。有些人很窮,窮到無法讓孩子三餐溫飽。很多人過著這樣窮困的生活,有些人會寫信到報社求他幫忙。
有時候瑪蒂放學後,會去報社和爸爸打聲招呼,爸爸就坐在辦公室裡,桌上有一堆正在寫的稿子、膠水罐、筆和剪刀等。有一次,她無意中看到一封放在桌上的信,信上寫的盡是疾病和令人難過的事,好悲慘的一封信啊!信的結尾還寫著:
「在窮困無助之際,寫於悲傷與絕望之時。」
瑪蒂看了不太明白,可是她覺得聽起來好哀傷。
「窮困無助是什麼意思呢?」她問爸爸。爸爸解釋說:「如果人真的很貧窮,那就像是手腳被捆綁住一樣,無法做任何事情。這時候人如果生病了或是遇到重大挫折,會變得非常無助。」
瑪蒂為窮困無助難過了好一陣子,之後偶爾還會想起來。
說到錢,愛瑪就希望自己能有多一點的錢。
「為什麼我偏偏窮得像跳蚤呢?」她說。
但是瑪蒂一點也不覺得愛瑪看起來無助,而且她還想出了可能發大財的方法。原來她去買了樂透彩券,不只是她,連瑪蒂也買了,因為她也想發大財。彩券由愛瑪負責買,而且這是個大祕密,絕對不能向別人透露,只有瑪蒂和愛瑪知道。瑪蒂拿出上回過生日時外婆給她的兩克朗。外婆說,瑪蒂想拿這筆錢買什麼東西都行,而世界上沒有比樂透彩券更棒的東西可買了。等樂透一開獎,她們可就發財囉!瑪蒂覺得這聽起來真是棒得令人無法置信。「你真的確定嗎?」她問:「你可以發誓說,這絕對是真的,否則你會遭天打雷劈嗎?」
假如事情千真萬確,就可以這麼發誓。否則害人家遭天打雷劈可就罪過了,這瑪蒂很清楚。
但愛瑪無法保證一定會贏錢。
「如果槓龜的話,可別怪我,」她說:「是你自己要玩的。」
不過至少在開獎前幾晚,瑪蒂和愛瑪坐在廚房裡夢想著怎麼花贏來的大筆彩金時,度過了非常愉快的時光。「假如我贏了頭彩,」愛瑪說:「那麼我要你在隔天早上六點叫醒我,你要答應我。而且我要你這麼說:『起床囉,愛瑪,快生火煮飯啦!』」「為什麼?」瑪蒂有些不解。「這麼一來,我就可以說:『我偏不呢!接著我翻個身又繼續睡覺啦。』」這時瑪蒂擔心了,萬一愛瑪贏了最高彩金,變成大富翁,那她可能不想繼續待在六月坡,這可就糟了。瑪蒂擔心的問她,可是愛瑪光是笑著。「小丫頭,要我硬下心腸拋棄你和莉莎,我可做不到呢!」
有一天,瑪蒂到「寧靜居」看看亞柏在忙些什麼。上回他故意害她單腳跳著走路,她的確有些氣他,可是亞柏為自己辯護。「假如你知道看著你那個樣子有多好玩的話,你就不會要我犧牲那小小的娛樂了。」而且她也沒辦法生亞柏的氣太久,她就是辦不到。不過這回生氣的人是尼爾森伯伯。瑪蒂一踏進廚房,馬上注意到他們正在吵架,而且一如往常是為了錢。「如果我們付不出錢來,那麼櫃子就留不住了,這你知道吧!」尼爾森伯母說。「好啦,好啦,好啦,我聽見了。你以為我聾了不成?」沒多久,瑪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我們的貸款又得付錢了。」亞柏一說,瑪蒂就明白了。事情是這樣的,很久很久以前,尼爾森伯伯買下「寧靜居」的時候,向工廠老闆林德借了一筆錢,條件是每個月要給林德兩百克朗。「可是你也知道我老爸的個性。」亞柏說。