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人依靠什麼而活 : 托爾斯泰短篇哲理故事 = What men live by

  • Hit:10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8則短篇,8個課題純樸的故事,溫暖的力量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以重量級經典《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著作聞名,而其短篇作品也毫不遜色。本書收錄八則托爾斯泰的短篇故事,不僅蘊含對於人的期待,如心中有愛、善待他人;也深富哲理,像是物質富裕不等於心靈富足、尊重每個生命。本書並邀請國內新銳畫家61Chi繪製插圖,再現托爾斯泰筆下純樸又富生命力的鄉間。
●惡魔刻意設下陷阱,想讓兄弟大打出手,傻子伊凡才不會上當。●一心想去耶路撒冷朝聖的老人以利沙,為何毅然決然半途折返?●鞋匠從路邊撿回飢寒交迫的陌生人,告訴他什麼是愛。●農夫帕霍想要的土地,有那麼大那麼大那麼大……
托爾斯泰筆下這群努力討生活的平凡人,擁有自己的夢想,希望靠自己的雙手認真過活。只是,他們不僅面對神的試煉、惡魔的考驗,時不時還有國王的無理命令。他們面臨困境,解決問題,懷抱希望,最終獲得回報。從俄國農村到現代情境,這些人物與情節,跨越時空,傳達人生最重要的課題。
本書特色
1.木馬經典文學系列2.經典全新翻譯,適於兒童閱讀3.邀請國內新銳畫家61Chi繪製插圖

8則短篇,8個課題純樸的故事,溫暖的力量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以重量級經典《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著作聞名,而其短篇作品也毫不遜色。本書收錄八則托爾斯泰的短篇故事,不僅蘊含對於人的期待,如心中有愛、善待他人;也深富哲理,像是物質富裕不等於心靈富足、尊重每個生命。本書並邀請國內新銳畫家61Chi繪製插圖,再現托爾斯泰筆下純樸又富生命力的鄉間。
●惡魔刻意設下陷阱,想讓兄弟大打出手,傻子伊凡才不會上當。●一心想去耶路撒冷朝聖的老人以利沙,為何毅然決然半途折返?●鞋匠從路邊撿回飢寒交迫的陌生人,告訴他什麼是愛。●農夫帕霍想要的土地,有那麼大那麼大那麼大……
托爾斯泰筆下這群努力討生活的平凡人,擁有自己的夢想,希望靠自己的雙手認真過活。只是,他們不僅面對神的試煉、惡魔的考驗,時不時還有國王的無理命令。他們面臨困境,解決問題,懷抱希望,最終獲得回報。從俄國農村到現代情境,這些人物與情節,跨越時空,傳達人生最重要的課題。
本書特色
1.木馬經典文學系列2.經典全新翻譯,適於兒童閱讀3.邀請國內新銳畫家61Chi繪製插圖 作者:列夫‧托爾斯泰(Leo Tolstoy,1828-1910)
公認為最偉大的俄國文學家,《西方正典》作者哈洛‧卜倫甚至稱之為「從文藝復興以來,唯一能挑戰荷馬、但丁與莎士比亞的偉大作家」。曾參加克里米亞戰爭,戰後漫遊法、德等國,返鄉後興辦學校,提倡無抵抗主義及人道主義。創作甚豐,皆真實反映俄國社會生活,除著名的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之外,另有自傳體小說《童年‧少年‧青年》和數十篇中短篇小說,以及劇本、書信、日記、論文等等。
譯者:王敏雯
