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魔法校車 : 鑽入地底

  • Hit:154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兒童自然教育、自然旅行家劉克襄,第一次為國內兒童精心策劃的兒童自然科學繪本。本書榮獲美國公共電視網兒童節目「閱讀一道彩虹」精選最佳童書及「亞馬遜國際網路書店」讀者五顆星評價 卷髮佛老師要每個同學都帶一顆石頭到學校,但大家都忘了,於是她決定來一趟野外旅行!只見大夥兒抓著鏟子或電動鑽路機開始往下挖,校車也變成挖土機鑽穿地殼、進到地球中心,接著又從火山冒出來。這真是前所未有的採集岩石標本經驗!你也想直抵地球核心嗎?一起來體驗鑽入地函的驚奇之旅! 魔法校車系列簡介本系列圖畫書共十冊,是美國暢銷超過千萬冊、得獎最多、最受歡迎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也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之一。全系列以麻辣魔法女教師----卷髮佛老師及其精怪頑皮的小學班級為主角,歷經一場又一場天翻地覆、驚心動魄又刺激精采的自然科學大冒險。一本一主題,故事活潑、生動、爆笑、有趣,緊緊掌握兒童閱讀喜好與口味。繪者布魯斯.迪根乃美國兒童教育、出版界知名插畫家,在本系列的圖畫中,分別以針筆、水彩、膠彩、色鉛筆……等不同材料與筆調,呈現出結合繪本、漫畫與卡通的獨特圖畫風格,極受大人與兒童歡迎。深入淺出的編輯手法,藉由大量的圖像搭配故事、對話、註記、說明文字等方式,充分滿足各個不同知識、年齡層讀者的需求。

兒童自然教育、自然旅行家劉克襄,第一次為國內兒童精心策劃的兒童自然科學繪本。本書榮獲美國公共電視網兒童節目「閱讀一道彩虹」精選最佳童書及「亞馬遜國際網路書店」讀者五顆星評價 卷髮佛老師要每個同學都帶一顆石頭到學校,但大家都忘了,於是她決定來一趟野外旅行!只見大夥兒抓著鏟子或電動鑽路機開始往下挖,校車也變成挖土機鑽穿地殼、進到地球中心,接著又從火山冒出來。這真是前所未有的採集岩石標本經驗!你也想直抵地球核心嗎?一起來體驗鑽入地函的驚奇之旅! 魔法校車系列簡介本系列圖畫書共十冊,是美國暢銷超過千萬冊、得獎最多、最受歡迎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也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之一。全系列以麻辣魔法女教師----卷髮佛老師及其精怪頑皮的小學班級為主角,歷經一場又一場天翻地覆、驚心動魄又刺激精采的自然科學大冒險。一本一主題,故事活潑、生動、爆笑、有趣,緊緊掌握兒童閱讀喜好與口味。繪者布魯斯.迪根乃美國兒童教育、出版界知名插畫家,在本系列的圖畫中,分別以針筆、水彩、膠彩、色鉛筆……等不同材料與筆調,呈現出結合繪本、漫畫與卡通的獨特圖畫風格,極受大人與兒童歡迎。深入淺出的編輯手法,藉由大量的圖像搭配故事、對話、註記、說明文字等方式,充分滿足各個不同知識、年齡層讀者的需求。
喬安娜.柯爾(Joanna Cole)與布魯斯.迪根(Bruce Degen)
兩人在【魔法校車】系列叢書中,展現了她們對於科學的熱愛與童趣,深深抓住許多讀者的心。他們被美國《書單》雜誌譽為「不容錯過的二人組」,其所創造的【魔法校車】主角卷髮佛老師則被稱為「所有繪本中最古怪又最慧黠的老師」。這一系列知識性故事帶領孩子進入浩瀚的科學領域,悠遊於生物科學、地球科學、太空科學、氣象學和古生物學中。被紐約時報評為「最新鮮有趣、最富創意想像的科學啟蒙方式……」。除了科學領域外,這對最佳拍檔也挑戰了歷史文化領域。在【魔法校車─卷髮佛歷險記】系列中,魔法校車的瘋狂趣味,一樣是帶領讀者探索新事物的主要動力。此外,他們兩人在童書領域貢獻卓越,多年來曾獲頒無數獎項,例如: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大眾教育傑出服務獎、華盛頓郵報童書協會非小說類大獎,以及大衛麥考文學獎等等。在台灣出版的代表作品有:【魔法校車─第一輯】、【魔法校車─第二輯】、【魔法校車─科學小小說】及【魔法校車─卷髮佛歷險記】等系列(以上皆遠流出版)。
