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第五波(首部曲)

  • Hit:121
  • Rating:1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7)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1)

全美書迷引頸期盼,美國媒體盛讚,繼《暮光之城》《飢餓遊戲》之後最受期待科幻愛情首選改編電影《第五毀滅》超殺女克蘿伊主演、2016年1月震撼登場
紐約時報 今日美國 亞馬遜 年度暢銷書亞馬遜編輯嚴選年度YA小說2014年Red House少年書大獎A YALSA 票選2014年度最佳YA小說書單雜誌 2014年度最佳YA小說
「《幕光之城》掀起了吸血鬼熱潮,《第五波》則將現代科幻小說推上顛峰!」──《今日美國》「我不只熱愛這部小說,它更是我夢想中的最佳劇本,所有人都會深深愛上!」──克蘿伊‧摩蕾茲          「它們」來了!我們錯了。沒有飛碟從天而降,沒有星際大戰裡巨大的步行機器,也沒有只想摘幾片樹葉、吃一點巧克力就回家的可愛ET,結局不是這樣。
結局是夏末的最後一絲暮光裡,人類在空蕩蕩的啤酒冷藏櫃後面,互相殘殺。而讓你感覺重新有了心跳的他,卻不是自己人。
★讀完好幾天仍不禁頻頻望向天空,生怕「它們」就要來了!──全美書店店員一致好評★《紐約時報》、《今日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Goodreads書評網站年度暢銷小說★「超殺女」克蘿伊‧摩蕾茲主演改編電影,2016年1月強勢上映
「如《暮光之城》掀起吸血鬼熱潮,《第五波》將現代科幻小說推上顛峰!」──《今日美國》「頂級的娛樂享受,翻頁的速度完全追不上心裡對劇情的期待!」──《紐約時報》「令人無法移開視線。」──《出版人週刊》「讀就對了!」──《娛樂週刊》「我不只熱愛這部小說,它更是我夢想中的最佳劇本,所有人都會深深愛上!」──克蘿伊‧摩蕾茲
第一波:熄燈—幾秒鐘內,電力無預警消失,飛機憑空墜落,50萬人喪生。第二波:巨浪—1天內,海嘯捲走30億人的生命。第三波:瘟疫—12個星期間,近40億人口消失。第四波:消音—你無法確定攻擊者是誰;你不能相信人還是人,但可以相信槍仍是槍。第五波:「直到我們把每個『沒有標籤』的人都殺了為止……」
  凱西覺得自己可能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張照片:外星母艦越過火星的衛星影像。這一天結束之前,所有人都看了上千遍。巨大的灰綠色母艦緩緩掠過天際,底下是迎接外星人的瘋狂派對、壅塞的逃難車潮。還有大部分的人,他們選擇繼續過正常生活,彷彿數千公尺高空上的灰綠大眼沒有遮蔽住一絲太陽光──凱西也是。  直到父親慘死眼前,她立下末日生存的第一條守則:不要相信任何人。一把M16步槍和弟弟被軍隊帶走之前留給她的破爛泰迪熊,是她唯一信賴的生存夥伴。為了實現對弟弟的承諾,她迫使自己不斷開槍,即使不確定對方是人類還是它們。然而,就在她準備放棄一切的時候,神秘男孩艾文從死神手中拯救了她,看著那雙溫柔堅定的棕色眼睛,她好想再相信一次。但她始終無法確定:眼前的他,到底是不是人類⋯⋯   另一邊,十七歲的班恩在一次浩劫中存活下來,被送進人類最後希望的秘密基地「避風營」,成為反抗軍的小隊長。班恩綽號「僵屍」,與聰明善戰的黑髮美女「能者」、胖子神槍手「磅蛋糕」、擁有一對大耳朵的醫護士「小飛象」、七歲的嗜血女孩「茶杯」──這群不到十幾歲的孩子,沒有名字,沒有過去,他們清空一切悲傷、內疚與自憐,化身地獄來的人類魔鬼,誓言拯救人類。歷經訓練,就在他們踏出避風營拿起步槍對準敵人時,他們才赫然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被阻擋在「真相」之外⋯⋯  在上空瞪視地球的灰綠大眼究竟所為何來?「第五波」的真相又是什麼?將一切化為虛無的最終計畫已經開始倒數計時,他們能阻止末日來臨嗎?

