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白虎之咒(3) : 勇闖五洋巨龍

  • Hit:11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我望著一片明亮的藍色水潭,表面上波平浪靜,深處卻湍流不止,載滿了我無可觸及的思緒與回憶。我無法看透那對藍眼,也無法從他心海的深潭中,拉回自己所熟悉的那名男子。我看不到他。
要經歷過多少的考驗,才能尋得真愛?
在對抗邪惡的羅克什後,凱西面臨了新的難關:她深愛的阿嵐重傷甦醒後,竟然不記得她了。三人在繼續尋寶,與五頭狡詐的惡龍纏鬥的過程中,阿嵐和季山再次為奪取凱西的芳心起了爭執──令凱西遭逢前所未有的困惑與無所適從。
《白虎之咒》系列第三集是部緊張刺激的海上愛情冒險故事,有龍群、海怪、巨鯊、風度翩翩的騎士、神奇的武器,和吊足了胃口的三角戀情。在充滿危難、魔法與愛情的第三部曲中,凱西和兩位虎王子,不論在破解魔咒之路上,或者情感道路上,都面臨了更大的考驗與危機。

我望著一片明亮的藍色水潭,表面上波平浪靜,深處卻湍流不止,載滿了我無可觸及的思緒與回憶。我無法看透那對藍眼,也無法從他心海的深潭中,拉回自己所熟悉的那名男子。我看不到他。
要經歷過多少的考驗,才能尋得真愛?
在對抗邪惡的羅克什後,凱西面臨了新的難關:她深愛的阿嵐重傷甦醒後,竟然不記得她了。三人在繼續尋寶,與五頭狡詐的惡龍纏鬥的過程中,阿嵐和季山再次為奪取凱西的芳心起了爭執──令凱西遭逢前所未有的困惑與無所適從。
《白虎之咒》系列第三集是部緊張刺激的海上愛情冒險故事,有龍群、海怪、巨鯊、風度翩翩的騎士、神奇的武器,和吊足了胃口的三角戀情。在充滿危難、魔法與愛情的第三部曲中,凱西和兩位虎王子,不論在破解魔咒之路上,或者情感道路上,都面臨了更大的考驗與危機。
柯琳.霍克 Colleen Houck
柯琳酷好讀書,喜歡的作品包括動作、冒險、科幻及浪漫小說。以前就讀亞利桑納大學的柯琳,曾擔任七年的國家認證美國手語譯員。《白虎之咒:預言中的少女》是她首部作品,本書已獲得文學讚譽及極佳的電子書銷售成績。這部由她自費出版的電子書,在Kindle的青少年暢銷排行上雄踞榜首達七週,並進入二○一○年新一代獨立圖書獎(Next Generation Indie Book Award)青少年小說決選名單。系列的第二集《白虎之咒2:尋找風的聖物》更獲得家長評選金牌獎(Parents' Choice Awards)的殊榮。柯琳現與先生及一隻白虎娃娃居住於奧瑞岡州塞倫市。
譯者簡介柯清心
台中人,美國堪薩斯大學戲劇研究所碩士,現任專翻譯。著有童書《小蠟燭找光》;譯有《白虎之咒:預言中的少女》、《白虎之咒2:尋找風的聖物》、《擁有未來記憶的女孩》、《鄰家女孩》等數十部作品。
媒體推薦
高潮迭起,本書與《白虎之咒》一、二集一樣,揉合了動作冒險與愛情……本系列粉絲必然覺得過癮至極,並滿心期待第四集的出版。──《書單》
在打敗海怪奎肯、巨鯊和五條巨龍後,作者霍克在精彩絕倫的第三部曲中,更讓邪惡的巫師掀起暴雨大戰,留下吊人胃口的結尾。建議讀者在閱讀這部感人肺腑的作品時,備妥手帕、解熱的冷飲和降血壓藥。──《科克斯書評》
