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Bob又來了

  • Hit:97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這是關於一隻街貓如何給予人們龐大力量擺脫逆境的真實故事在倫敦街頭討生活的日子危機四伏Bob與James的冒險故事再次感動你
暢銷書《遇見街貓Bob》新作品
James 和他的街貓Bob 因為不平凡的旅程而共同生活,在暢銷書《遇見街貓Bob》出版後幾年,靠著Bob的幫助,James終於找到返回正常世界的路。Bob幾乎每天都會表現出他聰明、勇敢與幽默的一面,也同時幫助他的人類朋友張開雙眼看到友情、愛情與信任的真實面。當然還有快樂的意義。
在此次書中,James將告訴你更多他與Bob是如何共同度過疾病的折磨、困苦的威脅與生活中的各種危險故事。每個人都喜歡他們在街頭擊掌的這一幕,但是James知道,他教會Bob的這些小把戲,相比於聰明絕頂的街貓Bob教會他的人生課程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但是,在街頭討生活危機重重,欺騙、暴力、誤會與背叛不斷地找上門讓James累了,他想為了Bob停止這種危險的生活。Bob似乎知道James的決定,再次表現出他不可思議的神奇力量……
本書特色
1. 真人真事撰寫,沒有過多的華麗詞藻,毫不做作的敘事風格閱讀起來格外輕鬆有畫面2. 真實描寫在倫敦街頭討生活的情景,溫馨且刺激,都是一般大眾不會注意到的故事3. 讓不曾飼養過貓的人也能從兩人的相處故事中感受到貓能給人帶來的快樂與成長4. 更多篇幅著墨於Bob不可思議的改變力量,讓人驚呼連連5. 貓咪適時且多變的姿態與表情讓作者貼切地猜測出他的內心話,這種能和寵物心靈交流的體驗容易引起共鳴

這是關於一隻街貓如何給予人們龐大力量擺脫逆境的真實故事在倫敦街頭討生活的日子危機四伏Bob與James的冒險故事再次感動你
暢銷書《遇見街貓Bob》新作品
James 和他的街貓Bob 因為不平凡的旅程而共同生活,在暢銷書《遇見街貓Bob》出版後幾年,靠著Bob的幫助,James終於找到返回正常世界的路。Bob幾乎每天都會表現出他聰明、勇敢與幽默的一面,也同時幫助他的人類朋友張開雙眼看到友情、愛情與信任的真實面。當然還有快樂的意義。
在此次書中,James將告訴你更多他與Bob是如何共同度過疾病的折磨、困苦的威脅與生活中的各種危險故事。每個人都喜歡他們在街頭擊掌的這一幕,但是James知道,他教會Bob的這些小把戲,相比於聰明絕頂的街貓Bob教會他的人生課程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但是,在街頭討生活危機重重,欺騙、暴力、誤會與背叛不斷地找上門讓James累了,他想為了Bob停止這種危險的生活。Bob似乎知道James的決定,再次表現出他不可思議的神奇力量……
本書特色
1. 真人真事撰寫,沒有過多的華麗詞藻,毫不做作的敘事風格閱讀起來格外輕鬆有畫面2. 真實描寫在倫敦街頭討生活的情景,溫馨且刺激,都是一般大眾不會注意到的故事3. 讓不曾飼養過貓的人也能從兩人的相處故事中感受到貓能給人帶來的快樂與成長4. 更多篇幅著墨於Bob不可思議的改變力量,讓人驚呼連連5. 貓咪適時且多變的姿態與表情讓作者貼切地猜測出他的內心話,這種能和寵物心靈交流的體驗容易引起共鳴
作者:詹姆斯‧伯恩 James Bowen
原本是倫敦的街頭藝人,在二○○七年的春天救了一隻黃色虎斑貓,並幫他取名為鮑伯(Bob)。鮑伯的出現,讓他重新開始他曾經放棄的人生。想更認識詹姆斯和鮑伯嗎?
