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來~跟毛小孩聊天. : 最溫暖的情感在日常

  • Hit:8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貓界皇帝黃阿瑪,讚嘆推薦:「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竟然可以跟朕溝通,不過這樣很方便,我想吃什麼做什麼都可以直接表達。但是話說回來,朕和後宮們的秘密都被這個女人給知道了,朕要下令禁這本書!什麼?!已經出版了!!!」
療癒系動物溝通師Leslie:「這一次,我想要放輕鬆些,好好的寫,日常生活中,動物溝通帶給我的喜悅與快樂,當然,還有悲傷。」
★特別收錄:貓界天王明星「黃阿瑪」及「拉查花」聊天實錄!!
關於動物溝通師Leslie的日常,想讓你更了解多一點,毛孩子帶給我們多少的能量,以及我們可能忽略或遺忘的,其實好珍貴的人生準則。例如她家裡任性的狗狗Q比又鬧了什麼脾氣,例如為毛孩子跟照護人溝通時,聽到了什麼開心或無奈的故事、得到了什麼領悟經驗,或是意想不到、從毛孩子的角度看到的世界觀,還有有時候,讓她很生氣沮喪的失敗溝通……
台灣最搶手、最難預約的動物溝通師,Leslie。她的日常究竟是什麼模樣?請在家中挑選個最舒服閱讀、不受打擾的角落,泡壺舒緩熱茶,看她不藏私娓娓道來,並且請同樣準備好手帕,你可能笑到流淚,又會被埋伏的洋蔥給燻紅了眼睛。

貓界皇帝黃阿瑪,讚嘆推薦:「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竟然可以跟朕溝通,不過這樣很方便,我想吃什麼做什麼都可以直接表達。但是話說回來,朕和後宮們的秘密都被這個女人給知道了,朕要下令禁這本書!什麼?!已經出版了!!!」
療癒系動物溝通師Leslie:「這一次,我想要放輕鬆些,好好的寫,日常生活中,動物溝通帶給我的喜悅與快樂,當然,還有悲傷。」
★特別收錄:貓界天王明星「黃阿瑪」及「拉查花」聊天實錄!!
關於動物溝通師Leslie的日常,想讓你更了解多一點,毛孩子帶給我們多少的能量,以及我們可能忽略或遺忘的,其實好珍貴的人生準則。例如她家裡任性的狗狗Q比又鬧了什麼脾氣,例如為毛孩子跟照護人溝通時,聽到了什麼開心或無奈的故事、得到了什麼領悟經驗,或是意想不到、從毛孩子的角度看到的世界觀,還有有時候,讓她很生氣沮喪的失敗溝通……
台灣最搶手、最難預約的動物溝通師,Leslie。她的日常究竟是什麼模樣?請在家中挑選個最舒服閱讀、不受打擾的角落,泡壺舒緩熱茶,看她不藏私娓娓道來,並且請同樣準備好手帕,你可能笑到流淚,又會被埋伏的洋蔥給燻紅了眼睛。
【作者簡介】Leslie新聞系畢業,在媒體圈打滾近六年。採訪過許多名人,卻意外因緣巧合下懂得第二外語──動物語,開始採訪動物的神奇旅程。超熱愛動物,聽毛小孩說話的日子甜蜜又快樂,覺得動物溝通師就像婚姻諮詢顧問,幫兩個相愛的人找到可以溝通的方式。著有《來~跟毛小孩聊天:透過溝通,我們都被療癒了!》
【繪者簡介】Soupy Tang (舒皮)畢業於愛丁堡插畫研究所,從小喜歡畫圖,現在過著每天都可以畫畫的愉快生活,喜歡觀察生活中所有不重要的小事並記得所有小細節,圖畫得很小,膽子卻很大,享受一個人帶著皮箱去各國旅遊,只要有杯啤酒心情就會很放鬆!
我回頭去翻第一本書《來~跟毛小孩聊天:透過溝通,我們都被療癒了!》時,有時候會記起很多我已遺落的事情。有時我忘記自己曾有過這樣的想法,有時我忘記自己曾有過這樣的心情。
兩本書當中約間隔一年多一點點,對動物溝通這份工作,蜜月期感覺過去了,就如對於其他工作,也出現了不耐煩與小煩躁。
別誤會了,我對毛小孩還是一本初衷的熱愛,只是動物溝通師,說到底還是服務業,而只要牽涉到服務業就牽涉到人,你們知道的,事情一旦牽涉到人,從來就不簡單。
有時開始害怕,自己如果厭倦到極點會不會就此改行?有時開始害怕,自己玻璃心的體質,面對不愉快的挑戰,能撐多久?