譯者簡介游能悌宜蘭人,出生於林口台地東面、與台北盆地交接的泰山鄉。取得台大地質科學研究所博士之後,繼續在台大從事博士後研究。喜愛跑野外、旅行,喜愛研究台灣的古環境和沈積岩。
陳杏秋彰化人,出生於八卦台地北緣、位在彰化平原上的彰化市。台大地質系畢業,曾在遠流台灣館編輯多年科普書。現為公共電視兒童節目【下課花路米】企劃、編劇,協助地球科學文教基金會編輯【地球科學園地】季刊。
本書作者與繪者以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帶領讀者「化不可能為可能」。本書中魔法校車變成了挖土機,小朋友拿著鏟子和十字鎬在野外,想「挖穿」地球的外殼……石頭崩落,大家掉落地底的石灰岩洞……深入地殼,鑽過又熱又硬的變質岩……鑽穿地殼以後,進入了上千度的地函……又開穿一條黑色隧道重回地面……校車跟著滾燙的岩漿流向海洋……校車又被蒸汽雲飄至天空……整個故事鋪陳得時而緊湊、時而懸疑,無奇不有的想像正好滿足了小朋友的好奇,激發了他們的興趣,絲毫不覺得是在上課、學習,因為所有的學習已經融入了生活情境。(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 陳文山)
本書導讀輕輕鬆鬆揭開地球奧秘 陳文山(國立台灣大學地質科學系教授)「哪些東西算是石頭?」「石頭從哪裡來?」「石頭的原料是什麼?」「土壤是什麼?」「什麼是沈積岩、變質岩、火成岩?」「岩層是什麼?」「岩層裡面為什麼會有化石?」「鐘乳石是怎麼長出來的?」「地球的內部是什麼?」「火山是什麼?」「有哪些不同的石頭?有何用途?」
以上洋洋灑灑的幾個問題,就地質科學來說,每一個都是大哉問!在大學地質科學系的課程中,有的問題也許用一堂課來回答便綽綽有餘,有的要上好幾堂課才能說明清楚,有的甚至要上一個學期、一個學年才能了解其中的來龍去脈哩!地質學家對於地球上的石頭、地球的構造的確懂很多,才需要花那麼多時間教授給學生。不過呢,有時候,學生不再是大學生、中學生,而是一群小朋友,這時候,地質學家反而頭痛了起來,經常被自己打敗。   為什麼會這樣呢?地質學家必須使用非常淺顯的語言、非常易懂的概念,在短時間內讓小孩子了解,這一點,已經是一個莫大的挑戰。如果還要講得生動活潑,讓他們聽得津津有味,那更是要靠深厚的功力!因此,讀了這一本《魔法校車----鑽入地底》之後,我對於這位寶貝的卷髮佛老師可真是佩服至極!   我也經常帶學生出去野外觀察石頭、觀察岩層、蒐集化石標本,頂多也只能靠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解釋這些遠古時代發生的事情,剩下的,就得靠學生憑藉自己豐富的想像力去復原、去拼湊了!   可是這位卷髮佛老師她本領高超、花樣百出,不但「實地」帶學生「身歷其境」,還透過各種感官去「體驗」抽象的科學,連我自己是位地質學家,我都會受書中內容吸引,想跟著魔法校車出去校外教學哩!因為,現實世界是做不到的!   校車變成了挖土機,小朋友拿著鏟子和十字鎬在野外,想「挖穿」地球的外殼……石頭崩落,大家掉落地底的石灰岩洞……深入地殼,鑽過又熱又硬的變質岩……鑽穿地殼以後,進入了上千度的地函……又開穿一條黑色隧道重回地面……校車跟著滾燙的岩漿流向海洋……校車又被蒸汽雲飄至天空……這些情節簡直是天方夜譚!現今最先進的鑽孔技術,頂多鑽入地底10公里,更甭談鑽入地函了!   可是正因為作者以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帶領讀者「化不可能為可能」,整個故事鋪陳得時而緊湊、時而懸疑,讀者已沈醉、融入在故事中,根本不在意那些荒謬的情節,反倒覺得有趣、可愛極了!    小朋友總有許多幻想,這些無奇不有的想像正好滿足了他們,激發了他們的興趣,可以跟隨著卷髮佛老師東搞西搞,絲毫不覺得是在上課、學習,因為所有的學習已經融入了生活情境。   有什麼課,會比卷髮佛老師的課有趣呢?
