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魔法校車 : 拜訪恐龍王朝

  • Hit:17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兒童自然教育、自然旅行家劉克襄,第一次為國內兒童精心策劃的兒童自然科學繪本。本書榮獲「全美書商聯盟」精選最佳童書,以及「亞馬遜國際網路書店」讀者五顆星評價。 卷髮佛老師要帶同學去挖掘恐龍,親眼瞧瞧慈母龍的巢穴。但一抵達化石王國,校車竟然變成時光機器,把他們送到遙遠的史前時代,也就是恐龍還在地球上逍遙的時代!大夥兒瞪大了眼睛,因為他們一下置身三疊紀的叢林中,一下又出現在侏羅紀的巨型恐龍面前。你也想經歷一趟恐龍之旅嗎?快穿上你的迷彩裝,這絕對是精采的戶外教學! 魔法校車系列簡介本系列圖畫書共十冊,是美國暢銷超過千萬冊、得獎最多、最受歡迎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也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之一。全系列以麻辣魔法女教師--卷髮佛老師及其精怪頑皮的小學班級為主角,歷經一場又一場天翻地覆、驚心動魄又刺激精采的自然科學大冒險。一本一主題,故事活潑、生動、爆笑、有趣,緊緊掌握兒童閱讀喜好與口味。繪者布魯斯.迪根乃美國兒童教育、出版界知名插畫家,在本系列的圖畫中,分別以針筆、水彩、膠彩、色鉛筆……等不同材料與筆調,呈現出結合繪本、漫畫與卡通的獨特圖畫風格,極受大人與兒童歡迎。深入淺出的編輯手法,藉由大量的圖像搭配故事、對話、註記、說明文字等方式,充分滿足各個不同知識、年齡層讀者的需求。

兒童自然教育、自然旅行家劉克襄,第一次為國內兒童精心策劃的兒童自然科學繪本。本書榮獲「全美書商聯盟」精選最佳童書,以及「亞馬遜國際網路書店」讀者五顆星評價。 卷髮佛老師要帶同學去挖掘恐龍,親眼瞧瞧慈母龍的巢穴。但一抵達化石王國,校車竟然變成時光機器,把他們送到遙遠的史前時代,也就是恐龍還在地球上逍遙的時代!大夥兒瞪大了眼睛,因為他們一下置身三疊紀的叢林中,一下又出現在侏羅紀的巨型恐龍面前。你也想經歷一趟恐龍之旅嗎?快穿上你的迷彩裝,這絕對是精采的戶外教學! 魔法校車系列簡介本系列圖畫書共十冊,是美國暢銷超過千萬冊、得獎最多、最受歡迎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也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兒童自然科學圖畫書之一。全系列以麻辣魔法女教師--卷髮佛老師及其精怪頑皮的小學班級為主角,歷經一場又一場天翻地覆、驚心動魄又刺激精采的自然科學大冒險。一本一主題,故事活潑、生動、爆笑、有趣,緊緊掌握兒童閱讀喜好與口味。繪者布魯斯.迪根乃美國兒童教育、出版界知名插畫家,在本系列的圖畫中,分別以針筆、水彩、膠彩、色鉛筆……等不同材料與筆調,呈現出結合繪本、漫畫與卡通的獨特圖畫風格,極受大人與兒童歡迎。深入淺出的編輯手法,藉由大量的圖像搭配故事、對話、註記、說明文字等方式,充分滿足各個不同知識、年齡層讀者的需求。
喬安娜.柯爾(Joanna Cole)與布魯斯.迪根(Bruce Degen)
兩人在【魔法校車】系列叢書中,展現了她們對於科學的熱愛與童趣,深深抓住許多讀者的心。他們被美國《書單》雜誌譽為「不容錯過的二人組」,其所創造的【魔法校車】主角卷髮佛老師則被稱為「所有繪本中最古怪又最慧黠的老師」。這一系列知識性故事帶領孩子進入浩瀚的科學領域,悠遊於生物科學、地球科學、太空科學、氣象學和古生物學中。被紐約時報評為「最新鮮有趣、最富創意想像的科學啟蒙方式……」。除了科學領域外,這對最佳拍檔也挑戰了歷史文化領域。在【魔法校車─卷髮佛歷險記】系列中,魔法校車的瘋狂趣味,一樣是帶領讀者探索新事物的主要動力。此外,他們兩人在童書領域貢獻卓越,多年來曾獲頒無數獎項,例如: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大眾教育傑出服務獎、華盛頓郵報童書協會非小說類大獎,以及大衛麥考文學獎等等。在台灣出版的代表作品有:【魔法校車─第一輯】、【魔法校車─第二輯】、【魔法校車─科學小小說】及【魔法校車─卷髮佛歷險記】等系列(以上皆遠流出版)。
