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鬼不理大冒險(2) : 噬血迷航

  • Hit:15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猶豫不決是很危險的,這就是吸血鬼墮落的下場!
● 榮登愛爾蘭暢銷排行榜第一名!英國、蘇格蘭排行榜第二名!● 亞馬遜書店讀者5顆星完美評價!
在那令人心碎的黎明,鬼不理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所有積怨已久的黑暗慾望,全都傾瀉在那狂暴的血海中……
成為吸血鬼助手的鬼不理過得並不快樂。每天喝酒、玩女人的糜爛生活令人生厭,但回到吸血鬼山受訓時,卻又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我不想再管什麼將軍、王子,全都去死吧!」在和奈西霸老師大吵一架之後,漫無目標的鬼不理展開了追尋生命意義的旅程。他先向力量強大的女巫伊芳娜求愛,沒想到卻被狠狠拒絕!反而是她的女僕瑪蘿拉愛上了他,不顧一切地追隨他的腳步。某天,鬼不理生了一場大病,神智不清下執意要出海旅行,為愛犧牲奉獻的瑪蘿拉只好順著他,並小心守護他的吸血鬼身分。然而,這艘看似平和的大船,卻將帶領他們駛向未知的危險,而鬼不理對於人類世界的眷戀,也將化為無盡的血海……

猶豫不決是很危險的,這就是吸血鬼墮落的下場!
● 榮登愛爾蘭暢銷排行榜第一名!英國、蘇格蘭排行榜第二名!● 亞馬遜書店讀者5顆星完美評價!
在那令人心碎的黎明,鬼不理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所有積怨已久的黑暗慾望,全都傾瀉在那狂暴的血海中……
成為吸血鬼助手的鬼不理過得並不快樂。每天喝酒、玩女人的糜爛生活令人生厭,但回到吸血鬼山受訓時,卻又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我不想再管什麼將軍、王子,全都去死吧!」在和奈西霸老師大吵一架之後,漫無目標的鬼不理展開了追尋生命意義的旅程。他先向力量強大的女巫伊芳娜求愛,沒想到卻被狠狠拒絕!反而是她的女僕瑪蘿拉愛上了他,不顧一切地追隨他的腳步。某天,鬼不理生了一場大病,神智不清下執意要出海旅行,為愛犧牲奉獻的瑪蘿拉只好順著他,並小心守護他的吸血鬼身分。然而,這艘看似平和的大船,卻將帶領他們駛向未知的危險,而鬼不理對於人類世界的眷戀,也將化為無盡的血海…… 向達倫Darren Shan
本名達倫‧歐沙納希(Darren O'Shaughnessy),一九七二年出生於倫敦。他曾在愛爾蘭就讀大學,其後轉往倫敦唸社會學系及英文系。他從小就想當作家,十四歲有了第一部打字機,從此開啟寫作生涯,並曾獲愛爾蘭RTE編劇比賽第二名。十七歲時完成了首部小說《無言的追逐》,但一直未出版。二十八歲時開始推出《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不但榮獲「IRA-CBC」最佳童書、「親子指南兒童多媒體」傑出圖書獎,更橫掃愛爾蘭、英國、美國、日本、台灣等地的暢銷排行榜,全球銷量已突破一千萬冊!《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並已由環球電影公司改編拍成電影。而繼轟動全球的《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之後,向達倫再度推出《魔域大冒險》系列,同樣集集大受好評,除了榮登愛爾蘭、英國、台灣和亞馬遜網路書店的暢銷排行榜冠軍外,更榮獲蘭開夏郡圖書館兒童年度好書獎、紅橋青少年圖書獎,以及入圍英國伯克夏書卷獎、英國尼克羅狄恩頻道兒童精選獎、伍思特郡青少年好書獎等多項大獎!《鬼不理大冒險》系列為《向達倫大冒險》的前傳,揭開向達倫筆下最受歡迎的「鬼不理先生」,神秘不為人知的過往,第一集《殺手誕生》一出版即造成轟動,備受各方好評,並入圍英國獨立書店最佳童書獎最終決選!第二集《噬血迷航》更榮登愛爾蘭暢銷排行榜第一名,以及英國、蘇格蘭暢銷排行榜第二名!
