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女王心機

  • Hit:196
  • Rating:2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12)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2)

驚悚大師希區考克加上《穿著Prada的惡魔》會變成什麼樣子?答案就是這本小說──《女王心機》。紐約時報第一名小說、全美最熱影集《美少女的謊言》作者莎拉.謝柏最新力作!史上最高五顆星評價得主,全美六萬讀者瘋狂轉載推薦!
*本系列已由迪士尼團隊改編為同名電視影集,大受好評!
*媒體讚譽*「從鬼魂的角度開始述說,輕而易舉地將讀者推入雲霄飛車般的情節轉折。莎拉.謝柏迅速又徹底地將讀者拉進這個充斥懸疑、背叛、邪惡的同儕壓力的世界。」──《書單》雜誌
「這是個極富趣味、步調快速的懸疑故事……隨著小說主角艾瑪逐步拼湊線索並陷入更深的謎團中,(讀者)翻頁的速度將快到根本停不下來。」──《出版人周刊》
「這是那種一翻開就不小心一口氣讀到天亮的懸疑小說……充滿了峰迴路轉的情節,而且真實可信到不可思議的地步。」──《VOYA青少年圖書館》雜誌
我的人生是每個人都想要的,然後有人真的下手了。
我叫莎丹.梅瑟。我被殺害了。死亡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什麼也留不住,再也沒有祕密、沒有親吻、沒有八卦……對一個少女來說,光是失去這些,就等於又殺害了她一次。但我要做一件沒人嘗試過的事──我要來場精彩的安可表演,這要感謝艾瑪,我失散已久、素未謀面的雙胞胎妹妹。如今艾瑪急於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而查清真相的唯一辦法,就是假扮成我──她偷偷進入我以前的生活,以便把所有的線索拼湊起來。但是當我最好的朋友講了外人聽不懂的笑話,她能夠意會過來嗎?她能夠說服我的男朋友,她就是他深愛的女孩嗎?她擁抱我的爸媽道晚安時,能夠假裝自己是個快樂無憂的女兒嗎?如果她知道殺害我的凶手正仔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她還能繼續偽裝成我嗎?

驚悚大師希區考克加上《穿著Prada的惡魔》會變成什麼樣子?答案就是這本小說──《女王心機》。紐約時報第一名小說、全美最熱影集《美少女的謊言》作者莎拉.謝柏最新力作!史上最高五顆星評價得主,全美六萬讀者瘋狂轉載推薦!
*本系列已由迪士尼團隊改編為同名電視影集,大受好評!
*媒體讚譽*「從鬼魂的角度開始述說,輕而易舉地將讀者推入雲霄飛車般的情節轉折。莎拉.謝柏迅速又徹底地將讀者拉進這個充斥懸疑、背叛、邪惡的同儕壓力的世界。」──《書單》雜誌
「這是個極富趣味、步調快速的懸疑故事……隨著小說主角艾瑪逐步拼湊線索並陷入更深的謎團中,(讀者)翻頁的速度將快到根本停不下來。」──《出版人周刊》
「這是那種一翻開就不小心一口氣讀到天亮的懸疑小說……充滿了峰迴路轉的情節,而且真實可信到不可思議的地步。」──《VOYA青少年圖書館》雜誌
我的人生是每個人都想要的,然後有人真的下手了。
我叫莎丹.梅瑟。我被殺害了。死亡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什麼也留不住,再也沒有祕密、沒有親吻、沒有八卦……對一個少女來說,光是失去這些,就等於又殺害了她一次。但我要做一件沒人嘗試過的事──我要來場精彩的安可表演,這要感謝艾瑪,我失散已久、素未謀面的雙胞胎妹妹。如今艾瑪急於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而查清真相的唯一辦法,就是假扮成我──她偷偷進入我以前的生活,以便把所有的線索拼湊起來。但是當我最好的朋友講了外人聽不懂的笑話,她能夠意會過來嗎?她能夠說服我的男朋友,她就是他深愛的女孩嗎?她擁抱我的爸媽道晚安時,能夠假裝自己是個快樂無憂的女兒嗎?如果她知道殺害我的凶手正仔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她還能繼續偽裝成我嗎?