這是繼《暮光之城》系列後,最令我著迷的書系。柯琳.霍克是位天生的說故事高手,讓讀者陶醉於她編織的冒險故事裡,一路吊足你的胃口。本書與前兩集同樣緊湊與富於原創,讀者很難不迷上這套書系。──Serendipity Reviews
融合了史詩與冒險的動人愛情故事……──蘇菲.約頓(Sophie Jordan),著有《Firelight》
史詩般的三角戀情,令我愛不釋卷!──亞歷珊卓‧孟尼耳(Alexandra Monir),著有《Timelss》
讀者推薦
《白虎之咒3:勇闖五洋巨龍》擄獲我的心、誘拐我的靈魂,令我屏息而迷戀不已。我狂愛這部書、這套系列,愛到無法自拔。凱西、阿嵐和季山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他們的愛即是我的愛,我好怕翻到結尾,因為那表示我得讀完他們這一部分的故事,然後繼續苦苦等待下一集的問世。──Erica
本書乃白虎系列迄今最棒的一部,我從第一集開始,便成為死忠書迷,小說越演越精彩,所有細節生動詳實,歷歷在目,彷若身臨其境,尤其他們直搗敵營時,更是妙不可喻。還有其他各種細微的趣點,也都使小說格外地迷人。──Whitney
我的天啊!等我哭完後,再好好寫份書評吧,小說實在太精彩了,千言萬語,難以盡述我對本系列的喜愛,真的會揪心肝哦。──Mary
作者的話
我在為《白虎之咒3》研究沈落城市的資料時,首次讀到馬哈巴里普蘭及七寶塔的故事。對我來說,妒意大發的印度神祉,掀動暴雨一舉淹滅六座廟宇,獨獨留下其中一座,真的是非常精彩的神話,我決定將之納入作品中。
我一直很喜歡揉合真實歷史事件、地點與幻想元素的小說,憑空創造一個能通往另一世界的特殊場景,真是樂趣無窮。《納尼亞傳奇》裡露西的魔衣櫥、《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兔子洞,以及《巧克力夢工廠》裡通往巧克力室的門廊,都是神奇的通道,能讓可愛的小說人物,進入凡事皆有可能的奇幻世界。
現實中的七寶塔市,與我創造的幻想世界一樣神祕。馬可波羅曾在著作中提及這座美麗的城市,但有人抱持懷疑。當地人談到曾有多座廟宇被海水淹沒,但一般認為,那只是迷信的漁人誇大後的傳說,七寶塔市其實不曾存在。
直至二○○四年,海嘯襲擊印度東岸,海水自岸邊遠退後,人們才相信傳言不假。有人目擊到不可思議的景象──海水旋攪、沙子退陷,沉沒已久的廟宇,彷彿被海神從海底岩床托起般地重見天日了。原來神話都是真的,被遺忘的重新掘起,失落的寶塔重現江湖。
這則奇妙的故事勾動了我的想像力,若能潛入水中探索這些海底廢墟,會是如何?深海下究竟藏了什麼寶物?在黑暗的水底長廊中,蟄伏著何種險惡?我心中充滿了各種可能。
我希望在《白虎之咒3:勇闖五洋巨龍》裡,能利用這個獨特的入口,創造出一個充滿神祕與危險的奇境。我在幾位主角到七寶塔尋找女神聖物的過程中,加入各種神物妖怪,從天上飛的保護者到凶惡無比的阻攔者,甚至還有被迫指點迷津的角色,不一而足。
充滿生命的海洋對我們雖重要無比,卻有一大部分尚未探索。也許我的故事並非全屬虛構,說不定群龍真的掌管了某片海域,傳說中的動物潛居其間,納盡了人世間的寶藏。
