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我的特異母親

  • Hit:15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我的母親,是黑人社區唯一的白人母親,她操持家務不及格、又兇又嚴、忙得連孩子的名字都記不清,更奇怪的是,她從不和鄰居打交道。她的身世如一團迷霧。黑人孩子對她尖叫咆哮,白人對她議論紛紛,這些,她,毫不在乎,全然視而不見。 年幼時,我從不知母親的過去,每當我問及,她總說:「我是上帝創造的。」而當我問她是不是白人,她說:「我的膚色很淺。」並把話題轉開。 她一共扶養十二個孩子,不但將我們栽培上大學,大多數的孩子還拿下碩士學位。有的是醫生、教授、化學家……。直到長大成人,我們才知道母親的娘家姓氏。我花了十四年的時間挖掘她不凡的故事,在她一頁接一頁的精采人生中,你也將看到我的故事。 目錄摘錄 死亡 在十九歲的時候我放棄自己名字,並永遠離開家鄉後,不曾再使用過這個名字。對我而言,瑞秋.狄博拉.西斯基已經死了。為了我,剩餘的我,要活下去,她不得不死。 在我嫁給你們的父親時,我的家人為我哀悼。用正統猶太教人哀悼死者的那種方式。那真是一種疲勞轟炸,也許那就是我現在不是猶太教徒的原因吧。他們有著遵守不完的規矩,有著太多的禁忌…… 腳踏車她騎著那輛腳踏車的形象深植我的心中。她行為怪異,卻對世人如何看她完全沒有知覺,她騎車的速度非常緩慢,以致如果你從遠處看著她,你會覺得她好似沒有在移動,整個畫面是靜止不動的,畫在春天的天空上,一個坐在一輛骨董腳踏車上的中年白種女人,騎著腳踏車或踩著滑板的黑人小孩在她身旁呼嘯而過,籃球從她的頭上飛過,丟甩過來的鞭炮在她的四周爆跳。對這些,她全都視而不見。 黑色力量當我們在下公車時,兩名黑人從我們身後欺上,其中一名要搶媽咪的皮包。購物袋中的食物爆開來,四處飛散,而媽咪則緊緊抓住她的皮包,與搶匪瘋狂地旋轉起來,兩人不發一語的為皮包爭鬥著,從人行道一直拉扯到黑暗的空巷,像一場死亡之舞中死鎖著彼此的兩名芭蕾舞者。我嚇得全身無法動彈,呆呆地看著他們。最後,搶匪在他同伴嘲笑他的同時,搶走了皮包並拔腿飛奔,而媽咪則跌倒在地上。 她站了起來,冷靜地牽著我的手,不發一語的開始走回家。 「你還好嗎?」幾分鐘後她問我。 我點點頭。我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了。「你為什麼不喊叫?」當我終於可以開口說話時,我問。 「那只不過是個皮包而已,」她說。「別擔心那個。我們回家吧。」 這件意外讓我確定媽咪隨時身處危險。 新約聖經媽咪愛上帝。她每個星期日都上教堂,是教堂裡面唯一的白人,她唱起聖歌時,聲音有如十月早晨要發動車子冰冷的引擎與洗衣機嗚咽聲音的混合。每當媽咪鬼哭神號的唱起詩歌時,我和我的手足們就會強忍住笑聲:「依靠……哦,依靠……安全又安心……」拉高,拉高,然後走調了,她刺耳的聲音越爬越高,她的聲音是那麼可怕,以致令我經常認為,我們的牧師,歐文斯牧師,也許會從他的座位上站起來阻止這個歌聲。 兄弟姊妹我的兄弟姊妹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當涉及食物的問題時,他們就成了我的敵人。家中食指浩繁,我們經常挨餓,在冰箱和櫥櫃中翻找食物。我們會像松鼠一樣把珍貴的起司或香腸三明治搬去藏起來,可是後來卻被所有孩子發現並充公,所有珍貴的熱食也都在變涼之前被找到並被狼吞虎嚥吃掉了。整個劇情是一場食物偷竊大戰,並在背叛、背後放冷箭、心機權謀、光明正大搶奪與相互指責的混亂中完成。 當媽咪每天凌晨兩點下班抵達家門時,她的皮包便會立刻被徹底搜刮。她任職的地方可提供員工免費的晚餐,反正能拿就盡量拿,然後帶回家餵我們這群餓鬼。 