莎拉.謝柏是《紐約時報》暢銷書第一名的作者。著作暢銷書超過二十本,《女王心機》及《美少女的謊言》皆已改編為電視影集,並獲全美票選為最受歡迎劇情獎。莎拉.謝柏畢業於紐約大學,並在布魯克林學院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她於2010年才從亞歷桑那州搬回賓州費城的主要街區,《女王心機》的故事根基於她在亞歷桑那州的觀察和經歷。
第1章 分身第2章 沒錯,都推給寄養女孩就對了第3章 臉書上有的,就表示是真的第4章 團聚中斷第5章 她就是我第6章 誰能抗拒憂鬱型男?第7章 艾瑪不曾擁有的臥室第8章 咖啡和瑪芬鬆糕,認錯人──第9章 模仿是最好的恭維第10章 女孩不壞,男孩不愛第11章 小心那個惡魔!第12章 艾瑪初次的家庭晚餐第13章 地上的屍體第14章 復古的艾瑪第15章 命案現場第16章 最後一班回賭城的巴士第17章 我不曾做過的第18章 現在換誰笑了?第19章 無法抽身第20章 親愛的日記,今天我死了第21章 跟蹤第22章 骯髒的祕密第23章 某人真是個壞、壞、壞女孩第24章 每個女孩都覺得自家姊妹想殺了她吧?第25章 臨時新增的賓客第26章 過去的容顏第27章 生日快樂,受死吧第28章 誘惑與謀殺向來是好朋友第29章 大逃亡第30章 知情的人第31章 這不好笑,騷貨第32章 苦澀的事實第33章 小心,莎丹回來了!
前言
  我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髒髒的四腳浴缸中,四周是貼著粉紅瓷磚的陌生浴室。馬桶旁邊擺了一疊《美心雜誌》。洗臉盆有一坨殘留的綠色牙膏,鏡面還有一條條的白色水痕,窗外只見漆黑的天空和一輪滿月。今天是星期幾?我人在哪裡?是亞歷桑那大學的兄弟會宿舍嗎?還是在某人的公寓呢?我依稀記得自己叫莎丹.梅瑟,住在亞歷桑那州土桑市的丘陵地。但我完全不記得皮包放在哪裡,車子又停在何處,事實上我根本不記得我開哪一種車子。我是不是被人下藥了?  「艾瑪?」有個男的在另一個房間說話:「妳在家嗎?」  「我在忙!」門口傳來女孩的聲音。  一名身材高瘦、披頭散髮的女孩打開浴室的門。「嘿!裡面有人了!」我連忙站起來。我的身體刺刺麻麻的,大概是剛剛躺在浴缸睡著了。我低頭一看,我的身體一明一滅的,彷彿站在閃光燈下方一樣。真怪!我肯定被人下藥了。  那個黑髮女孩似乎沒聽到我說話。她跌跌撞撞走進浴室,低垂的臉龐在陰影中看不清楚。  「喂!」我大聲喊她,然後爬出浴缸。「妳聾了嗎?」她完全沒有反應,只管按壓一瓶薰衣草乳液,然後在手臂上塗抹起來。  浴室門再度打開,一個鬍子沒刮、塌鼻子的男孩衝了進來。「哦!」他的目光盯著女孩的緊身背心,上面寫著「紐約紐約過山車」。「我不知道妳在裡面,艾瑪。」「你沒注意到門是關上的嗎?」艾瑪把他推出去,然後用力關上門。她轉身面對鏡子,我就站在她後面。「嘿!」我再度大叫。  她總算抬起頭了。我的眼睛望向鏡中的她,但是這一看卻讓我尖叫起來。  因為艾瑪和我長得一模一樣。  而且鏡子裡面沒有我。  艾瑪轉身走出浴室。我不由自主地跟著她。