現在林德已經把話說絕了,他表示會在今天晚上過來拿他的兩百克朗,假如沒有拿到錢,那麼就得進行「債務追收程序及財產扣押」。瑪蒂從來沒聽過這可怕的名詞,它的意思是,由於尼爾森伯伯沒有兩百克朗,對方可以拿他的櫃子抵錢。也難怪尼爾森伯伯會生氣了,因為那個櫃子是他最珍貴的財產,也是整棟屋子裡最精緻的家具。那是亞柏的祖母的外婆的傳家之寶,尼爾森家祖傳的麻花麵包卷食譜就是她發明的。「這都該怪你自己,」尼爾森伯母說:「如果你不去『喜來酒館』和那些狐群狗黨喝酒砸錢的話,我們今天就不會窮得慘兮兮。」「喜來酒館」是尼爾森伯伯三不五時光顧的小酒館,瑪蒂聽伊達說過。可是尼爾森伯母不該那麼說的,因為呢,假如尼爾森伯伯剛才算是生氣的話,那現在更是怒不可抑了。「我怎麼會娶了這個母夜叉呢!」他拍著額頭說。尼爾森伯母坐在廚房沙發上看報紙,他瞪著她,彷彿她是毒蛇猛獸。「難道真的沒有一個傻瓜願意娶你,所以你只好跑來嫁給我嗎?」他問。「有,有一個。」尼爾森伯母冷靜的說。「那你為什麼不嫁給那個人呢?」尼爾森伯伯氣得全身發抖。這時尼爾森伯母笑了,「我的確嫁給他啦!」她的意思是,尼爾森伯伯自己就是那個傻瓜,他可不想聽這種話。「我可是這個家的戶長,誰都不許叫我傻瓜。」他咆哮著。他穿上大衣和帽子,準備要出門了。瑪蒂覺得這樣最好,因為她很怕看到大人吵架。「你要上哪兒去?」尼爾森伯母問。尼爾森伯伯恨恨的瞪著她。「我要跟你說幾次,聰明的太太不會問先生這種問題!」「是喲,」尼爾森伯母說:「不過你還是可以幫我問候你那些在『喜來酒館』的狐群狗黨!」假如不是有亞柏冷靜的站在那兒揉麵糰的話,瑪蒂可能會更害怕吧。他顯然不在乎尼爾森伯伯生氣,而且這時候他已經揉好麵糰,他也有話要說了。「老爸,聰明的男人會和太太大吼大吵嗎?他會那麼做嗎?」瑪蒂覺得亞柏真勇敢。原本尼爾森伯伯已經來到門口,手抓著門把,這時他轉身看著亞柏,悲傷的搖搖頭。「我的兒子,聰明的男人不會娶妻的,學著點吧,趁現在還來得及。」「可憐的老爸,你真的是大傻瓜。」亞柏說。然後尼爾森伯伯就出門了。尼爾森伯母很難過,可是她依然替尼爾森伯伯說話,她一向如此。「他真可憐。畢竟那櫃子可是我們屋裡最美好的東西,所以他才會對我發脾氣。」「才不呢,」亞柏說:「老媽,我們屋子裡最美好的是你才對。雖然說有時候你也是個大傻瓜。」「是啊,我的確是個傻瓜,」尼爾森伯母說:「而且又懶惰,」她想了想又加上這句,「但說不定沒有你老爸那麼懶就是了。」接著她又繼續看報紙,那是瑪蒂爸爸送給她的,她仔仔細細看了報紙上的每一個字。「瑪蒂,你有個聰明的爸爸,」她說:「而且他竟然能夠了解窮人的處境。」接著她只專心看著報紙,沒有再說半句話。她肯定在報上看到特別有趣的文章了。瑪蒂和亞柏去看放在房間裡的那個櫃子,真是精緻又光亮,上面還鑲了大理石片。「永別了。」亞柏說,他的語氣聽起來不太開心。接著他帶瑪蒂到屋外看兔子,他把兔子關在柴房外的籠子裡。一共有兩隻兔子,亞柏把牠們取名為「老爸」和「老媽」。棕色那隻是「老爸」,「老媽」則是灰色的。牠們很快就要生小寶寶了,瑪蒂覺得很開心。「不過說來奇怪,」亞柏說:「要生小孩的竟然是『老爸』,而不是『老媽』。你跟你爸爸講,他可以在報紙上刊一篇精采的文章,用『亞柏.