全美書迷引頸期盼,美國媒體盛讚,繼《暮光之城》《飢餓遊戲》之後最受期待科幻愛情首選改編電影《第五毀滅》超殺女克蘿伊主演、2016年1月震撼登場
紐約時報 今日美國 亞馬遜 年度暢銷書亞馬遜編輯嚴選年度YA小說2014年Red House少年書大獎A YALSA 票選2014年度最佳YA小說書單雜誌 2014年度最佳YA小說
「《幕光之城》掀起了吸血鬼熱潮,《第五波》則將現代科幻小說推上顛峰!」──《今日美國》「我不只熱愛這部小說,它更是我夢想中的最佳劇本,所有人都會深深愛上!」──克蘿伊‧摩蕾茲          「它們」來了!我們錯了。沒有飛碟從天而降,沒有星際大戰裡巨大的步行機器,也沒有只想摘幾片樹葉、吃一點巧克力就回家的可愛ET,結局不是這樣。
結局是夏末的最後一絲暮光裡,人類在空蕩蕩的啤酒冷藏櫃後面,互相殘殺。而讓你感覺重新有了心跳的他,卻不是自己人。
★讀完好幾天仍不禁頻頻望向天空,生怕「它們」就要來了!──全美書店店員一致好評★《紐約時報》、《今日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Goodreads書評網站年度暢銷小說★「超殺女」克蘿伊‧摩蕾茲主演改編電影,2016年1月強勢上映
「如《暮光之城》掀起吸血鬼熱潮,《第五波》將現代科幻小說推上顛峰!」──《今日美國》「頂級的娛樂享受,翻頁的速度完全追不上心裡對劇情的期待!」──《紐約時報》「令人無法移開視線。」──《出版人週刊》「讀就對了!」──《娛樂週刊》「我不只熱愛這部小說,它更是我夢想中的最佳劇本,所有人都會深深愛上!」──克蘿伊‧摩蕾茲
第一波:熄燈—幾秒鐘內,電力無預警消失,飛機憑空墜落,50萬人喪生。第二波:巨浪—1天內,海嘯捲走30億人的生命。第三波:瘟疫—12個星期間,近40億人口消失。第四波:消音—你無法確定攻擊者是誰;你不能相信人還是人,但可以相信槍仍是槍。第五波:「直到我們把每個『沒有標籤』的人都殺了為止……」
  凱西覺得自己可能是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張照片:外星母艦越過火星的衛星影像。這一天結束之前,所有人都看了上千遍。巨大的灰綠色母艦緩緩掠過天際,底下是迎接外星人的瘋狂派對、壅塞的逃難車潮。還有大部分的人,他們選擇繼續過正常生活,彷彿數千公尺高空上的灰綠大眼沒有遮蔽住一絲太陽光──凱西也是。  直到父親慘死眼前,她立下末日生存的第一條守則:不要相信任何人。一把M16步槍和弟弟被軍隊帶走之前留給她的破爛泰迪熊,是她唯一信賴的生存夥伴。為了實現對弟弟的承諾,她迫使自己不斷開槍,即使不確定對方是人類還是它們。然而,就在她準備放棄一切的時候,神秘男孩艾文從死神手中拯救了她,看著那雙溫柔堅定的棕色眼睛,她好想再相信一次。但她始終無法確定:眼前的他,到底是不是人類⋯⋯   另一邊,十七歲的班恩在一次浩劫中存活下來,被送進人類最後希望的秘密基地「避風營」,成為反抗軍的小隊長。班恩綽號「僵屍」,與聰明善戰的黑髮美女「能者」、胖子神槍手「磅蛋糕」、擁有一對大耳朵的醫護士「小飛象」、七歲的嗜血女孩「茶杯」──這群不到十幾歲的孩子,沒有名字,沒有過去,他們清空一切悲傷、內疚與自憐,化身地獄來的人類魔鬼,誓言拯救人類。歷經訓練,就在他們踏出避風營拿起步槍對準敵人時,他們才赫然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被阻擋在「真相」之外⋯⋯  在上空瞪視地球的灰綠大眼究竟所為何來?