敬邀讀者們跟隨凱西和她的同伴,一起踏上旅程,發掘一個充滿危險激刺的神奇世界,揭露七寶塔的祕密。
──柯琳.霍克
序血
返回孟買的大廈辦公室後,羅克什在厚重的玻璃門後,極力控制血管中流燒的狂怒。在拜賈族的營區裡,沒有一件事情按原計畫進行,連村民都出乎意料地地背叛他。羅克什雖然抓到白虎王子帝嵐,也從女孩身上奪走重要的達門護身符,卻並未完成最初的志業。羅克什重重吐息,平抑心中的怒火,他以指輕敲下唇,思忖先前打鬥的情形。對方擁有奇特的兵器,手下們發現,那些兵器與杜爾迦女神有關,且對方使了魔力,那絕非拜賈族的雕蟲小技所能比擬。魔法是一種工具,唯有悟性高的人才得窺其堂奧。追求魔法者少,能駕馭魔法者更是?毛麟角。羅克什能操縱巫術,他打算用它追求更高的權勢,別人當他是惡魔,但他根本不相信善惡──只相信權力。羅克什無論如何都要掌權。為什麼會是杜爾迦?或許是女神在冥冥中指引他們吧。羅克什不信善惡,也不相信有神,信仰是一種控制眾人的方便法門,讓人們變成無腦的奴才,不去發揮該有的智能。信眾只會坐在家中哭泣祈禱,降伏在永遠不會出現的神明之前。聰明人用自己的雙手掌控事物。羅克什深深蹙眉,想起脫逃的女孩。女孩一定覺得逃掉的人是他,羅克什雖派遣援兵過去,但那些白痴竟都空手而歸。指揮中心已被搗毀,攝影機和錄影帶不翼而飛,拜賈族、老虎和女孩亦不見蹤影,簡直是……令人惱怒。鈴聲響起,羅克什的助手走入房中,羅克什聽他結巴地解釋找到植入王子身上的追蹤器,男人攤開顫抖的手,將敲碎的殘片放到桌上。羅克什一語不發地拿起碎晶片,運起護身符的魔力,將晶片和渾身哆嗦的助手一起拋出六十樓高的窗外。羅克什聽著助手尖嚎著一層層往下墜,就在他即將摔落地面時,羅克什喃喃念咒,地面便裂開一個洞,將助手活生生埋掉。處理完這件鳥事後,羅克什從口袋掏出得來不易的戰利品。風從破窗中灌進來,太陽攀在熱鬧的城市上空,映照著剛剛得手的第四片護身符。再過不久,他就能找齊所有破片,完成懸念多年的大夢了。羅克什知道完整的護身符能使他變得更卓絕……強大……無懈可擊。他故意把好戲留在最後,但現在可以先好好享受一下。享受勝利的滋味了。羅克什興奮不已地將第四片護身符拼到其他珍貴的符片上。可是卻拼不攏。他將破片轉了又扭,還抬高邊緣,但符片硬是湊不上去。怎麼會這樣?明明是在營地裡,從女孩脖子上搶下來的,這跟兩次在幻象中看到的護身符是同一片哪。羅克什心一沉,咬牙切齒地捏碎可恨的假護身符,細屑從他緊握的拳縫間流瀉而出,羅克什身上每個細胞都激憤難當,藍色的火光在指間閃動彈射。怒氣一波波襲上心頭,羅克什氣到渾身發脹,無處可洩,只能死握住拳頭,硬生生吞忍。死丫頭!她騙了我!羅克什氣鼓著太陽穴,思忖凱西.海斯這個人,她讓他想起幾世紀前的另一名女子──黛絲琴,雙虎的母親。那女人可夠嗆了,羅克什回憶著──不像他的老婆。他老婆為他產下女兒葉蘇拜後就被他宰了,他要的是兒子,一個繼位者。我兒子和我本可統治世界的。弄璋不成而極度失望的羅克什想出了一個計策──殺害羅札朗,強娶黛絲琴。馴服這名悍妻的過程,必然樂趣無窮。然而黛絲琴早已歸為塵土了,幸好雙虎為他帶來了凱西。這女孩遠遠超乎羅克什的預期。