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歷史守護者(2) : 紅色機密

  • Hit:1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封發自歷史深處的訊息,直指撼動世界的恐怖陰謀。歷史守護者該如何化險為夷? 「歷史守護者」組織接到一個隱晦難解的訊息,探員們使出渾身解數破解其中意義,驚覺這個訊息可能是一五○六年在歐洲任務中消失的寶晶所發出來的。所有線索指向西元二十七年的古羅馬,而且與阿佳塔‧札爾特這個「史上最邪惡的女人」有關。然而要穿越時空回到這麼久遠的年代,是一件相當吃力的工作。傑克深知任務之艱鉅,但他渴望探險,也為了「拯救寶晶」,自動請纓參加任務,和夥伴踏上驚心動魄的旅程。此時,藏身於古羅馬的阿佳塔正積極布局她的陰謀,而隨著大競技場的表演開鑼,整個世界的主宰面臨空前的危機…… 【系列閱讀焦點】 ★當【波西傑克森】遇上【黃金羅盤】;奇幻加科幻,雙重新冒險故事中的古老神秘組織「歷史守護者」,專門穿越時空,回到過去執行「拯救歷史」的任務。在執行的過程與冒險中,讀者隨著情節推演學到了歐洲歷史中的重大事件或人物,並且了解歷史事件的前因後果,如同閱讀【波西傑克森】時,不知不覺吸收了許多知識。此外,對於穿梭歷史的方式,故事中有一套自創的有趣科學解釋。這些科學的元素,不僅是故事推演的主要詮釋,也讓情節增添了許多知識的趣味。 ★高規格打造新一代奇幻英雄,未出版即售出電影版權本書尚未出版前,英國著名電影公司Working Title(曾製作過《BJ 單身日記》、《新娘百分百》等名片)已買下電影版權。他們計劃將【歷史守護者】系列打造成如《哈利波特》般的奇幻冒險經典系列。 ★刺激的冒險與歡樂的語言風格既然是吸引人的奇幻小說,閱讀間的樂趣自然也少不了。主角在歷史時空中穿梭巡遊的過程,充滿了古今對比的趣味,以及冒險犯難的驚人橋段,娛樂性極佳。

一封發自歷史深處的訊息,直指撼動世界的恐怖陰謀。歷史守護者該如何化險為夷? 「歷史守護者」組織接到一個隱晦難解的訊息,探員們使出渾身解數破解其中意義,驚覺這個訊息可能是一五○六年在歐洲任務中消失的寶晶所發出來的。所有線索指向西元二十七年的古羅馬,而且與阿佳塔‧札爾特這個「史上最邪惡的女人」有關。然而要穿越時空回到這麼久遠的年代,是一件相當吃力的工作。傑克深知任務之艱鉅,但他渴望探險,也為了「拯救寶晶」,自動請纓參加任務,和夥伴踏上驚心動魄的旅程。此時,藏身於古羅馬的阿佳塔正積極布局她的陰謀,而隨著大競技場的表演開鑼,整個世界的主宰面臨空前的危機…… 【系列閱讀焦點】 ★當【波西傑克森】遇上【黃金羅盤】;奇幻加科幻,雙重新冒險故事中的古老神秘組織「歷史守護者」,專門穿越時空,回到過去執行「拯救歷史」的任務。在執行的過程與冒險中,讀者隨著情節推演學到了歐洲歷史中的重大事件或人物,並且了解歷史事件的前因後果,如同閱讀【波西傑克森】時,不知不覺吸收了許多知識。此外,對於穿梭歷史的方式,故事中有一套自創的有趣科學解釋。這些科學的元素,不僅是故事推演的主要詮釋,也讓情節增添了許多知識的趣味。 ★高規格打造新一代奇幻英雄,未出版即售出電影版權本書尚未出版前,英國著名電影公司Working Title(曾製作過《BJ 單身日記》、《新娘百分百》等名片)已買下電影版權。他們計劃將【歷史守護者】系列打造成如《哈利波特》般的奇幻冒險經典系列。 ★刺激的冒險與歡樂的語言風格既然是吸引人的奇幻小說,閱讀間的樂趣自然也少不了。