譯者介紹:楊沐希
一九八四年生,宅居文字工作者。譯有《鬼不理大冒險1:殺手誕生》、《細瘦劊子手》、《起司》、《我在性癮治療所的臥底日記》等書。 拉登的心情持續低落著。每夜每夜過去,他覺得美夢幻滅、越來越憎恨訓練課程、吸血鬼山、將軍和王子的階級制度。一切好像沒有重點,若吸血鬼能征服全世界,那又何必與外界切斷聯繫、不與人類來往,藏身在黑暗裡卻不掌控黑夜呢?拉登很期待下一屆的吸血鬼議會,因為在議會開始的前幾個月,他花了好多時間在練習單手戰鬥,滿心期待與那位斷了手臂的將軍一決高下,不過最後他還是失望了。他很喜歡戰鬥和比賽,但每個吸血鬼嘴裡,好像都有說不盡的不安。人類的工業技術開始大肆進步,城市的數量增加到讓人眼花撩亂的程度,讓他們成了地球的主宰。吸血鬼只得退居到更荒野之地,才能夠自在地漫遊。議會裡彌漫著一股危機感。大家選出了兩位新王子,但血族還是覺得他們站在命運的十字路口上,不知道該何去何從。領導者沒有方向感,如何反應世界的改變?王子之間意見紛歧。奈西霸曾經看過這種猶豫不決的狀況,所以稍微提高了警覺。他相信時間能夠撫平這種紛爭,吸血鬼會適應一切,他們總是可以的,但對拉登來說,血族好像正在分崩離析,而受訓成為過時制度的一員,好像是在浪費時間。就在拉登掙扎的時刻,衛斯特找到了新的天命,還將所有心力都投注了下去。與奈西霸促膝長談後,他明白自己不適合當將軍,但他很喜歡吸血鬼山的生活,於是就放棄將軍訓練,開始研究如何成為衛兵。雖然衛兵並不受人敬重(畢竟還沒有衛兵當上王子的先例),但也還算是重要的職務,拉登替他感到開心。他認為衛斯特會是個好衛兵,或許有一天還能取代奈西霸成為吸血鬼山的軍需官。他很開心衛斯特選擇了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也努力前進。但這也讓拉登對於自己的道路更加困惑了。他不敢說他還是想要成為將軍,因為這樣並不誠實。吸血鬼議會開始前他就開始質疑了,而議會結束後他的懷疑越來越深刻。他選擇將軍之路的原因,是否只是為了要讓奈西霸開心呢?但若現在放棄,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難道對未來的不確定感,就是讓他繼續接受訓練的原因?
「我要走了。」拉登說。衛斯特用奇怪的眼神瞪著他。他根本不知道堆滿屍體的隧道以及拉登所經歷的事,不過奈西霸明白拉登的意思,於是他微微點頭:「很好。」拉登皺起眉頭。「你不明白,我不學了,我不想當將軍了。我受夠這個地方了,我要走了。」「不!」衛斯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你不是認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我完全理解。」奈西霸忽然插嘴:「我從來沒有要求你留下來,也不會要你違背自己的意志。你已經不是血青了,你現在是有所歷練與智慧的大人。你和衛斯特還以主人稱呼我,我覺得很榮幸,但事實是,從現在起你不再需要主人了,若你要走,請帶著我的祝福走。」拉登沒料到這種場面。感覺好怪,好像自己被人耍了一樣。他希望奈西霸因此受傷、好說歹說要他留下來。但這實在太幼稚了,太像人類了,他心裡其實很需要別人的關注。這個決定太重大了,他需要透過爭執來強調。衛斯特傻傻地滿足了拉登的需求。「你不能走!你瘋了,奈西霸說你的訓練已經差不多要結束了!」「除此之外,我也要你守口如瓶不是?」