「第五波」的真相又是什麼?將一切化為虛無的最終計畫已經開始倒數計時,他們能阻止末日來臨嗎? 瑞克‧楊西 Rick Yancey美國小說家,劇作家。在國稅局擔任超過十年的稅務官,於2005年出版《艾佛瑞奇幻冒險》系列深受青少年的喜愛,獲選為《出版者週刊》青少年最佳圖書,榮獲2005年英國童書權威卡內基文學獎。之後更以《第五波》三部曲創下個人寫作生涯顛峰,尚未出版即售出電影版權,改編同名電影由克蘿伊‧摩蕾茲主演,預定於2016年1月上映。譯者 丁世佳以文字轉換糊口二十餘年,英日文譯作散見各大書店。 【讀者、書店、媒體一致好評】「如果一年只能買一本書,這本一定是第一名,它絕對是下一部《飢餓遊戲》!」──讀者「我給他五顆超級星!前四波的劇情已經夠緊湊吸引人,第五波完全超越我的想像。無法預期的劇情加上完美結局,無論何時看都是一部上乘之作。」──讀者「每個字都深深震撼我,讓我心跳加速。閱讀時我幾乎一直坐在椅子邊緣,彷彿下一秒第五波就要向我襲來。」──讀者「從第一句就深深吸引我!『緊張』兩個字不斷浮現我腦海。」──讀者「看完我馬上寫信給出版社說:他媽的,這肯定是我近年看過最棒的小說!」──讀者「我從沒看一本這麼厚的小說還看這麼快,如果你喜歡《飢餓遊戲》、《獵殺第四行者》、《移動迷宮》,一定會愛上這部書!」──讀者「引人入勝,不管是作者的筆法、角色塑造、情節的千迴百轉和恰到好處的留白節奏,令人驚艷。」──讀者「《第五波》誘發你心底最深的恐懼,讓你懷疑起身邊的一切事物。但更重要的是,它讓我們對人性充滿希望。這是一本我絕對不想錯過的書。」──Lemuria Bookss書店店員「更勝《飢餓遊戲》。我非常喜歡女主角凱西,勇敢無懼,還有一點可愛狡猾,就是那種身處危險時你絕對會希望有她陪伴的人。一部精彩且鋒利的作品。」──Octavia Books書店店員「你絕對無法抗拒它的吸引力,《第五波》肯定是下一部『必讀』三部曲!」──Magic Tree Bookstores書店店員「《第五波》讓我激動不已、坐立難安,腎上腺素極升,彷彿能聽見心底嗡嗡的吵雜聲。沒有別的書能像這樣,但作者就是做到了。」──Blue Willow Bookshops書店店員「一部栩栩如生的驚悚小說,充滿血腥、膽識、與愛。讀完好幾天仍不禁頻頻望向天空,生怕它們就要入侵地球!」──Little Red School House書店店員「故事新穎、敘事逼真、驚心動魄且發人省思,每個人都要讀!」──Hooray for Bookss書店店員「我已經很久沒有讀到像《第五波》這樣獨一無二、驚悚駭人、卻又令人目不轉睛的小說了。」──Anderson’s Bookshops書店店員「這部小說一定會成為贏家!」──BookPeoples書店店員「不同敘事者心裡不斷蹦出的無限疑問,比已經精彩無比的動作場面更引人入勝。」──Left Bank Bookss書店店員「讓人心臟劇烈跳動直到最後一頁。」──Allbook Fairs書店店員「拿出幾本末日系列的小說,加入一位聰穎且比任何人都勇敢的女主角,然後予以緊湊的步調、無垠想像的書寫,就是《第五波》。這肯定是我看過最棒的青少年小說。」──The Book Stall at Chestnut Courts書店店員「超棒的故事!一個好的作家就是要創造能跟讀者產生共鳴的角色、全新的劇情設定,以及煽動讀者無法停止閱讀下去的能力。」──Warwick’ss書店店員「《第五波》將『非人類』的書寫領域拓展出全新的視野。作者準確地描寫出最深的恐懼:你只能自己一人,因為任何人都不能信任。」