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槍與巧克力 : A gun & chocolate

  • Hit:7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乙一:「《槍與巧克力》是我的生涯代表作。」寫給不相信童話的少年少女,與曾是少年少女的你──絕不迴避傷痛與殘酷,獨一無二的乙一冒險物語。2007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 BEST5AMAZON.JP讀者★★★★星大好評!「手槍沉甸甸冰涼涼,和巧克力一樣黑漆漆,最大的不同是,我不知道手槍的正確用法。」備受歧視的少年,一心期盼成為偵探助手,父親遺留的神祕地圖創造了奇蹟。然而,當英雄面具碎裂,信仰破滅的那一天,真正的冒險才要啟程……【故事簡介】這是一個宛如純度99%巧克力的世界,不怕咬得滿嘴苦澀,才能咀嚼出一絲甘甜。我是「移民」的末裔。我的祖父母拋棄戰火蔓延的故鄉,逃到這個國家,如今剩下我和母親相依為命,在黑煙瀰漫的絕望小鎮努力生活,而點亮我生活光輝的是名偵探ROYCE。只是,偵探的死對頭──怪盜GODIVA經常破壞我們的安寧。怪盜GODIVA再度洗劫財寶的那一天,為了幫助家計,我決定將書全拿去賣錢,卻不小心弄掉父親生前留下的聖經,一張神祕地圖赫然出現。地圖上某處畫著金幣圖案,我又驚又喜,這極有可能是怪盜的秘密基地!我鼓起勇氣寄信給偵探,偵探竟千里迢迢來和我一同搜查。不料,放在旅館的地圖不翼而飛,設局的凶手,指向我最崇拜的偵探……遭背叛的痛楚撕裂我的心,悲怒交加之下,我不得不和一名擁有貴族般美貌的少年合作,但他殺人不眨眼的殘暴作風讓我顫慄。我強忍不安與恐懼,跟少年結伴逃亡,這一次,我得搶在偵探前頭解開謎題!【內文節錄】手槍前端開著黑色的洞,是和指頭差不多大的小洞。每當那裡發射出金屬球,就會有人從世上消失。咻,小球飛出,砰!人生結束。非常簡單,能夠比巧克力在口中融化還快速解決事情。──摘自書中章節〈你完了〉【讀者驚喜推薦】閱讀本書有種像吃巧克力般的幸福感覺,主角的冒險彷彿成為我的親身經歷。好想重回會為冒險雀躍不已的孩提時代啊。──日本讀者 追夢蟲先不談出乎意料的大逆轉、不落俗套的體裁,居然能寫出讓讀者緊張得直到最後都無法放鬆喘息的冒險故事(而且這麼酷!這麼諷刺!),我深深佩服。──日本讀者taraiatmark給看膩偽善的青少年小說的你,強烈推薦《槍與巧克力》。──日本讀者 naonao-703乍看是寫給青少年的小說,卻是有著毫無保留暴力血腥的壯大冒險,非常有趣。大量伏線串連起故事時,更是樂趣倍增。成人的我也讀得津津有味,久違地找回純粹的童心。──日本讀者 oranger