策劃者的話你搭過魔法校車嗎?劉克襄 (兒童自然教育、自然旅行家) 春天時,我在北美東海岸旅行。 有一天,在森林散步時,遠遠地看到,一輛橘黃色的小學校車,從雪地裡緩緩駛來。 它的鮮明模樣和鴨嘴型車頭,隨即讓我聯想到自己書桌上的那幾本《魔法校車》系列童書。於是,我好奇地問同行的美國鳥友夫婦,「你們有沒有聽過魔法校車?」 「你說的是不是,跟我們不一樣的觀察,那一系列嗎?」 好個「不一樣的觀察」! 他們還加了一句,「很暢銷喔!電視上都有在演。」 我點點頭。然後,興奮地說,「我們台灣也要引進了。」 「那你最好小心,準備失業了。」他們知道我在台灣喜歡帶孩子自然觀察,因而對我戲謔。我卻一點不擔心,因為《魔法校車》處理的是世界性,自然環境的共通元素和題材,和強調本土的自然觀察是有差異的。而且,在思考模式和教學語言上,也截然不同。兩者間有很大的互補性,這樣的美國兒童教育方式,正好可以帶給台灣孩子不同的刺激和趣味!  不久,我們抵達了目的地,波士頓近郊的華爾騰湖。繼續沿著湖岸散步。在這座一百五十年前梭羅經常沈思的湖泊旁邊,好幾名東方女子打坐著。 「假如梭羅在世,看到《魔法校車》,不知道會不會抓狂?」這回換我福至心靈,開起玩笑了。 才這樣說著,不免想起,《魔法校車》中那位花樣百出、魔力超強的卷髮麻辣女老師,還有那批古靈精怪的小學生們,以及一次又一次奇特而荒誕的自然科學冒險。在一本一主題、詼諧緊湊的情節裡,老師和孩子們的對話常是很無厘頭、爆笑的。妙的是,一門門深奧難懂的自然科學,竟如此這般的,輕而易舉給傳達了出來;而孩子的想像力、好奇心和閱讀樂趣,也在每一次的捧腹大笑中被充分激發了、滿足了。 許久之後,這對夫婦其中一人回應,「梭羅大概會逃到更遠的湖泊吧!」話畢,兩人竟相視大笑。 梭羅在華爾騰湖時,那種知感性交錯地觀察種籽,樹種和小動物;並且,思考人和土地、自然間的關係,無疑是我們視為經典的自然觀察行徑,百年來亦多所依循。只是,梭羅若也帶孩童上自然課,看到今日《魔法校車》天馬行空式的顛覆教學法,一定以為像在聖堂唱搖滾歌曲吧! 接著,我再突發奇想,假如《魔法校車》裡的麻辣女老師帶領孩子來到華爾騰湖,會不會循著梭羅走過的路線,像我們一樣撿拾種子,觀察橡樹,以及凝視湖面?還是,一如叢書裡的逆向思考,懷疑梭羅在冬天是否敢裸泳?華爾騰湖的夏夜是否有水怪party?梭羅是不是常偷跑到波士頓玩? 上了湖岸,眼前那橘黃色的校車在另一邊的雪地停車。「叭」了一聲,一名小孩從小木屋出來,上了車。不知,他是否有搭過《魔法校車》? 有一天,若遇到搭過《魔法校車》的孩子,我有把握和他們來段「魔法對話」嗎? 突然間,我也懷念起遠在台灣的孩子。他們大概看到我桌上的那些《魔法校車》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