──Book Haven Schools書店店員「獨一無二的末日系列小說,讓人想起史蒂芬‧金的《末日逼近》跟《穹頂之下》。」──Powell’s Bookshops書店店員「我沒辦法放下這本書,最後一頁更令人急躁得想趕快看下一集!」──Tattered Covers書店店員「讓我想起電影《28天毀滅倒數》,作者的寫作功力可稱為這類小說的巔峰。」──Schuler Books and Musics書店店員「作者賦予每個角色充滿人性的心靈,讓人無法不喜愛他們。一段非常愉快的閱讀之旅,我捨不得闔上書本。」──Once Upon a Time書店店員 在十七跟十八號出口之間,我發現了屍體。總共有三人,不像城鎮上的屍體堆在一起,而是分別癱在分隔島上。第一具是一個中年男子,我猜年紀跟我爸差不多。他穿著牛仔褲和孟加拉虎足球隊的上衣,臉朝下趴著,雙手張開,後腦勺中了一槍。第二具屍體大約在三公尺外,是個年輕女孩,比我大一點,穿著男人的睡褲和維多利亞秘密的T恤。她頭上一束短髮染成紫色,左手食指戴著骷髏頭戒指,黑色指甲油剝落得很嚴重,後腦也有一個彈孔。再往前幾公尺是第三具屍體,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穿著全新的白色高筒籃球鞋和黑色汗衫。很難看出他長什麼樣子。我離開那孩子,走回女孩身旁,在一旁高高的棕色雜草叢裡蹲下。我摸了一下她蒼白的脖子,還有體溫。喔,糟了,糟了,糟了,糟了。我回到第一個男子那裡,蹲下,摸他攤開的手,檢視他兩耳之間血淋淋的洞,閃閃發光,血還沒乾。我僵住了。我身後是路面,前方是更多的路面。右邊是樹林,左邊是更多的樹林。南下車道上有一堆廢棄的車,最接近的在三十公尺外。有個聲音叫我抬頭看上方。一顆灰色小點出現在秋日的藍天上。一動也不動。哈囉,凱西,我是偵察機,很高興看見妳。我站起來。就在這時—我站起來的那一刻,如果再蹲個千分之一秒,我的頭上就會有跟孟加拉虎足球隊先生成對的彈孔了—某個東西擊中我的腿,一股炙熱衝擊我膝蓋上方,我失去平衡,往後跌坐在地。我沒有聽到槍聲。涼風吹拂過草叢,我溫熱的氣息呼在蒙面布上,血液在我耳朵裡奔騰—子彈打中我之前就是這樣。消音器。再合理不過了,它們當然會派出消音器。現在我為他們想到合適的名字了:消音器。這個名字跟他們的職責相符。當你面對死亡的時候,身體會被某種機制接管。大腦前葉將控制權交給你最古老的部份,控制你的心跳、呼吸和眨眼的部份,世界為了讓你活下去而安裝的那個部份。那個部份將時間像巨大的太妃糖一樣延展,讓一秒鐘猶如一小時,一分鐘比夏天的午後還長。我撲向我的步槍—我被擊中時M16掉在地上。但是眼前的地面突然炸了開來,草屑土塊小石子打了我一身。喔,M16拜拜。我從腰間掏出手槍,半跳半跑—或者半跑半跳地衝向最近的車子。我沒有感覺到痛,我想等會兒我應該會跟疼痛變成好朋友。當我跑到一輛舊型的別克轎車旁邊時,鮮血似乎已經浸透了我的牛仔褲。我彎身撲過去,後車窗剛好碎裂,我迅速躺平,滾進車子底下。我的身材並不高大,但空間很小,進去後就無法翻身,如果他從左邊出現我就逃不掉了。簡直是甕中之鱉。聰明啊,凱西,妳真是太聰明了。上學期每一科都得到A ?還上了榮譽榜?是喔?妳應該留在妳那個小樹林的小帳篷裡,跟妳的小書和小紀念品待在一起,那樣它們來的時候至少還有地方可逃。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躺在車子底下,血流到冰冷的水泥地上。我把頭轉向右邊、左邊,抬起幾公分望向車後方。他在哪裡?怎麼搞這麼久?接著我突然驚覺:他用的是高功率的狙擊步槍,一定是的,這表示他距離我至少有一公里以上。也表示我的時間比想像中要多,有時間做語不成聲地破碎禱告之外的事。讓他走開,讓他快點行動。讓我活下去,讓他結束一切……我無法克制顫抖,我在冒汗,我要凍僵了。妳快休克了,快動腦筋,凱西。 思考。我們生來就是要思考的。思考讓我們走到今天,所以我才有這輛車可以藏身,我們是人類。人類會思考、會計畫、會夢想,然後會讓夢想成真。讓它成真,凱西……
