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魔寵(3) : 光榮英雄

  • Hit:20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人類王國危在旦夕,誰才是救國英雄?預言不一定會實現,誰才是真正的「守護者」?驚奇冒險更勝《貓戰士》!酷炫魔法超越《哈利波特》!奇幻×幽默×友誼=優質青少年小說即將搬上大銀幕!在邪惡灰兔的指揮下,由動物殭屍組成的亡靈大軍大舉進攻,即將摧毀攸關王國命運的石柱。失去魔法的人類束手無策,只能仰賴魔寵召集七種魔法動物,一同召喚移動堡壘,反制邪惡灰兔。魔寵第三度踏上驚險之旅,一一探訪行蹤成謎的動物;包括擅長隱形術的吼猴、能穿越時空的尋血獵犬、奔跑時腳蹄會冒出火花的光馬、感官異常敏銳的狼獾、有銳利星爪的白尾獴、能噴灑毒液的眼鏡王蛇,還有能帶來超級好運的金蟾蜍。不過,白尾獴和眼鏡王蛇是世仇,而狡猾的狼獾早已投效灰兔!這群互不相識、各懷異心的動物在魔寵的號召下,是否能信任彼此,通過路程中的重重考驗,及時抵達最後一根石柱?艾德溫讀了卡斯塔夫的祕密日記,讓他忐忑不安。他究竟是不是「冒牌守護者」?一心想讓妹妹起死回生的絲凱拉,會不會被灰兔收買?吉伯特在水窪觀測看到即將被同伴背叛的異象,是否將會成真?更重要的是,魔寵是否能翻轉灰兔的詛咒,讓王國恢復和平?本書特色■ 融合《貓戰士》的驚奇冒險與《哈利波特》的酷炫魔法,動物主角生動真實,充滿閱讀樂趣。■ 青少年讀者在這本書中感受到「友誼」的美好,以及「團結合作」的力量;同時,人人各有所長,「英雄」或「英勇」的行為有許多形式,並非「以武力論英雄」。■ 本書即將拍成電影。

人類王國危在旦夕,誰才是救國英雄?預言不一定會實現,誰才是真正的「守護者」?驚奇冒險更勝《貓戰士》!酷炫魔法超越《哈利波特》!奇幻×幽默×友誼=優質青少年小說即將搬上大銀幕!在邪惡灰兔的指揮下,由動物殭屍組成的亡靈大軍大舉進攻,即將摧毀攸關王國命運的石柱。失去魔法的人類束手無策,只能仰賴魔寵召集七種魔法動物,一同召喚移動堡壘,反制邪惡灰兔。魔寵第三度踏上驚險之旅,一一探訪行蹤成謎的動物;包括擅長隱形術的吼猴、能穿越時空的尋血獵犬、奔跑時腳蹄會冒出火花的光馬、感官異常敏銳的狼獾、有銳利星爪的白尾獴、能噴灑毒液的眼鏡王蛇,還有能帶來超級好運的金蟾蜍。不過,白尾獴和眼鏡王蛇是世仇,而狡猾的狼獾早已投效灰兔!這群互不相識、各懷異心的動物在魔寵的號召下,是否能信任彼此,通過路程中的重重考驗,及時抵達最後一根石柱?艾德溫讀了卡斯塔夫的祕密日記,讓他忐忑不安。他究竟是不是「冒牌守護者」?一心想讓妹妹起死回生的絲凱拉,會不會被灰兔收買?吉伯特在水窪觀測看到即將被同伴背叛的異象,是否將會成真?更重要的是,魔寵是否能翻轉灰兔的詛咒,讓王國恢復和平?本書特色■ 融合《貓戰士》的驚奇冒險與《哈利波特》的酷炫魔法,動物主角生動真實,充滿閱讀樂趣。■ 青少年讀者在這本書中感受到「友誼」的美好,以及「團結合作」的力量;同時,人人各有所長,「英雄」或「英勇」的行為有許多形式,並非「以武力論英雄」。■ 本書即將拍成電影。 