乙一:「《槍與巧克力》是我的生涯代表作。」寫給不相信童話的少年少女,與曾是少年少女的你──絕不迴避傷痛與殘酷,獨一無二的乙一冒險物語。2007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 BEST5AMAZON.JP讀者★★★★星大好評!「手槍沉甸甸冰涼涼,和巧克力一樣黑漆漆,最大的不同是,我不知道手槍的正確用法。」備受歧視的少年,一心期盼成為偵探助手,父親遺留的神祕地圖創造了奇蹟。然而,當英雄面具碎裂,信仰破滅的那一天,真正的冒險才要啟程……【故事簡介】這是一個宛如純度99%巧克力的世界,不怕咬得滿嘴苦澀,才能咀嚼出一絲甘甜。我是「移民」的末裔。我的祖父母拋棄戰火蔓延的故鄉,逃到這個國家,如今剩下我和母親相依為命,在黑煙瀰漫的絕望小鎮努力生活,而點亮我生活光輝的是名偵探ROYCE。只是,偵探的死對頭──怪盜GODIVA經常破壞我們的安寧。怪盜GODIVA再度洗劫財寶的那一天,為了幫助家計,我決定將書全拿去賣錢,卻不小心弄掉父親生前留下的聖經,一張神祕地圖赫然出現。地圖上某處畫著金幣圖案,我又驚又喜,這極有可能是怪盜的秘密基地!我鼓起勇氣寄信給偵探,偵探竟千里迢迢來和我一同搜查。不料,放在旅館的地圖不翼而飛,設局的凶手,指向我最崇拜的偵探……遭背叛的痛楚撕裂我的心,悲怒交加之下,我不得不和一名擁有貴族般美貌的少年合作,但他殺人不眨眼的殘暴作風讓我顫慄。我強忍不安與恐懼,跟少年結伴逃亡,這一次,我得搶在偵探前頭解開謎題!【內文節錄】手槍前端開著黑色的洞,是和指頭差不多大的小洞。每當那裡發射出金屬球,就會有人從世上消失。咻,小球飛出,砰!人生結束。非常簡單,能夠比巧克力在口中融化還快速解決事情。──摘自書中章節〈你完了〉【讀者驚喜推薦】閱讀本書有種像吃巧克力般的幸福感覺,主角的冒險彷彿成為我的親身經歷。好想重回會為冒險雀躍不已的孩提時代啊。──日本讀者 追夢蟲先不談出乎意料的大逆轉、不落俗套的體裁,居然能寫出讓讀者緊張得直到最後都無法放鬆喘息的冒險故事(而且這麼酷!這麼諷刺!),我深深佩服。──日本讀者taraiatmark給看膩偽善的青少年小說的你,強烈推薦《槍與巧克力》。──日本讀者 naonao-703乍看是寫給青少年的小說,卻是有著毫無保留暴力血腥的壯大冒險,非常有趣。大量伏線串連起故事時,更是樂趣倍增。成人的我也讀得津津有味,久違地找回純粹的童心。──日本讀者 oranger 乙一(Otsu Ichi,1978─)日本福岡縣人,豐橋技術科學大學畢業。1996年以《夏天.煙火.我的屍體》獲得第六屆「JUMP小說.非小說大獎」出道,迅速獲得許多讀者和前輩作家的關愛。作品領域橫跨恐怖、推理、純愛,是日本當代最重要的大眾小說家之一。2003年以《GOTH斷掌事件》獲得第3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近年來也以其他名義發表青春戀愛小說以及怪談作品。 prologue
奧利吉內在戰爭時期成為大富翁。他發明優秀的子彈製造機,將鉛灌入機器後,只要「嘰~~喀鏘」拉一下桿子,一口氣就能做出好幾十顆子彈,女人邊操作還能邊哄孩子。有座工廠人手不足,甚至讓抱著熊布偶的小女孩來操作機器。「嘰~~喀鏘」,做好的子彈被運送到其他工廠,與火藥和彈殼組合在一起。據說奧利吉內公司的子彈不但便宜,而且飛得又直又遠,射中敵人時,那聲響聽起來痛快極了。奧利吉內擁有的金幣在深夜時分消失。「嘰~~喀噠,嘰~~喀噠……」噪音吵醒睡夢中的他,揉揉眼睛,仔細一看,風吹得窗戶一開一闔。