56. 班恩
 世界在尖叫。 冰冷的強風從黑鷹直昇機打開的艙門呼嘯竄過,聽起來像是尖叫。在瘟疫的高峰期,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的人死掉的時候,帳篷城驚惶的居民有時候會不小心把昏迷的病人也扔進火葬堆。你不只聽到他們被活活燒死時的尖叫,還會覺得心臟好像被打了一拳。 有些事情你永遠無法拋在腦後。那不屬於過去,那屬於你。 世界在尖叫,世界在熊熊燃燒。 透過直昇機的窗戶可以看到黑暗地面上的零星火光,漆黑背景上的琥珀色小點,越靠近城鎮就越多。那不是火葬堆。夏天雷雨的落雷引發火災,秋天的風把悶燒的餘燼帶到新的地方,火勢就這樣持續散播延燒。這個世界會燒個好幾年,燒到我跟我父親一樣老的時候──如果我能活那麼久的話。 我們從樹頂上方三公尺左右的高度掠過,螺旋槳的聲音用某種匿蹤技術遮掩,從北邊接近戴頓市中心。天上下著小雪,雪花在底下的火光周圍閃爍,像是金色的光暈。飄落的光點照亮著虛無。 我把視線轉回來,看到坐在通道對面的能者正緊盯著我。她舉起兩根手指,我點點頭。還有兩分鐘降落。我把眼帶往下拉,調整帶子讓鏡片覆蓋在左眼上。 能者指向茶杯,她坐在我旁邊的座位上。她的眼帶一直往下滑,我替她繫緊帶子,她對我豎起大拇指,某種帶著酸楚的東西從我喉嚨裡升起。七歲,老天,我彎下腰對著她的耳朵叫道:「妳好好跟著我,知道嗎?」 茶杯微笑著搖頭,指向能者:我要跟著她!我笑起來,茶杯一點也不笨。 我們越過河流,直升機距離水面只有一兩公尺。能者第一千次檢查她的武器。原始人在她旁邊緊張地用腳踮地,視而不見地瞪著前方。小飛象在檢查醫療箱裡的物件。矮冬瓜低著頭,試圖不讓我們看見他把最後一根糖果棒塞進嘴裡。最後是垂著頭的磅蛋糕,他雙手交握放在大腿上。瑞茲尼克說他又軟又甜,所以叫他磅蛋糕。但我一點都不覺得。尤其在靶場上,基本上能者的命中率比較高,但我見過磅蛋糕在六秒鐘內打爛六個靶子。  對啦,僵屍。靶子,三夾板做成的人形。但目標是真人的時候,他的命中率又如何呢?我們其他人的命中率又如何呢? 難以置信,我們竟然是作戰先鋒,七個孩子。六個月前我們只是……呃,小孩,現在卻要對抗殺害七十億人的敵人。 能者又在瞪我。直昇機開始下降,她解開安全帶走過通道,把雙手放在我肩膀上,對著我的面孔大喊:「記住圓圈!我們不會死的!」 我們快速朝空降地點準備跳下。直昇機不會降落,而是在冰凍的地面上方幾公尺處盤旋,讓隊員一一跳下去。我在打開的艙門口轉頭看見茶杯拉扯她的安全帶,解開,衝過來先我一步跳下去。我是最後一個,駕駛艙裡的駕駛員轉過頭,對我豎起大拇指,我回他同樣的手勢。 黑鷹直昇機飛上夜空,轉向北方。黑色的機身立刻融入黑色的雲層中,消失不見。 河邊小公園裡的雪被直昇機的螺旋槳吹散,直昇機離開後雪又堆積起來,憤怒地在我們四周飛舞。尖叫的風聲消失後,突然的沉靜震耳欲聾。正前方一個巨大的人形陰影籠罩著我們:韓戰老兵紀念碑。雕像的左邊是橋,過了橋之後十個街區的西南方是舊法院。根據「迷途羔羊」行動中被逮捕的被侵的仙境分析報告,一群被侵在那裡囤積了不少自動武器和飛彈發射器,甚至還有攜帶型防空飛彈。