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最後的醫生仰望櫻花想念你

  • Hit:9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日本書店店員票選感動小說第一名!系列銷量突破40萬冊映畫化確定!當你得知心愛的人來日不多時,你會怎麼做?好評如潮! 震撼人心的醫療故事 「⋯⋯如果醫生不放棄奇蹟,誰可以和病人一起放棄?」死亡並不是挫敗。如果把死亡視為挫敗,那些走向死亡的人不是太不值了嗎?你的餘命還剩下半年――在七十字醫院,醫生桐子這麼告訴病人。有著『死神』稱號的他告訴病人,應該接納「死亡」,珍惜剩下的日子,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但是,副院長福原相信奇蹟,直到最後一刻,都沒有放棄「生」的希望。立場對立的兩人在有限時間內所做的挑戰,結局會如何?面對終極的選擇,病人又該做出什麼決斷?藉由即將臨終病人們的各自決定,描寫出人生耀眼的光芒。這個醫療故事將帶來令人驚嘆的衝擊和感動!我們醫生往往因為太想拯救病人,有時候被迫和疾病作戰,運用各種方法讓病人遠離死亡,直到最後一刻。病人的家屬也希望這麼做,但這病人真的想要用這種方式活著嗎?會不會是醫生和家屬的自我滿足?病人不能因為他人的自我滿足而輸給死亡。

日本書店店員票選感動小說第一名!系列銷量突破40萬冊映畫化確定!當你得知心愛的人來日不多時,你會怎麼做?好評如潮! 震撼人心的醫療故事 「⋯⋯如果醫生不放棄奇蹟,誰可以和病人一起放棄?」死亡並不是挫敗。如果把死亡視為挫敗,那些走向死亡的人不是太不值了嗎?你的餘命還剩下半年――在七十字醫院,醫生桐子這麼告訴病人。有著『死神』稱號的他告訴病人,應該接納「死亡」,珍惜剩下的日子,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但是,副院長福原相信奇蹟,直到最後一刻,都沒有放棄「生」的希望。立場對立的兩人在有限時間內所做的挑戰,結局會如何?面對終極的選擇,病人又該做出什麼決斷?藉由即將臨終病人們的各自決定,描寫出人生耀眼的光芒。這個醫療故事將帶來令人驚嘆的衝擊和感動!我們醫生往往因為太想拯救病人,有時候被迫和疾病作戰,運用各種方法讓病人遠離死亡,直到最後一刻。病人的家屬也希望這麼做,但這病人真的想要用這種方式活著嗎?會不會是醫生和家屬的自我滿足?病人不能因為他人的自我滿足而輸給死亡。 二宮敦人Atsuto Ninomiya1985年出生於東京,一橋大學經濟學系畢業。2009年以《驚嘆號》一書出道。透過獨特的觀點和創意,加上周到的取材,創作出許多精采小說,獲得廣大書迷支持。著有《郵務員 花木瞳子的回顧》、《占卜屋・陽仙堂的統計科學》、《第一月台謎團進站了》、《廢校博物館 Dr.片倉的生物學入門》等多部作品。譯者簡介王蘊潔
譯書二十載有餘,愛上探索世界,更鍾情語言世界的探索;熱衷手機遊戲,更酷愛文字遊戲。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流》。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日本書店店員盛讚 這是一本很沉重、很沉重的小說,讓我一次又一次思考死亡。作者在最後的最後準備一顆小小的希望,讓我忍不住潸然淚下。(蔦屋三軒茶屋書店 栗俁)
「當你得知心愛的人的餘命時,你會怎麼做?」故事藉由兩個對立的醫生,讓我們思考生命的份量。(紀伊國屋書店 新宿總店 宮本)
由醫生編織的這個有關「生」的故事,有很多發人省思的部分,結局令人淚流不止。(獵戶座書店 Norte分店 澤村)
這是一部作者集大成的作品,有很多催人淚下的場景,打算在通勤或通學路上閱讀時請三思。(福岡金文堂 姪濱南店 林田)
可以從文字中感受到醫生的「認真」。他們真的很堅強。我認為「人類的讚歌」應該就是指像這樣的作品。(宮脅書店總店 藤村)
當死亡的恐懼變成安詳和接納時,活著真正的意義是什麼?帶著迷惘和遲疑,仍然奮戰到最後的病患和醫生,讓人忍不住熱淚盈眶。(伊吉書院 類家店 上道) 武藏野七十字醫院是一家區域重點醫院,有三棟九層樓的白色建築組成。位在二樓角落面談室的門敞開了一半。毫無情趣可言的房間內只放了桌子、椅子和白板而已,四個人一臉沉痛的表情坐在椅子上,其中一人是老年病患,睡衣外穿了睡袍,其他三個人是他的家屬,分別是老人的妻子和兒子、媳婦。他們聽到踩著像鐘擺一樣正確節奏的腳步聲漸漸靠近。「讓各位久等了。」腳步聲在面談室前停了下來。桐子修司用力推開了門,走進室內。他坐下時,白袍的袖子搖晃了一下。他個子不高,皮膚白淨,虹膜的色素量很少,顏色很淡。這個外形看起來有點中性,不時散發出淡薄印象的醫生看了在場的四個人後說:「我是桐子,各位是希望面談的橋田先生和橋田先生的家屬吧?」「是,醫生,請問……」「各位想要確認目前的病情和今後的發展,是嗎?」他完全沒有寒暄,就直接進入正題。四個人都倒吸了一口氣。桐子毫不猶豫地繼續說了下去。「我看了病歷,可以說,比現狀有所改善的可能性幾乎是零。再加上橋田先生已經高齡,所以估計餘命差不多半年左右。