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雨果的祕密

  • Hit:10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我曾經是個名叫雨果‧卡柏瑞的男孩, 當時我深信一個毀損的機器人會拯救我的命運……
在巴黎火車站的二十七座時鐘後頭,在火車站牆內的暗窄通道裡,十二歲的男孩雨果一直過著不為人知的祕密生活。
孤兒、守鐘人和小偷──雨果以為自己終將以這三重身分悲慘的生活下去,甚至再也無法踏出這座車站……除非,他能修好那個會寫字的機器人!
雨果的爸爸才剛過世不久,他生前是個鐘錶匠,曾在工作的博物館裡發現一個機器人:一個栩栩如生的人偶!這個機器人偶坐在小書桌前,手裡握著筆,似乎隨時都準備傳達訊息。自從雨果看了機器人後,這男孩就跟他父親一樣、全心全意想讓這個機器人再度運作;雨果的爸爸甚至將畫有機器人內部機件的筆記本交給他。
雨果相信,只要修好機器人,一定可以讀見爸爸預留的訊息,明白自己今後將何去何從。
為了修理機器人,這個男孩三番兩次偷取車站玩具店裡的發條玩具,以便拆解出更多適合機器人的零件。沒想到,卻因此引出更複雜、甚至深具意義的祕密!這個男孩的命運,出其不意的和擁有玩具店的老人、機伶的女孩伊莎貝兒交纏在一起。
魔術、電影、夢想……隨著電影運鏡般的鉛筆畫畫面,文字、插畫和照片交替上演,故事情節如同機器人的齒輪和機件,越來越錯綜複雜……

我曾經是個名叫雨果‧卡柏瑞的男孩, 當時我深信一個毀損的機器人會拯救我的命運……
在巴黎火車站的二十七座時鐘後頭,在火車站牆內的暗窄通道裡,十二歲的男孩雨果一直過著不為人知的祕密生活。
孤兒、守鐘人和小偷──雨果以為自己終將以這三重身分悲慘的生活下去,甚至再也無法踏出這座車站……除非,他能修好那個會寫字的機器人!
雨果的爸爸才剛過世不久,他生前是個鐘錶匠,曾在工作的博物館裡發現一個機器人:一個栩栩如生的人偶!這個機器人偶坐在小書桌前,手裡握著筆,似乎隨時都準備傳達訊息。自從雨果看了機器人後,這男孩就跟他父親一樣、全心全意想讓這個機器人再度運作;雨果的爸爸甚至將畫有機器人內部機件的筆記本交給他。
雨果相信,只要修好機器人,一定可以讀見爸爸預留的訊息,明白自己今後將何去何從。
為了修理機器人,這個男孩三番兩次偷取車站玩具店裡的發條玩具,以便拆解出更多適合機器人的零件。沒想到,卻因此引出更複雜、甚至深具意義的祕密!這個男孩的命運,出其不意的和擁有玩具店的老人、機伶的女孩伊莎貝兒交纏在一起。
魔術、電影、夢想……隨著電影運鏡般的鉛筆畫畫面,文字、插畫和照片交替上演,故事情節如同機器人的齒輪和機件,越來越錯綜複雜……
N/A
一部奇巧懸疑的紙上電影 宋珮老師導讀推荐
《雨果的祕密》開啟了閱讀的新體驗,也創造了小說書寫的新形式。
這個新形式把圖畫書和文字書合為一體,讓文和圖輪流說故事。布萊恩‧賽茲尼克的文字乾淨俐落,他不用複雜的語法,僅用簡短的句子就勾勒出人物心態,營造出一九三○代巴黎的環境氛圍。環環相扣的短句串連成的故事高潮迭起,布局奇巧,吸引讀者緊緊跟隨主角曲折的經歷,揣想、臆測、期待情節的發展。賽茲尼克手繪的圖畫不是點綴文字的小幅插畫,而是一百多張滿版的跨頁圖,圖與圖大都前後相連;開場先有二十一幅連續畫面,結尾又出現跨越十八頁的追逐。這些圖畫一方面分擔文字敘事的功能,一方面比文字更直接的帶領讀者進入書中世界,人物表情、場景關係一目了然;翻頁時,更能身歷其境的感受到神秘、懸疑和緊張的情緒。
作者在文圖交替的安排上,思考縝密,不禁讓人想起默片時代把文字和影像分開的做法。默片一遇到交代時間或是因果關係,必然借重字幕卡;除此之外,演員只用表情和肢體演戲,沒有對白。賽茲尼克採用底片般的黑色外框,框住文字頁和圖畫頁,有些文字頁的外框還加上反白花邊,一如默片的字幕卡。跨頁的黑白圖是一幅幅鉛筆素描,鉛筆筆觸有種感性特質,灰色層次豐富,適合表現光影效果,製造朦朧氣氛。賽茲尼克取景的鏡頭,類似電影的攝影機,不乏遠觀的大遠景、全景鏡頭,也有近距離的特寫和大特寫,俯角、仰角和水平角度運用靈活,又有力道。文字和圖畫合在一起後,彷若默片時代的電影,只是文字的份量重了許多。