尼爾森家的自界奇觀』當做標題。」瑪蒂不禁懷疑他是否把兔子的性別搞錯了,說不定他應該把牠們的名字掉換,把「老爸」改為「老媽」、把「老媽」改為「老爸」才對。可是亞柏才不這麼想。「既然我已經幫他們取好名字,就不可以亂改。假如你的老爸忽然把你叫做卡爾.佛列德,你做何感想?」瑪蒂贊同他的說法,忽然被改名的確不好受。她幫亞柏抓了一大把的蒲公英給「老爸」和「老媽」。當他們正忙的時候,尼爾森伯母出來了,而且穿戴得非常漂亮。「我去城裡一下子。」她對亞柏喊著,接著就穿過「寧靜居」的院子離去了。亞柏望著她的背影好久。「希望她不是打算去帶老爸回家,否則他今晚會把這房子拆了。」瑪蒂又開始想著那櫃子,然後小心翼翼的問亞柏,家裡的櫃子被人搬走,他會不會難過?她不希望亞柏為任何事情感到難過。「哎呀,多一個櫃子少一個櫃子,」亞柏說:「差不了多少啦。」接著他坐在蹺蹺板上,想起了他祖母的外婆,她住在爵爺宅邸,擁有上百個櫃子呢。據亞柏說,世界上沒有比她更富有的女士了。她的每隻手指上都有鑽石戒指,當她忙著做麻花麵包卷時,有時候會有幾顆鑽石掉進麵糰裡。「你也曉得麵糰黏糊糊的嘛。」他向瑪蒂解釋。「一些老太太吃她做的麵包卷時,假牙咬得喀啦喀啦響,鑽石就這麼從她們的嘴角噴出來。當她們把鑽石還回來時,祖母的外婆倒也不小氣,她說:『鑽石你們留著吧!我既然把鑽石放進麵糰裡,就沒打算要回來了。而且我這兒鑽石多得像是海裡的沙呢。』她說!」瑪蒂和亞柏在一起時,總覺得時間過得好快。這會兒尼爾森伯母回來了,她並沒有帶尼爾森伯伯回家,不過她懷裡抱著兩個大袋子。瑪蒂和亞柏跟在她後面進了廚房,這下子他們可好奇了。但尼爾森伯母卻把他們趕離開廚房。「我想一個人待在這兒,我打算張羅點飯菜。我們已經吃了太久的大麥粥和鹹鯡魚,是該換點口味的時候了。」「你哪來的錢?」亞柏問。「這不關你的事。」尼爾森伯母說。她看起來很滿意的樣子,而且她問瑪蒂想不想留在「寧靜居」吃晚餐。「你回家問看看大人同不同意。」她說。瑪蒂真是再樂意不過了,她幾乎不曾在亞柏家用餐,媽媽可得明白這是千載難逢的良機,但媽媽從來不認為瑪蒂應該常待在「寧靜居」。媽媽並沒有說不行。她只是幫瑪蒂梳頭,給她一件乾淨的罩裙,並且耳提面命一番,要她守規矩有禮貌。瑪蒂又開心又期待的跑來,在「寧靜居」院子口和尼爾森伯伯撞了個滿懷。他回家了,和他剛才出門時一樣清醒沒有酒醉,也一樣心情鬱悶,至少瑪蒂看不出有任何差別。「生命是一場戰鬥,」他說:「小瑪蒂,人哪很無情的。不管我再怎麼苦苦哀求,鎮上沒有一個人願意借兩百克朗給我這個窮光蛋。」他牽起瑪蒂的手,一起走進廚房。尼爾森伯母站在廚房爐子前忙著煮菜,燉鍋和煎鍋的鏗鏘聲此起彼落。這會兒她友善的朝尼爾森伯伯點頭。「你回來了真好,我們正要吃飯呢。」沒多久,好菜上桌了!瑪蒂從來沒見過這屋子裡出現過如此豐盛的大餐。有小牛排佐鮮奶油醬、蘑菇蛋餅、特級馬鈴薯、醃黃瓜、好幾種不同的乳酪、啤酒、甜飲料,甚至還有為尼爾森伯伯準備的一小杯烈酒呢。尼爾森伯伯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切。「難道你瘋了嗎?」他問尼爾森伯母。