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魔法校車 : 蜂巢歷險記

  • Hit:174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卷髮佛老師真是個奇怪的人,竟然選在春光明媚的日子去看蜜蜂!?她把魔法校車變成一輛蜂巢巴士,又和學生們變身為小蜜蜂,費盡心思混進蜂巢內,就為了取得關於蜜蜂的第一手資料,像是蜜蜂如何溝通與分工以及為什麼會螫人。你也想潛入蜂巢嗎?坐穩囉,魔法校車就要展開驚險刺激的蜂宮之旅了!
魔法校車系列簡介本系列圖畫書共十冊,是美國暢銷超過千萬冊、得獎最多、最受歡迎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也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之一。全系列以麻辣魔法女教師--卷髮佛老師及其精怪頑皮的小學班級為主角,歷經一場又一場天翻地覆、驚心動魄又刺激精采的自然科學大冒險。一本一主題,故事活潑、生動、爆笑、有趣,緊緊掌握兒童閱讀喜好與口味。繪者布魯斯.迪根乃美國兒童教育、出版界知名插畫家,在本系列的圖畫中,分別以針筆、水彩、膠彩、色鉛筆……等不同材料與筆調,呈現出結合繪本、漫畫與卡通的獨特圖畫風格,極受大人與兒童歡迎。深入淺出的編輯手法,藉由大量的圖像搭配故事、對話、註記、說明文字等方式,充分滿足各個不同知識、年齡層讀者的需求。

卷髮佛老師真是個奇怪的人,竟然選在春光明媚的日子去看蜜蜂!?她把魔法校車變成一輛蜂巢巴士,又和學生們變身為小蜜蜂,費盡心思混進蜂巢內,就為了取得關於蜜蜂的第一手資料,像是蜜蜂如何溝通與分工以及為什麼會螫人。你也想潛入蜂巢嗎?坐穩囉,魔法校車就要展開驚險刺激的蜂宮之旅了!
魔法校車系列簡介本系列圖畫書共十冊,是美國暢銷超過千萬冊、得獎最多、最受歡迎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也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之一。全系列以麻辣魔法女教師--卷髮佛老師及其精怪頑皮的小學班級為主角,歷經一場又一場天翻地覆、驚心動魄又刺激精采的自然科學大冒險。一本一主題,故事活潑、生動、爆笑、有趣,緊緊掌握兒童閱讀喜好與口味。繪者布魯斯.迪根乃美國兒童教育、出版界知名插畫家,在本系列的圖畫中,分別以針筆、水彩、膠彩、色鉛筆……等不同材料與筆調,呈現出結合繪本、漫畫與卡通的獨特圖畫風格,極受大人與兒童歡迎。深入淺出的編輯手法,藉由大量的圖像搭配故事、對話、註記、說明文字等方式,充分滿足各個不同知識、年齡層讀者的需求。
喬安娜.柯爾(Joanna Cole)與布魯斯.迪根(Bruce Degen)
兩人在【魔法校車】系列叢書中,展現了她們對於科學的熱愛與童趣,深深抓住許多讀者的心。他們被美國《書單》雜誌譽為「不容錯過的二人組」,其所創造的【魔法校車】主角卷髮佛老師則被稱為「所有繪本中最古怪又最慧黠的老師」。這一系列知識性故事帶領孩子進入浩瀚的科學領域,悠遊於生物科學、地球科學、太空科學、氣象學和古生物學中。被紐約時報評為「最新鮮有趣、最富創意想像的科學啟蒙方式……」。除了科學領域外,這對最佳拍檔也挑戰了歷史文化領域。在【魔法校車─卷髮佛歷險記】系列中,魔法校車的瘋狂趣味,一樣是帶領讀者探索新事物的主要動力。此外,他們兩人在童書領域貢獻卓越,多年來曾獲頒無數獎項,例如: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大眾教育傑出服務獎、華盛頓郵報童書協會非小說類大獎,以及大衛麥考文學獎等等。在台灣出版的代表作品有:【魔法校車─第一輯】、【魔法校車─第二輯】、【魔法校車─科學小小說】及【魔法校車─卷髮佛歷險記】等系列(以上皆遠流出版)。