台師大翻譯研究所畢,專職譯者。喜歡翻譯過程中苦樂交參的感受。
繪者:61chi
美術科班出身,台師大設計研究所畢。擅長將純美術的質感,帶入漫畫、插畫作品中,並為其做出最契合的平面設計。2007年發表了第一本同人誌插圖集,至今已自費出版同人誌漫畫、繪本10餘本,並持續替多家出版社與私人委託案件繪製小說封面及插圖。2014年出版第一本正式漫畫作品《房間》(大辣),獲第八屆日本外務省國際漫畫賞銀賞,同時入選台北國際書展大獎與金鼎獎優良出版品推薦。為2012、2014年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台灣館參展漫畫家之一。 一、國王與襯衫
    有個國王生了病。    他說:「有誰可以治癒我,我願把一半的王國送給他。」    國內的明智之士都聚在一起,商討醫治國王的方法,但沒人想得出。只有一個人說,他認為有個辦法可以治好國王的病。    「如果你能找到一個快樂的人,拿來他的襯衫,給國王穿上,就能治好國王的病。」    於是國王派幾名密使四處查訪誰是快樂的人。他們把整個王國都走遍了,卻找不到一個快樂的人。沒人對自己的人生完全滿意:有錢的人可能在害病;身體健康的人卻很窮;倘若有人富有又健康,家裡就有個惡老婆,或難以管教的小孩。總之不管是誰,都能找到事情抱怨。    最後某個深夜,國王的兒子經過一個小茅屋,聽到有人說:「現在,讚美神,工作我已做完,食物也已享用,我可以躺下睡覺了。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國王的兒子喜出望外,命令取走這人的襯衫,帶給國王,這男人要多少錢都可以賞給他。    於是密使走進屋子,想脫下這男人的襯衫──但這個快樂的男人實在太窮,窮到身上竟然連件襯衫也沒有。 
二、人依靠什麼而活?
3    賽門的妻子那天很早就把每件事都準備好,她砍了木材、取了水、餵飽小孩、自己也吃過了。現在她坐著想,什麼時候要再做麵包,是今天還是明天?家裡還有一塊大麵包。她想:「如果賽門已經在鎮上吃過午餐了,晚餐又吃不多,那麵包還可以再撐一天。」       她拿著麵包反覆掂量,想道:「我今天不要再做麵包了。剩下的麵粉只夠再做一批了。這麵包省著點吃,搞不好可以吃到禮拜五。」    馬歐娜收好麵包,坐在桌邊開始縫補丈夫的襯衫。她一邊補,一邊想到丈夫打算買羊毛皮做件大衣穿。       「希望賣羊毛的別騙他。我的好丈夫就是太單純,他從不騙人,可是就連小孩也能矇他。八盧布可不少,應該夠他買件好大衣啦。可能還不夠買鞣皮的,不過買件像樣的大衣應該沒問題。去年冬天真夠受的,連一件暖和的大衣都沒有。我沒法去河邊,連出門都沒辦法。他出門時總得把我們倆的衣服通通穿上,我就沒的穿了。他今天不算太早出門,不過算算也該回來了。我只希望他別又跑去喝酒了!」    馬歐娜還在左思右想時,就聽到門口有腳步聲,有人進來了。她先把針別在衣裳上,起身走到走廊上。只見賽門跟另一個男人站在面前,那男的沒戴帽子,腳上穿著氈靴。    馬歐娜立刻聞到丈夫身上的酒味,心想:「看吧,他又喝酒了。」然後她發現他沒穿大衣、只穿著她的棉布上衣,手上沒東西,一句話不說地站在那兒,滿臉羞愧的模樣。她突然感到一陣失望,心都要碎了:「他把錢拿去喝酒,還找了這個沒用的傢伙一起喝,再把他帶回家來。」     馬歐娜讓他們先進屋裡,隨後進來,看到這陌生人是個年輕男子,個頭不高,穿著她丈夫的外套。外套底下沒穿襯衫,頭上也沒戴帽子。他進屋後只是站著,動也不動、也不抬眼看人。她想:「這人肯定不是好人,他在害怕。」馬歐娜皺眉,站在烤箱旁,瞧這兩個人要幹什麼。    