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別折騰了,皇帝老爺

  • Hit:94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不愛江山只愛美人的皇帝不稀奇,竟然還有皇帝想不開,要出家做和尚?奪權篡位、手足相殘、恐怖暗殺……還有什麼是皇帝老爺做不出來的?為了天下無數蒼生,您就別折騰了,皇帝老爺!!
  ※誰賠了夫人又亡國?白痴也能當皇帝?哪個皇帝有奇怪的嗜好?大膽揭露中外皇帝荒唐軼事。
  玩笑大歷史  歷史大玩笑  為皇位喋血的男人  為邀寵鬥爭的女人……
  酒池肉林、斷袖之癖、焚書坑儒……  還有什麼是皇帝老爺想不出來的?  奪權篡位、手足相殘、恐怖暗殺……  還有什麼是皇帝老爺做不出來的?  為了天下無數蒼生,  您就別折騰了,皇帝老爺!!
  史上哪一位皇帝最愛打仗?  奇怪了!國家的命運竟然操之在後宮?  縱觀中外皇帝事跡,  勤政愛民的皇帝固然不少,  荒淫無道的卻居多數,  無奈又無助的小老百姓只能說:  求求皇帝老爺別再折騰啦!
  皇帝,在一般小老百姓的眼裡,是一個遙不可及又至高無上的位子,若有幸能做上寶座,還不好好把握,力圖振作,運用手中的權力與優勢,做出一番豐功偉業才是!然而,歷數史上國君,真能勵精圖治的為少,大部分的君王總是沉溺於逸樂中,而忘了自己的神聖使命。甚至有的帝王還有不少奇怪的癖好,搞得民怒人怨,終至亡國。還請諸位皇帝老爺高抬貴手,別折騰了吧!  作者簡介
徐永亮
  中國史專家,研究中國歷史多年,專攻皇室秘辛等史事,將歷年心得整理集結成冊,暢銷於華人世界歷久不墜。

□亂世的隱患夏姬侍奉三國君王秘事夏姬,春秋時代鄭穆公的女兒。她是春秋時代有名的美女,因為嫁給陳國的大夫夏御叔為妻,因而稱為夏姬。由於貌美非常,並與多位諸侯、大夫通姦,引出一連串的歷史事件,號稱「殺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國兩卿」。東周時期,陳國有個大夫叫夏御叔,食采邑於株林,取鄭穆公的女兒為妻,名叫夏姬。夏姬生得蛾眉鳳眼,杏眼桃腮,狐色狐媚,妖淫成性。少女時即成為兄長與國內權臣染指的對象。傳說在她及笄之年,夢見一個偉岸異人,星冠羽服,自稱上界天仙,與她交合,教她吸精導氣的方法,名為「素女採戰術」,能使女人欲老還少。夏姬從而也得知了返老還童,青春永駐的採補之術。她未出嫁時,便與自己的庶兄公子蠻私通,不到三年,公子蠻死去,她就嫁給夏御叔,夏姬的名字也就由此而來。夏姬嫁給夏御叔不到九個月,便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雖然夏御叔有些懷疑,但是惑於夏姬的美貌,也無暇深究。這個孩子取名夏南。夏南十二歲時其父病亡,夏姬隱居株林。夏御叔壯年而逝,有人就說是死在夏姬的「採補之術」。夏姬成了一個不甘寂寞的寡婦,花開花落,獨守空閨。這夏姬年近四十,仍是雲鬟霧鬢、剪水秋眸、肌膚勝雪。沒有多久,經常進出株林豪華別墅的孔寧與儀行父,先後都成了夏姬的床幕之賓。孔寧和儀行父與禦叔關係不錯,曾窺見夏姬的美色,心中念念不忘。孔寧從夏姬那裏出來,裏面穿著從夏姬那裏偷來的錦襠,向儀行父誇耀。