亞當‧傑‧艾普斯坦 (Adam Jay Epstein)安德魯‧傑考伯森 (Andrew Jacobson)艾普斯坦在紐約州度過童年,傑考伯森在威斯康辛州成長。他們倆在洛杉磯相識後便成為最佳拍檔,共同創作電影與電視劇本。這是他們合作的第一本書。 某天,艾普斯坦問傑考伯森:「你知道『魔寵』嗎?」「維斯席亞」就從那個簡單的問題誕生了,那個奇想世界裡充滿了兩位作者對動物與魔法的喜愛。每個字、每個句子與每一頁都是他們共同寫成的。艾普斯坦一家三口一貓和傑考伯森一家兩口一狗,僅僅相隔四個紅綠燈的距離。譯者謝靜雯荷蘭葛洛寧恩大學英語語言與文化碩士。青少年文學譯作包括《祕密花園》、《天才神祕會社I:謎屋的考驗》、《天才神祕會社III:第三島的逃犯》等。 各界好評雷克.萊爾頓,《波西傑克森》作者光看到簡介就讓我想買書來看!巫婆故事屋.海星巫婆原來,真正的魔法是:看見自己的能力,而後相信它!羅德里克‧戈登,《隧道》作者引人入勝的故事。準備好享受高潮迭起的情節吧!《出版人週刊》兩位有創作劇本背景的作者,讓這個系列小說有電影般的緊湊節奏。三位主角人物表現出「街頭智慧」與「飽讀詩書」的有趣對比,而「自信」、「機智」和「忠誠」、「尊敬」可說是完美結合。《學校圖書館期刊》高潮迭起、驚險刺激、幽默詼諧,非得一口氣把整本書讀完不可。結局令人大呼過癮,同時預留伏筆,讓人充滿期待。《書單雜誌》兩位作者的生花妙筆,塑造出這個充滿想像力的動物冒險故事。芝加哥「安德森書店」一部書寫友誼、冒險、魔法的優質青少年小說!熱愛動物的孩子一定會愛上《魔寵》!印第安那州童書專賣店「孩子的書」《魔寵》讓人忍不住邊讀邊「哇!」建議讀者一次就把整套書買回家,因為看完第一集,一定會迫不及待想看續集。 房間另一頭有張寫字桌,有東西懸垂在桌上的珠寶盒邊緣,吸引了艾德溫的目光:是一只鑲嵌著方形綠寶石的銀踝環。只有納托拿提的成員會戴這種東西,納托拿提就是絲凱拉所屬的、以尋求知識為宗旨的祕密宗派。宗派裡的人類跟動物都相信,學習魔法以及尋找人生所有謎團的答案,甚至比這塊土地上的法律和秩序更加重要。「絲凱拉,來看看這個。」艾德溫想知道她對這件事有何看法。藍堅鳥鼓翅飛向書桌。她看到那只踝環的時候,滿臉詫異。「大家都說卡斯塔夫以前是納托拿提的成員,」絲凱拉說,「我從來都不相信。」她用鳥爪抓起踝環,指著上面的銘刻文字:KGM。「是卡斯塔夫的姓名縮寫沒錯,」她說,「所以傳聞是真的嘍。」瑪莉安在附近的書架旁邊,吉伯特坐在她肩上。她正在翻閱卡斯塔夫手寫日記的其中一本。「你覺得你應該拿來讀嗎?」他問,「那是私人物品耶。」「你知道卡斯塔夫跟蘿倫奈拉原本是一對戀人嗎?」瑪莉安亢奮地說,「直到山中鍊金師介入為止!」「這樣窺探別人的隱私,感覺真的很不對。」吉伯特堅持。他停頓半晌,然後難敵好奇心的鼓動。「唔,鍊金師做了什麼?」「他橫刀奪愛。」瑪莉安說。艾德溫對卡斯塔夫在日記裡揭露的私事興趣缺缺。他看到一絲凍冷的水氣滑行穿過靜止的空氣,繞住一本封皮上沒有標題的書。一陣微風襲來,將書頁猛地翻到中間的地方。艾德溫望著眼前的紙頁,看到以顫抖字跡寫在羊皮紙上的文字。大多數時候,當卡斯塔夫需要記錄什麼時,都會向文書師口述,但偶爾也會親筆寫短信給年輕巫師。