這個女孩是誰?為什麼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為什麼我變成隱形人?為什麼我什麼也不記得了?但是不相干的記憶卻漸漸浮現,我記得一些感傷的過往,像是卡塔利那山脈的輝煌落日、清晨後院的檸檬樹散發的香味、腳趾套進喀什米爾拖鞋的觸感。但是除此之外,一些真正重要的事卻模糊不清,好像我這輩子都住在水中,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卻認不出誰是誰。我想不起來暑假曾經去哪裡玩,我的初吻又給了誰。我不記得陽光灑在臉上,或是隨著最愛歌曲翩翩起舞是什麼感覺。我甚至不記得我最愛的歌曲是哪一首。更糟糕的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的記憶越來越模糊,好像過去的一切正逐漸消失。  好像我正逐漸消失。  我拚命集中精神努力回想,然後就聽到一聲悶哼。突然間我在別的地方了。我全身痛楚不已,最後肌肉終於鬆弛、靜止下來。在我緩緩閉上眼睛的同時,我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俯身看著我。  「天啊!」我喃喃自語。  難怪艾瑪沒有看到我,難怪鏡子沒有我的影像,我根本不在那裡。  我死了。
第一章 分身
  艾瑪.派斯頓揹起帆布袋,端了一杯冰茶,從寄養家庭的後門出來。這個新的寄養家庭位於拉斯維加斯郊區。旁邊就是汽車呼嘯奔馳的高速公路。空氣瀰漫著廢氣和蓄水廠的味道,聞起來相當滯悶。後院只點綴著積滿灰塵的舉重器材、生鏽的捕蚊燈和俗麗的陶土雕像。  我在土桑市的家可就大大不同了。那裡的後院有完美的沙漠景觀,還有一座木造鞦韆,以前我總愛假裝那是一座城堡。就像我剛剛說的,我只記得一些奇怪、零碎的瑣事,其他記憶卻通通蒸發了。過去這一個小時我一直跟著艾瑪,想弄清楚她的生活,希望藉此想起我自己的生活。反正我也沒有別的選擇。不管艾瑪去哪裡,我就跟到哪裡。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知道艾瑪的事,反正我看著她,她的生活就在我的腦海浮現,好像從手機收信匣跳出的簡訊一樣。我對她的生活細節比自己的生活更熟悉。  艾瑪把帆布袋放在後陽臺的人造鑄鐵桌上,然後往庭園塑膠椅一坐,仰著脖子望向夜空。這個陽臺唯一的好處就是背對喧譁的賭場俱樂部。躺在這裡可以看到一大片連綿、不受建築物阻擋的天空。一輪明月高掛天際,好像又圓又大的乳黃色薄餅。艾瑪望向東方那兩顆明亮、熟悉的星星。她在九歲那年就把右邊那顆星星命名為媽媽星,左邊那顆為爸爸星。她編了各式各樣的星星神話,假裝那些是她真正的家人,總有一天他們全家也會在人間團聚,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  艾瑪從小到大幾乎都在寄養家庭度過。她沒見過爸爸,但是她還記得媽媽。她五歲以前還和媽媽住在一起。她的媽媽叫貝琪,身材纖細,喜歡大聲回答電視節目《幸運輪》的問題。