譯者:沈憶君
靜宜英文系畢業。曾任外籍講師隨行翻譯,以及講稿翻譯。從第一次踏上英國倫敦的土地開始就愛上倫敦的風光和文化,也是愛貓一族。
第一章 守夜貓第二章 新把戲第三章 鮑伯號單車第四章 奇妙的組合第五章 樓梯間的影子第六章 垃圾檢查員第七章 屋頂上的貓第八章 鬼遮眼第九章 鮑伯的大夜巡祭第十章 雙城記第十一章 兩隻酷貓第十二章 鮑伯帶來的歡樂第十三章 頭號公敵第十四章 傲慢與偏見第十五章 拯救我的人第十六章 名醫鮑伯第十七章 鮑伯的神祕第六感第十八章 一起前進吧!鮑伯!尾聲致謝
第十七章 鮑伯的神祕第六感
俗話說,三月初的天氣像獅子般嚴峻,三月底的天氣像羔羊般舒適溫馴。現在才剛剛三月初,但天氣的變化已恰如其名。寒風吹在蘇活區和西區的巷弄,呼嘯出陣陣刺耳的咆嘯聲,感覺就像獅子的怒吼。彈吉他時,撥弄琴弦變得格外的吃力。幸運的是,鮑伯比我還能抵抗嚴寒。即便春天的腳步近了,但鮑伯還沒有開始換毛,身上的毛髮依舊濃密。他的肚子上也有從耶誕節囤積到現在的豐富脂肪。所以這股寒風似乎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困擾。我和鮑伯都很想念天使地鐵站的日子,但是老實說,我們更享受在柯芬園表演的生活。我們是絕佳的好搭檔,雖然在柯芬園的廣場以及周邊鄰近街道上,到處都是表演各種雜技的人、吞火的人、人體活雕像、還有其他街頭藝人,但就某部分來說,我們也更加自在些。當然,這裡的競爭環境相當激烈,所以,為了可以重新在倫敦站穩腳步,我和鮑伯也必須更加精進我們的表演節目才行。有時候,我會盤腿坐在地上彈奏吉他。鮑伯一直都很喜歡我盤腿坐,這樣他就可以將整個身子趴在我的吉他上,就如同我們之前在柯芬園表演時一樣。我們也會表演先握手,然後他站起來抓取零食吃的節目。除此之外我們還新增了一個新節目。那是某天鮑伯和貝拉在家裡玩耍時無意間學到的。那天同往常一樣,鮑伯把玩著他那隻破舊乾扁的老鼠玩具,貝拉看見後想要把玩具搶走,這樣才可以把玩具清洗乾淨。我聽到她對鮑伯說:「鮑伯,這裡面藏了太多細菌了。」又說:「我必須要拿去好好洗一洗。」鮑伯非常不願意交出他的寶貝玩伴。他一直都是如此。所以貝拉拿出零食,鮑伯在零食和玩具間抉擇,猶豫了片刻,最終選擇零食。就在他的嘴巴鬆開玩具,好張嘴迎接遞來的零食時,貝拉趁隙將玩具拿過來。緊接著她對鮑伯說:「做得很好唷,鮑伯!」然後又說:「來,擊掌!」貝拉把手舉在半空中,就像是美式足球員或是棒球員之間在慶祝得分一樣。我那時候剛好坐在一旁,看見鮑伯把他的肉掌伸出來拍向貝拉的手掌做回應。我笑著說:「太酷了!但我打賭你沒有辦法讓他再做一次!」貝拉回我:「賭了!」然後再次和鮑伯擊掌。從那次之後,鮑伯便學會在接到零食後和人回應擊掌的表演。這個表演在尼爾街為他帶來更多仰慕者,甚至讓他煞到不少名人。
這幾天,鮑伯吸引到更多關注,經常有一小群人會聚集在我們前面。遇見保羅.麥卡尼爵士過後的星期一下午,有十幾位西班牙的學生經過,一看見鮑伯就紛紛拿出相機和手機對著鮑伯拍照。每一次和眾人的相遇都很棒,畢竟我要能在街頭賣藝的關鍵點就是想方設法吸引注意。但是人太多也會令我分心,在街上討生活時,分心可是相當危險的。當這群人開始朝柯芬園離去,我在人行道上餵給鮑伯一點小零食。天色漸漸昏暗,寒意開始出現。明天就是在伊斯林頓的新書簽書會了。雖然我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會睡不好,還是希望明天可以早點起床。而且我也不想讓鮑伯在外面待得太久。就在我撫摸他的同時,我立刻注意到他的身體正在警戒著。他的背部拱起,全身變得僵硬。對我餵給他的食物不大感興趣,那就表示他察覺到有危險靠近。他的眼神定格在前方不遠處。有某種東西或是某個人讓他感到有威脅。我順著他的眼神往馬路對面搜尋,看見一個長相粗俗的人坐在那裡,盯著我們看。你只要長期在街頭工作,自然能訓練出看穿他人的敏銳眼光。我立刻注意到這個傢伙並非善類。看上去是個討人厭的傢伙。