主角在歷史時空中穿梭巡遊的過程,充滿了古今對比的趣味,以及冒險犯難的驚人橋段,娛樂性極佳。 戴米恩‧迪本(Damian Dibben)英國知名影視編劇,在創作本書前,迪本偶爾也參與戲劇演出。他所編寫過的劇本題材廣泛多樣,從《歌劇魅影》到《穿長靴的貓》,創作題材與類型極具差異性。他的研究與創作熱情還展現在許多方面,包括宇宙學、古代歷史、自然科學,以及能夠讓人愉快閱讀的冒險故事。而這些專長與興趣都呈現在他初試啼聲即一鳴驚人的作品【歷史守護者】系列中。【歷史守護者】是迪本的第一部小說,預計逐年完成三部曲。本書在尚未出版前即廣受各國出版人注目,已優先售出電影版權,而首度於英國上市時,就已售出全球近三十國的語版。迪本對於身為倫敦人感到驕傲與自豪,目前居住在倫敦南岸地區,他的同居者是愛犬達利。譯者簡介周怡伶1976年生於台北。喜歡閱讀,小時候爸媽不太買書,只好看每天的報紙,常常把自家餐館的白淨桌面印出一層油墨。大學念新聞系,但不喜歡一見陌生人就問問題,後來做了出版編輯、NGO工作者、教材創作者。為人母後,曾舉家旅居英國,於約克大學就讀社會研究所。參與編寫過【觀察家】及【台灣深度旅遊】系列(遠流)、【數學想想】繪本教材(人本);譯作有《我的阿富汗筆友》、《完美替身》、《自由海盜邦飛斯》、《明日戰爭─破曉開戰》、《就愛找麻煩》、《Middle School 1-我的撞牆日記》(以上遠流出版)等。 【好評推薦】 【歷史守護者】實在是套超有趣的書,要在不爆雷的情況下推薦,真難!我可以說「巫婆推薦,絕對好看」,請大家相信我的品味和選擇嗎? ──張東君(作家、青蛙巫婆) 糰長曾經夢想過能穿越時空,隨心所欲地回到自己喜歡、懷念的某個時刻。這個看似不可能的幻想,在發現【歷史守護者】系列後,經由閱讀這套書,糰長的美夢實現了。 ──〈雷克萊爾頓之埃及守護神〉facebook粉絲團  糰長 如果你喜歡《紫色警戒》,那麼一定不會錯過內容豐富有趣的《紅色機密》。……對任何喜歡緊張刺激冒險的人來說,《紅色機密》(或是【歷史守護者】系列)絕對讓你愛不釋手! ──茱利亞‧艾克勒謝(Julia Eccleshare,英國兒童書頂尖記者兼作家) 這是繼【波西傑克森】之後最令人熱血沸騰的書了!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推薦序】 假如我青少年時就有這套書 張東君(作家、青蛙巫婆) 在歷史的洪流中,不論做什麼事情都像蝴蝶效應一樣,凡事牽一髮動全身。腦袋知道心裡懂得,但是感情無法壓抑身體不受控制,不但會陷自己入險、拖累團隊,更有可能成為歷史罪人。或者,根本消滅了某段歷史、影響了世界的演變。 即便如此,能夠有機會回到過去或跳至未來,親身體驗不同時代的歷史,不管對誰來說(至少對巫婆來說),應該都具有不可擋的魅力吧!歷史不是死背,而是從生活得來,這種經驗怎麼能夠平白放過呢?雖然回到過去時要克制自己不插手干預歷史,但這應該是件很困難的事……。 可是,身為一個年輕的新進人員,要怎麼證明自己的能力,讓長官派你出任務?在緊要關頭,是不是能夠照著命令,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以大義為重?做得到的,是神人聖人冰人;做不到的,是常人。而在這兩者之間的,則是能扭轉乾坤的勇者、運氣絕佳的戰士。不過,這都是蓋棺論定、事後諸葛。 【歷史守護者】中的傑克是個充滿正義感的青少年,他就面臨了上述所有的困境與挑戰。而在事情發生的當下,他隨著自己的心志去做他認為該做的事,卻幾乎成了千古罪人,這種沉重還真不是普通的青少年所負擔得起。 