奈西霸沒好氣地說,眼神裡還閃過一絲罕見的憤怒。「真的嗎?」拉登忽然慌了,他以為自己大概還有五年或十年的時間才能通過所有的測驗,成為將軍。「同儕都對你刮目相看。」奈西霸沒好氣地說,還瞪著衛斯特。「傳言說你很快就要升等了,但在今天這番對話後,我很懷疑。將軍一定要完全明白自己的心意,事實證明你並非如此。」「我他媽的非常明白!」拉登的憤怒又燃燒了起來。「我要走,我不想當將軍!你們全都是老古板、活在過去!」這惡毒、少見的語言攻擊讓衛斯特緊張起來。「拉登!」但拉登只是苦笑。「每個吸血鬼都該追尋自己的夢想,活得漂亮,最後既光榮又野蠻地死去。我們不該困在這座山裡訓練。我們到底是學生還是男子漢?到底是人類還是吸血鬼?」衛斯特還來不及回答,拉登又繼續說:「什麼將軍、王子全部都去死吧。生命苦短,我只想好好活著、努力戰鬥、真正愛過、最後死去。而不是浪費生命在學習上。」「誰攔著你了?」奈西霸怒喝。他本來坐著,現在站了起來看著拉登,臉都脹紅了。「若我們讓你覺得噁心,請你立刻離開。你連行囊都不必帶,反正沒有這些東西你還是能活得好好的。我從來就不想擋在你與你的夢想之間。」奈西霸故意用酸溜溜的語氣說「夢想」兩個字。「很好。」拉登大喊:「我這就走!」就在他快步跑離房間時,衛斯特慘叫一聲,打算跟著拉登出去,但經過奈西霸身邊時,老師攔住了他。「別去。」奈西霸低聲地說:「讓他走吧。」「但我們不該讓他這麼離開啊!」衛斯特大喊:「他沒想清楚。等他冷靜下來他就會後悔了,他會想要道歉,我們必須讓他知道──」「他剛剛憤怒的時候,頭腦比過往幾年都還要清楚。」奈西霸說,然後咯咯笑了起來。看到主人這麼笑,衛斯特很訝異。「拉登必須離開。」奈西霸又坐回位置上,瞇起了雙眼,想像那年輕吸血鬼會走哪條路,會選哪條通道火速離去,這類想法在奈西霸腦袋裡攪和著。他只希望拉登堅持自己的信念,若他現在回頭就糟了。「主人,我不懂……你難道不喜歡拉登了嗎?」「喜歡?」奈西霸的表情變得柔和。「你這傻小子,我愛他就跟愛你一樣。對我來說,你們都是我的兒子,這我曾跟你說過,但是每個兒子最終都必須遠離父親。你已經選擇要接受訓練、成為衛兵,已經作出抉擇為自己而活了。拉登也是在做一樣的事情。」「但他走得這麼氣,也許我該叫他回來,然後──」「求求你,不要!」奈西霸大喊:「衛斯特‧弗拉克,你這人不傻,所以不要做出愚蠢的行為。我知道你會想念拉登,我也會,但現在該讓他出去尋找自己的道路了。若你現在插手可能會毀了他。要他作出這樣的決定實在很困難,若他態度軟化、回來了,我實在不覺得到時他作得出一樣的決定。」「但……」衛斯特看著主人說:「要是我跟他一起去呢?」「你當然有權利離開。」奈西霸冷冷地說,然後微笑。「但你不會走,你的人生在這裡,這點你清楚得很。我們必須讓他走,若他運氣夠好又做好了準備,就會回來了。但現在呢,他一定要走出自己的路,至少試著尋找自己的路也好。」衛斯特緩緩點頭,然後看著房門虛掩的縫隙。「我很擔心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會遇上麻煩的。」「也許吧。」奈西霸悶悶不樂地說:「但他很堅強,我相信他最後一定會找到自己的路。若我看走眼了……」他嘆了口氣,把左手中指壓在額頭,食指和無名指蓋上睜開的雙眼,拇指和小指頭分得開開的:「願他雖死猶榮。」然後奈西霸就把這位遠去的鬼不理‧拉登從腦袋裡拋開,專注在自己的職務上,把這位助手留給未知的命運了。