年紀或許比我還大一些,可能快四十歲左右吧。他穿著破舊的牛仔褲和丹寧夾克,坐在人行道上,翹著腳,一邊捲菸一邊喝著便宜的罐裝拉格啤酒。他毫不掩飾自己的目光以及心裡打的小算盤。他正在盤算怎麼偷走我的錢。就在幾分鐘前,那幾位西班牙學生還有其他人在我的吉他箱子投下一些硬幣。還有一位看起來很酷的黑人也給了我五英鎊。我可能在這半小時內收到二十英鎊的小費。我知道不能這樣在大庭廣眾下放那麼多錢,所以拿了一大半起來收進我的背包。他顯然也有注意到這點。不過我並不想要和他起衝突。只要他不靠近我,那我也沒必要和他撕破臉。我也曾經和他一樣陷入困境。我知道絕望的人心裡在想什麼。我可以感覺得到他很危險,但是除非他有所行動,否則我也只能先對他做無罪推定。我心裡暗暗警惕,現在就看他到底想怎麼做了。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看著他,朝他點了點頭,好像在對著他說:「我注意到你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最好別有那個念頭。」生活在街上的人有共同的語言。一個眼神或是一個表情就足以勝過千言萬語,所以他立刻讀懂我的意思。他咒罵著,然後站起身來離開。他知道他的意圖已經被我識破了,所以很不開心。他朝沙夫茨伯里大街走去,可能是去找下一個目標了吧!當他消失在街上的轉角處後,鮑伯的身體馬上放鬆下來,重新產生對食物的興趣。我對鮑伯說:「別擔心!」並將一個小零食遞給他,然後接著又說:「他去忙他自己的了。我們不會再看到他了!」這天街上的人特別多,我們很快就賺到更多錢,足以讓我和鮑伯在接下來的幾天去買點好吃的。當我開始收拾東西時,鮑伯不需要我的暗示,自動自發的跳到我的肩膀上。氣溫變得更加冷了。我知道鮑伯在搭公車前都需要去上個廁所,所以先帶他去恩戴爾街,那裡某一棟豪華辦公大樓前,是他固定的廁所位置。要到那棟辦公大樓,就必須要經過一些比較狹窄且燈光灰暗的巷弄,我們走在這些巷弄時,周遭隨之變得安靜許多。倫敦有時候就是這樣,前一秒鐘還人聲鼎沸,門庭若市,但下一秒鐘卻曲終人散,門可羅雀。這就是這座大城市的其中一個衝突點。走到半路時,我感覺到鮑伯在我的肩膀上躁動著。我原本還以為是他急著想要上廁所。我安撫他說:「再等一下!就快到了。」但是我很快就發現他移動的方向非常不尋常,他不是面向前方,而是朝著後方。我轉頭問他:「鮑伯,你怎麼了?」我往後一看,只有看見一位正要把咖啡店關上準備下班的人,沒看到什麼異常的情況。心裡也覺得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但鮑伯看起來還是焦躁不安。他肯定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我又繼續往前走幾步路,突然間,他發出我從來沒聽見過的巨大嘶吼聲。就像是最原始的怒吼聲,一陣尖銳刺耳的喵叫聲「喵吼——」,以及非常大的嘶吼聲「嘶——」。我同時感覺到我的背包被大力拉扯,接著背後傳來非常痛苦的尖叫聲,這次是人類發出的哀嚎聲。我轉頭一看,是那個稍早前出現在尼爾街盯著我們看的傢伙。他正彎著腰,一手抓著另外一隻手。手背上有條長長的爪痕。鮮血正不斷從傷口湧出。事情的前因後果再明顯不過了。他要撲上來搶我的背包,但鮑伯趴在我的身上用爪子抓傷他。鮑伯抓的力道之大,狠狠劃破他的皮膚。他仍然保持著攻擊的姿態。站在我的肩膀上,隨時準備要撲上去,不停發出嘶嘶聲。這個傢伙還不死心。他伸出拳頭撲向我,但是被我躲開。為了讓鮑伯能在我肩膀上保持平衡,我沒辦法好好的反擊,所以我選擇猛力的踢向他的腿。我今天穿著超有分量的馬汀大夫靴,所以效果非常顯著,他痛得跪倒在地。 不過他很快又站起身。我們站著對看,對彼此破口大罵。「這隻該死的貓!看看你對我的手做的好事!」他在昏暗的燈光下,揮舞著他流著鮮血的手臂。我回嗆他:「那是你自作自受,誰叫你要搶我的背包!」