其實,故事一開始,作者就刻意把讀者帶進電影院,讀者看到銀幕上的影像由遠至近、由小變大,然後聚焦在主角雨果身上。到了故事最後,電影演完了,影像逐漸變小,終至完全消失,黑底上也出現了「劇終」字樣。這種模擬電影的做法,與小說的內容相互輝映。
早期電影是這本小說的重要主題之一,因為賽茲尼克將電影導演喬治‧梅里耶寫進故事裡,並且擔任關鍵角色。真實的喬治‧梅里耶在電影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一向被視為表現主義電影的始祖。梅里耶從事電影工作前,先在父母親經營的製鞋廠工作;後來他把工廠的股份賣給兄弟,買下魔術劇場,成為一位魔術師;他也曾親手製作魔術用的機械裝置和拍攝電影的攝影機。這些事實都和小說裡梅里耶自述的生平吻合,而魔術和機械裝置也同時成為小說的重要主題。
根據記載,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梅里耶無法繼續經營電影片場,魔術劇場也關閉了;絕望之下,他把十七年間拍攝的電影全毀了,靠著妻子擁有的玩具店維生,直到重新被人發掘。之後有人找回不少拷貝的影片,讓觀眾得以再次認識這位電影界的先驅。梅里耶的玩具店在巴黎蒙那帕斯火車站裡,賽茲尼克就是以這座火車站為故事場景。小說中的梅里耶被兩個孩子──雨果和伊莎貝兒──重新發掘;兩個孩子雖是虛構的角色,他們的經歷卻是小說的主軸,尤其是雨果。
雨果和伊莎貝兒都是孤兒。雨果的經歷更是坎坷,他無依無靠,獨自看守火車站裡大大小小的時鐘,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一個機器人身上;為了生活,也為了修理機器人,他不得不偷竊。不幸的遭遇使他不信任別人,把祕密深埋心底。賽茲尼克在後記中說,他寫這部小說深受三部電影影響,其中兩部《操性零分》和《四百擊》都是以不斷受到現實打擊的青少年為主角,描寫他們孤單、封閉的成長過程,並且透過他們的眼光觀看成人世界;而小說中的雨果也是個心思敏感的少年,賽茲尼克讓讀者從他的角度感受失落、恐懼和衝突……,重新「發現」、進而「修復」機器人,成為雨果人生的轉捩點。他從機械裝置中領悟人和零件一樣,在世界的大機器裡各司其職,機器人幫助他找到自己的位置、肯定生命的價值。接著,他又靠機器人提供的線索,「發現」並「醫治」了梅里耶。梅里耶使他明白夢想的可貴,並且幫助他達成心願,成為魔術師。至於特立獨行的伊莎貝兒知道過世的父親是攝影師後,也找到了自己的目標。
賽茲尼克把電影、魔術和機械做了巧妙的結合。他做了許多研究工作,因而能夠準確的描述細節,並且將梅里耶的畫作、早期電影的片段、機器人的構造和火車站時鐘的維護都變成小說情節,也化為明?或是暗喻的素材。電影的科技日新月異,我們很難體會當初梅里耶看到動態影像的驚詫:「我們坐在那裡,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心中充滿讚嘆。」「……攝影不再只是紀錄靜止的姿態,它還能保存動態的影像……等到大家都擁有攝影機後,就可以拍下自己的親人,不是靜態的,而是有動作、有手勢,還可以收錄他們所說的話;如此,死亡就不代表完全消逝了。」
今天,銀幕上行進的火車雖然不再令人驚訝,我們卻不得不佩服梅里耶的先見,和他驚人的想像力及豐沛熱情;以現代的眼光觀之,他的電影和圖畫依然具有奇妙的魅力。而魔術師在那個時代,為了表演魔術製造的複雜機械裝置,也使我們對人類的智慧和創造力充滿敬意。在故事的最後,賽茲尼克甚至將自己也比為一個既會畫圖又會寫作的機器人呢!
