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脫北者.男同志

  • Hit:4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逃往南邊之後,真的就會是幸福人生的開始了嗎?是出於什麼樣的渴望,足以驅使一個人願意付出失去生命的代價,闖過那道再也無法回頭的關卡?一條以鐵絲網圍起的隔離線,對他而言,切分出了兩種背道而馳的人生風景。看得見的差異,是資源匱乏與豐足的對比,是國家制度的對立;看不見的不同,是封閉內在欲望與自由大口呼吸之間的二擇一;而唯一的相同,是無論哪一端,等著他的都只有巨大無比和難以想像的孤獨。最終他勇敢出手,放棄了所有,就只為了能夠問心無愧地活著。以自傳體寫成的這部長篇故事,在作者筆下,栩栩如生呈現了他在北韓清津鄉間的童年少年時光及成長過程所經歷的點點滴滴,讓我們得以窺見1970、1980年代的神祕國度之中,普通人民的生活樣貌與風景。在那段歲月裡,他不帶任何懷疑地在原生家庭及家鄉中,接受了其生命與生俱來的一切:上學、嬉戲、餓肚皮、無條件歌頌領導人及國家、服兵役、退伍、工作、結婚成家……但是,有一團疑惑卻在他內心,跟著他的長大成人而慢慢滋生、膨脹,使他漸漸懷疑起自己的人生難道就只能是這個樣子了嗎?他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要去弄清楚自己對同性的那些莫名悸動,而必須壓抑自我的婚姻生活,終將他推向了只能奮力一搏的境地。第一次的逃亡,他選擇了多數人嘗試的脫北路線,取道圖們江、偷渡前往中國,然而在中國大江南北潛伏流亡了1年多,換來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拒與絕望,此時,無法回頭也無法前進的困境,讓他已再無力氣持續嘗試,直到心中浮現:也許只有往死裡跳,才有重生的可能。於是,憑藉內心的強大意志,他做出了超乎想像的決定,展開第二次的逃亡計畫。他循原路「重返」北韓,並用盡一切方法,躲躲藏藏地前往東部停戰線,挺著最後可能被鐵絲網電死或被北韓士兵槍殺的致命危險,靠著徒手挖土的方式,成功逃往南韓。只是人生至此,所謂的幸福還尚未出現,新世界的衝擊和暗黑,就又搶先一步挑釁了他的生命;然而也因為這些陸續的新際遇,他才得以對自己的同性戀者身分,有了認同也有了理解,同時,也決定選擇以文學創作,來做為向世界發聲的途徑。作者運作文筆的寫實與細膩,讓人閱讀時彷彿可以親眼看見他所描述的每一個畫面,猶如觀賞著紙上電影一般流暢;同時,亦能看到作者偶爾的冷靜抽離,企圖幫助我們能客觀地靠近他充滿張力的人生,不至於跌入情緒的漩渦,卻反而更能深刻地、感同身受他所遭遇到的種種。目次作者的話前言生之歌希望三個朋友為領袖服務折斷翅膀離別越過死亡線鋼琴後記◎選擇了自由與自尊兩個世界的異鄉人╱鄭吉娟(韓國小說家)序◎作者的話春天來了,雖然南方的寒風中已經捎來了花香的氣息,但是在我北方的故鄉,山林和田野都還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國世界。即使在夢中也會因為思念而流淚,母親的墳墓、不幸離世的姊姊、雙胞胎哥哥們以及弟弟妹妹們的墓地上,是否也覆蓋上一層白雪了呢?所以我要寫下來,堆積在我心中的痛苦、思念、悲傷……即使強忍著淚水咬緊牙關,我也要把這一切寫下來。十二歲那年的春天,「寫給南方同志們……」我用短短的鉛筆一字一句地寫下這篇作文,當時的那個孩子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白髮如霜的老人,在這個春天出版了這本小說。雖然那年春天用鉛筆寫下的那封信無法寄到南方,但是將過去發生的事情集結成冊所完成的這本書,卻會在這個春天與南方的讀者們相遇。時間追溯到更久以前,那是我九歲的時候,雖然只有稀粥可以吃,但是上學的時候卻要引吭高歌「我很幸福,在元帥的懷抱之中,世界上沒什麼可羨慕的。」在我小小的心靈之中,開始產生了一絲疑慮:「明明只有稀粥可吃,抱著飢腸轆轆的肚子,卻要唱著我很幸福,世界上沒什麼可羨慕的歌曲?」那個時候我幼小的心中就已經萌生一個念頭,決定自己長大之後,一定要把我真正的想法照實寫下來。這個春天,當初有預料到會變成這樣嗎?這就是我的人生,這就是我的命運嗎?實現了九歲時年幼的夢想,難道這也是我無可奈何的人生和命運嗎?再次加把勁,繼續寫吧,不停地寫下去,即使含著淚水也要寫到最後。我的國家,我的山河,直到所有的痛苦和鬱悶像春天的融雪一樣化開為止,我會不斷地寫下去,我相信那天一定會來臨的。最後要向親自閱讀我尚未成熟的稿件並且鼎力相助的社團法人勿忘草朴善英理事長,深深地致上我最真心的感謝。另外,為了讓我的文章能夠集結成冊,總是徹夜替我操心掛念的鄭吉娟老師,也向您致上我最誠摯的感謝之意。

張英進1959年出生於北韓咸鏡北道鏡城,在清津成長。一路從人民小學、中學念到金亨稷師範大學,就讀於大學時入伍從軍。退伍之後過著平凡的勞動生活,後來在1996年3月20日越過圖們江逃至中國,在中國待了1年又1個月,期間試圖逃往南韓卻屢屢失敗,最後決定再次返回北韓,並以徒步的方式在1997年4月27日凌晨,成功穿越東部休戰線逃往南韓。在南韓定居下來之後,將熱情投注在文學上,埋首於小說創作之中。譯者簡介:陳曉菁韓國西江大學韓國語教育院結業,曾就職於韓國觀光公社及韓國貿易公司。在翻譯工作裡找到無窮的樂趣,現為專職韓文譯者,主要翻譯韓國節目字幕及韓文書籍。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