鬼不理‧拉登接下來幾年的生活是最自由也荒誕的。雖然吸血鬼前進或離開吸血鬼山時都不該飛行,他卻用飛的離開這討厭的地方。這叛逆的行為意味著他根本不在乎血族的規矩,他明知這種行為明目張膽,但還是不足以阻止他。
有天晚上,他不太高興地思索著自己的選擇,就是該去哪個沒去過的國度或城市之類的,忽然發現自己想起了伊芳娜。他好久沒想起這位女巫了,以前的確考慮過去她家拜訪,但這個念頭當時一下就消失了。啟程幾個月後,他終於抵達了一個位於森林空地裡的小山丘。山腳下有個洞穴,更裡頭一點還有個池塘。起初拉登沒找到洞穴的入口,若他不確定是這裡肯定會離開,但他卻逼自己找得再仔細一點,最後就看到洞穴,直直走進去了。池塘邊上有很多青蛙,嘓嘓叫得好大聲,有些青蛙身上有奇異的顏色;有些青蛙的頭部和背部還有奇怪的墨水痕跡。拉登決定要抓隻青蛙好好研究研究。拉登躡手躡腳朝池塘走去時,有個聲音說:「如果是我,我可不會去抓。」拉登抬起頭,看到一個約莫十二、三歲的女孩。她提著一個水桶,嚴肅地看著他說:「青蛙有毒。」「毒青蛙?」拉登懷疑著。「牠們的舌頭上有液囊。」女孩說:「若牠們的舌頭碰到你,液囊就會破裂,毒液會滲出來,就算你是吸血鬼也活不過幾分鐘。」「妳知道我是吸血鬼?」女孩點點頭。「我的女主人在等你來,」她做了個鬼臉,搖搖水桶說。「因此我才帶著這個。伊芳娜說你來的時候會想要洗個熱水澡,所以我已經提了兩個小時的水。」「不好意思。」拉登說:「若妳願意,我可以幫妳拿。」女孩靦腆地微笑說:「沒關係,我來就好。」他們邊走邊聊。女孩叫做瑪蘿拉,姓什麼?她已經不記得了,她五、六歲的時候就是伊芳娜的學徒了,更早的生活是個謎。就在他們靠近洞穴的時候,伊芳娜出現了。她的模樣和先前拉登見到的樣子一模一樣,沒有變老也毫無改變,頭髮還是又長又髒,袍子也還披著,指甲也依舊修成少見的風格。接下來的幾個晚上,拉登都和荒野之女待在一起,瑪蘿拉總在一旁,不過這位學徒不太說話,拉登常常會忘了她的存在。伊芳娜很喜歡和拉登比摔角,只不過拉登深信,她真想打的話,只需要輕輕彈個指拉登就會躺平了。伊芳娜有奈西霸與衛斯特的近況,也跟拉登分享了。奈西霸還是繼續扮演著他軍需官的角色,新消息是衛斯特已經快要當上衛兵了,雖然都是些小事情,但拉登還是很高興。拉登則把自己猶豫不決的事跟伊芳娜分享。能夠把心裡的疑惑和後悔一吐為快還真不錯,他承認自己很對不起奈西霸,居然用那種口氣和他說話,也懊悔蹉跎了這麼多年的光陰。他也不確定未來會是什麼模樣,所以請伊芳娜給建議,但她建議得很不甘願。「說到未來,我就得謹慎一點。」她說:「我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我看得見尚未發生的事情,也因此我不能干預。」「妳看得到我的未來嗎?」拉登急切地問。「一部分而已。」她謹慎地說:「我不想過問欣賞的人的命運,知道哪個朋友還能活多久、哪些朋友的未來還有哪些困境與苦痛並不是什麼好事。」「妳在我的未來裡看到困境與苦痛?」拉登低聲問。「命運看顧著我們所有人。」她溫柔地說:「但有些人就是比較能夠吸引宿命的目光。」她看了瑪蘿拉一眼,表情更困擾了。接著她轉頭向洞口看去,臉揪在一起的模樣讓拉登以為門口那兒有人,但他什麼人也沒看見。一會兒過後,伊芳娜就把擔憂拋去一邊了。「現在不是擔心未來有什麼的時刻。」她說:「咱們還是喝喝酒、快活一點吧。時間到,你的命運就會現身了,一直都是這樣的──下次你在抵達人生的十字路口時就請你這樣想。