羅克什的狂怒漸漸轉化成別的情緒,那情緒在他心中慢慢翻攪,凝聚成思緒,最後像潰瘍的膿包般爆開來,形成一股邪惡瘋狂的欲念。凱西跟黛絲琴一樣擁有可佩的勇氣,他打算從羅札朗的兒子們身邊奪走凱西,那一定會很有意思。羅克什突然覺得心癢難撓,好想再次撫觸她柔嫩的肌膚,若能將刀子緊貼其上,不知有多麼好玩。想到這裡,羅克什忍不住摸著破掉的窗玻璃邊緣。說不定他會讓雙虎活命,以享受此事對他們造成的痛苦。就這麼辦吧,把兩位王子關進籠子裡,逼他們看我如何征服那女孩。這將是人間至樂啊──尤其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好久啊,我等待太久了。想到戰爭尚未結束,羅克什才勉強冷靜下來。不找到凱西,誓不罷手。羅克什的手下已在印度四處搜尋,監視各地的杜爾迦廟,以及所有海陸空交通要站了。他絕不善罷干休,他會再次出擊,畢竟對方只是個女孩。就快了,想到能再次撫觸凱西,羅克什便渾身發顫,他幾乎能感知到她。不知道凱西的尖叫聲聽來如何。羅克什很訝異擄獲女孩的欲念,竟比奪取護身符還強,那股想擁有她的狂念磨得他手指發癢。不久他就會抓到女孩,蒐齊護身符了,不過等抓到她後,一定得耐住性子,我的缺點就是太急躁了。羅克什扭著指上的戒指,或許他不該對雙虎輕敵,這是他們第一次造成這麼大的麻煩。不過老虎並非印度唯一的獵食者,羅克什自己也非省油的燈,他就像默默穿水,殺人於無形的鯊魚。羅克什發出獰笑,鯊魚是令人敬佩的超級獵食者,是海中之王。動物界的獵食是天性使然,而人類的殺戮卻出於選擇──選擇將反對者粉身碎骨,把敵人生吞活剝。人類選擇獵食,或淪為被獵。羅克什很久以前便決定站到食物鏈的頂端了,如今僅剩一個家族和一名年輕女孩妨礙他的大計。既已在水中聞到她的血腥味了,就休想再逃出我的掌心。羅克什若有所思地撫著鬍子,幻想在她身邊環游,水色渾濁,他們絕對看不到他正在迫近。19綠龍的狩獵
我們在一座大島附近泊船,溫暖的沙灘擴至視線之外,島上遠處密密麻麻長著各種植栽。五彩的鳥群在頂上飛掠,這座五色繽紛的熱鬧島嶼,比霧氣籠罩的藍龍島溫暖多了,我們清楚地聽見猴群的尖啼與鳥兒的啁鳴。阿嵐很快加入大夥,將武器放到桌上。他走過來站到我身邊。季山說:「聽,你們聽到了沒?」「聽到什麼?」我問。阿嵐搭著我的手說:「噓。」他傾頭閉眼。我也豎耳聆聽,但只聽到飛禽走獸之音。阿嵐終於張眼說:「你覺得是貓,黑豹,還是花豹?」季山搖頭說:「不對。是獅群嗎?」「應該不是。」我除了猴子叫,什麼也聽不見。「聽起來是什麼樣子?」我問。「像尖叫,而不是吼聲。」阿嵐解釋道:「我以前聽過……在動物園裡。」他閉眼再次聆聽。「美洲虎,是美洲虎。」「美洲虎長什麼樣子?」季山問。「看起來像花豹,但體形更大更凶悍。美洲虎很聰明,精於算計,咬合力道極強,它們不鬧著玩,一咬就要穿碎頭骨。」「我以前從沒聽過。」季山說。「你不會聽說的,因為印度沒有,是從南美來的。」阿嵐接道。三人開始配戴武器時,妮莉曼和卡當先生也來了。卡當先生問:「你們打算穿越叢林嗎?」「是的。」阿嵐邊答邊幫我把亂顫的金箭綁穩。「我們坐船過去,然後穿越叢林進入……那裡。」他對我指出一段跟其他樹叢看來毫無二致的林子,堅稱那邊的地形比較好走。