他的手指向鮑伯說:「再讓我看見一次,我就把你宰了!」僵持持續了一段時間,他看了看四周,找到一根木棍,朝著我不斷揮舞。鮑伯發出更加巨大的喵叫聲和嘶吼聲。那傢伙原本往前踩一步準備攻擊,突然停住腳步,把棍子丟向一旁,撂下幾句狠話,摀著手,腳步一跛一跛的離開。在回家的公車上,鮑伯坐在我的大腿上打盹。他發出平穩的呼嚕呼嚕聲,頭靠著我的手臂,一如每當他或者是我感到脆弱無助時所做的一樣。我猜,不論是我或是鮑伯,在遭逢這次的經歷後,心情應該都大受影響。當然,這只是我對鮑伯的猜測。這應該就是養貓飼主所會碰到的開心和挫折。沃爾特.司各特爵士評論過:「貓是一種很神祕的動物。他們內心想的比起我們以為的還要複雜得多。」鮑伯的神祕度遠遠超出其他的貓,這也是他的魅力,得以讓他成為如此卓越不凡的好夥伴。即使我們一起經歷過許多事,他仍然有辦法給我驚喜,讓我震驚。今天晚上又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些年來我們遭遇過不少紛爭,但從來沒有發生過像今天這種攻擊事件。我從沒看過他的這種反應,然後用這種方法保護我。我根本就沒意識到那個傢伙帶來的威脅,鮑伯卻老早察覺到了。他是怎麼有辦法在看到那傢伙的瞬間就知道他不值得信任呢?我可以從人類的觀點去觀察那傢伙所傳遞出來信號做分析,但他是怎麼判斷的?當我們離開尼爾街後,他又是如何察覺到那傢伙的出現?我根本沒看見那傢伙啊!難道是鮑伯瞥見那傢伙躲在巷弄的身影?還是鮑伯聞到那傢伙的味道?我實在是參不透。只能接受鮑伯擁有的能力和直覺超乎我的理解範圍之外這種解釋,而且可能會一直持續下去。這真的令我感到非常沮喪。他確實是個討人喜歡的夥伴,卻也是一團迷霧。我從來沒辦法真正猜透他的腦袋瓜裡在想些什麼。儘管我和他時常對彼此的想法有心電感應,可以很直覺的猜出彼此心裡的想法。卻沒辦法真正地分享內心的想法。沒辦法對彼此傾訴內心話。聽起來或許有人會覺得我的苦惱很可笑,但我確實經常為此感到遺憾。恰如此時此刻的心情。當公車穿過倫敦的車陣,我將他抱得更緊些,我有種強烈的衝動想要知道他對於我們剛剛在巷子裡發生的事情有什麼想法。他會感到害怕嗎?或者這不過是他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反應?還是因為他覺得有必要保護自己和我才這麼做的?他是在瞬間決定要這麼做的嗎?他現在如此平靜,是不是代表他已經完全忘掉剛剛的事情?還是說他現在想的和我想的是一樣的?我對於現在的這種生活實在是感到非常厭倦。我受夠了必須無時無刻提心吊膽的生活。我想要在一個安全、有水準、快樂的環境下生活。我想我已經知道鮑伯的答案了。如果可以選擇,他當然不會想和人渣在街上打架。如果可以住在溫暖的地方,絕對會比住在冰冷的人行道上來得更好。有誰不是這樣想的呢?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我將手探進口袋,拿出被我揉成一團的宣傳單。這是我身上留著的最後一張。剩下都被我發出去了。宣傳單上有鮑伯在我肩膀上和我一起的合照,宣傳單的內容這樣寫著:歡迎參加詹姆斯・伯恩和貓咪鮑伯新書《遇見街貓Bob》見面簽書會地點:倫敦伊斯林頓綠地,水石書店時間:二○一二年三月十三日星期二晚上六點鮑伯看到我拿出這張宣傳單,也微微歪著頭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就像是又一次認出上頭的照片是我們倆人。我盯著宣傳單陷入思考中,可能有好幾分鐘。我長久以來都被同樣的老問題困擾著。老實講,我真的感到非常厭煩。但是今晚發生的事情又再次讓我重視起這個老問題。我到底還要讓自己和鮑伯面臨到多少次的危險?我可不可以打破這種惡性循環,遠離街頭生活?我將這張宣傳單攤平,然後對折放進口袋內。我說:「鮑伯,我希望這本書就是答案。我真的很希望。」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