她從工作場所帶回家的食物都很好吃,尤其和她所煮的食物相較更顯美味。媽媽所煮的食物無法拯救她的性命。她煮的菜吃起來就像沙子加上奶油,大塊的肉菜會卡進你的牙齒並陷入你的牙齦裡。她的薄餅顏色白皙,裡頭還有蛋殼。反正她也沒有什麼時間煮飯,她下班回到家時,已經筋疲力竭了。早上我們下樓來時,會發現她仍然衣著整齊地趴在餐廳桌上睡著了。 家事讓她沒有時間煮飯。「我是我所見過最最糟糕的家庭主婦,」她宣稱。那可不是謊言。我們的房子看起來就像被龍捲風吹過一樣,書、報紙、鞋子、足球頭盔、棒球棒、洋娃娃、大口箱子、腳踏車、樂器等到處都是。 學校某天下午放學回家後,我磨蹭到正在準備晚餐的媽咪身旁,「媽,什麼是悲哀的慕拉多(mulatto,通常指第一代的白人和黑人的混血兒)?」我問。 憤怒像一道燈光般閃過她的臉龐和她的鼻子,她的鼻子因生氣而變紅,整個臉脹得跟氣球一樣。「這個詞你是在哪裡聽來的?」她問。「我在書上讀到的。」 「看在老天的份上,你才不是悲哀的慕……那是什麼書?」 「只是我在讀的一本書罷了。」「別再讀那本書了。」她吸著她的牙齒。「悲哀的慕拉多。這樣喊別人是件多麼蠢的事啊!有人那樣喊你嗎?」「沒有。」「絕對絕對不要再用那個名詞。」 「我是黑人還是白人?」「你是人」她斷然地說。「好好教育你自己,否則你就會一無是處!」「我會是一個一無是處的黑人,或者就只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如果你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她冷冷地說,「那麼你是什麼膚色其實都不重要。」

我的母親,是黑人社區唯一的白人母親,她操持家務不及格、又兇又嚴、忙得連孩子的名字都記不清,更奇怪的是,她從不和鄰居打交道。她的身世如一團迷霧。黑人孩子對她尖叫咆哮,白人對她議論紛紛,這些,她,毫不在乎,全然視而不見。 年幼時,我從不知母親的過去,每當我問及,她總說:「我是上帝創造的。」而當我問她是不是白人,她說:「我的膚色很淺。」並把話題轉開。 她一共扶養十二個孩子,不但將我們栽培上大學,大多數的孩子還拿下碩士學位。有的是醫生、教授、化學家……。直到長大成人,我們才知道母親的娘家姓氏。我花了十四年的時間挖掘她不凡的故事,在她一頁接一頁的精采人生中,你也將看到我的故事。 目錄摘錄 死亡 在十九歲的時候我放棄自己名字,並永遠離開家鄉後,不曾再使用過這個名字。對我而言,瑞秋.狄博拉.西斯基已經死了。為了我,剩餘的我,要活下去,她不得不死。 在我嫁給你們的父親時,我的家人為我哀悼。用正統猶太教人哀悼死者的那種方式。那真是一種疲勞轟炸,也許那就是我現在不是猶太教徒的原因吧。他們有著遵守不完的規矩,有著太多的禁忌…… 腳踏車她騎著那輛腳踏車的形象深植我的心中。她行為怪異,卻對世人如何看她完全沒有知覺,她騎車的速度非常緩慢,以致如果你從遠處看著她,你會覺得她好似沒有在移動,整個畫面是靜止不動的,畫在春天的天空上,一個坐在一輛骨董腳踏車上的中年白種女人,騎著腳踏車或踩著滑板的黑人小孩在她身旁呼嘯而過,籃球從她的頭上飛過,丟甩過來的鞭炮在她的四周爆跳。對這些,她全都視而不見。 黑色力量當我們在下公車時,兩名黑人從我們身後欺上,其中一名要搶媽咪的皮包。購物袋中的食物爆開來,四處飛散,而媽咪則緊緊抓住她的皮包,與搶匪瘋狂地旋轉起來,兩人不發一語的為皮包爭鬥著,從人行道一直拉扯到黑暗的空巷,像一場死亡之舞中死鎖著彼此的兩名芭蕾舞者。我嚇得全身無法動彈,呆呆地看著他們。最後,搶匪在他同伴嘲笑他的同時,搶走了皮包並拔腿飛奔,而媽咪則跌倒在地上。 她站了起來,冷靜地牽著我的手,不發一語的開始走回家。 「你還好嗎?」幾分鐘後她問我。 我點點頭。我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了。