譯者簡介游能悌宜蘭人,出生於林口台地東面、與台北盆地交接的泰山鄉。取得台大地質科學研究所博士之後,繼續在台大從事博士後研究。喜愛跑野外、旅行,喜愛研究台灣的古環境和沈積岩。
陳杏秋彰化人,出生於八卦台地北緣、位在彰化平原上的彰化市。台大地質系畢業,曾在遠流台灣館編輯多年科普書。現為公共電視兒童節目【下課花路米】企劃、編劇,協助地球科學文教基金會編輯【地球科學園地】季刊。
《魔法校車:拜訪恐龍王朝》這本圖畫書,圖文並茂。原文是與美國紐約自然史博物館的恐龍專家以及耶魯大學博物館的科學教育專家合作指導,寫給孩子們的。近十年來,恐龍世界的探究又掀起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化──例如,恐龍長了毛;鳥或許是恐龍演化而來的,前肢變成了羽翼、翱翔天際……等等。到肯德基去點一客小恐龍餐吧!也讓這本圖畫書扮演誘發孩子們美夢的良劑!(自然科學博物館地質學組資深研究員 程延年)
本書導讀與龍共舞程延年(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地質學組資深研究員)    
恐龍永遠是九歲到九十九歲孩子們的恩寵與最愛。為什麼?    牠們曾經存活一億六千多萬年,今天卻不再與我們同在;牠們留下了豐富的化石紀錄,讓後人歷經二個半世紀前仆後繼的研究;牠們與現生非洲草原上的任何動物都不相像──無論是46公尺的地震龍,或幾十公分的美頜龍。科學家解開了一連串的謎題,卻引發出更多的問題。牠們太奇妙了。誘發好奇心,引領想像力,建築大架構──這是教育的中心意旨。而恐龍,無疑是進入到想像之旅的最佳起始點;是滿足無止盡好奇心最佳的一把鑰匙。    恐龍穿什麼的衣裳?恐龍照顧寶寶嗎?恐龍是聰明還是笨?恐龍跑的有多快,會追過我嗎?恐龍長的有多快,牠們壽命有多長?恐龍成群結隊嗎?恐龍互相溝通、相依相偎嗎?霸王龍的兩根指頭為什麼那麼短,牠們真是吃腐肉的嗎?梁龍的脖子為什麼那麼長?牠們能仰天長嘯嗎?劍龍的背板做什麼用途,真是散熱板?或者是吸熱充電板?鴨嘴龍頭上的冠飾做什麼用途,牠們真是白堊紀晚期的一支交響樂團,彼此高聲鳴唱嗎?    以上一連串的問題,困擾著大大小小的孩子們,課堂上不斷的問老師、想要在博物館的解說面板上找尋到終極的答案。果真有答案嗎?古生物學是一門歷史的科學。探鑿過往億萬年歷史的真相,化石是遺留下來的唯一證據──蛛絲馬跡,斷簡殘片。古生物學家像是福爾摩斯探案一般──兇殺的現場已然消逝,兇手已經逃離,靠著一根毛髮,幾張碎紙,幾個指紋,試圖拼湊起場景,建構起故事情節,最終找到兇手。就是因為案情太迷離了,在抽絲剝繭追尋線索的過程中,我們發揮無盡的好奇心、豐富的想像力,並且引用科學辦案的方法。這個過程,就是探究恐龍世界最讓人著迷的地方。新的證據。推翻了舊有的假說,建立起另一個全新的假說,答案或許永遠在遙不可及的天邊,而「我發現了!」的驚喜過程,不停的引領著孩子們走進這個恐龍的探索世界中,去找尋一個又一個無可預期的驚訝。   >這本圖畫書,圖文並茂。原文是與美國紐約自然史博物館的恐龍專家以及耶魯大學博物館的科學教育專家合作指導,寫給孩子們的。近十年來,恐龍世界的探究又掀起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化──例如,恐龍長了毛;鳥或許是恐龍演化而來的,前肢變成了羽翼、翱翔天際……等等。到肯德基去點一客小恐龍餐吧!也讓這本圖畫書扮演誘發孩子們美夢的良劑!