在這個時候,年齡相仿的查理與納森就是最好的夥伴。他們在歷史守護者中是傑克的前輩,各有長處,這讓傑克深刻體會到什麼是「三人行,必有我師」,讓歷史守護者的長官們確實明白「不教而殺謂之虐」。 還好,傑克並不總是處於困境。他找到了失蹤的爸媽,也有青少年該有的憧憬。最重要的是,他在時光旅行的過程中充分「身歷其境」各段歷史,學到了當時的食衣住行育樂及酸甜苦辣。那會讓人上癮,只要嚐過一次,就會不顧一切地只想沉浸其中,即使你知道自己可能會遇到危險、喪失生命。 從小到大,我們在讀歷史課本的時候,除非有位好的老師帶領,否則歷史課就只是無聊的年表與大事紀、人名與豐功偉業,或是失敗的紀錄。像我這種懶得背書的人就會對她敬而遠之,覺得那跟自己完全無關,忘記自己也是歷史洪流中的小水滴,將來也許能夠在歷史上留名。 可是當我們跟著歷史守護者們一起在各個時代的丹麥、羅馬、埃及、英國中跳躍時,我們會發現出生年分不重要,能力高低無所謂,只要忠心熱忱,總能在各自的崗位上盡一己之力。在書中喜歡的角色是哪個人也沒太大差別,因為他們都一起出生入死,帶著我們穿梭在歷史之中,體驗、學習最真最切、最有血有淚有生命的歷史。 這麼有趣的書真是讓我相見恨晚。假如在我還是青少年時就能看到這個系列,我的史地成績不就會突飛猛進,少被罰站很多次? 總而言之,【歷史守護者】實在是套超有趣的書,要在不爆雷的情況下推薦,真難!我可以說「巫婆推薦,絕對好看」,請大家相信我的品味和選擇嗎? 1 夜之女王 傑克.鍾斯讓自己顏面掃地、使得整個「歷史守護者」祕密組織陷入存續危機的那個晚上,天氣苦寒至極,波羅的海幾乎給凍實了。 西起狂風呼嘯的丹麥岩岸,北至荒渺孤寒的芬蘭極地,全是無邊無際的冰,在月光下就像蛛絲那麼薄,有如鬼魅般閃著銀光,彎曲劃過地平線。不曾間斷的飄飄雪花似乎以超凡脫俗的噓聲,使這個地球上最偏遠的角落陷入一片寂靜。 一艘掛著藍色船帆的船正朝著燈火閃爍的斯德哥爾摩破冰而行,那裡有美得令人難以置信的海灣、海岬與小島。這艘船叫做「鬱金香號」,掌舵的是一個穿毛料長大衣的高個子,他伸出一隻戴著手套、優雅的手拉動響鈴。「時間到了,紳士們。」他以美國南方口音宣布。 立刻,兩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人影從雪夜中出現,走到掌舵處,後面跟著一隻顏色鮮豔的鸚鵡,哆嗦著窩在主人的肩膀上。他們熱切的眼光穿過雪花,凝視著大船朝向的港口,臉上慢慢亮了起來.. 穿著毛料長大衣的那位相貌英俊非凡,精雕細琢的臉上掛著一抹微笑。站在他身旁的是鸚鵡的主人,一個戴眼鏡的小個子男孩,他皺著眉頭,一副好學深思的模樣。最後一位有著淡褐色皮膚、深色鬈髮,棕色大眼睛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這三位勇敢少年是年輕的歷史守護者:納森.懷爾德、查理.齊瓦立..以及傑克.鍾斯。 查理第一個開口。「朝那座中央島嶼開過去,」他指著一群尖頂與塔樓,「那就是﹃城島﹄,斯德哥爾摩的古城區,是這些島嶼中最重要的一顆寶石,是瑞典王國的中心。不過,很遺憾,我們並非來到它的全盛時期。一七一○年,我們的老朋友黑死病襲擊此地,奪去將近三分之一的人口。」 「不是全盛時期?」納森拉長音調慢慢說,他拉緊大衣抵擋雪花。「你這樣說也太輕描淡寫了吧。一七八二年冬天的瑞典,才是史上最荒涼的地方。」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把護脣膏抹在嘴脣上。「如果我的嘴脣再乾一點,就要碎成一片片了。」 「見鬼了!