儀行父心中羡慕,也私交夏姬。夏姬見儀行父身材高大,鼻準豐隆,也有相與的心思。儀行父廣求助戰奇藥以媚夏姬,夏姬對他越發傾心。一天,儀行父對夏姬說:「你賜給孔大夫錦襠,今天也請你給我一件東西以作紀念。」夏姬嘻嘻笑著說:「錦襠是他偷去的,不是妾所贈。」又附耳說:「雖然同床共枕,也有厚薄之分。」於是解下她穿的碧羅襦贈給儀行父。儀行父自此往來更密,孔寧不覺受到冷落。孔寧知道夏姬與儀行父過往甚密,心懷妒忌,於是心生一計。一天,孔寧獨自去見陳靈公,言談之間,向陳靈公盛讚夏姬的美豔,並告訴陳靈公夏姬嫺熟房中術,天下無雙。陳國的國君陳靈公是個沒有威儀的君主,為人輕佻惰慢,耽於酒色,逐於遊戲,對國家的政務不聞不問。靈公說:「寡人久聞她的大名,但她年齡已及四旬,恐怕是三月的桃花,未免改色了吧!」孔寧忙說:「夏姬熟曉房中之術,容顏不老,常如十七八歲女子模樣。且交接之妙,大非尋常,主公一試,自當魂銷。」靈公一聽,欲火中燒,面孔發赤,恨不得立刻見到夏姬。第二天,陳靈公微服出遊株林,孔寧在後邊相隨,這一遊就遊到了夏家。夏姬事前已經得到消息,命令家人把裏裏外外打掃得纖塵不染,更張燈結綵,預備了豐盛的酒饌,自己更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等到陳靈公的車駕一到,大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夏姬穿著禮服出迎,她對靈公說:「不知主公駕臨,有失迎接。」其聲如黃鶯,委婉可人。靈公一看她的容貌,頓覺六宮粉黛全無顏色,即刻命夏姬:「換掉禮服,引寡人園中一遊。」夏姬卸下禮服,穿一身淡妝,恰似月下梨花,雪中梅蕊,另有一番風姿。夏姬前面做嚮導,靈公、孔寧相隨入園。園子不大,卻有喬松秀柏,奇石名葩,池沼亭軒,朱欄繡幕。陳靈公觀看了一番,見軒中筵席已經備好,就坐了下來,孔寧坐在左邊,夏姬坐在右邊,酒擺在中間,靈公目不轉睛,夏姬也流波送盼。陳靈公方寸大亂。酒不醉人人自醉,又有孔寧的旁敲邊鼓,靈公喝得大醉。夏姬也秋波流盼,嬌羞滿面。這夜靈公擁夏姬入帷,解衣共寢。但覺肌膚柔膩,通體欲融,歡會之時,宛如處女。對於這個一國之君,夏姬使出了渾身解數,有少女的羞澀,表現出若不勝情的模樣;有少婦的溫柔,展示出柔情萬種的態勢;更有妖姬的媚蕩,流露出份外的新鮮與刺激;整夜風月無邊,不知東方既白。靈公嘆道:「寡人遇天上神仙也不過如此而已!」靈公本有狐臭,床笫功夫也不如孔、儀二大夫,但婦道人家三分勢利,不敢嗔嫌,枕席之上虛意奉承,睡至雞鳴方才起身。靈公說:「寡人得交愛卿,回視六宮有如糞土。但不知愛卿是否有心於寡人?」夏姬懷疑靈公已知孔、儀二大夫之事,於是回答說:「賤妾不敢相欺,自喪失夫、不能自制,未免失身他人。今日得以侍候君主,從此當永遠謝絕外交,如敢再有二心,當以重罪!」靈公欣然說:「愛卿平日所交之人能告訴寡人嗎?」夏姬說:「孔、儀二大夫,因撫遺孤,遂及於亂,再沒有其他人了。」靈公大笑說:「難怪孔寧說卿交接之妙,大異尋常,若非親試,怎麼會知道?」靈公起身,夏姬把自己貼身穿的汗衫給靈公穿上說:「主公看見此衫,如看見賤妾。」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