她會在客廳隨著麥可.傑克森的歌曲跳舞,喜歡讀小報上的故事,像是「從南瓜誕生的寶寶!」和「真的有蝙蝠男孩!」貝琪會讓艾瑪在她們住的公寓附近玩尋寶遊戲,獎品總是一支用過的脣膏,或是一小條花生巧克力。她會到慈善機構去買二手的蓬蓬裙和蕾絲洋裝替艾瑪打扮。晚上睡覺前她還會念《哈利波特》給艾瑪聽,她會以不同的聲調模仿每個角色說話。  但貝琪就像一張刮刮樂彩券,艾瑪實在不知道她會得到什麼。有時貝琪整天都在哭,她淚流滿面,表情痛苦扭曲。有時她會拉著艾瑪到最近的百貨公司,不管什麼東西都幫她買兩份。艾瑪會問:「為什麼要買兩雙相同的鞋子給我呢?」貝琪總會閃過一絲恍惚的神情,然後說:「免得妳把第一雙鞋弄髒了,艾瑪。」  貝琪也很健忘。有一次她把艾瑪忘在超商就走了,艾瑪看著媽媽的車消失在公路的盡頭,突然覺得無法呼吸。店員給艾瑪一根橘子冰棒,讓艾瑪坐在超商前面的冰櫃等著,然後打電話聯絡相關單位。等貝琪總算又回到店裡,她衝過去緊緊抱住艾瑪,甚至沒有抱怨艾瑪把黏答答的橘子冰棒滴到她的洋裝。  過沒多久的一個夏日夜晚,艾瑪到莎夏.摩根家過夜。那是她在幼稚園認識的朋友。隔天一早醒來,她就看到摩根太太臉色鐵青地站在床前。貝琪從摩根家大門塞進一張字條,表示她要「外出旅行一下」。這個「一下」轉眼就快十三年了,貝琪依舊毫無音訊。  由於貝琪下落不明,莎夏的爸媽只好把艾瑪送到雷諾市的孤兒院。不過想領養小孩的夫妻對五歲女孩興趣不大,他們都希望領養嬰兒,以便培養出和他們神似的迷你版。所以艾瑪只好住在孤兒院的大家庭,然後換過一個又一個的寄養家庭。雖然艾瑪是愛媽媽的,但她實在談不上想念她──至少不想念「悲慘貝琪」、「抓狂貝琪」或「瘋子貝琪」。她不懷念那個把她忘在便利超商的媽媽,她只懷念媽媽這個「概念」:一個實在、恆久不變,知道她過去,期待她未來,無怨無悔愛著她的人。所以艾瑪才會把天上的星星命名為媽媽、爸爸和艾瑪星。這不是根據她所知道的事實,而是她一直希望有這樣的家庭。  艾瑪聽到玻璃門拉開的聲音,她回過身一看,是崔維斯,這個寄養家庭的十八歲兒子。只見他大搖大擺走出來往陽臺鐵桌一坐。「抱歉,我不知道妳在浴室,不小心闖進去。」他說。  「沒關係。」艾瑪悻悻地說。她慢慢移開身體,遠離崔維斯伸過來的腿。她很確定崔維斯一點歉意也沒有。事實上他一直把偷看她的裸體當成常態運動。今天崔維斯戴了藍色棒球帽,帽沿壓低蓋住眼睛。上衣是寬大、邋遢的格子襯衫,配上幾乎露出屁股的牛仔垮褲。尖鼻、薄脣、小眼睛的臉上有一點點鬍碴。他還沒真正到長鬍子的年紀。那雙充血的棕色眼珠色瞇瞇的。艾瑪感覺他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游移,直盯著她身上那件「紐約紐約過山車」的緊身背心,以及兩條裸露在外,晒成麥芽色的胳臂,和她那雙勻稱的長腿。  崔維斯咕噥一聲,從上衣口袋掏出一根大麻煙點燃。就在他朝她的方向吐了口煙的同時,捕蚊燈滋滋閃了一下藍光,又殺死一隻蚊子。她心想,要是也能這樣消滅崔維斯就好了。滾開,呼麻的!艾瑪很想這樣大叫。難怪沒有女孩會靠近你。但是她忍住了。她想說的話只能放入「我早該這樣回嘴的語錄大全」。