顯而易見的是,這裡記錄下來的東西相當私密,所以並未交給文書師來抄錄。許多維斯席亞人信以為真的大謬誤,近來讓我憂心忡忡:他們認為所有的預言都是神聖而真實的。但我的研究開始發現,實情可能不是這麼回事。歷史似乎只記得最終實現的預言,而對那些並未成真的視而不見。雖然星辰這樣顯現,不代表實情就是如此。這些話語可能會讓仰賴命運的人頓失依靠。因此,在我選擇公開分享這些想法以前,必須先經過一番深思長考。另一股冰冷氣流翻動了紙頁,那本書再次合了起來。艾德溫往後一跳。他心裡掠過一絲反胃的感受。難道,關於三名守護者的預言也是錯的嗎?打從他得知自己其實擁有魔力以來,對自己就愈來愈有信心,可是他、吉伯特和絲凱拉的本領真的強大到足以拯救維斯席亞嗎?他看看同伴,忖度自己該不該告訴他們卡斯塔夫的警告。可是又何必呢?他心想。如果讓他們心裡充滿疑慮,又有什麼好處?※※※「你們想,大家會把我們三個的事情寫成傳說嗎?」他們默默步行了一會後,吉伯特問,「也就是等我們進入明日世界很久之後,會被保存在維斯席亞歷史檔案庫裡的故事?」「我想應該會特別設一個專區給我們,」絲凱拉說,「只要看看有多少文獻寫了卡斯塔夫、蘿倫奈拉跟山中鍊金師就知道了。」三口組順著通向樹底森林的泥巴路,往正南方前進。如同克拉薩高峰,那座森林也是從遠處就能看見。即使相隔如此遙遠,艾德溫也能在地平線上瞥見他們的目的地,但這段路程會耗上大半天,因為走這條路不大可能有機會搭到便車。「你們想,他們會替我們辦場慶功遊行嗎?」吉伯特問,依然陷在自己的白日夢裡,「我好愛遊行喔。」「你不覺得你有點想太多了嗎?」艾德溫說,「我是說,七個後代裡,我們連一個都還沒找到耶。」「可是我們一定會找到的。這是命運注定好的。」絲凱拉說。艾德溫悶不吭聲繼續往前走。「欸,不管他們用什麼方式來向我們致敬,都無所謂啦,」吉伯特說,「只要我的家人能夠到場參觀就好。」艾德溫低頭看看父親留下的項鍊,上面懸掛的細語貝殼裡收有艾德溫的媽媽和雙胞妹妹的,還有他自己的聲音。這是他僅有的能代表家人的東西。「對不起啦,艾德溫,」吉伯特說,「我不是故意要──」「沒關係。我妹妹人在某個地方,對這點我還沒放棄希望。當然要找到她的下落得花一番工夫。她連我的存在都還不曉得呢。」「等這一切結束了,我們一定會幫你的,」絲凱拉說,「不管要花多大工夫。」他們三個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對艾德溫來說,絲凱拉和吉伯特感覺就像親人。※※※三口組抵達林地邊緣時已經接近黃昏,艾德溫的腦海掠過一段回憶,那時他正走在這些龐然巨木底下的翠綠蔭影裡,身旁有傑克同行,他們才認識沒多久。他們一起望進蜘蛛寧芙的蛛網裡,接著卻迎面遇上了滾達獸。艾德溫希望今天別再撞見那些不友善的森林住民。絲凱拉在艾德溫和吉伯特前方飛翔,負責勘察。「我們要從哪裡開始找?」吉伯特問,抬頭望向頭頂上方綿延數哩的綠意。「噓──」絲凱拉回頭對他喚道,「我聽到聲音了。」艾德溫凝神傾聽,他也聽到了:從遠方傳來陣陣鼓聲。砰叭叭碰。砰叭叭碰。三口組循著鼓聲行進,很明顯是從上方的某處傳來的。絲凱拉飛到一棵樹皮粗糙的麻花狀大樹。「在這邊,」絲凱拉說,「這是螺旋木。