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能夠延長多久。」「呃……」家屬都說不出話,桐子並不理會,看著老人的眼睛問:「橋田先生,你希望怎麼死?如果使用抗癌劑,應該可以延長幾個月的壽命,但這幾個月都必須住院。完全改為安寧護理,更有意義地使用剩餘的時間,也不失為一種方法。」「等、等一下!」在一旁聽桐子說明的兒子探出身體。「目前正在使用抗癌劑進行治療……聽主治醫生說,數值有小幅度的改善。」桐子看著手上的資料。「是啊,並沒有惡化,但這種程度的反應無法期待病情緩和。在醫學上,已經是無可救藥了。目前所進行的治療本質,只是在祈禱奇蹟發生的同時拖延時間。」「怎麼會!怎麼會!我爸爸好不容易考取了夢寐已求的船舶執照……終於有了自己的時間,正要開始好好享受人生,能不能想想辦法治好他的病?」「沒辦法。如果有的話,我就會告訴你們。」「但是!不是經常聽到使用蕈菇萃取物抗癌很有效,或是採用質子射線療法,還有、那個花草……有沒有什麼有效的方法?你們有沒有研究過?」「沒有。目前使用的抗癌劑就是有科學根據,而且也認為有效的治療方法,這種抗癌劑無法阻止病情惡化,事情就這麼簡單。目前的病情已經不是討論會不會死的階段,這根本是在浪費時間。死亡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你爸爸明年就不在了。所以要不要來討論一下如何運用死亡之前所剩不多的時間這個問題?我身為專家,將會力所能及提供各種協助。」「你、你!竟然哪壺不開提哪壺……什麼死不死的,在我爸爸面前說這種話!我們聽說無論任何疑難重症,這裡的醫生都願意提供諮商,所以抱著一線希望特地來這裡,沒想到你竟然說這種話,真是太過分了……」橋田的兒媳雙眼通紅地說,桐子一臉訝異的表情繼續說了下去。「橋田先生對你們很重要,對不對?」「廢話!」「正因為他對你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家人,所以我認為必須認真面對死亡的問題。」他語帶冷靜地說的這句話,徹底惹怒了家屬。家屬紛紛面紅耳赤地吵了起來,面談室內一片吵鬧聲。桐子面不改色,好像在看戲般看著眼前的景象。他完全無法理解這些人為什麼情緒這麼激動。只有病人一臉蒼白地沉默不語。外面的天氣很不錯,但今天風很大,福原雅和看著被風吹動的法國梧桐,大步走在連接兩棟大樓的走廊上。他個子高大,身材壯碩緊實,一身健康的黝黑皮膚,端正的臉上有一雙令人感受到強烈意志的眼睛。他筆直前進,不時和擦身而過的職員和病患點頭打招呼。「你根本不瞭解別人的感受!我們再也不來這家醫院了!」走廊上突然響起怒吼聲。福原朝那個方向一看,發現幾個家屬從北棟面談室衝了出來。家屬面紅耳赤,怒不可遏,一個女人捂著哭腫的臉,在身旁男人的攙扶下才能勉強走路。「怎麼了?」福原急忙跑過去問。女人看到眼前高大的男人嚇了一跳,看到他胸前的名牌上寫著「外科 福原雅和」,立刻用求助的語氣說:「你們醫院的醫生說我爸爸快死了。」「什麼?」「而且說了不止一次。被他這麼一說,原本可以治好的病也治不好了……一旦醫生也放棄,我們就真的走投無路了。你們打算就這樣把深受病痛折磨的病人棄之不顧嗎?」「請妳別激動。啊,你是……住在血液內科病房的橋田先生吧?我記得你目前正在進行IC療法的第一個療程。」福原輕輕扶著那個女人,看著她身旁穿睡衣的病人說。「你知道我爸爸?」橋田的兒子對第一次見到的醫生竟然掌握了父親的病情感到很驚訝。「因為我是副院長,所以會努力掌握住院病人的情況,但也只是瞭解大致的情況而已。」「副院長?」福原看起來三十出頭,橋田的兒子目瞪口呆,可能沒想到大醫院的副院長竟然這麼年輕。「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之前聽說七十字醫院的外科有一位被譽為『奇蹟神手』的醫生,接連拯救了無數得了疑難重症的病人,破例升為副院長。」「不,我還在學習,因為我父親是這裡的院長,所以很早就有機會開始學習。不過,真的很抱歉,造成你們這麼大的困擾。我馬上為你們重新安排進行面談。啊,妳可不可以幫忙把主治醫生找來?血液內科的赤園醫生。」福原對剛好經過的護理師說完,扶著橋田坐上輪椅。護理師點了點頭,快步走進護理站。福原站了起來。他的身高讓人必須仰視,看起來很可靠。「我也會參加面談。雖然我是外科醫生,屬於不同的領域,但也許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我們一起和病魔奮戰。」他充滿熱忱的眼睛看著橋田。「橋田先生,千萬不能輕言放棄。當醫生之後,我曾經親眼看到奇蹟。真的會發生奇蹟,不,我們來創造奇蹟。」這時,後方的門打開了。桐子修司從面談室走出來,腋下夾著病人的資料。他看了一眼坐在輪椅上的橋田、家屬,然後瞥了福原一眼。「請多保重。」桐子說完,轉身離開了,像鐘擺一樣有規律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橋田太太指著他的背影,哭著說:「就是……就是他,他說話真的太過分了。」「真的很抱歉。」「那個人、那個醫生是怎麼回事啊?」福原一臉不悅地說:「他是皮膚科的桐子修司,本院的問題人物。」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