她有一份這樣的清單,一本黑色布面的筆記簿,她把它藏在最上層的抽屜。這份清單簡稱「回嘴語錄」。裡面寫滿犀利、嗆辣、一針見血的言論,全是她長久以來想對歷任寄養家庭、可怕鄰居、學校惡毒女孩等等所講的話。絕大多數的時候艾瑪總是把話吞進肚子──保持沉默,不要惹麻煩,這樣日子比較好過。她學會視生活所需去改變自己,這一路以來,艾瑪學會不少驚人的因應技巧:十歲那年,她練就一身靠本能閃躲的功夫,因為當時的寄養父親辛西先生脾氣不好,經常火氣一上來就亂丟東西。後來艾瑪搬到亨德森,改和烏蘇拉和史提夫生活,這對嬉皮夫婦自己種菜過活,卻不懂怎麼煮菜。艾瑪只好接手廚房的工作,她學會烘培櫛瓜蛋糕、焗烤素菜,甚至還做出很棒的快炒蔬食。  艾瑪搬來卡莉絲這邊才兩個月。她是一位單親媽媽,在飯店的VIP賭場擔任調酒師。自從搬來這裡,艾瑪整個夏天不外乎到處拍照,再不然就是拿那臺破爛的黑莓機,一遍又一遍玩「踩地雷」遊戲。這臺黑莓機是她離開亨德森那個寄養家庭時,她最好的朋友愛麗絲送的。她也去紐約紐約大飯店打工,操作飯店那座雲霄飛車。哦,對了。整個暑假她還忙著避開崔維斯。  一開始其實不是這樣的,起初艾瑪試著對這位寄養家庭的哥哥表達友善,希望他們可以成為好朋友。倒不是每個寄養家庭都很爛,她不曾和其他小孩交上朋友之類的。只是有時候她必須非常努力才能辦到。她試過假裝對崔維斯那些YouTube影片感興趣,那全是一些如何成為小混混的影片,像是如何用手機打開汽車,如何駭入汽水販賣機,如何用啤酒罐打開掛鎖。她還勉強自己跟著他看了幾次電視轉播的《終極格鬥錦標賽》,甚至還試著學習一些摔角術語。但一個星期之後,她努力表現的善意宣告結束。因為崔維斯企圖摸她的胸部。當時她站在打開的冰箱前,崔維斯就靠過來在她耳邊低語。「妳一直對我很好。」結果艾瑪「不小心」踢中他的鼠蹊部。  如今艾瑪只想在這裡念完高三。現在已經八月底,星期三學校就開學了。再過兩個星期她一滿十八歲,就能選擇是否要離開卡莉絲這邊。但那樣就表示她要離開學校,自己找個公寓,找個全職工作付房租。卡莉絲已經告訴社工人員,表示艾瑪會在這裡待到高中畢業。還有九個月。艾瑪在心中默默吟唱著,好像這是一句靈咒似的。她可以撐到那個時候的,對吧?  崔維斯又抽了口大麻。「妳要來一點嗎?」他的聲音有些嗆住,他把煙深深吸進肺部。  「不要,謝謝。」她的聲音很生硬。  崔維斯終於把煙吐出來。「可愛的小艾瑪。」他的聲音甜得像蜜。「不過妳並非總是乖乖牌吧?」  艾瑪仰頭看著天空,她的視線再度落在爸爸、媽媽和艾瑪星上頭。地平線那頭還有另一顆星,最近她把它命名為男友星。今晚這顆星星似乎比以往更靠近艾瑪星──也許這是一個徵兆。也許今年她就會遇到完美的男朋友,那是她命中注定的情人。  「媽的!」崔維斯突然小聲咒罵起來,似乎注意到屋內有動靜。他飛快按熄大麻,再把煙蒂丟到艾瑪的椅子下,卡莉絲隨即出現在後陽臺。艾瑪皺著眉頭瞪著還在悶燒的煙蒂──崔維斯想栽贓給她。她只好伸腳踩住煙蒂幫他隱瞞。  卡莉絲還穿著飯店制服:燕尾服外套、白色絲質襯衫、黑色領結。她那頭染色的金髮依舊盤成完美的法式髮髻,但脣上紫紅色口紅已經糊掉了。