賽門脫下帽子,一屁股坐在長凳上,彷彿什麼事也沒有。   「嘿,馬歐娜,晚餐弄好了就端過來吧。」    馬歐娜嘴裡咕噥了幾句,但還是站在烤爐旁沒動。她看看這個,又看看另外一個,只是搖頭不說話。賽門看得出妻子很不高興,但他想矇混過去就算了,所以就裝作沒看到她的表情,拉住這陌生人手臂說:「坐下吧朋友,我們來吃晚餐。」     陌生人坐在凳子上。    賽門問:「妳沒給我們做晚餐嗎?」    馬歐娜的怒氣就像煮沸的開水那樣一發不可收拾。「我是弄了晚餐,不過不是給你吃的。我看你喝酒喝到腦子壞掉了吧!你不是出門要買羊毛皮大衣嗎?結果呢?回家時還是這件出門穿的外套,還帶了個沒穿衣服的流浪漢回來!我可沒晚餐招待你們這些醉鬼。」    「夠了馬歐娜,不要不分青紅皂白就亂講。你可以問問這個人是……。」    「你跟我說錢到哪去了?」     賽門掏掏上衣口袋,摸出一張摺得皺皺的三盧布鈔票,攤平了放在桌上。    「錢在這裡。崔方諾夫沒給,不過他保證過幾天會給。」     馬歐娜怒火愈熾。他不但沒買毛皮,還把自己唯一的外套給這不相干的、光著身體的人穿,最後還把他帶回家。    她抽走這張鈔票,準備等下拿去收好,對他說:「我沒晚餐給你吃。這世上酒鬼那麼多,我們沒辦法一一填飽他們的肚子。」    「喂,別再說了!先聽聽看這人怎麼說。」「這種酒鬼嘴裡會講出什麼好話來?當初我就不想嫁你,果然有先見之明,根本也是個酒鬼嘛!把我媽給我的亞麻布賣掉拿去買酒喝,現在又喝掉買大衣的錢!」     賽門開口想跟老婆解釋自己只不過花掉二十戈比、又是如何在路上發現這個人。但馬歐娜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她自顧自滔滔不絕地罵,開始翻舊帳,連十年前的事也倒出來講。      馬歐娜講個沒完,最後她衝向賽門,抓住他袖子。    「把外套還我!這是我唯一的外套,你就一定要拿去自己穿。拿來,你這癩皮狗!早晚要給魔鬼抓走啊你!」      賽門開始脫外套,把裡面的袖子翻出,馬歐娜狠狠抓住外套,縫線綻開了她也不管,一把搶過來套在頭上,就往門外走。她本想出去,但突地停下腳步。她不想再發火,同時也想知道這陌生人到底是誰。
4.    馬歐娜停下腳步說:「他要真是個好人,就不會全身光溜溜的,你看,他連件襯衫也沒有。如果他真的沒問題,你就該告訴我你是在哪碰到他的。」     「我剛剛就是想跟你說這個。我走到教堂時,看見他全身光溜溜、快凍僵的樣子。這種天氣怎麼能不穿衣服坐在外頭呢?這是神的旨意,要我發現他,不然他早就凍死了。我能怎麼辦?我們怎麼知道他還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我就拉著他、給他穿衣服、把他帶回家來了。馬歐娜,妳別這麼生氣了。這是罪惡,要知道我們每個人都會死。」    馬歐娜本來要講幾句氣話,但她看看這陌生人,就不講了。他坐在長凳邊,動也不動,兩手交疊放在膝蓋上,頭軟軟地垂到胸前,閉著眼、皺著眉,看來很痛苦的樣子。她沉默了。  賽門問她:「馬歐娜,妳不敬愛神嗎?」    馬歐娜聽了這句話,又再看看這陌生人,她突然覺得一陣心軟。她從門邊走回來,走到烤箱旁把晚餐拿出來,把杯子放在桌上,倒了些裸麥啤酒,然後拿出最後一片麵包,再把刀子跟湯匙放在桌上。     她說:「想吃的話,吃吧。」     賽門把這陌生人拉到桌邊,對他說:「年輕人,坐下吧。」    賽門切好麵包、再把麵包撕碎丟進湯裡,兩人就開動了。馬歐娜坐在桌邊的一角,用手支著頤,望著這人。     她不禁感到一陣憐憫,開始覺得有點喜歡這人了。