所以當編輯跟我提出「第二本書」這個想法時,我內心沉著了很久。該寫什麼?該記錄什麼?該留下什麼在第二本書?
我一向愛看散文類的生活筆記,那些小片段、小記憶、小故事,總讓我覺得無負擔、很輕鬆,又最能看出這些作者生活上的體悟。
那不如就寫些,以動物溝通為出發點,日常觀察的小事吧,我這樣輕快地想著。這一次,我想要放輕鬆些,好好的寫,日常生活中,動物溝通帶給我的喜悅與快樂,當然,還有悲傷。
說是當日記寫也好、說是當隨筆雜談也好,這次有毛小孩的溝通故事、有我和Q比的趣事,也有各種不一的生活雜談,目的是想要以動物溝通師的角度,為各位呈現出獨特的趣味世界觀。
這本書是我一年多來的溝通日常小事,是吉光片羽,是我放鬆肩膀記錄的細碎片刻。
為了以後不想忘記,為了莫忘初衷,為了我內心衷愛的毛小孩們,我需要透過文字的方式,記錄下我的初心。
五月天怎麼唱的?「最重要的小事」,這一刻,想跟你分享,動物溝通之於我來說,最重要的小事。
希望你閱讀的時候,也能像我一樣放鬆肩膀,心情逐漸美好起來。
Leslie 2015.8.13 在家喝熱茶享受午後雷陣雨
啊!名字方便做奴隸嗅覺的世界有勇氣跨越恐懼抓出亂嗯嗯兇手跟現實的落差有邏輯的妹妹老大,你願意搬家嗎?驚慌情緒做大餐的日子看VCR飼料把費物質與精神環境孕育個性重新生活吧,如意尊重這件事貓老大撿球遊戲貓咪挑食吃的話題當破口Q比愛舔腳都是看到溫暖面適應哥哥不在的日子至少有我們陪你你可以自己走了喔不吃飯飯的蔓蔓蔣攻擊犬續聊攻擊犬續談攻擊,延伸貓的狩獵攻擊至親對動物的溫柔害怕水晶燈毛孩子連線時的初反應在家都在幹嘛想要推車重視說話的力量三冠王姆姆分離焦慮我不會說話造反的原因到底原因是什麼彼此的貓生良伴誠實豆沙包獸醫聊動物溝通毛小孩的神回覆貓咪,晨型人訓練器Q比是流氓美麗的誤會尷尬的職業最適合的距離從自己改變從養到照顧寫給Wolfgane陪伴的任務人類最難溝通我最愛的就是你我愛你比愛自己多自由的意義遇到天使為喵喵奔走的一日享受一起的生活
★附錄:「毛小孩,大明星」拉查花,可以聊天嗎?阿瑪,可以聊天嗎?
〈我不會說話〉我一直都很糾結於自己是個很不會說話的人。睡前總是在反省,今天A子說的那句話的弦外之音,我怎麼現在才意會過來?那時候B子在聚會場合時這樣的反應,是受傷了吧?我怎麼沒想到幫她圓場?
不誇張,我的每一天每一天,都活在這樣的糾結反省中。覺得自己不夠細膩、不夠瞭解別人的立場、不夠懂事。
而這樣的我,竟然是動物溝通師,是專門翻譯不同物種語言的行業,有時候覺得是上天挺有趣的安排。而透過動物溝通這個工作,我總在邊翻譯時,邊暗地裡羨慕著毛小孩們的直言坦率,還有他們那種,想什麼就說什麼的個性。
有位朋友家中有七位貓咪,其中一位貓Kiki這陣子身體不大舒服。Kiki雖看過醫生,但食慾仍然不振,而且還愛躲在衣櫃裡面大半天的不出來。聊一聊後Kiki竟抱怨家中的另一位貓咪小橘,說:「我躲在衣櫃裡、不想出來時,叫小橘不要一直來偷看我好不好!」
朋友聽了會心一笑,說:「因為我和小橘『兩人』的確是家中最常去偷看衣櫃裡的Kiki的。」我轉頭問小橘:「為何要一直偷看Kiki?」小橘直朗大聲地說:「我擔心啊,你們難道都不擔心他死在衣櫃裡?」
我迅速地轉達後,看到朋友夫妻倆神色一震,立刻抱歉地說:「對不起,我應該要修飾一下再跟你們說的,貓咪真的太直白了。」但朋友夫婦倆卻連聲說:「沒關係,這就是我們家個性白目的小橘會說的話。」
「而且啊……」朋友喝口茶繼續說:「小橘童年其實有過創傷。小橘和他的馬麻一起在我家樓下生活了一段日子,但有天卻發現馬麻突然死在車子下面,很黏馬麻的他因此暴瘦且憂鬱,好一段時間才恢復,一定是這樣的經驗讓他成為家裡唯一擔心『死亡』的貓吧?其實想來也挺感傷的。」
我內心震驚了一會,我完全沒想到小橘的直率發言,背後竟藏著這樣哀慟的故事。後來因為家中還有五貓要聊,這個話題沒有持續太久,我們又回到攻防Kiki不肯吃飯的話題上。
那天溝通地很順利,回去後貓咪們也各有進展。但我前面說過了,我就是每晚睡前是會按慣例回想一整天發生過的事情,再來好好自責的人。(根本有病)
我那晚想著朋友立刻理解小橘坦蕩發言後的箇中原因,並立刻諒解。想著,也許夠瞭解你的人,真的不會在乎你會不會說話。他知道你每一句話的意涵、知道你說與不說的在乎或貼心、知道你用字遣詞的每一個仔細。我想著,是不是我不夠信任我的朋友對我的愛,所以我總會擔心自己說錯話為彼此的關係生刺。如果我夠有安全感,是不是也能像小橘這樣暢所欲言了?