那麼鮮豔的紫紅色其實和哪一種膚色都不搭。她手上拿著一個白色信封。  「我少了兩百五十元。」卡莉絲斷然宣佈,手裡的信封被她捏皺了。「那是布魯斯.威利本人給我的小費,其中一張鈔票還有他的簽名。我本來要把它貼在筆記本的。」  艾瑪同情地嘆了口氣。到目前為止她只了解卡莉絲一件事,那就是她真的很迷名人。她有一本筆記簿,裡面詳細記載了她曾和哪些名人有過互動。她家餐桌旁的牆壁貼滿明星簽名的大頭照。偶爾卡莉絲和艾瑪中午左右會在廚房碰到,那時卡莉絲剛值完夜班回家。她唯一想聊的就是前晚和《美國偶像》最近的優勝者聊了很久,再不然就是哪部動作片女明星的胸部肯定是假的,或者某約會實境秀的女主持人真是爛貨。艾瑪總是聽得入迷,她對明星八卦並不感興趣,但她夢想有一天能成為調查記者。她不曾告訴卡莉絲這些,卡莉絲自然也沒問過艾瑪個人的私事。  「我今天下午出門工作時,錢還放在臥室這個信封裡。」卡莉絲瞇著眼睛直視艾瑪。「現在錢不見了。妳有什麼話要說嗎?」  艾瑪偷瞄一下崔維斯,但他忙著把玩手上的黑莓機,當他捲動相簿時,艾瑪注意到其中有張模糊的照片是她站在浴室鏡子前,她的頭髮溼溼的,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  艾瑪的臉頰熱了起來。她轉身對卡莉絲說:「我不知道這件事。」她以最有禮貌的口吻說話。「或者妳該問問崔維斯,他也許知道。」  「什麼?」崔維斯聲音沙啞。「我沒拿。」  艾瑪從喉間低哼一聲,對崔維斯的說法表示懷疑。  「媽,妳知道我不會做這種事的。」崔維斯把垮褲拉高到腰際,繼續往下說。「我知道妳工作有多辛苦。我今天看到艾瑪進去妳房間。」  「什麼?」艾瑪旋即轉身面對他。「我沒有!」  「妳就有!」崔維斯對她大吼。他一轉身背對他媽媽,臉上虛假的笑容馬上變了,他皺著眉頭、瞇著眼睛怒視艾瑪。  艾瑪倒抽一口氣。他說謊真是冷靜到令人吃驚。「我看到你在翻你媽媽的皮包。」她宣佈。  卡莉絲靠著桌子,嘴脣扭曲了一下。「崔維斯翻我皮包?」  「不,我沒有。」崔維斯指著艾瑪。「妳為什麼相信她?妳根本不了解這個女孩。」  「我不需要錢!」艾瑪雙手按住胸口。「我有工作!我過得很好!」她已經打工好幾年了。在操作雲霄飛車的工作之前,她戴過動物玩偶頭,在當地動物園扮山羊女孩;她也穿過自由女神的白袍,站在街角替當地的信用合作社打廣告;她甚至挨家挨戶賣過刀具。她已經存了二千多元,錢就藏在臥室那盒用了一半的棉條中。崔維斯還沒發現這筆錢,或許對他這種怪胎來說,棉條是更好的保全系統,遠勝過一群瘋狂凶猛的羅威那犬。  卡莉絲看著崔維斯,他噘著嘴,堆出令人作嘔的微笑。她把空信封折了又折,臉上閃過懷疑的表情,好像她突然看穿崔維斯的虛假表相。  「妳看。」崔維斯走到他媽媽身邊,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妳必須知道艾瑪的真面目。」他再度從口袋拿出黑莓機,開始撥動選盤。  「你在說什麼?」艾瑪朝他們走過去。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