卡當先生跟隨我們一起走到船底,「若需要支援,請凱西小姐發掌即可。」「好。」說完季山跳上船對我伸手。卡當先生打開船庫,將小船放入水中,等一切就位,阿嵐躍下船側,伶俐無比地落到我身邊。季山啟動引擎,掌舵調船航往海灘,船首自水面揚起時,我差點摔倒,阿嵐伸手扶我,卻被我推開,反手抱住季山的腰。我回首時,阿嵐正不悅地瞪著我。一抵達島岸,阿嵐便跳下船,將船拉到灘上。我的腳才碰到沙灘,便聽到腦中傳來粗啞的聲音,只見樹群搖晃,像歷經一場小地震。來者何人?喧鬧的叢林突然靜止下來,三人環聚四顧,尋找聲音出處,卻一無所獲。你們是誰?那聲音問道。我朗聲說:「我們是前來尋求幫助的旅人,我們得找到你的兄弟和七寶塔,找到杜爾迦的項鍊。」巨龍的笑聲有如兩顆大石相撞,嚇得鳥群往島嶼彼端竄飛。妳打算怎麼幫我,小女生?「你對我們有何要求?」我小心翼翼地問。噢,並……不多,我只想要一點娛樂,我在島上十分寂寞,或許妳能為我提供一些……樂子。「怎麼個娛樂法?」何不……來場比賽?季山問道:「巨龍,你究竟在哪裡?」你看不見我嗎?我離你們很近。「看不見。」季山回道。巨龍嘲弄地冷哼,那你們一定不會是我的對手,也許我根本不該跟你們玩。「在那裡。」阿嵐低聲說:「在那棵樹上。」他指向上方,我定睛看著一片顫抖的密葉,再一細瞧,便看出有隻眨動的金眼了。啊,不錯嘛,終於找到我了。樹劇烈抖動,一大根枝子斷落,緩緩向我們移下。巨龍的偽裝技術無懈可擊,棕色的頭部長著像漂流木的瘤節,嘴鼻彷若生著利齒的鱷魚,下樹時,兩隻金眼不停地對我眨動,龍頭背後冒出兩根龍角,有些地方的青苔似乎剝離了,掛在角上。巨龍蛇般的長軀與他的兄弟神似,但生了金爪,龍鱗像綠葉般層層疊疊,棕色的鬍鬚和鬃毛自頭上垂下,宛若濃密的棕色玉米穗,柔軟的鬃毛如馬鬃般沿背漸稀而下,最後化成一道長長的尾鬚。綠龍比其他兄弟嬌小,但一從樹上下來,身體便開始變大,若伸展開來,也許有遊艇的兩倍長。我被綠龍的聲音嚇了一跳。我們應先按規矩來,正式相互介紹一下。我叫綠龍,是土龍,我知道你們已見過我兩位兄弟,星龍與海龍了。我若肯幫忙,你們也會見到我另外兩位兄弟,不過我先警告你們,他們不像我這麼與人為善,長得也沒有我帥。綠龍咯咯笑了起來。我好奇地踏近一步,「我還以為你們是五大洋的龍。」金眼朝我眨動。妳膽子好大,我們出生於五大洋,我生於溫暖的印度洋,藍龍生於南海,龍君是太平洋。你們還沒見過金龍和白龍,前者生於大西洋,後者在寒冷的北極海域出生。我雖生於海裡,卻掌管大地及所有陸上發生的事。「你們的父母是誰?」綠龍對我噴口熱氣,妳的膽子有點太大了,親愛的,我們開始比賽吧,或者你們想折回去?「我們會跟你比賽。」季山說。巨龍咂著嘴說,好極了,任何比賽,贏家都得獲得獎賞。綠龍昂首凝望季山的雙眼,然後依樣對待阿嵐。「你在做什麼?」我問。讀心。別擔憂,小女孩,我只是在讀他們的心念而已。綠龍輕哼一聲,仰天狂笑道,這會是我千年來,最精彩、最過癮的一場比賽!綠龍繼續咯咯笑著。「什麼事那麼好笑?」我問。因為他們兩個都想要同樣的獎品。「同樣的獎品?」綠龍扭身將我跟兩兄弟隔絕開來,是的,跟我來吧,親愛的。「什麼?才不要!」噢,妳非來不可,比賽一開始,就得比出輸贏。綠龍伸出金爪扣住我的腰拎起,我拼命掙扎,巨龍卻作勢騰空。「等等!