奧利吉內躺在床上,不禁感到訝異。真奇怪,明明睡前已關好窗戶。奧利吉內環顧四周,發現保險櫃的門開著,裡頭空無一物。他連忙大聲呼喚傭人。無數的警車趕抵豪宅庭院時,看門狗仍在睡夢中。牠們似乎被人餵了摻安眠藥的狗食。「保險櫃裡應該有『英雄的金幣』!」奧利吉內慘白著臉向警方說明。「英雄的金幣」價值非凡,為了得到這些金幣,錢幣收藏家會不惜變賣豪宅。眾調查員調查起保險櫃周圍。不一會兒,一名調查員在桌上發現一張紅色卡片。有人大叫:「是怪盜歌帝梵!快聯絡總部!」
以上便是竊案發生當晚的來龍去脈。奧利吉內激動萬分地如此描述:「卡片上以英文署名『GODIVA』。雖然警方很快拿走,我只瞄到一眼,但確實是這麼寫的。你說會不會是我看錯?不可能。警方不是隨即公開宣布這是怪盜歌帝梵的犯行嗎?你問除了署名還有什麼?唔,這是祕密,警方要求我不能洩漏。」
「媽媽託我買東西,待會兒一起去市場吧。」聽到父親的話,我從五個月前的報紙上抬起頭。散步途中,父親在小攤子買了最便宜的麵包給我。我們坐在公園長椅吃麵包。我手邊正在看的,就是用來裹麵包的舊報紙。「好啊,要買什麼?」「胡椒。錢不曉得夠不夠……」「胡椒?家裡不是還有嗎?」「媽媽一早就在東翻西找,說是胡椒整瓶不見了。」父親從老舊的外套口袋掏出色澤暗淡的錢幣,一枚枚數起來。路面電車鬧哄哄地開過去。我把麵包屑丟進嘴巴,目光移回看到一半的報紙上。
五個月前的報紙上,刊登有奧利吉內的相關報導,及失竊的「英雄的金幣」插圖,金幣上似乎雕刻著神話裡的英雄側臉。我對「英雄的金幣」失竊案件有印象,當時在我們學校也掀起一陣話題。「不得了,怪盜又現身!」「這次偷的是金幣!」「怪盜真是太邪惡了!」我和朋友興奮叫嚷,在教室跑來跑去。
父親蜷起背咳嗽,手中的硬幣滾落石板路。「糟糕!」父親趴在路上,逐一撿起硬幣。要是少掉一枚可不妙,我也蹲下幫忙。其中一枚硬幣夾在石板縫隙,我和父親拿小樹枝勾出。父親數著沾滿手垢的骯髒錢幣,又不住咳嗽。父親咳了好一段日子,或許是鎮郊工廠黑煙的緣故。受到風向的影響,黑煙籠罩整座城鎮,就連待在家裡,父親也會難過地咳嗽。市場位於城鎮中心,有販賣堆積如山的蕃茄和切塊羊肉等形形色色的店。我們擠出人群,前往賣香料的店。瓶裝胡椒放在店面最顯眼的地方。「太貴了,不能算便宜一點嗎?」看到標價,父親詢問老闆。老闆搖搖頭。「移民先生,請到別的店買吧。」「移民」不是正式用語,而是小孩子之間才會使用的字眼。店老闆這樣說,是在嘲笑父親吧。父親一句話也沒回應,牽著我的手離開。黑髮,加上渾圓的眼形,父親有移民的血統,所以有時店家不肯賣東西給他。「噯,別這麼生氣。」父親安撫我。「為什麼有些人就是要排擠我們呢?」「以後找機會告訴你。」我們在市場外圍再度發現胡椒。那與其說是賣香料的店,更接近應有盡有的雜貨攤。鋪在地面的布上,擺著香菸、菸斗、熨斗、十字架擺飾等等。攤販老闆瘦得像隻雞,是個中年男子。父親向老闆開口:「請給我胡椒。」「不順便帶點別的東西嗎?要是一起買,特別算你便宜。」攤販老闆將胡椒瓶裝進紙袋。「那本書也一起買好了。」十字架擺飾旁,放著一本泛著褐漬的舊書,似乎是聖經。封面的邊緣多處破損。「往後或許會派上用場。」父親付完錢,老闆將聖經和胡椒裝進同一個紙袋。