它的螺旋樹幹應該能讓你們走上去,就像爬階梯一樣。」艾德溫用爪子緊抓樹幹,一口氣蹦蹦跳跳往上爬了幾十公分。「對我來說是很管用,」他說,「但吉伯特呢?」吉伯特的腳趾吸盤也順利地拉著他沿著樹皮往上爬。「他們叫我們樹蛙是有道理的。」他說。絲凱拉在他們身邊飛著。魔寵愈爬愈高,逐漸接近形成某種天然天花板的一層濃密的淺綠色樹葉。他們推開樹葉穿過,發現自己正仰望著另一層樹冠,彷彿抵達了建築物的第二層。這裡比下面更明亮,五彩繽紛的花朵正極力伸展,吸收穿透上方葉間細縫而灑下的光線。幾百隻白蝴蝶揮舞著有綠色和銀色圖紋的蝶翼,正在輕柔的微風中翻飛。一群白日蝙蝠飛過艾德溫、絲凱拉和吉伯特身邊,一面發出高亢的尖鳴,對著這些撲飛不停的昆蟲大快朵頤,把牠們從半空中拉開,整隻一口吞下。才幾秒鐘時間,蝴蝶就全不見了,於是那些模樣恐怖的生物把注意力轉向魔寵。「夥伴們,我想那些蝴蝶只是牠們的開胃菜而已,」艾德溫說,「我們才是主菜。」白日蝙蝠朝著他們繞圈旋飛。艾德溫跟吉伯特拚命往上攀爬,可是想在被蝙蝠吞下肚以前穿過下一層綠葉天花板,看來是難如登天。「絲凱拉,現在是你施展幻術的好時機。」吉伯特心急地說。「沒什麼用,」她回答,口氣流露出真正的憂慮,「白日蝙蝠不是靠視覺狩獵的,牠們是靠聲音來找獵物。」「那我們怎麼辦?」吉伯特驚呼。「首先最好先壓低聲音。」艾德溫輕聲說道。太遲了:蝙蝠不約而同地發出嘶聲並張開下顎,準備發動攻擊。不過,上方的綠葉頓時被撥開,一隻帶翅的巨型昆蟲朝他們撲來。牠跟嬌小的白蝴蝶一樣,渾身白色,翅膀上有綠色和銀色的圖紋――可是牠的體型大得讓人咋舌。這隻巨蛾一口氣吞下五隻蝙蝠,接著第二口又吃了三隻。艾德溫和吉伯特如釋重負地嘆口氣,拔腿衝向下一層。那隻生物繼續襲擊白日蝙蝠。「我想牠們把蝴蝶媽媽惹火了。」吉伯特說。「如果媽媽都那個樣子了,那我可一點都不想遇到爸爸。」艾德溫回答。砰叭叭碰。砰叭叭碰。鼓聲的音量穩定而持續地加強。「我們一定是愈來愈接近猴子村了。」吉伯特說。三口組繼續往上攀爬,艾德溫感覺四條腿愈來愈沉重。連續走上一千多公尺的路本來就很耗體力,而陡峭的地勢更是讓人舉步維艱。魔寵接近下一層綠葉天花板時,艾德溫暗暗希望過了這層就能找到吼猴的家。可是衝出茂密的樹葉時,他發現自己正仰頭瞪著天空,迎面就是美麗的夕陽。他們踩在腳下的葉子現在看起來和感覺起來都像是一片草地,上方的雲朵似乎伸手可及。他們已抵達樹底森林的頂端了──卻不見任何吼猴的蹤跡,而且鼓聲也消逝無蹤。「牠們一定是躲起來了,」吉伯特說出顯而易見的事。艾德溫環顧四周,乍看之下,周遭是一副完全荒蕪的模樣。可是緊接著他辨識出幾乎被樹頂掩住的幾棟小屋。絲凱拉也看見了,於是往小屋的方向飛去。艾德溫和吉伯特如履薄冰般地踏上樹葉鋪成的草地,幸好那些樹葉強韌到足以支撐他倆的重量。他們走得更近時,艾德溫看到好幾間小屋在巨型木頭高台的四周圍成一圈,高台上有鼓、廟宇,和一座形似穀倉的偌大建築物。絲凱拉已經降落在高台上,正在東張西望。「苯希,快出來,」她喚道,「我知道你在這裡。」艾德溫看看絲凱拉,心想她是不是昏頭了。「呃,絲凱拉,」他說,「你一看也知道這裡沒人啊!」「看來你不知道吼猴的特殊天賦,」她回答,「那就是隱形術。」然後她再度呼喚:「苯希!」可是仍然沒有回音。