我是不是該學習信任朋友?放下無謂的不安全感跟無意義的小心翼翼?我是不是該學習信任身邊的人?坦蕩蕩發言而無需在心裡上演一百個小劇場?
想著想著我就睡著了,我知道,第二天醒來我還是那個說話前擔心自己說錯話、說完話又因為失言自責的我。但我想,我可能透過動物溝通、透過小橘,又瞭解自己恐懼的源頭一點點。希望明天可以做一個更好的我。一個更不害怕說話的我。
〈誠實豆沙包〉有時候跟毛小孩聊天,其直言不諱的程度都讓我為他們捏把冷汗。我想他們都是吃了誠實豆沙包才上陣的吧~(才沒有)以下為精選整理報導:
●爽當大爺組我都趁他們不在家的時候上床睡覺,而且我還要到那個蓬蓬的地方比較舒服比較好睡(估計是疊好的棉被)。然後趁他們回家前再跳下來就好。
●皮很硬組我把拔打我我不會痛喔!我只是故意叫很大聲,因為我知道這樣他很快就會停止!
●撒嬌萬靈丹組你問我麻生氣我知不知道喔?我當然知道啊,可是我只要很用力把我的身體靠在她身上她就好了啦!如果這樣還不行最好就閃遠一點,晚點再過來用鼻子頂她的手,她就不會氣了啦!
●眼神渴望組我跟你說喔,我拔麻吃飯的時候,我只要坐在旁邊,很認真的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他們就會給我吃一點喔!
●尖叫萬靈丹組抱抱不會痛啦!我是故意叫很大聲的,因為只有這樣她才會放我下來。
●秘密基地組所有的玩具我都藏在沙發下面喔,但妳不要跟我拔麻講,他們都會去拿走藏起來!(好我答應你,噓)
●不吃是為了吃更多組我是故意飯剩很多不吃的,因為我麻就是要這樣看到以後,才會幫我加肉肉吃!如果我把飯吃光,她就不會幫我加肉了!
註解:誠實豆沙包,吃完了30秒之內說的話會誠誠實實,是90年代新科技的產品!