「謝謝惠顧。你挺有眼光,這本聖經真的不錯。不是一般聖經,而是大有來頭,最好隨身攜帶。」「大有來頭?」老闆點點頭。「幾個月前,我在其他城鎮擺攤,碰上一起意外。」他的聲音莊嚴無比,彷彿在講述神話。「一座老教堂失火,裡面的民眾幾乎都平安逃出,只剩一個小男孩。有名年輕人衝進熊熊燃燒的教堂,一會兒後,他揹著孩子出現。雖然整座教堂燒得精光,但兩人僅受輕微的燒燙傷。不過,年輕人很奇怪,男孩的父母向他道謝時,他居然捧腹大笑,像悟道的神父般說:『噯,人的生死真是難料,差點全部付之一炬。欸,神父,能不能請你收下這個?就當是我捐給教堂的。』接著,他從皮包掏出一本聖經──也就是你剛才買下的聖經。那可是拯救孩童的聖人的聖經,我好不容易向認識的神父買來的。」「不過是本舊書,聽起來太假了。林茲(Lindt),我們回家吧。」父親牽起我的手邁開腳步,身後傳來攤販老闆的大笑聲。「這本書你拿著。」父親把裝有胡椒瓶與聖經的紙袋交給我。紙袋沉甸甸的。
沒多久,父親便住進醫院,他的肺病相當嚴重。我總算明白父親會咳嗽是生病的緣故。我和母親不斷前往父親的病房,父親的同事也來探病。到了秋天,乾枯的葉子被風吹落,在街道上沙沙打滾。父親過世時,我十一歲。
父親過世三個月後,某富翁家裡的寶物「白銀的長靴」失竊,現場留下一張撲克牌大小的卡片。搜查總部正式宣布,這是怪盜歌帝梵犯下的第二十起竊案。
第1章
1 怪盜與地圖
那天早上,我在冷得像冰庫般的飯廳裡喝湯。聽見玄關外頭有動靜,走近一看,發現是派報員在敲摩洛索夫先生家的門。「隔壁人家外出旅行嘍。」母親出聲告知,派報員露出困擾的表情。「真傷腦筋,報紙塞不下了。」我和母親住在公寓的二樓。打開我們家的大門,隔壁就是摩洛索夫先生住處的大門。門上的報箱塞滿報紙,再也容納不下任何一份。「我們幫忙保管好嗎?」母親提議。「方便麻煩你們嗎?」派報員把報紙交給母親後便離去。我冷得直打哆嗦。將近四月,空氣卻依然冰冷。母親從報箱抽出一束束報紙,打算一併保管積累的份。「叔叔還沒回來呢。」「或許是在旅途中認識很棒的女士。」就算回到屋內,也跟外頭差不多冷。由於捨不得瓦斯費,家裡沒開暖氣。母親打開臥房的衣櫃,將報紙塞進盒子,拍拍雙手抖落灰塵。「該去上學了,換衣服吧。你想穿睡衣去學校嗎?」熱水煮開的聲響傳來,母親走回廚房。我盯著放報紙的盒子。疊在最上頭的是今天的早報,我瞄到報導的標題。〈怪盜歌帝梵再度現身!?〉我避開母親的注意,悄悄拿起報紙,關上衣櫃。做好上學的準備後,我和母親一起離開家門。步下公寓樓梯,走在石板路上,與提著便當盒前往工廠的人們錯身而過。他們穿著厚外套,冷得縮起背。我和母親走向路面電車站。母親上班的藥品工廠在城鎮另一端,用走的要花兩小時,所以總是搭路面電車。自從七個月前父親住院,母親便外出工作。因為父親無法工作,家裡就失去經濟來源。可是,母親的薪資微薄,為了節省餐費,燉湯的料減少一半。衣服即使破洞,也不能隨便丟棄。我和母親合力搬開家中所有櫃子,查看底下有沒有銅板掉落,但幸運不如想像中俯拾皆是。「梅莉太太,午安。」十字路口附近的花店老闆揚聲道。「您好。」母親在花店前打招呼。每次母親要去醫院照顧父親時,老闆都會把賣剩的花以特別便宜的價錢賣給母親。