我們的目標是防空飛彈。我們的空戰能力已經被大幅削弱,必須守住僅存的資源。 我們的任務有兩項:摧毀或奪取敵人所有裝備,消滅所有被侵。 殺無赦。 能者領隊,她的視力最好。我們跟著她經過表情嚴肅的銅像走上橋,她身後是原始人、小飛象、矮冬瓜、磅蛋糕、茶杯,本人殿後。我們通過似乎被一層白色帷幕和累積了三季的各種垃圾覆蓋的廢棄車輛,有些車窗被打破了,有價值的東西被搶奪一空,車上還有塗鴉。但現在什麼東西才是有價值的?茶杯邁著小腳在我面前快步前進—她有價值。這是到來帶給我的啟示。它們殺害我們,讓我們知道物質多麼虛幻。開這輛BMW的男人?他跟那個開Kia的女人已經在同一個地方了。 我們在橋南端的派特森大道邊緣停下,躲在一輛前擋泥板被砸爛的休旅車旁邊,觀察眼前的路面。雪把能見度降低到只能看見半個街區,這可能要花上一會兒的功夫。我低頭看錶,距離回到公園撤離的時間還有四個小時。 一輛油罐車停在二十公尺外的十字路口中央,擋住了街道左邊的視野,我看不到。但我從任務簡報中得知那裡有一棟四層樓的建築,如果有人在監視橋樑的話,那裡會是主要的哨站。我示意能者靠右,其他人跟著走下橋,讓油罐車擋在我們和建築中間。 走到油罐車的車頭邊時她猛然停下,趴到地上,整個小隊也跟著做。我匍匐前進到她旁邊。 「妳看見什麼了?」我低聲問。 「三個,兩點鐘方向。」 我瞇起眼睛,透過鏡片朝對街的建築望去。透過棉絮般的雪花我看見三個綠色光點在人行道上移動,接近十字路口,越來越大。我的第一個念頭是:天殺的,這鏡片真的有用。第二個念頭是:天殺的,被侵直接朝我們這裡過來了。 「他們在巡邏嗎?」我問能者。 她聳聳肩:「八成是看見直昇機,出來調查的。」她趴在地上,緊盯著他們,等待射擊的指令。綠點越來越大,他們已經走到對面街口了。鏡片上他們頭上的綠色光柱讓我幾乎看不清楚他們的身體,這種詭異的效果讓人心驚,彷彿他們的腦袋被旋轉的綠火吞噬。 還不行,等到他們開始過街再下令。 能者在我旁邊深吸一口氣,屏住氣息,耐心地等待我下令。她可以等上一千年。雪花落在她的肩膀上,纏著她黑色的髮絲,她的鼻尖通紅。如果不只三個怎麼辦?如果我們暴露了行蹤,可能會有其他一百個被侵從不同的躲藏地點出來包圍我們。等待或者攻擊?我咬著下唇思考著。 「我鎖定他們了。」她誤會了我的遲疑。 對街三個綠色光點靜止不動,聚集在一起,好像在談話。我看不出他們是不是面對這邊,但我確定他們不知道我們的存在。如果他們知道,就會把我們趕出來,開火,躲避,總之會有行動。我們可以出其不意,而且我們有能者。就算她第一槍沒有打中,接下來也會打中。這個決定其實很簡單。 我為什麼下不了決心? 能者一定也有同樣的疑問,她瞥向我說:「僵屍?你決定怎樣?」 我的任務如下:消滅所有被侵。我的直覺如下:不要急,不要強迫自己做決定。見機行事。而我夾在中間進退兩難。 過了一次心跳的時間,我們的耳朵才聽到高功率步槍的聲音。眼前半公尺的人行道爆開,髒雪和水泥碎片四散紛飛。這終於解決了我的難題,我吐出的話像是被寒風從肺裡颳出來一樣:「幹掉他們。」 能者的子彈打中其中一個跳動的綠色光點,光消失了。另一個光點移向我們右邊,能者把槍管甩向我的臉,我低頭避開,她再度射擊,第二個光點也消失了。第三個光點朝來處跑去,越來越小。 我跳起來,不能讓他回去發出警告。能者抓住我的手,用力把我往下拉。 「該死,能者,妳在幹—」 「這是陷阱。」她指著水泥地上的痕跡。「你沒有聽見嗎?那不是他們開的槍,聲音是從別地方傳來的。」……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