譯者簡介蔡青恩
台灣大學牙醫學系畢業,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碩士。  熱愛自然與閱讀,為人母後更對兒童文學感到興趣。  現為專職母親,兼職翻譯與牙醫。
台灣兒童自然教育、自然旅行家劉克襄,破天荒首度為台灣兒童策劃引進的自然科學繪本系列。美國最具影響力、得獎最多、最暢銷、最受歡迎的科學圖畫書。本書榮獲紐澤西州年度童書首選、「美國書商聯盟」精選最佳童書。
專家書評這本書看似佛老師雜亂的卷髮,實際上是經過精心的設計,非常細膩。文字雖然簡潔,行家一看,便知切中要點,它絕對是將龐大資訊細細咀嚼後,經過繁複的整合、沉澱、終致燦開的創作。
故事從進入蜂巢要接受守衛蜂檢查開始,這個情節彷彿電影中要混入異形或敵軍的大本營那般令人緊張!接著便一路用探險的方式,來呈現科學家從小蜜蜂身上所學到、所累積到的知識。舉凡蜜蜂的解剖學(例如口器、蜜囊、螫針)、生理營養(費洛蒙、花粉、花蜜等)、發生學(發育、變態等)、行為學(釀蜜、儲蜜、舞舞蹈、溝通等)、社會組織(后蜂和工蜂的分工、階級、工蜂的工作、育幼、分封等)、生態學(授粉、捕食者等),沒有一樣遺漏。此外,蜂巢的結構、蜂箱的構造,都帶入流暢的故事裡,既不含糊、也不牽強。
諾貝爾獎得主房孚立曾說:「蜜蜂的生命就像一座魔井,從井中汲取的水越多,就會湧出更多可汲取的水來。」是的,蜜蜂身上各種精密的程式和能力,不斷帶給科學家驚喜的發現,【魔法校車】的這趟旅行,應該讓你分享到一些這樣的感覺吧!這不禁讓我恍然想起,科學研究何嘗不可以是【魔法校車】般的探險呢?(林業試驗所森林保護組研究員/趙榮台)
本書導讀交織在混亂中的秩序趙榮台(林業試驗所森林保護組研究員)
在《魔法校車──蜂巢歷險記》中,卷髮佛老師和孩子們闖進了蜜蜂的家。蜜蜂?怎麼會是蜜蜂呢?為什麼不看看鳥巢,不去兔子窩呢?
是不是因為蜂蜜總給人甜蜜的感觀經驗?或是因為蜜蜂是花姑娘的媒婆,媒婆成人之美,形象很好?還是,因為蜜蜂是孩子們再熟悉的不過的昆蟲呢?蜜蜂的勤勞一向是受人稱頌的美德;我們不是從小就學唱「嗡嗡嗡、嗡嗡嗡,大家一起勤做工,來匆匆、去匆匆,做工興味濃」嗎?老師教我們一定要勤奮,「天暖花開不做工,將來哪裡好過冬?」
這些都是可能的原因。不過,【魔法校車】看上蜜蜂,更可能是因為蜜蜂大概是除了人類以外,至今我們了解最深入的生物之一了。你恐怕很難想像,這些「低等的」小傢伙竟然擁有和「高等動物」不相上下的複雜行為。牠們嚴密的社會組織,引人入勝,科學家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強有了一定程度的瞭解。你也許不清楚,專門討論蜜蜂的學術期刊就有好多本,而奧地利的動物行為學家卡爾房孚立(Karl von Frisch)更因為首度發現蜜蜂以舞蹈「語言」彼此溝通(見本書21頁~23頁),而榮獲1973年的諾貝爾醫學獎呢!
這本書看似佛老師雜亂的卷髮,實際上是經過精心的設計,非常細膩。文字雖然簡潔,行家一看,便知切中要點,它絕對是將龐大資訊細細咀嚼後,經過繁複的整合、沉澱、終致燦開的創作。全書只花了一頁介紹昆蟲,第二頁便進入主題蜜蜂。簡明介紹社會昆蟲和蜂螫等背景後,縮小的魔法校車便展開驚險刺激的蜂宮之旅。
故事從進入蜂巢要接受守衛蜂檢查開始,這個情節彷彿電影中要混入異形或敵軍的大本營那般令人緊張!接著便一路用探險的方式,來呈現科學家從小蜜蜂身上所學到、所累積到的知識。舉凡蜜蜂的解剖學(例如口器、蜜囊、螫針)、生理營養(費洛蒙、花粉、花蜜等)、發生學(發育、變態等)、行為學(釀蜜、儲蜜、舞舞蹈、溝通等)、社會組織(后蜂和工蜂的分工、階級、工蜂的工作、育幼、分封等)、生態學(授粉、捕食者等),沒有一樣遺漏。此外,蜂巢的結構、蜂箱的構造,都帶入流暢的故事裡,既不含糊、也不牽強。