納森,是九二年!」查理大叫。他閉上眼睛、咬牙切齒,「我們現在是在一七九二年。說真格的,有時候我不禁想,你怎麼能活到現在。」德瑞克先生(就是那隻鸚鵡)呱呱叫了一聲表示贊同,憤慨地對著這個美國人鼓起翅膀。 「我在開你玩笑啦,」納森得意地笑,「你真的以為我會在一七八二年穿著這件長到腳踝的貂皮大衣?更別提這雙沒有釦帶的馬靴,簡直樸素到像拿破崙了。」他轉身面對傑克。「一七九○年代的穿著流行的是低調樸素。」納森喜愛衣飾,如同喜愛冒險一般。 「沒有釦帶的馬靴,我的媽呀!」查理喃喃自語,「就別提你的貂皮大衣了,那根本是野蠻人的傑作。你知道吧,那些可憐的動物和你一樣有權利活下來的。」傑克聽著他們兩人拌嘴,心裡充滿驕傲:他屬於古往今來最偉大、最神祕的組織--歷史守護者。 他的人生完全改變,只不過是一個月前的事。他被綁架、帶到倫敦分部,然後被告知他的父母已經為這個組織工作了數十年,而且還在十六世紀的義大利失蹤! 從那時開始,他的人生就像乘上停不下來的雲霄飛車。他穿越時空,首先到了位於一八二○年法國諾曼第的聖米歇爾山「原點」,也就是歷史守護者的總部;然後又去了一五○六年的威尼斯,找尋他的父母,並阻止邪惡的札爾特王子在歐洲散播超級黑死病的病毒。 後來他與同伴們會合,卻失去了寶晶,也就是那位他深深愛上的神祕又美麗的年輕女探員。最離奇的是,他發現原以為已於三年前在國外的一次意外中去世的摯愛哥哥菲力浦,竟然也是歷史守護者,而且有可能(就一絲絲可能)還活著,失落在某段歷史中。 現在,傑克正在進行第二項任務。必須承認的是,他是因為幸運才被選上的(在原點的探員吃了貽貝湯之後,幾乎每個都引發嚴重胃痛,於是可用員額大減),再說,這次任務也不太危險,否則他絕對不夠格被挑中出任務,因為他確實是新手。無論如何,他終究來了,時光旅行到一七九○年代的波羅的海,任務是來收取委託製造的「原能」,那是一種可以讓他們穿越時空的珍貴液體。 「談談我們要會見的人吧。」傑克試著隱藏聲音裡的顫抖。 「卡斯柏.以薩克森三世?」查理聳聳肩。「我跟他不熟,不過我想他的年紀和我們差不多。我曾經為他父親煮過一道燉南瓜,他說會永遠記得那味道。」查理熱愛食物,是個烹飪高手,不過在法蘭西帝國的巴黎御廚學藝之後,他卻成為忠實的素食者。 「我曾經和卡斯柏.以薩克森三世單獨相處過兩次,」納森翻了個白眼,「不過,他不是那種你會想念的人。他吃蛋糕吃個不停,噴嚏也打個不停。」 「那麼,以薩克森和﹃原能﹄有什麼關聯?」傑克追問道。他在第一次旅行時已經完全了解這個物質。為了旅行到過去的某個時間點,探員們必須喝下原能的稀釋液體,比例分量必須完全精確。通常,原能只有在海上的磁場漩渦「水平點」才會起作用,而且只在少數擁有穿越時空「原力」的人身上才會起作用。歷史守護者需要這種珍貴的液體,才能進行守護歷史的任務,防止黑暗力量摧毀世界。 「以薩克森就是原能。」查理說:「這個家族負責生產原能已經超過兩百年。你知道,這東西非常難製造。它所用的原料是祕密,只有極少數的守護者知道,而且要製造出一定的分量,必須花好幾年時間來提煉..」 「幾十年吧。」納森說。 「差不多,」查理繼續說:「而且它一定要在冰凍的狀態下製造,這就是為什麼歷史守護者的創立人薩迦諾斯.波普羅要把實驗室設在北瑞典了。實驗室創立之後,回到一七九○年,他把任務交給佛德烈克.以薩克森,從此這個家族開始生產原能。從這一天開始,各分部所使用的原能都是在以薩克森的實驗室裡製造的。」 「那麼,為什麼我們要在斯德哥爾摩見面,而不是在北瑞典的實驗室?」傑克問。 「天哪,」查理嘆了一口氣,「你還有好多要學呢。