「梅莉太太,妳今天也好美啊。路上小心,林茲也是。」花店老闆瞥我一眼,順便補上一句。打從十八歲的時候生下我,母親就沒再長高,手臂纖細,腳也很小。喝醉的父親和摩洛索夫先生總當她是小孩,她常為此憤憤不平。花店老闆一定是喜歡母親,她似乎沒發現對方熱情的眼神。只是,他看我的眼神冷若冰霜。母親有我這個孩子,他不怎麼開心。母親不是移民,而是屬於占這個國家最大人口的種族。她的鼻梁細緻,頭髮也十分飄逸。換句話說,我是移民與非移民結合生下的混血兒。如果花店老闆向母親求婚,並且順利再婚,就得扶養我這個移民的混血兒。他肯定想著,要沒有我礙事該多好。路面電車站擠滿要去上班的人。母親排在隊伍末尾,從手提袋取出破破爛爛的錢包。「要認真念書喔。」母親叮嚀著,給我買午餐的零錢。
「怪盜歌帝梵又現身了,你們有沒有聽說?」午休時間,狄恩(Dean)在學校餐廳吃著三明治,邊打開話匣子。「跟上次相隔三個月吧。這次是偷什麼?」德魯卡(DeLuca)慢慢吞下麵包問。他家開麵包店,每天中午吃的都是賣剩變硬的麵包。德魯卡帶的麵包比平常多,分我一些當午餐。託他的福,不必動用母親給的午餐錢,我把硬幣收進口袋。「有竊案的相關報導,報紙在我的書包裡。」我回答。「太棒了!我們一起看!」狄恩歡呼。校舍後方,低年級的男生在玩「羅易斯(ROYCE')與歌帝梵」遊戲。「羅易斯與歌帝梵」是我們學校最流行的遊戲。學生分成兩隊,「羅易斯」隊追捕「歌帝梵」隊。大家都想加入「羅易斯」隊,所以猜拳輸的一邊只能加入「歌帝梵」隊。我們坐在校舍後方堆置的木材上。「怪盜歌帝梵再度現身啊……」德魯卡接過我從書包取出的報紙,念出標題。「怪盜真的太過分了!居然偷走大家的財產!」狄恩壓抑著憤怒開口。報導描述案情梗概。昨晚,首都的半島百貨失竊,存放現金的保險櫃被洗劫一空,只留下一張撲克牌大小的卡片,署名「GODIVA」,所以大眾認定是怪盜歌帝梵下的手。怪盜歌帝梵第一次在這個國家現身,是我出生那一年。有一天,「微笑的鑽石」從貴族宅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撲克牌大小的紅色卡片。半年後,某大富翁珍藏的「悲傷的首飾」從保險櫃消失。那是亡國公主曾佩戴的首飾,保險櫃中一樣留下撲克牌大小的紅色卡片。兩張卡片都用英文署名,警方嚴密保管,甚至沒向報社記者公開詳情,只在官方說明中揭露卡片上的署名。「卡片上的文字是:G‧O‧D‧I‧V‧A。」警方逐一念出字母拼音,卻變成隔天早報的頭條標題。卡片上的文字從此成為盜賊的代號,傳遍全國大街小巷。「可惡的盜賊!」狄恩在木材堆上又叫又跳。「羅易斯一定會逮到他。」德魯卡應道。我們互望一眼,點點頭,彼此都深信不疑。每次聽到羅易斯的名字,我便會心生崇敬。這個國家的每個孩子都是如此。名為羅易斯的偵探,是我們的英雄。「真羨慕住在首都的孩子,他們有好多機會見到羅易斯。」我喃喃自語。羅易斯的事務所設在首都,位於離我們居住的米榭爾鎮非常遙遠的西邊。即使搭火車,也不曉得要花幾小時。我們都是透過報紙和廣播,得知首都的新聞及羅易斯的活躍,相關報導總令我們興奮不已。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