艾德溫開始納悶:如果可以隱形的人不想被找到,到底該怎麼找出這個人呢?就在這時,有什麼東西拂過他的毛皮,感覺卻不像風吹。「他們看起來沒什麼惡意。」有個女性聲音說。接著,一隻沙棕色的吼猴在他們眼前現形。「這裡恐怕沒人叫苯希。」她繼續說。艾德溫覺得尾巴被猛力一扯,但轉過身卻什麼都沒看到。「辛卡,」雌吼猴說,「那樣很不禮貌。」一隻年輕吼猴現身了,因為挨罵而一臉發窘。接著,更多吼猴都拋開偽裝,揭露自己。「這些樹木裡還有沒有別的村落?」絲凱拉問那隻雌吼猴。「是有,但都不是吼猴在住的。」她答道。「苯希為了成為魔寵,好多年前就離開你們村落了。」「我們有很多同類都離鄉去協助巫師了。」那隻雌吼猴說。「可是這一位應該已經回來了。」絲凱拉說。所有吼猴的臉龐都掠過一抹心照不宣的神情。這時,有隻渾身紅毛、眼睛鼓凸的吼猴朝他們走來。「你們指的是艾兒芭拉吧。苯希一定是她在平地用的名字。」    「你知道我們到哪裡可以找到她嗎?」絲凱拉問。「她大多數時間都自個兒待在雲端冥想。」紅猴指向從高台延伸向天空的遠端枝椏。魔寵抬頭仰望,瞥見天空襯出一個孤獨身影的輪廓。顯形的吼猴到現在已經將近上百隻。有幾隻回頭繼續打鼓,不過大多數只是盯著這些來自樹下的陌生訪客。艾德溫從吼猴打量他的好奇神情就能明白,很少有陌生人會造訪這個樹梢村落,也明白魔寵的英勇名聲並未傳到這裡。雌吼猴似乎是部落的首領,她指示魔寵走到從枝椏上垂下的藤蔓梯子。艾德溫和吉伯特開始攀爬,絲凱拉則在一旁飛翔。他們爬上斜度和緩的枝椏時,粉紅帶紫的夕陽已經消逝,暗藍色的夜幕開始閃現星辰。枝椏頂端有隻雌吼猴閉起眼睛盤腿端坐。她懷裡摟著一面覆滿毛皮的鼓,雙手正緩慢而有節奏感地敲擊著,彷彿是在跟著風聲唱和。渾身黑毛的她,臉龐四周的毛髮較短,露出了細緻的五官。「苯希。」吉伯特興奮地脫口喊道。吼猴驚得雙眼張大。「吉伯特、絲凱拉,我真不敢相信,」她說,彈跳一下站起來,用手臂和尾巴給兩位老友擁抱。「這位是誰?」她轉向艾德溫。「我是艾德溫,傑克的魔寵。」「噢,對,瑪莉安的小弟,」苯希說,「他年紀大到可以有自己的魔寵了嗎?我還記得他像我這麼高的模樣。」苯希頓住,轉過身。「說到這個,你們的效忠者到哪去了?你們來上面這裡幹嘛?」「你沒聽到風聲嗎?」絲凱拉問。「聽到什麼?」苯希回答,「我住在一千公尺高的地方,很難有消息會傳到我這裡來。」「你錯過了好多事情,」絲凱拉說,「維斯席亞陷入重大的危機。新的一批亡靈大軍在這片土地上到處橫行,我們需要你加入我們的行列,一起拯救后土。我們必須各自召集一位成員,就是從──」「好。」苯希說。「──七位後代……你剛剛說『好』?」絲凱拉問。「嗯啊。算我一份吧。」「你不想先聽聽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嗎?」絲凱拉問。「無所謂,」苯希說,「我在這裡隱居了三年,就是為了等待這種自我救贖的機會。我滿懷羞愧,困在這些雲朵裡,即使有人看得到我,我也覺得自己是隱形的。」「跟格里恩有關嗎?」吉伯特問。「我當初應該多盡點力的。卡斯塔夫向來教導我們,魔寵的職責是要不計一切地協助效忠者。我卻放任他去參加那場決鬥,只為了一場愚蠢的暗戀。」「可我覺得很浪漫耶。」吉伯特說。 