這陌生人的臉龐一掃陰霾、眉頭也不再打結,他抬起眼,對著馬歐娜微笑。     等兩人吃完飯,這女人清理好桌面,開始盤問這年輕人。   她問道:「你打哪來的?」    「我不是這一帶的人。」    「那你怎麼會在路上流浪?」   「我不能說。」   「有人搶劫你嗎?」    「神在懲罰我。」   「那你就光著身子躺在那兒?」   「是,光著身子受凍。賽門看到我,覺得我可憐,把大衣脫下來給我穿,還把我帶回來。而妳,妳一樣同情我,餵飽我、還給我熱湯喝。神會給你們補償的!」    馬歐娜站起身來,拿起放在窗邊正在補綴的賽門的襯衫,遞給這陌生人,然後又拿來一條長褲。     她說:「喏,我看你沒上衣穿,把這穿上,想躺哪就躺哪吧,看是要在閣樓上還是灶旁都行。」      這人脫下外套、穿好襯衫,然後在閣樓上找個地方躺下。馬歐娜吹熄蠟燭、拿起外套、爬到她丈夫躺著的地方。      馬歐娜拉直外套的下襬蓋好身軀,然後躺下,但她睡不著。她沒辦法把這陌生人趕出腦海。     她想到這人吃了他們最後一塊麵包,明天就沒麵包吃了,又想到她把襯衫跟褲子都拿給他穿,就覺得煩惱難受;但當她回憶起這人微笑的樣子,內心便感到喜悅。     馬歐娜久久地躺著,無法入睡,她知道賽門也沒睡著,因為他把外套往他那邊拉。    「賽門!」    「嗯?」    「你把最後一片麵包吃掉了,我還沒擀新的麵粉。我不知道明天我們要吃什麼。還是我去跟隔壁的瑪莎借一點來?」      「只要我們活著,總能找到東西吃。」       這女人靜靜地躺著,過了一陣子,她說:「他看起來是個好人,但為什麼不肯跟我們說他是誰。」     「我猜他有他的理由吧。」     「賽門!」     「嗯?」     「我們幫人,但為什麼沒人肯幫我們?」      賽門不知該怎麼回答,所以他只說:「我們別再說了。」然後翻過身睡覺。 
三、傻子伊凡的故事 (還有他兩個兄弟,當軍人的希門與大塊頭特拉斯,以及啞巴姊姊瑪莎、老魔鬼跟三個小惡魔)
1.    很久很久以前,某國某一省住著一個有錢的農夫,生了三個兒子:老大希門是個軍人、老二特拉斯是個胖大個兒、老三伊凡是個傻子。此外農夫還有個既聾又啞的女兒瑪莎,沒嫁出去。希門跟隨國王作戰,特拉斯跟鎮上一個商人學做生意,伊凡跟姊姊待在家裡,辛勤耕種,經常連腰都直不起來。    希門輔王有功,得到高官封地當作獎賞,一名貴族還把女兒嫁給他。他的軍餉豐厚、莊園廣闊,但收支總是無法打平,因為他貴族出身的妻子花錢如流水,他倆永遠覺得錢不夠用。     希門到莊園去收這一季的收入,但他的管家說:「收入要從哪裡來?我們不養牛、沒工具、沒馬匹、也沒有犁跟耙。我們得先買到這些東西,才有辦法開始賺錢。」     於是希門跑去找他爸爸,說:「爸,你很有錢,可是啥也沒給我。把你的財產分一分,給我三分之一,讓我搞好我的產業。」     但老人回答:「你給這個家帶來什麼了?我為什麼要分你三分之一?這樣對伊凡跟女孩子不公平。」    希門反駁道:「只不過是一個傻子,跟一個又聾又啞、嫁不掉的老處女,他們要財產做什麼?」    老人說:「還是要聽聽伊凡的意見。」    結果伊凡說:「他要什麼就給他吧。」    就這樣希門拿走屬於他的那份家產,搬到自己居住的莊園,繼續伺候國王。   大塊頭特拉斯也賺了很多錢,入贅一名富商的家,但他還是覺得不夠。所以他也去找爸爸,對他說:「把我那一份給我。」    但老人依然不想給,回答說:「你什麼也沒帶回來,你看家中的東西都是伊凡賺回來的,我們怎能虧待他跟女孩子?」    特拉斯卻回答:「他需要什麼?他是個傻子!他不可能結婚,沒人想嫁他,啞巴姊姊跟他一樣,啥也不需要。嘿!伊凡,把一半收成給我。工具我不要,至於家畜,我只要那匹灰色的公馬,反正你種田,要牠也沒用。」    伊凡笑了,說:「拿去吧。我會好好工作,再多賺點回來。」    因此他們也把特拉斯那份給他,特拉斯派貨車來把穀物載走,也牽走了灰馬。現在伊凡只剩下一隻年齡甚高的母馬了。他照常下田耕作,奉養父母。