因為叔叔的關係,我自小有機會在片場裡穿梭,看過叔叔拍黃梅調、武俠片和文藝片。隨著不停轉動的電影潮流,我發現導演、編劇和演員的人生就像劇中人物一樣起落。我在叔叔的電影裡沒有見著幻想的世界,卻看到了現實生活被放大、被檢驗,他的電影豐富了我對人生的體會。在翻譯這本書的過程中,我一直期待能將譯文獻給我的叔叔──宋存壽導演。
N/A
N/A
雨果不停的跑,一直跑到他的祕密房間裡。他老是忘了天花板上的燈泡已經壞了,還想伸手開燈。他劃了一根火柴,看著火花燃起,接著點亮幾根蠟燭。房間裡頓時充滿溫暖的金光,牆上出現了巨大的影子。
雨果習慣性的把手伸進之前放筆記本的口袋裡,口袋卻空空的。沒了筆記本,他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好走到房間裡堆放箱子的角落,把箱子移開,牆上立刻出現一個隱密的凹洞。
雨果把手伸進洞裡,拉出一個又大又重的東西。他解開綑在上頭的繩子和包裹的布。
這個人偶是用齒輪和精密的機件組成的。自從爸爸提起這個機器人的那一刻起,它就成了雨果生命的核心。
雨果的爸爸曾經擁有一家鐘錶店,同時也在一間古老的博物館兼差,負責照料館裡的時鐘。某個晚上,他回家的時間比平常還要晚,雨果已經上床準備睡覺了。
「長官,」他告訴雨果:「對不起,我回來晚了。今天我在博物館的……閣樓裡,發現一件奇妙的東西。沒人知道那個東西是怎麼來的,連老警衛也不知道;不過,他記得的事情畢竟不多。那個東西是我所見過最美、也最複雜的機器。博物館卻沒有好好維護它,太不應該了。
「是什麼東西?」雨果問。
「機械自動裝置。」
「那是什麼?」
「就是用發條啟動的玩偶,跟音樂盒或玩具一樣,不過構造更複雜。我曾經看過類似的東西,像是擺在鳥籠裡、會唱歌的假鳥,或是會盪鞦韆的機械空中飛人。但是,跟它們比起來,這個機器人更精巧、更有趣。」
「怎麼說?」雨果十分好奇。
沒人知道是怎麼起火的。短短幾分鐘內,烈火就竄進了整棟大樓。
雨果為了等爸爸回來,整夜都沒睡;爸爸從未這麼晚還不回家。到了早上,屋門終於打開了,走進來的卻不是爸爸。
是克勞德叔叔。
「雨果,快點收拾你的東西。」克勞德叔叔說。他的呼吸像往常一樣透著酒氣。克勞德叔叔用一隻手摘下小小的金屬框眼鏡,接著又用另一隻手搓揉布滿血絲的眼睛。「你爸爸死了,我是你唯一的親人,你得跟著我。」
雨果一夜沒睡,整個人昏沉沉的,一時不太明白叔叔說的是什麼意思;他只聽到耳朵裡的血流拍擊聲沉重得有如時鐘走動的聲音。他恍恍惚惚的把衣服收進一個小皮箱裡,還放進一些工具和一副撲克牌,並且把爸爸送給他的硬皮筆記本塞進口袋。
叔叔和他一起走過寒冷的街道,同時跟他解釋火災和門被鎖住的事。雨果恨不得重重摔一跤,就這麼躺在人行道上,乾脆消失算了。都是他的錯!都是他要爸爸修理機器人,都怪他,爸爸才會死。
「你就當我的學徒吧。」模模糊糊的,他聽到叔叔這麼說。「你就和我一起住在車站裡,我會教你怎麼維護時鐘。『守鐘人的徒弟』,這個頭銜不賴吧!何況我已經老了,在牆壁間爬上爬下實在吃力。」
