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追風者 : 馬踏飛燕傳說

  • Hit:139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匹烈馬中的烈馬一個奴隸中的奴隸同樣高貴的頑強生命渴望自由的靈魂煞那間的風、雲、人、物……穿越時空的動人傳說全都凝結在一具古青銅器中也許不是偶然,當飛馬一躍而起,那無法割捨的情,招引了弱小的燕子來助一臂之力……馬踏飛燕也稱馬超龍雀,是東漢青銅藝術的傑出代表。一匹千里馬正在疾馳飛奔,它體態健美,昂首揚尾,張口嘶鳴,三足騰空,右後蹄下踏著一只飛鳥。飛鳥展翅欲飛、驚愕回首。一切都發生在瞬間,卻給人以無比寬闊的想像空間。本故事文本以甘肅博物館藏「飛馬踏燕」東漢(公元186~219年)青銅器為藍本。此藝術品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多次作為國際禮品。漢武帝《西極天馬歌》:“天馬來兮從西極,經萬里兮歸有德,承靈威兮降外國,涉流沙兮四夷服”在人類歷史演進中,馬一直扮演著推波助瀾的重要角色,尤其在大漠邊關的長途征戰中,更有著不可替代的戰略價值,擁有一匹剛烈剽悍的駿馬,成為自古英雄名將的勇武象徵:然而,在古老東方卻有一匹剛烈剽悍的駿馬留下一段非關勇武的美麗傳說……

一匹烈馬中的烈馬一個奴隸中的奴隸同樣高貴的頑強生命渴望自由的靈魂煞那間的風、雲、人、物……穿越時空的動人傳說全都凝結在一具古青銅器中也許不是偶然,當飛馬一躍而起,那無法割捨的情,招引了弱小的燕子來助一臂之力……馬踏飛燕也稱馬超龍雀,是東漢青銅藝術的傑出代表。一匹千里馬正在疾馳飛奔,它體態健美,昂首揚尾,張口嘶鳴,三足騰空,右後蹄下踏著一只飛鳥。飛鳥展翅欲飛、驚愕回首。一切都發生在瞬間,卻給人以無比寬闊的想像空間。本故事文本以甘肅博物館藏「飛馬踏燕」東漢(公元186~219年)青銅器為藍本。此藝術品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多次作為國際禮品。漢武帝《西極天馬歌》:“天馬來兮從西極,經萬里兮歸有德,承靈威兮降外國,涉流沙兮四夷服”在人類歷史演進中,馬一直扮演著推波助瀾的重要角色,尤其在大漠邊關的長途征戰中,更有著不可替代的戰略價值,擁有一匹剛烈剽悍的駿馬,成為自古英雄名將的勇武象徵:然而,在古老東方卻有一匹剛烈剽悍的駿馬留下一段非關勇武的美麗傳說…… 李如青1962年出生在海角窮荒的金門縣境,1987年來臺謀生,喜歡爬爬山、看看電影、下下廚、逗逗小孩。國立藝專畢業,曾在廣告公司擔任企劃工作。2007年,因為一個偶然的際遇,讓他體認到這塊土地上的一切竟是如此美好,從此開始繪本創作,目前已出版了七本繪本:分別是《那魯》(金鼎獎兒童及少年圖書類最佳圖畫書獎),《勇12:戰鴿的故事》(好書大家讀推薦好書、基隆市年度推薦好書),《雄獅堡最後的衛兵》(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入圍第二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紋山》(金鼎獎圖畫書類獎)(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旗魚王》(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不能靠近的天堂》(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入圍第三屆豐子愷圖畫書獎)以及《因為我愛妳》等書,希望將自己所見、所聽、所聞、所感知的美好、和每個孩子一同分享。作品曾獲2011、2012年豐子愷圖畫書獎入圍、第32、36屆金鼎獎「兒童及少年圖畫書類最佳圖畫書」、2010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優秀畫家大獎、2012年好書大家讀年度年度最優秀畫家大獎 漢武帝《西極天馬歌》:“天馬來兮從西極,經萬里兮歸有德,承靈威兮降外國,涉流沙兮四夷服”牠是烈馬中的烈馬所有被捕獲的野馬都被馴服了,只剩下黑風,依然桀驁不馴他是奴隸中的奴隸左騎將軍大破羌族之後,黑木從羌族的奴隸,變成漢人的奴隸。不願被馴服的悍馬,就有一次又一次的騎手來試煉、折磨牠。不願成為戰士的奴隸,就有做也做不完的勞役與苦工。不能成為戰馬,只能成為馱馬;不能成為戰士,只能淪為馬伕。時空的偶然,讓倆個孤獨的靈魂,在河西的寂寞角落相遇。夜晚,是黑風最平靜的時刻夜晚,是黑木最思念的時刻因為,河西的月亮,與遠方草原的月亮,是同一個月亮!燕子來的季節,正是左騎將軍大勝凱旋而回的時候,賽馬節也近了。後來,每到有皎潔月光的晚上,總會來一位粗布土衣的老頭兒,他也喜歡看月亮,可有著好多地方的故事呢,有一晚老頭兒問:「你為什麼不帶著黑風去參加賽馬會呢。」『可是,我只是個奴隸呀!』『而且還沒人騎得了黑風呢!』各地的貴族、少女忙著準備賽馬節的來到,各路軍隊的騎手們摩拳擦掌,鬥志昂揚……等待黑木與黑風的,還是苦工、苦工、苦工。長久拉車的馬,肌肉變鈍了,腿腱變硬了。長久作苦力的男孩,志氣消磨了,夢想遙遠了。明天就是賽馬節了『黑風!我們可以嗎?』馬兒不安的蠢動,猶如箭弦緊繃,群眾、貴族、騎士,全都屏息等待蒙皮大鼓一落,賽旗飛揚,而黑木與黑風悄悄溜進馬隊的最後面….所有的駿馬像箭一樣的飛速疾馳而去,群眾們熱烈響應跑在最前面的駿馬,讚嘆騎手高超俐落的技術群眾們逐漸由讚嘆聲變成驚嘆聲;因為那匹原本最後的黑馬,竟急速超過各部落最剽悍的駿馬,最厲害的騎手…牠好快,快如…追風…追風…追風…。贏得勝利的黑木與黑風興奮極了,他好想和深夜的老頭兒分享這份喜悅,沒想到從將軍大帳內傳來一個又蒼老又熟悉的聲音:「恭喜你黑木,你贏得了尊嚴,贏得了榮耀,贏得了黃金,贏得了自由。」原來和他一起看月亮的那位老頭兒,就是左騎將軍、黑木心中百味雜陳,他了解將軍的期盼,卻依然不願意成為馳騁沙場的戰士。他只想帶著黑風回去遼闊的草原,無邊的大漠,盡情的奔馳,忘情的嘶風;然而黑木的期望落空了,因為將軍說:「做為一個將軍,我應該殺了你,因為你不願成為我的戰士」。「做為一個英雄,我應該放了你,因為英雄……必須珍惜英雄」。回去的路上他們走得很慢:「真的很抱歉,黑風;將軍太喜歡你了, 我無法帶你去草原的故鄉,請原諒……請原諒…」最後的別離,是在斷狼崖相隔的兩端,燕子在崖間疾飛,黑木深情回望,將軍帶著黑風帶著衛隊遠遠的相送,但是……氣氛非常沉重,在崖間滑翔的燕子似乎也感覺到,黑風頸脈颤動、噴氣、刨蹄、鬃毛略張……牠瘁不及防的突然扭頭往後跑去!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