「你若想想看他失去了多少東西,就不會這麼想了,」苯希回答,「他失去了魔法,失去了男性氣概,連他原本誓言要保護的人們也不再信任他了。」她停頓半晌才又補充,「他也失去了我。」「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啊?」絲凱拉說。「格里恩打輸了那場解除魔法的決鬥之後,我建議我們回石小溪找卡斯塔夫幫忙。要說有誰能把裝有格里恩魔法的小瓶討回來,那非卡斯塔夫莫屬了。可是格里恩就是不肯。他丟盡了顏面,竟然還寄出滿紙謊言的信函。我不能讓一個原本潛力無窮的巫師就這樣浪擲生命。我們都跟對方撂下了毫不留情的狠話。於是格里恩斷絕我身為他魔寵的關係,他說他再也不想看到我了,而我又能怎樣?魔寵跟效忠者的牽絆是一輩子的事。我不能就這樣回到橋塔的魔寵店再去找新的效忠者,所以便乾脆回到了家鄉。」苯希吸了口氣,雙手拍了一下。「說得夠多了。你們剛剛提到自己是為了『拯救后土』而來的,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必須圍聚在葛來夫石四周的七位後代之一,」絲凱拉說,「我們必須馬上前往幽暗山丘。」「為什麼你們會想去那麼悲慘的地方?」苯希問。「我們還得召集一隻尋血獵犬。」絲凱拉說。「啊。」苯希點點頭。「札布隆的兄弟西米恩。」「對。我們本來希望能在早晨以前趕到那裡的。」「我可以讓我們在一個小時之內抵達那裡。」苯希說。她把鼓綁在背上,發出一聲名不虛傳的嘯吼。聽到她的呼喚,一隻體型大如河筏、灰中帶紅的蛾從那棟形似穀倉的建築物裡拍翅飛出。幾秒鐘之內,牠就已在苯希跟魔寵三口組的上方盤旋。「跳上來吧,」苯希說,「我希望你們沒人有懼高症。」吉伯特的眼睛瞪得比平常還大。「呃,事實上,我曾經坐在戰慄鷹隼的背上,那次經驗害我受到很大的創傷。」他說。可是其他人已經爬上巨蛾的背,吉伯特還能有什麼選擇。「這種『少數服從多數』的規則對我真不利啊。」他猶豫不決地加入他們的行列。「艾兒芭拉,」一間稻草小屋傳來一聲呼喚,「你要去哪裡?」「媽,王國陷入危險了,」苯希回答,「我想我來不及回家吃晚飯嘍。」當吼猴抓起繫在巨蛾頭上的長韁繩,艾德溫感覺到她的活力甦醒了。「到幽暗山丘去。」苯希發出嘯吼,態度堅定地一扯韁繩。巨大的昆蟲飛向天空,連絲凱拉也跟著搭順風車,棲坐在蛾身上。不久之後,艾德溫就意識到,搭乘飛蛾跟利用魔杖飛翔完全是兩碼子事。他以前看過飛蛾在燭火四周穿梭,他發現光是盯著牠們看就會頭昏眼花。現在這隻大昆蟲在夜空中傾斜翻轉的時候,他為了保住小命而緊攀不放。吉伯特嚇得臉色發白。然而,苯希卻笑得合不攏嘴。樹底森林的形影在他們背後漸漸淡去,直到像是遠方的一座綠色山巔。就召集動物後代到葛來夫石四周圍成一圈的任務來說,魔寵往前邁進了一步。可是如果苯希這樣算是容易找到的,艾德溫納悶,他們又要怎麼趕在一切都已太遲以前,把其他幾位召集起來呢? ■《學校圖書館期刊》最佳圖書獎■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新銳作家獎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