全書穿插著養蜂的背景。仔細想想,養蜂的包伯和那隻貪吃蜂蜜的黑熊,其實有點類似。我們的祖先過去可能和黑熊一樣,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只為嚐一口沁人心脾的甜蜜。蜂蜜對人類致命的吸引力,終於發展出超過兩千年的養蜂歷史,形成龐大的蜂蜜工業──蜂蜜、蜂王乳、蜂花粉、蜂蠟、蜂毒、蜂膠和蜂蜜酒。而書中幽默之處,在於作者的安排:黑熊靠著牠的厚皮毛夾克,人類則利用蜂服、噴煙、工具,分別取得了甜在心頭的犒賞──蜜。
我也佩服《魔法校車──蜂巢歷險記》夾雜的文字遊戲。原文諧音處處,隨時出現前後呼應的巧思,令人發出會心一笑。書中間有兒歌般的押韻、雙關語,饒富趣味;譯成不同語言後,雖難免略失原趣,但中譯本已盡全力傳達其風貌了。
諾貝爾獎得主房孚立曾說:「蜜蜂的生命就像一座魔井,從井中汲取的水越多,就會湧出更多可汲取的水來。」是的,蜜蜂身上各種精密的程式和能力,不斷帶給科學家驚喜的發現,【魔法校車】的這趟旅行,應該讓你分享到一些這樣的感覺吧!這不禁讓我恍然想起,科學研究何嘗不可以是【魔法校車】般的探險呢?策劃者的話你搭過魔法校車嗎?劉克襄 (兒童自然教育、自然旅行家) 春天時,我在北美東海岸旅行。 有一天,在森林散步時,遠遠地看到,一輛橘黃色的小學校車,從雪地裡緩緩駛來。 它的鮮明模樣和鴨嘴型車頭,隨即讓我聯想到自己書桌上的那幾本《魔法校車》系列童書。於是,我好奇地問同行的美國鳥友夫婦,「你們有沒有聽過魔法校車?」 「你說的是不是,跟我們不一樣的觀察,那一系列嗎?」 好個「不一樣的觀察」! 他們還加了一句,「很暢銷喔!電視上都有在演。」 我點點頭。然後,興奮地說,「我們台灣也要引進了。」 「那你最好小心,準備失業了。」他們知道我在台灣喜歡帶孩子自然觀察,因而對我戲謔。我卻一點不擔心,因為《魔法校車》處理的是世界性,自然環境的共通元素和題材,和強調本土的自然觀察是有差異的。而且,在思考模式和教學語言上,也截然不同。兩者間有很大的互補性,這樣的美國兒童教育方式,正好可以帶給台灣孩子不同的刺激和趣味!  不久,我們抵達了目的地,波士頓近郊的華爾騰湖。繼續沿著湖岸散步。在這座一百五十年前梭羅經常沈思的湖泊旁邊,好幾名東方女子打坐著。 「假如梭羅在世,看到《魔法校車》,不知道會不會抓狂?」這回換我福至心靈,開起玩笑了。 才這樣說著,不免想起,《魔法校車》中那位花樣百出、魔力超強的卷髮麻辣女老師,還有那批古靈精怪的小學生們,以及一次又一次奇特而荒誕的自然科學冒險。在一本一主題、詼諧緊湊的情節裡,老師和孩子們的對話常是很無厘頭、爆笑的。妙的是,一門門深奧難懂的自然科學,竟如此這般的,輕而易舉給傳達了出來;而孩子的想像力、好奇心和閱讀樂趣,也在每一次的捧腹大笑中被充分激發了、滿足了。 許久之後,這對夫婦其中一人回應,「梭羅大概會逃到更遠的湖泊吧!」話畢,兩人竟相視大笑。 梭羅在華爾騰湖時,那種知感性交錯地觀察種籽,樹種和小動物;並且,思考人和土地、自然間的關係,無疑是我們視為經典的自然觀察行徑,百年來亦多所依循。只是,梭羅若也帶孩童上自然課,看到今日《魔法校車》天馬行空式的顛覆教學法,一定以為像在聖堂唱搖滾歌曲吧! 接著,我再突發奇想,假如《魔法校車》裡的麻辣女老師帶領孩子來到華爾騰湖,會不會循著梭羅走過的路線,像我們一樣撿拾種子,觀察橡樹,以及凝視湖面?還是,一如叢書裡的逆向思考,懷疑梭羅在冬天是否敢裸泳?華爾騰湖的夏夜是否有水怪party?梭羅是不是常偷跑到波士頓玩? 上了湖岸,眼前那橘黃色的校車在另一邊的雪地停車。「叭」了一聲,一名小孩從小木屋出來,上了車。不知,他是否有搭過《魔法校車》? 有一天,若遇到搭過《魔法校車》的孩子,我有把握和他們來段「魔法對話」嗎? 突然間,我也懷念起遠在台灣的孩子。他們大概看到我桌上的那些《魔法校車》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