我們這輩子走的路都是必經之路,你一定覺得你迷失了,但沒有人能離開宿命的道路。疑惑一直都在,你要接納它、處理它,然後就會找到宿命託付給你的道路。」「結果可能有好有壞。」她陰鬱地說完,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拉登有好長好長的時間可以去理解她這一席奇怪的話。  夜深了,拉登輕喚伊芳娜的名字,聲音聽起來只有一點口齒不清,但他其實頭昏腦脹。「妳還記得妳之前變成的模樣嗎?那個美女?」「我現在不美嗎?」伊芳娜沒好氣地問。「妳當然美!妳總是最美的,但那個樣子……妳知道我在說哪一個吧?那個很棒。妳可以變成那樣嗎?」「少放肆了!」她大喊一聲,但同時也嘻嘻笑了起來。「女士,我求求妳了,變成那個樣子讓我在夢裡有對象可以思念吧。」通常伊芳娜都會拒絕這種請求,因為要變成什麼樣子是要隨她開心才對,但瑪蘿拉卻看到女主人露出奇異的笑容,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女孩替拉登與伊芳娜斟完酒後就跑開了。他們以為她要就寢了,但其實女孩有其他打算。若事情真如她懷疑的方向發展,今晚就會有大事發生,不只對女巫和吸血鬼而言,對瑪蘿拉也是如此。伊芳娜沒注意到這位學徒從床邊拿起了行囊、偷偷溜出去了。她還在思考拉登的請求,拉登見狀繼續施壓。「女士,那只是漂亮的外表而已,拜託讓我再崇拜一次吧。」「崇拜什麼?我又不是神明。」伊芳娜嘴巴上說得不甘願,但她已經決定要答應他的請求。她的身體閃閃發光,不一會兒就變得修長,還有一頭長長的金色秀髮,雙眼溫柔又深邃。拉登的心跳變得好快,跟上次一模一樣,笑容慢慢從他臉上退去。「臭小子,這樣就開心啦?」伊芳娜說著說著還轉起圈圈來,讓她的裙襬如霧氣一樣颼颼地環繞著他。拉登有氣無力地說:「非常開心。」他本來要好好恭維一下,但這是他能力所及講得出最動聽的話了。「吸血鬼頭腦簡單。」伊芳娜笑著說:「這麼簡單就能取悅,真希望我能跟你們一樣。若我看著漂亮的東西、贏得每個男人的心就能滿足,生活會是多麼簡單的事情啊,我想我會……」伊芳娜還在喃喃自語時,拉登歪歪斜斜地站了起來,穩住腳步,抹了抹嘴,忽然抱住這穿著白色洋裝的天仙女子。伊芳娜以為他要跳舞,於是笑了起來,但當拉登靠向前吻她的時候,她立刻翻臉。「你這混蛋!」伊芳娜大喊,但震驚大過憤怒。她離開拉登身邊,他還想要跟過來。震怒之下,伊芳娜伸出右手,指甲長長的小指抓了拉登左邊臉頰一把,指甲戳得很深還扯下他臉上一塊一直延伸到嘴唇的肉。拉登尖叫一聲向後跌,鮮血從傷口裡流下來,他又痛又怕,眼睛睜得老大。稍後,荒野之女把持住自己,退後一步大喊:「出去!」不需要人家再說一次,拉登就倉皇地爬起來逃命去了,他扯下衣服的一角,壓在流血的傷口上,打算止血。其實伊芳娜只是要他先去某個她看不見的地方,等到她氣消了再回來就好,但拉登這一跑,她就發現他沒聽懂自己的意思,以為自己下了逐客令。她開始在他身後追喊,希望他留下來,說他臉上的傷也可以完全復元,連疤都不會有。不過這些話才打算脫口,伊芳娜就聽到微弱的滴答聲響。她胸口一緊,真的差點就喊出口了,但她知道她不能說。這是拉登的命運,就連伊芳娜也不該插手介入。伊芳娜閉上雙眼,嘆了口氣,簡短地替拉登與瑪蘿拉禱告。雖然身為有能力預知未來宿命的媒介,她知道這段禱告根本幫不上命運悲慘、注定要出事的兩個人……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