尼爾森伯伯眼睛發亮的看著整桌菜,這會兒他肚子可餓了。瑪蒂也一樣,亞柏幫她拿了蛋餅和小牛排,他這麼做的時候,非常開心得意呢。「我祖母的外婆家幾乎每天都吃這麼豐盛的菜呢。」他向瑪蒂解釋。這場盛宴真是愉快有趣極了,大家似乎並沒有想到櫃子或是即將前來破壞這片歡樂情景的林德。等大夥兒都吃飽了,尼爾森伯母說:「尼爾森,把你的盤子給我!」尼爾森伯伯拿起餐盤遞給她。接著她把某樣東西放在餐盤上,那是兩張一百克朗紙鈔,尼爾森伯伯看到錢時,不可置信的倒吸一口氣。「我的老天哪,你從哪兒借來這些錢?」「不是借來的。」尼爾森伯母說。這時他嚴厲的看著她。「你的意思是你偷來的?」他問這話真是太愚蠢了,尼爾森伯母根本懶得回答他。可是尼爾森伯伯繼續追問。他一定要知道錢是從哪兒來的,最後尼爾森伯母說:「我把我自己賣給貝里倫德醫生了。」尼爾森伯伯一聽,沉默許久,接著開始咆哮:「我就知道你已經瘋了!」這時尼爾森伯母開始解釋。她拿出報紙,指著報上清楚印著的文章。「如果斯德哥爾摩的人可以這麼做,我也可以!」她說。接著她讓在場所有人知道斯德哥爾摩人究竟是怎麼做的。窮人會去醫院找醫生,把自己的身體賣給醫生解剖,當然不是在人還活著的時候,這麼一來就可以趁著在世的時候享用好幾百克朗呢。之後醫生可取得遺體進行解剖,因為醫生們必須仔細觀察人體內部構造,這樣他們才知道該如何為生病的人動手術。「也就是說,我做了一件善事呢,」尼爾森伯母說:「而且最後我還可以知道,我的肚子老是翻攪個不停,偶爾痛得要命,究竟是什麼原因了。」尼爾森伯伯一聽也開始明白,尼爾森伯母想出的點子多麼聰明絕妙。「你拿到多少錢?」他問。「兩百五十克朗呢!這麼一來我還有多餘的錢可以買肉排和其他東西,而且買完之後還剩下好幾張十克朗紙鈔呢。」「兩百五十克朗,我的老天爺,」尼爾森伯伯說:「我絕對不會為了個死掉的老太婆付這麼大一筆錢呢。」可是接著,他拍拍尼爾森伯母的臉頰。「不過如果是為了你,我當然就會啦,」他說:「你可值好幾百萬呢。」即使尼爾森伯母真的值好幾百萬,她已經很滿意所拿到的錢了。「我這身又老又醜又笨重的臭皮囊,有這價格已經不錯了。而且,嚴格說來這身體已經不算是我的了。」尼爾森伯伯現在可喜歡她了,而且他高興雀躍極了。他們並肩坐在廚房沙發上,他擁著她,為她歌唱:
正如同小鴿子晚上飛呀飛,飛回溫暖的窩裡歇息,我也尋尋覓覓,我心的撫慰、我的百合呀,找到了你,我停泊的港灣。找到了你,我停泊的港灣。
亞柏打開留聲機,播放「來吧,雅朵芬娜」,這時尼爾森伯伯邀請尼爾森伯母跳舞,他和她舞得飛快急促,害她不慎撞上了門柱。「尼爾森,你動作優雅一點嘛,」這時尼爾森伯母說:「否則我可能得提早到貝里倫德那兒報到了。」瑪蒂坐在沙發一角看著眼前的一切,她真希望自己不在場,這麼一來她就不必看著尼爾森伯母。剛才發生的事實在太糟糕了,難道除了瑪蒂之外,其他人都不明白嗎?想到有一天尼爾森伯母會死掉,她就覺得心情好糟糕,而且到時候貝里倫德伯伯會解剖她的遺體,看看她體內的構造,這更是讓她的心情壞上一百倍。尼爾森伯母嘴上經常掛著一句話:「可憐的窮人唯一能夠期待的,就是能有個風風光光的葬禮。」這下子她連葬禮都沒有了,瑪蒂心裡好難過。