雨果的腦袋昏沉沉的,猶如一團迷霧;一時之間,千萬個問題破霧而出。最後,他只大聲的問了一句:「上學該怎麼辦……?」雨果的手仍然握著口袋裡的筆記本,他漫不經心的用食指摩擦封面。
叔叔不禁大笑。「啊,姪子呀!你很幸運,再也不用上學了。只要到了車站的牆後頭工作,根本沒有時間上學。你應該謝謝我才對。」克勞德叔叔重重的拍拍雨果的背,接著又說:「我們家族裡的每個人,向來都是鐘錶專家。你爸爸一定會以你為榮。動作快一點!」叔叔清了清喉嚨,從口袋裡掏出一把油膩膩的銀壺,湊在嘴上喝了起來。
爸爸的店門上漆著「鐘錶專家」這幾個字。雨果從小就認為,自己會像爸爸一樣,成為鐘錶專家。可是,自從機器人出現以後,他的想法改變了。他想當魔術師。雨果忽然興起逃走的念頭,叔叔彷彿看透他的心思,一把抓住他的後頸不放,叔姪倆就這麼一路走進火車站。
從此以後,雨果每天從早到晚都在黑暗中維護時鐘。他常常想像自己的頭腦也像機器一樣,裝滿了各種齒輪,這些齒輪會和他接觸的機械相互連結。能夠了解車站裡的時鐘是如何運作的,讓他很開心;知道該怎麼在牆裡爬上爬下、悄悄的把鐘調好,也讓他很有成就感。可是他整天幾乎吃不到什麼東西,克勞德叔叔還會大聲吼他;只要雨果做錯了什麼,叔叔就敲他的指節,還強迫他睡在地板上。
雨果最痛恨的是──克勞德叔叔甚至教他偷東西;如果不偷,就沒有東西吃。夜裡,雨果經常悄悄的哭著入睡,夢中不時會出現壞掉的時鐘和熊熊烈火。
過了不久,克勞德叔叔常會突然消失好幾個小時,留下雨果一人負責每天兩次的調鐘工作。有時候,叔叔半夜才回來。有一天,叔叔根本沒有回來了。
雨果不敢離開,他怕叔叔找到他。到了第三天晚上,叔叔還是沒有現身,雨果決定逃跑。他收拾好東西,跑出車站。他又餓又累,不知道要往哪裡去。這個男孩穿過狹窄的街道,漫無目的的轉來轉去。他害怕自己還沒找到棲身之地,就先凍死了。
冷風颼颼,他盡量低著頭走路。走著走著,雨果發現自己竟然走到那棟燒毀的博物館前。整棟建築只剩下一堵破磚牆。透過牆上的窗口,只能望見黑壓壓的天空,牆後空無一物。警察在四周圍上木欄,清理工作尚未開始進行,雨果的面前堆了無以計數的扭曲廢鐵、木板和磚塊。突然,垃圾堆裡有樣東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是它,它彷彿在對雨果控訴,提醒他人生中的一切都毀了。他坐下來盯著它看。
過了好久好久……
遠處有狗吠聲,清掃街道的車子發出隆隆聲響,打破了夜晚的寂靜。雨果到底要去哪裡?要做什麼?他一個親人都沒有,連機器人都死了。
他收拾僅有的幾樣東西,就走開了,卻又不時回頭看,不忍心把壞了的機器人留在那裡。爸爸花了這麼多時間辛苦的修復,這個機器人應該是他的。雨果深深吸了口氣,趕緊回頭清開那堆焦黑的垃圾。機器人很重,且斷成了好幾截,但雨果還是把它抬了起來;既然無處可去,他只好再度回到那座可怕的火車站。