2.    老魔鬼實在火大,分家產一事居然沒能讓這三兄弟爭吵,事情和平落幕。他叫來三個小惡魔。    他說:「喂!這三兄弟本該大吵一架,結果現在居然什麼事也沒有,照舊愉快地相處。這傻子伊凡毀了我的計畫。好了,你們三個快去搞定這三兄弟,務必把他們搞到煩惱不堪,恨到把對方的眼睛挖出來為止。辦得到嗎?」    小惡魔齊聲回答:「遵命!」   「那你們預備怎麼做?」    「欸,我們先各個擊破,等他們都沒東西吃時,再讓他們聚在一起,三個人非吵起來不可!」   「很棒!看得出來你們都知道該怎麼做。去吧,沒看到他們三個鬥得你死我活,不准回來。要是搞砸了,我剝你們的皮!」    三隻小惡魔回沼澤去商議,計畫該怎麼進行才好。他們吵了又吵,每個人都想要最輕鬆的任務,最後只好抽籤決定三兄弟各自由誰負責。如果誰先完成任務,就得去幫其他兩個。於是小惡魔抽了籤,說定下次會面的時間,以便了解誰進行得順利、誰需要幫助。    約定的時間到了,三個小惡魔如期赴會,大家輪流講目前的情況。第一個小魔負責希門,他先說了:「事情進展得不錯,明天希門會回家一趟。」    兩個同伴問:「你怎麼辦到的?」   「首先我讓希門變得超級勇敢,主動對國王說要替他征服全世界,所以啦,國王任命他當將軍,派他去跟印度打仗。他們準備大打一仗,但開戰前一晚,我把他軍營裡槍砲的粉末都弄濕,然後替印度王做了數不盡的稻草士兵。希門的士兵一看到被這麼多稻草兵包圍,都嚇壞了。希門下令發射槍砲,但全都無法發射,於是他們更怕了,像一群綿羊般四散奔逃,印度王把他們通通殺光。國王貶黜希門的官位,奪走他的莊園,明天就要處死他。我只要再做一件事,就是把他放出牢,讓他逃回家。明天以後,你們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找我。」    接著第二個小惡魔──他負責對付特拉斯──開始說明進度。  「我也不需要幫忙,一切都蠻順利的。特拉斯根本撐不過一星期,我先讓他變得貪婪、肥胖,他看到什麼都想買,把全部的錢都掏出來,買了一大堆東西,還是停不下手。他已經開始跟人借錢了,欠下的債就像一個大包袱掛在他脖子上,越滾越大,我看他是很難翻身了。他那些帳單一星期後到期,在那之前我會先毀掉他全部股票,讓他付不出錢,那時他非回家找爸爸不可。」    然後他們一齊問第三個小惡魔:「你怎麼樣?」    他回答:「這個嘛!我這邊情況很不妙。我先把口水吐到他喝的水裡,讓他肚子痛,然後我到他的田地上,不斷捶打土地,直到地面硬得像石塊才罷手。我想他肯定沒辦法犁土了,但他果然是個傻瓜,拿起犁頭動手犁出一畦田來,一邊耕田一邊唉唉叫,但還是不休息。我弄壞他的犁頭,他就回家再拿一把,繼續耕種。我鑽到泥土中,想握住犁頭讓他動不了,但根本抓不住!他使出全身力氣犁田,我的手一下子就劃出一道口子。他差不多要耕完整片田了,只剩一小塊而已。哥哥們,來幫我吧,假如我們不搞定他,所有的辛苦就都白費了。要是讓這傻瓜繼續耕種,他的兄弟就不虞匱乏,反正他會養活他們兩個。」    負責希門的那個小惡魔答應第二天去幫忙,然後他們就分開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