當她得知金錢來源時,真想把剛才吃下的小牛排和所有食物全吐出來。可憐的尼爾森伯母,她肯定是出於窮困無助,才會做出這種交易吧!可是此刻她正好開心的跳著舞,直到有人敲門。工廠老闆林德進門了,瑪蒂並不認識他,可是她一眼看出那是林德,因為他看起來就像是來討債搬東西的。「你們倒是很開心嘛!」他不悅的說。「是喲,我偶爾也要享受一下人生,和老婆轉個幾圈,」尼爾森伯伯說:「對了,不知你有何貴幹?」「你很清楚,」林德說:「而且你也知道這下子該拿財產抵押了,我猜這回還是老樣子一毛錢都拿不回來吧。」「哦,是嗎?」尼爾森伯伯說。接著他從口袋裡掏出兩張皺巴巴的一百克朗紙鈔說:「我尼爾森堂堂男子漢,你以為我連這麼點兒小錢都付不出來嗎?哈哈,看來你根本不曉得我尼爾森有多大本事呢!」林德一拿到錢,趕緊匆忙離去。不過尼爾森伯伯一路跟著他走到前廊階梯,並且再次告訴他,尼爾森堂堂男子漢有多大本事,要他牢牢記住了。接著是一片靜默。可是沒多久尼爾森伯伯大喊著:「快出來呀,你們快出來欣賞美景呀!」尼爾森伯母來到他身邊,亞柏和瑪蒂跟在後面。尼爾森伯伯指著天空說:「你們看!」他們看到了傍晚時出現於天際的晚星。那顆星星高掛在柴房上方的夜空,又大又明亮,宛如亞柏祖母的外婆的鑽石。「那是金星維納斯,」尼爾森伯伯說:「晚星的名字就叫做金星維納斯,小瑪蒂啊,你知道嗎?」不,瑪蒂並不知道。尼爾森伯母也不知道。「人可以看到星星是一回事,」尼爾森伯母說:「可是人還有辦法看得出來星星叫什麼名字,這我可就不懂了。」這時尼爾森伯伯溫柔的看著她許久,接著他說:「小糊塗蛋,你傻有傻的美呢!」後來愛瑪來接瑪蒂回家了。尼爾森伯母請愛瑪吃了一個麻花麵包卷,愛瑪欣然接受。可是當她們回家時,她卻對瑪蒂說:「天哪,我真想拿把刷子和五公斤的清潔劑,把那間廚房徹底打掃一番!有時候我晚上睡覺還夢見做了這件事呢!」瑪蒂回家時,莉莎已經躺在床上了。不過她還沒睡著,瑪蒂告訴她,當尼爾森伯母死了之後,會發生多麼糟糕又可怕的事時,瑪蒂真想知道莉莎是不是也覺得這是她這輩子聽過最可怕的事。「哎呀,她可能永遠都不會死吧。」莉莎相信。「你這呆瓜,人總有一天都要死的。」瑪蒂說。「我才不會死呢。」莉莎堅決的說。可是瑪蒂躺在床上,滿腦子光想著尼爾森伯母,偶爾發出幾聲嘆息。「你為什麼嘆氣啊?」莉莎問。「為了窮困無助而嘆氣。」瑪蒂說。可是莉莎聽了一點也不懂,而且她想睡了。
接下來幾天,瑪蒂都沒有去「寧靜居」。她不敢看到尼爾森伯母,也不願意想起那可怕的事。有天下午瑪蒂放學回家,愛瑪站在門口等她,瑪蒂遠遠的就看到愛瑪滿面春風,開心極了。「瑪蒂,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她說。「你贏了頭彩吧!」瑪蒂猜,否則愛瑪怎麼會那麼高興呢?「才沒那麼好運哩,」愛瑪說:「我沒中獎,倒是你贏了三百克朗哦。我不是早說過了嗎,肯定會贏一大筆錢呢。」「哦,」瑪蒂驚呼,而且馬上滿臉脹紅。彩金就在愛瑪的圍裙口袋裡,她要瑪蒂數數看對不對。的確沒錯,兩張一百克朗紙鈔和兩張五十克朗紙鈔,加起來正好是三百克朗。瑪蒂從來沒擁有過這麼多錢。