沒有人可以去那個實驗室,沒有人知道那個實驗室在哪裡,連哥德指揮官也不知道。」 傑克驚訝地看著他。如果有人知道實驗室在哪裡,那人一定就是嘉麗安娜.哥德了,她是過去三年來歷史守護者的指揮官。 「只有以薩克森知道這個祕密,代代相傳。」查理繼續說:「如果那個地點被不肖人士知道了,你能想像它的後果嗎?那是可怕的大災難啊!」 「傳說,」納森說,「實驗室位在一座山上,從一個祕密的石灰岩洞進去。」 「不管怎樣,」查理下了結論,「當原能準備就緒,就會有位家族成員把它送到約定的地方。卡斯柏.以薩克森和我一樣是個歌劇迷,所以這次的地點就選在歌劇院。而且要抓準時間,」他憂心地說:「目前原點的原能存量是空前絕後的低。所以,這次任務非常重要。」 「那可別讓這個新手小子給搞砸了。」納森淘氣地說,並在傑克背上捶了一拳。 傑克環顧港口四周。到處都是船隻,桅桿與繩索錯綜密布。岸邊,倉庫和工廠擠滿水手與商人,他們在寒冷的天氣中吐著白氣,忙著上貨與卸貨,一直工作到傍晚,貨品有:鐵、銅、錫,還有一簍簍的蠟、松脂、琥珀、 一袋袋的黑麥和小麥、動物皮毛,以及數不盡的一箱箱銀光閃閃漁獲。德瑞克先生興味盎然地看著眼前這片熱鬧與繁忙,牠總是這樣,每到一個新的地方,除了有點害羞之外,對一切都很感興趣。 鬱金香號停泊在一個狹窄的地方,旁邊是一艘巨大的戰艦。這艘戰艦的弧形船身又高又寬,並且安裝了兩座大砲台,看得傑克和納森瞠目結舌。有一小群粗壯結實的光頭水手站在高高的右舷邊,粗聲粗氣地交談著。 納森與他們的目光對上,於是以誇張的手勢舉起毛帽。「真是聽歌劇的好日子,你們說是不是?」那群水手完全不理他。 「你乖乖待在這裡喔。」查理輕撫著德瑞克先生,給了牠一些花生米。「我們不會去太久的。」鸚鵡看著三名年輕探員跳到碼頭上。 他們裹緊大衣,在結冰的鵝卵石地上小心走著,穿過嘈雜的人群,沿著碼頭慢慢前進。傑克看了看旁邊的攤子,有賣熟肉、鹹魚的,還有用木杯裝冒著氣的蘋果酒。他被一個披著蕾絲披肩的算命女人吸引住。她皺巴巴的手上拿著塔羅牌,對著傑克舉高手裡的牌,求他過來聽聽自己的命運。傑克停下來一會兒,看到那疊牌最上面一張的圖案,是一個微笑的骷髏,背景是月光下的海洋。那個算命女人的眼光陰鬱,似乎預示著不祥。 「別過去,」納森說,拉著傑克的手臂要他走。「說不定她是為觀光局工作的。」 他們三人繞過了皇宮,然後越過一座寬闊的木橋,進入歌劇院前堂皇的廣場。優美的歌劇院樓高三層,上面是巨大的石造屋頂。幾輛馬車陸續抵達,穿著皮草的斯德哥爾摩上流人士紛紛下車進入歌劇院。 「歌劇?」納森抱怨道,「還有比這更荒謬的嗎?一群胖子用顫抖的聲音唱著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難道這個淘氣的以薩克森就不能約在比較適當的地方嗎?」 「納森.懷爾德,你竟敢這麼說,你好大的膽子!」查理的火氣上來了。「這可是莫札特的《魔笛》啊,一年前才寫的呢。樂譜上的墨水才乾,偉大的作曲家就已經死了--願他安息。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納森對傑克做了個鬼臉,然後三人跟著群眾緩緩進入歌劇院。 這時候,兩個騎著馬的人從廣場另一邊的陰暗處走出來,眼光盯住三位探員。他們下了馬,第一位穿著高領大衣,走到半明半暗的街燈下,他的身材又高又挺,金色直髮長度及肩。他的同伴穿了一件暗色的披風,戴著一頂獨特的寬邊帽。那金髮男人附在同伴耳邊不知說了什麼,把自己的馬交給他,急忙穿過廣場追去。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