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雨, 下在平原上

  • Hit:9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成人的日子伴著孩童的歲月;歡笑與艱苦參雜著互相拉扯;不足與有餘參差夾帶;淒風苦雨有如惡夢,下在平原上的雨卻永遠像一首詩。從城鄉到都會,由職場到兩性,小說與社會關懷交互扶持,廖輝英既是台灣女性成長小說的代表,更是備受信賴的廖老師。回首前塵,悲欣交集。廖輝英勇敢而義無反顧的發現自己,尋找自己:背著弟妹洗衣做飯的童年,打破女性玻璃屋頂的職場生涯,在生命谷底時因一篇小說開始向上攀爬的人生。有辛苦,帶點迷網,跌跤後再奮起,她在文字世界裡探測生命的蹊徑,定義自我的價值。紅塵多變,廖輝英緊貼時代腳步,小說之外,更以俐落、準確的文字為在情海中浮沉的兩性解惑,從情竇初開到婚姻的真貌,直指迷情與寂寞的分野,釐清愛情與尊嚴的輕重,揭示先自我成長才能遇見對的人,活出多采多姿的生命光影。行走人間世,坐臥文學海。廖輝英近身切入社會與生活的脈動,字裡行間處處洋溢女性頑強溫和的生命力。

成人的日子伴著孩童的歲月;歡笑與艱苦參雜著互相拉扯;不足與有餘參差夾帶;淒風苦雨有如惡夢,下在平原上的雨卻永遠像一首詩。從城鄉到都會,由職場到兩性,小說與社會關懷交互扶持,廖輝英既是台灣女性成長小說的代表,更是備受信賴的廖老師。回首前塵,悲欣交集。廖輝英勇敢而義無反顧的發現自己,尋找自己:背著弟妹洗衣做飯的童年,打破女性玻璃屋頂的職場生涯,在生命谷底時因一篇小說開始向上攀爬的人生。有辛苦,帶點迷網,跌跤後再奮起,她在文字世界裡探測生命的蹊徑,定義自我的價值。紅塵多變,廖輝英緊貼時代腳步,小說之外,更以俐落、準確的文字為在情海中浮沉的兩性解惑,從情竇初開到婚姻的真貌,直指迷情與寂寞的分野,釐清愛情與尊嚴的輕重,揭示先自我成長才能遇見對的人,活出多采多姿的生命光影。行走人間世,坐臥文學海。廖輝英近身切入社會與生活的脈動,字裡行間處處洋溢女性頑強溫和的生命力。
廖輝英國立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現專事寫作。曾獲《聯合報》、《中國時報》小說獎、吳三連文學獎、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及金馬獎改編劇本獎。為傳統女性發聲,作品篇篇與時代脈搏息息相關,擊中社會要害。寫兩性情懷,最能撫平現代人的傷口,公認是社會性最強、共鳴最大、最具現代感的小說家。她觀察兩性,文走社會各階層,成為最受信賴的「廖老師」。現更專注於青少年問題,關懷社會層面更深廣。著有小說《今夜微雨》、《盲點》、《油蔴菜籽》、《女人香》、《焰火情挑》、《相逢一笑宮前町》等;愛情散文集《先說愛的人,怎麼可以先放手》、《愛,不是單行道》、《戀愛,請設停損點》。作品多部被改拍為電影和電視劇。
上卷 坐臥文學海     回到最初的感動
聆聽廖老師最真摯的告白,分享生命中的點滴一同在文學中尋找生活中的感動——與生命的尊嚴
潛藏的種子,終有開花的一天雨,下在平原上,真好我小說中的夢土知識能改變命運繁華熱鬧中的必要出走回到最初的感動和你同行,真好!傾聽女人幸福女人啟示錄小說的鄉愁不同的沉淪是冠冕也是枷鎖紅樓人生的華麗與蒼涼散文是揉不進一粒沙的特載:近身切入社會與生活的脈動 陳雨航
下卷  行走人間世      幸福女人啟示錄
從情竇初開、面對原生家庭到婚姻智慧、親子相處,讓廖老師幫妳建立重要觀念,先自我成長才能遇見對的人、活出更好的人生
是寂寞,還是迷情?情竇初開傻傻鳥不自愛哪來愛情?你曾經愛過我面對分手分手比開始更重要分手的善意在父母的婚姻看到背叛爸爸是性騷擾元兇女性主義者的斜坡婚配親子之戰不挖深點,那看得到礦脈?這叫勇敢追求自己幸福嗎?臨老何必煎太急?太好奇——傷很大誰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潛藏的種子,終有開花的一天
我媽媽非常重男輕女。她是出身自小鎮西醫的么女,家境富裕,有三位養女供她使喚。但是,外公娶了六個姨太太,因此在媽媽眼中,女兒不值錢,兒子才是命。儘管我與她同住,每個月給她兩萬生活費,每季花五、六萬幫她做衣服,卻始終覺得媽媽心裡唯一在乎的,還是我的哥哥。三十二歲那年,我生了一場重病,必須開刀,只好向媽媽開口借五萬塊錢。「我沒錢,」媽媽一口回絕,我驚愕到說不出話來。更傷人的是,兩週後哥哥開口借錢,媽媽一口氣就借出去十五萬。於是,我一個人住院、開刀。醫生告訴我,只是卵巢瘤,但為了保險,還是割除了一邊的卵巢。十二月的台北天空一片淒冷,孤單一個人躺在病床上的我,覺得被世界拋棄了。出院後,心灰意冷的我決定離家,和交往十年的男友結婚。我們到高雄創業,卻負債千萬,狼狽回台北。為了還債,我找了一份工作,沒多久,我發現我懷孕了。由於工作壓力的關係,懷孕前三個月,我住了三次院。第三次出院時,醫生警告我:「你最好辭職在家安胎,否則這孩子一定留不住。」拿掉了一邊卵巢,還能順利懷孕,我決定珍惜與這個孩子的緣分。債務,就看著辦吧!在家安胎那段時間,我想到我的人生,不禁悲從中來。身為女兒,我孝順,卻得不到母親完整的愛;身為上班族,我努力,卻落得背一大筆債;身為妻子,卻與老公時有摩擦。而且我馬上就要身為母親,我該怎麼辦?頓時,我覺得自己好沒用。某天,我看件報紙上刊登的第五屆時報文學獎的徵選活動,算算日子,只剩下二十二天就要結束。我想起了年少時那段投稿的歲月,我一直都很想當一位作家,卻一直被現實拖著而壓下理想……我決定將和母親的關係,寫成〈油蔴菜籽〉,投稿出去。三個月後某天深夜,我接到電話,才知道自己拿下了時報文學獎第一名!從此之後,出版社、電影公司的邀約不斷;隔年,我的長篇小說〈不歸路〉在報上連載,轟動全台,我正式成為專職作家。我努力想要提升人生,卻屢屢跌跤,但我從來沒有放棄。終於,在我最谷底的時候,為自己開了一條路。雖然出名時,我已經三十四歲;但如果人生沒有跌過那些跤,我不會有那樣的深度,也不會寫出那樣的小說。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