愛瑪笑得合不攏嘴,繞在她身邊手舞足蹈,一邊說著今天真是幸運日。想想看,媽媽和爸爸要是知道了,不知會多麼高興呢,瑪蒂也這麼相信。不過她覺得愛瑪沒中獎真不公平。「這世界就是這麼一回事,」愛瑪說:「有些人是贏家,有些人是輸家,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不過愛瑪還是很高興,她這人就是這麼特別。「你可以趁著吃晚餐時,公布這件事,」她提議:「不過你可得選對時機說,免得你媽媽和爸爸喝湯時不小心嗆到了。」瑪蒂笑了。在晚餐桌上丟出這天大的消息,真是太好玩了。就在這時,尼爾森伯母正好出現在六月坡外面的小路上,朝這兒走來。她在廣場賣完了麻花麵包卷,這會兒正要回「寧靜居」。她步伐緩慢,顯然是累了。「還好嗎?」愛瑪問。「爛透了,」尼爾森伯母說:「我的肚子翻攪個不停,不知道是什麼毛病。」她很快就走遠了。可是瑪蒂仍站在原地,她的喜悅也跟著消失了。她再次想起那件可怕的事,這下子她開始擔心尼爾森伯母翻攪個不停的肚子,究竟是出了什麼毛病?說不定是致命的疾病呢,說不定她可能隨時會死。到時候就……愛瑪看著她。「你怎麼了?不舒服嗎?」瑪蒂沒有回答。她在思考。她徹底想完了之後說:「愛瑪,我們別告訴,我必須有兩百五十克朗,這沒得商量。」這下子愛瑪可不明白了。「你在胡謅些什麼蠢事呀?」「這不是蠢事,是好事。」瑪蒂向她保證。可是她不想向愛瑪透露細節,反正愛瑪只能同意就是了。「好吧,反正這是你自己的錢,」最後愛瑪說:「所以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不過我可得提醒你別做蠢事。」除去那件祕密的事所需的錢,還剩下五十克朗,瑪蒂想把其中一半給愛瑪,這麼一來才公平。「二十五克朗太多了,是我一個月的薪水呢,我可不能收啊。」愛瑪說。不過她聽了還是很高興,甚至比剛才更高興了。「而且我知道這下子有個人會再買張樂透彩券了,」她說:「說不定哪天運氣好,我會突然中頭彩呢。」
瑪蒂和莉莎生病時,向來是貝里倫德醫生來六月坡幫她們治病,她們也曾多次去過他在城裡的診所看病,所以瑪蒂知道怎麼去診所。她坐在候診室時,感覺自己的肚子翻攪個不停。她該如何讓貝里倫德伯伯明白,她非得買回尼爾森伯母不可,萬一他不肯,那該怎麼辦呢?他或許會走來走去,一邊摩擦著雙手,覺得自己做了一樁好交易呢。終於輪到瑪蒂進去了。貝里倫德伯伯坐在寫字桌後面,他和平常一樣和藹可親,可是當瑪蒂準備開口說出她的用意時,仍然覺得害怕。不過看來她是多慮了。因為,當她哽咽著總算說出她的目的之後,貝里倫德醫生卻笑了,接著說:「尼爾森伯母啊,不論她活著或死去,對我都沒有任何用處。所以你可以放心拿著錢回家了。」「但是為什麼……」瑪蒂想開口問,但突然沉默了。因為她忽然明白,貝里倫德伯伯肯定也了解窮困無助的狀況。可是尼爾森伯母並不知情。她不知道貝里倫德伯伯買下她的遺體,完全是出於一片好心,她可能永遠也不會相信呢。瑪蒂希望尼爾森伯母可以自由自在的走在「寧靜居」的家,知道自己的身體雖然又醜又笨重,不過至少是她自己的身體,而不屬於別人。因此貝里倫德伯伯必須收下她的錢,非收下不可!最後他只好照辦。不過是在瑪蒂告訴他錢的來源之後,他才收下的。「你這孩子一向這麼善良又固執啊。」他站著那兒,手上拿著紙鈔說。現在瑪蒂只剩下一件事相求,那就是她必須拿到收據,她解釋了原因。「這麼一來尼爾森伯母才會心安。」貝里倫德伯伯非常了解,他在一張紙上寫著:
執據 茲收到瑪格莉特.恩斯德倫小姐支付本人兩佰伍拾克朗,清償尼爾森太太全額款項。
本鎮醫師卡爾.貝里倫德
那天晚上,瑪蒂踩著輕快的腳步跑去亞柏家。他正好在照顧兔子,太好了!因為瑪蒂覺得很難直接向尼爾森伯母開口談這件事,但對亞柏解釋就容易些了。她把收據湊到他面前。「亞柏,你看一下嘛!我……我把你媽媽贖回來了。」「你說啥?」亞柏問,他一點也不明白。他把收據看了好幾遍。接著他看著瑪蒂,彷彿沒見過她似的。「只有瑪蒂你,才會想出這個法子吧。」他為了慎重起見又看了一次收據,接著他拉起瑪蒂的手,徹徹底底的感謝她一番。「瑪蒂,你真好!我真後悔上次讓你單腳跳回家。不過你也吃了小牛排啦,你應該沒忘記吧?」不,瑪蒂永遠不會忘記。「待會兒我們去告訴我媽這件事,她聽了可能會大吃一驚的昏倒呢,」亞柏相信:「走,我們進屋裡吧!」瑪蒂一點兒也不想跟著進屋,她可不想看尼爾森伯母大吃一驚昏倒的樣子,可是亞柏才不理她。「別囉囉嗦嗦的!」他拉住她的手臂,就這麼把她拖進廚房。尼爾森伯母坐在餐桌旁看報紙,尼爾森伯伯則躺在沙發上歇息。「你真該聽聽這個,尼爾森,這很適合你,」尼爾森伯母說,接著她唸著報紙上的內容:「一個男人結婚了以後,才知道何謂真正的幸福!」「的確沒錯,」尼爾森伯伯說:「但這時候已經太遲了。」現在亞柏把收據放在尼爾森伯母面前的報紙上。這會兒她不能繼續看報紙了,只能看著收據。「茲收到瑪格莉特.恩斯德倫小姐……這上面寫的到底是什麼啊?」過了好一陣子,她才明白瑪格莉特.恩斯德倫小姐做了什麼交易。但尼爾森伯伯倒是馬上就了解了,他立即從沙發上跳了下來,咻的一聲來到瑪蒂身邊,拉起她的手親吻著。「六月坡的女嬌娃,你有一顆高貴善良的心。」他說。接著廚房一片靜默。尼爾森伯母趴在桌上開始哭了起來,這時只聽見她的啜泣聲音。「老媽,你怎麼啦?」亞柏說:「你哭什麼嘛?」最後尼爾森伯母深深嘆了一口氣之後就不哭了,接著她擤了擤鼻涕,然後輕輕拍著收據。「我在這兒左思右想苦惱了好幾天,就擔心死後沒有一場隆重的葬禮。小瑪蒂啊,你這好孩子竟然懂我的心哪!」瑪蒂站在那兒,覺得好彆扭。她才不要他們這樣看著她,也不要他們謝她呢。「我會還錢的,」尼爾森伯母說:「瑪蒂,我一個月還你五克朗。我分期付款買縫紉機都可以付清了,應該也有辦法分期付款買回我自己。」「應該可以吧。」尼爾森伯伯說。然後他看著尼爾森伯母,她坐在那兒,身材笨重胖嘟嘟的、才剛哭過這會兒又開心笑著,這時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喂,這麼一來,明年林德又來討債時,你又可以把自己再賣掉一次啦。」這時亞柏開口了:「老爸,你少打如意算盤了,明年我們改賣你吧。還不曉得找不找得到買主哩。」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