〈貓咪挑食〉前陣子跟朋友約居酒屋聊天,東拉西扯一陣後,聊到她對於貓咪的挑食很困擾。
「坊間教狗的書很多,但面對貓,大家好像就沒輒一樣。」我朋友拿起小酒杯一口飲盡清酒以後大聲感嘆。「對對對,妳知道嗎,我之前就聊過一隻貓吃飯的事情。」我像被按到關鍵字的Google一樣,立刻抓出一件最近跟貓吃飯有關的溝通個案。「我問貓想吃什麼。」他給我看一堆飼料的畫面,說:「最近都吃湯湯水水的,好久沒有吃這個了,我想吃這個!」我還記得那隻貓咪的語氣充滿大爺款。「因為這真的是滿難得的,一般照護人都是乾飼料為主,然後貓咪吵著要吃肉,所以貓咪說要吃飼料我真的很驚訝。」「然後我就問照護人,照護人說為了他的健康,所以現在都是濕食了,飼料已經很久沒給。」終於講完這個個案,我狠咬一口醬烤飯糰。
「哎呦,現在都是這樣啦,貓咪真的水喝太少了,這樣比較健康,這個照護人很好,知識很正確很充足啊!」朋友激賞補充。「我也是這樣想啊,所以我就跟貓說:『欸,現在吃這個對身體比較好啦,肉很好吃啊,你要知足!』」「結果你知道嗎?那貓給我回說:『什麼是知足?』」「就是有東西吃就要很高興的意思。」我沒好氣回答他。「吃難吃的我不想吃的東西有什麼好高興的,我要吃這個啊!這個!」然後再度拿飼料畫面轟炸我。
「這局徹底落敗,我就是被完投,KO!」我用誇張語氣講完後,把手中的小杯清酒乾掉。
看到朋友聽完哈哈大笑,被逗得挺開心的,我又說:「我真心覺得貓咪都是任性鬼投胎,他們的靈魂都是用任性做基底調的。」講完我也端起清酒壺,幫朋友跟我的小酒杯都斟滿。忽然覺得我們真是奇怪的兩個女人,來居酒屋不是抱怨感情或工作,是抱怨貓咪。
「誒對了,其實之前我忘記是聽誰說,說對付貓咪挑食的方法,就是不理他。完全不理他喔,就是除非他吃飯你才理他。就是只有『吃飯的瞬間』才摸他理他跟他對話,其他他不吃飯就是漠視他。說這樣貓咪就會乖乖吃飯了。」朋友一口氣講完後又再乾了一杯,我開始有點擔心等一下要扛她回家。
「有這種說法?」我非常驚訝。「對啊,可是這樣不理貓咪,好像也滿捨不得的吧!」朋友好像沒有很認同。「對啊,而且我覺得,這樣不就是拿愛跟關心來勒索貓咪嗎?就是有種『你吃飯才能獲得我的愛,不吃飯就沒有』的感覺,那動物吃飯不也是『為了討好照護人,所以吃東西』?這種感覺很不好啊,換作是我,如果是我吃東西,我媽才理我,這種感覺我真的不喜歡,根本破壞親子和諧啊是不是。」我無顧忌地說出我的不認同。
「而且根據我的經驗,所有的動物喔,不管貓或狗,如果他們獲得的愛或注意力不夠,他們造反的招就更多,他們就會有『不理我嗎?好~!看這樣你理不理我!』的叛逆心情,那到頭來還不是照護人自己要收拾。這招真的不行啦!」我越講越覺得這招不妙。「其實還是給動物定時定量比較好吧,我懂你的意思。」朋友很厲害,一下就能猜出我接下來想講什麼,這就是摯友啊~(拭淚)「對對對,其實我覺得最好就還是定食定量,不吃收起來。餓到後面就會吃了。而且我之前參加過日本獸醫須崎醫師開的鮮食講座,他說動物因為生理機制跟我們的不同,所以一天不進食,對健康是沒有太大影響的。」
「像我們家一直都是定時定量的鮮食,Q比有時候碰到沒吃過的食物,就會給我擺爛不吃,說聞起來好奇怪我不要。我家也沒有什麼哄小祖宗吃飯這種事情,我就收起來啊,晚上再拿出來餵,晚上不吃,就冰冰箱,隔日再戰。」「最高紀錄是Q比餓到隔天晚上就會投降吃飯了,這樣子聽起來雖然很鐵血政策,但我覺得愛跟食物本來就不用劃上等號,我給Q比食物是我愛他沒錯,但他吃不吃食物,一點都不會影響我對他的愛啊~!」一口氣闡述完論點,自己都覺得自己有點太激昂了一點。
「不過最怕有些貓,就是這樣也不吃喔,抵死不從。」朋友養貓,對貓的習性很懂。「那如果是我可能就會換飲食了吧,因為長久下來真的對身體也不是很好啊,每天餓到爆對身體也會有不好的影響。」「對啊,之前我也是換了三四種飼料,才找到我們家貓喜歡的愛吃的。現在回想那一陣子真是很恐怖……」朋友帶著恐怖的表情回想道。
「我們真的是貓奴狗僕……」我下了結論。
「哈哈~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嗎!」朋友拿起清酒杯跟我互乾,旋即開別的話題,聊開了。
〈至少有我們陪你〉癌末被遺棄的狗狗,被放逐在荒郊野外。朋友救援後,現在住在醫院。聽說病情穩定且已控制住,食慾不佳、但可以吃,不大能走路、但會走幾步。但是拉拉(化名)的眼神非常空洞,感覺濃縮了一個靈魂所能容納的哀痛極大值在裡面。