策劃者的話你搭過魔法校車嗎?劉克襄 (兒童自然教育、自然旅行家) 春天時,我在北美東海岸旅行。 有一天,在森林散步時,遠遠地看到,一輛橘黃色的小學校車,從雪地裡緩緩駛來。 它的鮮明模樣和鴨嘴型車頭,隨即讓我聯想到自己書桌上的那幾本《魔法校車》系列童書。於是,我好奇地問同行的美國鳥友夫婦,「你們有沒有聽過魔法校車?」 「你說的是不是,跟我們不一樣的觀察,那一系列嗎?」好個「不一樣的觀察」! 他們還加了一句,「很暢銷喔!電視上都有在演。」 我點點頭。然後,興奮地說,「我們台灣也要引進了。」 「那你最好小心,準備失業了。」他們知道我在台灣喜歡帶孩子自然觀察,因而對我戲謔。我卻一點不擔心,因為《魔法校車》處理的是世界性,自然環境的共通元素和題材,和強調本土的自然觀察是有差異的。而且,在思考模式和教學語言上,也截然不同。兩者間有很大的互補性,這樣的美國兒童教育方式,正好可以帶給台灣孩子不同的刺激和趣味!  不久,我們抵達了目的地,波士頓近郊的華爾騰湖。繼續沿著湖岸散步。在這座一百五十年前梭羅經常沈思的湖泊旁邊,好幾名東方女子打坐著。 「假如梭羅在世,看到《魔法校車》,不知道會不會抓狂?」這回換我福至心靈,開起玩笑了。 才這樣說著,不免想起,《魔法校車》中那位花樣百出、魔力超強的卷髮麻辣女老師,還有那批古靈精怪的小學生們,以及一次又一次奇特而荒誕的自然科學冒險。在一本一主題、詼諧緊湊的情節裡,老師和孩子們的對話常是很無厘頭、爆笑的。妙的是,一門門深奧難懂的自然科學,竟如此這般的,輕而易舉給傳達了出來;而孩子的想像力、好奇心和閱讀樂趣,也在每一次的捧腹大笑中被充分激發了、滿足了。 許久之後,這對夫婦其中一人回應,「梭羅大概會逃到更遠的湖泊吧!」話畢,兩人竟相視大笑。 梭羅在華爾騰湖時,那種知感性交錯地觀察種籽,樹種和小動物;並且,思考人和土地、自然間的關係,無疑是我們視為經典的自然觀察行徑,百年來亦多所依循。只是,梭羅若也帶孩童上自然課,看到今日《魔法校車》天馬行空式的顛覆教學法,一定以為像在聖堂唱搖滾歌曲吧! 接著,我再突發奇想,假如《魔法校車》裡的麻辣女老師帶領孩子來到華爾騰湖,會不會循著梭羅走過的路線,像我們一樣撿拾種子,觀察橡樹,以及凝視湖面?還是,一如叢書裡的逆向思考,懷疑梭羅在冬天是否敢裸泳?華爾騰湖的夏夜是否有水怪party?梭羅是不是常偷跑到波士頓玩? 上了湖岸,眼前那橘黃色的校車在另一邊的雪地停車。「叭」了一聲,一名小孩從小木屋出來,上了車。不知,他是否有搭過《魔法校車》? 有一天,若遇到搭過《魔法校車》的孩子,我有把握和他們來段「魔法對話」嗎? 突然間,我也懷念起遠在台灣的孩子。他們大概看到我桌上的那些《魔法校車》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