這段路並不好走。除了背在肩上的行李,還有一具焦黑、扭曲的機器人重重壓在雨果的手臂和背上。他不知道把它抬回房間後該怎麼處理。
夜已深了,雨果悄悄的把機器人丟進一扇通風口,分次搬進位在牆裡的房間。搬好後,他的雙手嚴重挫傷,手臂和背部也痠痛不已。他把斷成好幾截的機器人攤在地上,把手伸進床邊的水盆裡洗乾淨;盆裡的水是從小廚房的水槽裝來的。他瞪著那些變形的金屬零件,暗自慶幸叔叔還沒回來。
「把它修好。」
雨果跳了起來。他清楚聽到有個聲音在耳邊悄悄這麼說。他環顧四周,尋找叔叔的身影,房間裡並沒有其他人。雨果不知道那是自己內心的聲音,還是鬼魂?無論如何,他聽得一清二楚。
「把它修好。」
雨果望著機器人,自認為沒有足夠的能力修好它,它的狀況比先前更糟了。不過他有爸爸的筆記,也許可以參考爸爸所畫的圖,重新裝配失落的零件。
想著想著,雨果覺得自己一定要試試看。如果他可以把機器人修好,至少就不會感到這麼孤單了。雨果知道待在車站裡並不安全,叔叔隨時都可能回來;此外,如果站長發現只有他一個人待在這裡,鐵定會把他關進辦公室的囚室裡,再送去孤兒院。那樣一來,機器人就會任人丟棄或銷毀了。
雨果立刻想到,他必須讓人以為叔叔還在。他要儘可能把車站裡的所有時鐘調準,並且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到辦公室取回叔叔的薪資支票(雖然他不知道該怎麼兌換支票)。最重要的是,盡量不要讓別人看到他。那些都是三個月前的事了。此刻,雨果用手指撫著機器人的手臂,仔細端詳它的臉。他細心研究過爸爸筆記上的圖畫,因此修復工作進展得相當順利。他重新替機器人的臉上漆,發現它臉上的表情相當奇特,讓他不禁想起爸爸;那表情,就跟爸爸正在同時思考好幾件事時一樣。它那隻重新磨光的木手,終於再次懸停在桌子上方,等待雨果為它做一枝新筆。   
雨果不時猜想,那隻木手到底會寫出什麼來。他工作得越投入,就對自己的一些瘋狂想法更加信以為真。雨果相信機器人寫出的文字會回答自己所有的疑惑,並且指引孤獨的他未來該何去何從。那些文字將拯救他。
每當他想像機器人會寫出什麼,眼前就會出現爸爸的筆跡。也許爸爸在博物館的閣樓裡修理機器人時,曾經修改了一些小零件,好讓它寫出另一個新訊息──特別留給雨果的訊息。畢竟,這很有可能。
他必須先從老人手中搶回筆記本,才能完成修復工作,到時就知道爸爸到底留了什麼訊息給他。
(摘錄自5.雨果的爸爸)
★2008年美國凱迪克大獎金牌獎★2007年美國出版奧斯卡鵝毛筆獎★2007年美國出版人周刊年度最佳童書★2007年美國紐約時報最佳童書插畫獎★2007年美國國家圖書青少年文學獎提名★2007年中國時報開卷版年度最佳青少年圖書★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美國兒童圖書館協會選書★聯合報讀書人版推荐好書★新聞局推荐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