你在幹什麼?你不可以這麼做!我們連比賽規則都還不曉得!」兩兄弟向我搶來,綠龍在沙上噴出一道烈火,阻去他們的追勢。我在他爪中奮力掙扎,腰部卻被利爪掐得死緊。別再掙扎了,小女孩,我們可不希望獎品受損。「獎品?什麼意思?」綠龍嘆口氣,往空中踢飛,對兩兄弟噴出更烈的火柱,將他們圈住,但不致燒傷。季山拿起飛輪喊道:「放她下來,綠龍,否則我們宰了你。」\綠龍嘲弄著,我們龍族是殺不死的。阿嵐拔出三叉戟將手柄一轉,讓尖刺變長,準備射出。「我們也是不死之身,綠龍,我們一定會拿下你,安全救出她。」綠龍低頭對阿嵐嘶聲說,老子要的就是這個,虎兒。季山對著盤空而上的巨龍吼道:「立刻放她下來!」阿嵐躍出火圈,扔下三叉戟,化成白虎,三兩步攀上一棵高樹,在細窄的枝子上奔躍追近。他高吼著對巨龍揮爪。綠龍全未將他放在眼裡,他垂頭面對白虎,但虎兒仍無法搆著他的鼻子。阿嵐變回人形吊在樹上看著我,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焦急。他觸不著我,完全一籌莫展。阿嵐神色一凜,面露凶光地對土龍說:「你若敢動她半根汗毛,我發誓一定抓到你,將你碎屍萬段。你自己小心點,綠龍。」綠龍睨著眼,陰毒地笑道,好呀,這場比賽太令人期待了,既然你堅持要先知道比賽規則,我就告訴你吧……你們就是比賽。我要進行一場狩獵,你們得變成老虎,路上會有陷阱和其他怪物等著你們。如果你們能在我射殺或捕獲你們之前抵達城堡,就能繼續玩第二回合,否則,老子的壁爐邊就會多出兩張非常華麗的虎皮。「如果我們進行到第二回合呢?」你們若擊敗我,雖然可能性極低,比賽內容便會改變。你們得設法穿過迷宮,抵達城堡。放下你的飛輪,否則老子將這女孩開腸剖肚。我倒抽口氣,低頭看到季山正揚著飛輪,攀在樹底。他垂下手,巨龍如風向標地打著轉,我被旋得頭昏眼花。巨龍盯著兩兄弟繼續說,等你們進入迷宮後,武器再還給你們,這階段是最古老的比賽,參賽者有一位白武士、一位黑武士、一頭龍和一位公主。你們得穿越迷宮,攀上城壁,然後屠掉惡龍──也就是本人在下我,勝利者可獲得佳人。「我還以為你是不死之身。」阿嵐說。噢,我是呀,不過你若能在被燒成灰前,使出致命的一擊,就算你贏了。「若是你贏呢?」若是我贏,女孩就是我的了。綠龍邪惡地笑著,輕輕掐緊我。我痛到抽氣,兩兄弟發出厲吼。阿嵐堅毅地緩緩說道:「我們會按你的方式比賽,綠龍,但是別忘了,你加諸她身上的傷害,無論何其微淺,我都會百倍還諸於你。」巨龍在空中來回游動,欣賞地看著阿嵐說,我很久沒遇到這麼強悍的對手了,祝你們好運,比賽開始!一股旋風掃過,所有武器一閃,登時消失,兩人痛苦地唧哼著被迫化成虎形。黑虎望著我高吼一聲,竄入林間,白虎攀在樹上目送我,直至再也見不到彼此。巨龍攀高後進入林中,以驚人的速度游竄於巨樹間,偶爾伸爪將過於貼近的大樹推開,在樹幹上留下參差的爪痕。我發著抖,他一定會像切豆腐一樣地撕碎阿嵐和季山。「你要帶我去哪?」當然是去城堡。綠龍往高空疾騰,害我差點吐出來,無力追問。這島嶼比我原先想的大多了,直徑約五英里長。不久我們便離開樹林,掠過沙灘,來到海面上了。另一座較小的島嶼出現了,旁邊亦是綠樹環繞,小島中央有座以深綠色石塊砌成的高堡。