「你為什麼不喊叫?」當我終於可以開口說話時,我問。 「那只不過是個皮包而已,」她說。「別擔心那個。我們回家吧。」 這件意外讓我確定媽咪隨時身處危險。 新約聖經媽咪愛上帝。她每個星期日都上教堂,是教堂裡面唯一的白人,她唱起聖歌時,聲音有如十月早晨要發動車子冰冷的引擎與洗衣機嗚咽聲音的混合。每當媽咪鬼哭神號的唱起詩歌時,我和我的手足們就會強忍住笑聲:「依靠……哦,依靠……安全又安心……」拉高,拉高,然後走調了,她刺耳的聲音越爬越高,她的聲音是那麼可怕,以致令我經常認為,我們的牧師,歐文斯牧師,也許會從他的座位上站起來阻止這個歌聲。 兄弟姊妹我的兄弟姊妹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當涉及食物的問題時,他們就成了我的敵人。家中食指浩繁,我們經常挨餓,在冰箱和櫥櫃中翻找食物。我們會像松鼠一樣把珍貴的起司或香腸三明治搬去藏起來,可是後來卻被所有孩子發現並充公,所有珍貴的熱食也都在變涼之前被找到並被狼吞虎嚥吃掉了。整個劇情是一場食物偷竊大戰,並在背叛、背後放冷箭、心機權謀、光明正大搶奪與相互指責的混亂中完成。 當媽咪每天凌晨兩點下班抵達家門時,她的皮包便會立刻被徹底搜刮。她任職的地方可提供員工免費的晚餐,反正能拿就盡量拿,然後帶回家餵我們這群餓鬼。 她從工作場所帶回家的食物都很好吃,尤其和她所煮的食物相較更顯美味。媽媽所煮的食物無法拯救她的性命。她煮的菜吃起來就像沙子加上奶油,大塊的肉菜會卡進你的牙齒並陷入你的牙齦裡。她的薄餅顏色白皙,裡頭還有蛋殼。反正她也沒有什麼時間煮飯,她下班回到家時,已經筋疲力竭了。早上我們下樓來時,會發現她仍然衣著整齊地趴在餐廳桌上睡著了。 家事讓她沒有時間煮飯。「我是我所見過最最糟糕的家庭主婦,」她宣稱。那可不是謊言。我們的房子看起來就像被龍捲風吹過一樣,書、報紙、鞋子、足球頭盔、棒球棒、洋娃娃、大口箱子、腳踏車、樂器等到處都是。 學校某天下午放學回家後,我磨蹭到正在準備晚餐的媽咪身旁,「媽,什麼是悲哀的慕拉多(mulatto,通常指第一代的白人和黑人的混血兒)?」我問。 憤怒像一道燈光般閃過她的臉龐和她的鼻子,她的鼻子因生氣而變紅,整個臉脹得跟氣球一樣。「這個詞你是在哪裡聽來的?」她問。「我在書上讀到的。」 「看在老天的份上,你才不是悲哀的慕……那是什麼書?」 「只是我在讀的一本書罷了。」「別再讀那本書了。」她吸著她的牙齒。「悲哀的慕拉多。這樣喊別人是件多麼蠢的事啊!有人那樣喊你嗎?」「沒有。」「絕對絕對不要再用那個名詞。」 「我是黑人還是白人?」「你是人」她斷然地說。「好好教育你自己,否則你就會一無是處!」「我會是一個一無是處的黑人,或者就只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如果你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她冷冷地說,「那麼你是什麼膚色其實都不重要。」 關於作者:詹姆士.麥克布萊德James McBride 他是一名作家、作曲家、薩克斯風手。曾服務於威明頓新聞日報、波士頓地球報、人雜誌、華盛頓郵報,並為費城調查報、滾石新聞報、美國今日郵報、本體報等寫專欄。音樂作品榮獲1993年美國音樂教師節史帝分.桑德漢獎(最佳歌劇編曲類),曾為安妮塔.貝克、葛洛維.華盛頓二世、蓋瑞.波頓等人寫歌,經常與爵士聲樂家吉米.史考特演出。歐柏林大學畢業後,再取得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碩士學位。他已婚並育有兩名子女,住在紐約的南耐亞克。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