實在不忍心,想跟他說,一切都沒事的,現在沒事了,有好多人愛你,不怕不怕。但我內心是有點擔心跟他連線的。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情緒過於哀痛的狗,我的心靈也會承受不住,曾經在咖啡廳痛哭失聲到需要緊急斷線的地步。(我也自私地這麼做過)(這部分還要再練練啊)
好怕這樣的情形發生。好擔心、好害怕、好心疼。溝通在這樣糾結的情緒中開始了。
意外的平靜。
現在、在哪裡呢?看到一個深色的布攤成的角落。「都窩在這,不想動,偶爾起身走走。」
現在、吃什麼呢?看到一碗綠糊糊的東西。「不喜歡這個,不好吃。」
現在、心情好嗎?看到一位有點年輕、戴著眼鏡的女醫師。「看到她心情就會好很多,她會來摸摸我、跟我說話。」
現在、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全身都很不舒服,特別肚子這邊脹脹的,好難受。」
以上都一一和朋友確認後,知道深色布是特意給他鋪的小窩、綠綠的糊粥⋯⋯不確定是什麼,但應該是混合著藥粉的玩意。
主治的是男醫師,但每天巡房打針餵藥的是形容的那位女醫師沒錯。至於肚子脹脹的,因為他是肺癌,所以肚子有積水也是有可能的,回頭再請醫生注意。
嗯,看來連上線了。
「你以前,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呢?」我小心翼翼發問。「可以不要聊這個嗎?我真的真的不想講這個。」抗拒的意識堅定。
好,不聊,我是幫助你情緒放鬆的,我一點都不願意再增添一點你的不快樂。
「現在,最大的願望是什麼呢?」我溫柔地詢問。「我好想要有人陪,偶爾會有人來陪我、摸我,但我好想好想有人陪著我、摸我。」「好,我幫你跟人講,一有空就去陪你,一定。」幾乎眼眶要泛淚了,不行,忍住。「打針會痛嗎?」話一出口,我就後悔地覺得自己問了白目問題。「打針一點點痛,但就是要打針才會看到那個女生,她來就會摸摸我、跟我說話,所以沒關係的,可以看到她就好。」應該是描述來打針的女醫生吧,女醫生當然是巡房的時候才有空過來多陪一下。
「除了想要有人陪你以外,還有別的願望嗎?」「在別的籠子裡面,有隻狗狗,躺在自己的小窩裡面,好舒服的樣子。我也想要那樣的窩。」看到一隻小小的紅貴賓,躺在一個小窩睡墊裡,應該是家人心疼住院幫他帶來的。跟朋友轉達後,朋友泛淚光的說:「我等一下立刻開車去買一個特大號的給他!」「很謝謝大家這樣照顧我,我覺得在這邊的生活,比以前好很多。可是可以請大姊姊不要罵照顧我的哥哥姊姊嗎?」「罵?為什麼這樣說?」我疑惑提問。「大姊姊每次來都邊摸我邊很大聲、生氣的跟照顧我的哥哥姊姊說話,但是他們都很仔細照顧我,拜託請不要罵他們。」拉拉哀求道。
轉頭問朋友:「欸、妳有罵醫生嗎?妳應該是講話比較急吧?」朋友:「拜託!怎麼可能罵醫生!感恩都來不及,是有時候聊天講到那些讓人生氣的繁殖場,我語氣就大起來了。」「大姊姊不是罵哥哥姊姊,只是說話大聲、急了點,你不用擔心。」我語氣盡量放慢地安撫他。這孩子,自己身體都難受成這樣,還忙著為別人著想。現場的我們都紅了眼眶。
拉拉話不多,一問一答,沒有我想像的悲痛,所以我問朋友「救出來大概一個月嗎?」朋友說:「差不多,從救出來到診治到跟妳約時間,差不多一個月。」
「因為我感覺他的情緒稱不上是開心,但還算平靜。我想這是有經過一點時間的沉澱的。」我語氣平穩地說,意外的,原本緊張的情緒,竟然還要反過來被拉拉牽引安撫,我覺得自己好慚愧。
「其實癌細胞擴散了,他的時間也不多了,只是希望至少在這最後的時間,能夠讓他感到溫暖跟愛。」朋友喝著熱拿鐵這樣說。
「去醫院看他的時候,可以撫摸他,說:現在有我陪你,你是最棒的狗狗,以前的人不知道你很棒,所以對你不好,但我們都知道你是最棒的。以後身體不舒服、有我們照顧你、我們最愛你。」
「這樣他能理解?」朋友疑惑。「可以的,慢慢說他能瞭解的。身體的病有醫生,心的病就交給你了。」我跟朋友叮囑著。
「曾經痛苦,但至少現在、有人照顧、有人愛就好。」我想著。不甚圓滿,但至少是個讓人比較放心的結局。拉拉,我們有空,就會去陪你的。
PS.故事因為牽涉到團體,避免爭議,刻意化名並淡化部分情節,真實更不堪。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