至少二十英尺高的深色樹籬,環伺著被雲霧包攏的高堡,形成一大片迷宮。我頹喪地發現城堡並無階梯,亦無門扉,唯一的通路就是凌空而降。虎兒們得從外面攀爬,而我則像長髮公主一樣被困在堡裡,只是少了長髮。巨龍直飛城堡頂端的高塔,用利爪扣住平坦的屋頂滑降,最後才將我放下。巨龍周邊的空氣旋繞,發出閃光,然後碰地一聲,綠龍的人形便出現在我面前了。他白膚棕髮,十分俊美,卻令人膽寒,他的眼睛此時偏向淡褐,不再是金黃的了。此人穿著老式卡其獵裝、烏亮的長靴,腋下甚至夾了一頂遮陽帽。「不公平。」我罵道,「他們怎會知道樹籬和城堡根本不在同一座島上?」「他們最後總會知道的。」他拉起我的手肘,用淡淡的聲腔說:「來吧,親愛的,讓我為妳導覽妳的住處。」「你怎麼會操俄國腔?」他大笑:「難道妳不知道,斯拉夫人是世上最厲害的獵人嗎?我們龍族可以幻化成任何想要的形體,我選擇用最公平的方式狩獵,效仿從前狩獵仍為公平競技時,偉大獵人的獵遊方式。只有少數英勇的獵人,才敢讓自己與獵物暴露在同樣的風險裡,憑藉技術與巧智獲勝,而非依靠武器。今天,我要向他們致敬。」綠龍的弱點顯然就是狂傲,或許我能善加利用。我一臉認真地說:「是唷,你的風險真高,好個勇敢壯舉。」綠龍困惑地停下來問:「這話什麼意思?」「你若想效法偉大的獵人,就應該像人類一樣打獵。我的意思是,你不會打算用神龍的感官來幫你吧?神龍強大的速度、視力和聽力,會讓你佔盡優勢。」「噢……對哦。我想我可以撇開這些能力,像凡人一樣地打獵。」他繼續帶我深入城堡,走下一道旋梯。「這樣比賽就會更刺激好玩了,是嗎?」我故作天真地問。「是啊,是啊!一點都沒錯!就這麼辦,我要像凡人一樣狩獵。」我搭住他的手臂,佯裝憂心地說:「可是這樣你有可能會很危險欸,老虎很厲害的。」「哈!我不會有危險,老子第一個小時就能贏。」「但你一定會忍不住使出神力,我不怪你,老虎只要撲向你的咽喉,你就會忍不住將他宰掉了。我能諒解,空有一身本領卻壓抑不用,實在太強人所難了。」「我不需要神力,只須憑智慧和技巧就能贏了。」「反正你隨時可以後悔,所以還是很安全。」「我才不擔心安危的問題!好吧,為了向妳證實,我們再加一條規則!」「什麼規則?」「狩獵時我若使出任何神力,就算老虎贏。」「哇!你真是豪氣干雲!可惜我只能困在此地,無法觀戰。」「是啊,真可惜。」他若有所思地說,「嗯,我對妳網開一面,讓妳觀賽吧。」「你是說,你要帶我同行?」「然後冒著在比賽結束前,讓他們把妳偷走的風險?別鬧了,小女孩,妳得留在塔裡。我會叫魔鏡讓妳觀看狩獵過程。妳想看時,只要走到鏡子前表示想看就行了。妳請自便,親愛的,食物和飲料每天都會放在窗台上,比賽結束前,妳都得待在這兒。」他興高采烈地往樓梯走,沈重的木門在他身後關上鎖住了,我等到再也聽不見綠龍的聲音後,抬手瞄向木門。零動靜,我走到窗邊射出火焰,雷心掌再度失效。我頹坐在小床的粗織被上,無計可施。「鏡子,讓我看看狩獵吧。」魔鏡登時轉黑,映出島嶼的鳥瞰景象,綠龍的身影自水面飛掠,然後落到沙灘上化成人形。他攜著一把舊式長筒來福槍和一袋火藥走入叢林──甚至拎了一罐水壺。我由衷希望他能守諾,以凡人之力狩獵。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