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龍馬行(四)

  • Hit:6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銷售2500萬本 英雄史話傳頌50年扭轉日本歷史!幕末奇蹟(土反)本龍馬的奔走青春理想青年人生讀本!企業與社會領袖熱血推薦
  黑船來襲,強壓開國。日本被推上世界舞台,內部卻還維持諸藩分據的狀態。三百年來的安逸僵固,迫使德川幕府面臨一族與國族的取捨拉扯。目睹中央政權朽敗,強藩決定聯手終結幕府,而在這前所未見的動盪世局中,出現了(土反)本龍馬!
  從渾沌懵懂到超脫當代,大器晚成的龍馬以同輩未有的嶄新眼光,望向「日本全國」。龍馬之所憑據,從高超刀術,一路發展為跨越國境的人際網絡、豁達的性格魅力,以及無人企及的高潔心志;一介浪人以獨有的思維──物質面的互利消弭了精神面的對立──顛覆了政治實態,邁向「打造日本國」的終極目標!
  龍馬所思更及於革命之後:大政奉還、民主主義、議會制度、創設國軍等設計,奠定現代日本基礎的明治維新,皆脫胎於龍馬鼓吹的理想。
  (土反)本龍馬在日本備受推崇、影響深遠,龐大資料所建構起的《龍馬行》居功厥偉。跨越世代,這部以眾多英雄人生鋪陳而出的小說依舊打動無數騷動的靈魂、熱血的青春!
一介浪人龍馬,竟從幕府手中獲得軍艦觀光丸,置紛攘世局於不顧,朝貿易水兵的藍圖,更進一步!
  不過一年,局勢翻轉,只見京都腥風血雨,人心生亂;至於地方,薩摩藩趨於保守,土佐藩老藩主山內容堂歸國,整肅勤王派,之前掀起暗殺政變的武市半平太受命切腹。佐幕的會津藩指揮新選組巡邏京都,取締勤王志士,路見即斬;朝中則是倒幕旗手長州藩失勢,倉皇撤退,結果變得益發激進,不斷炮擊歐美船艦,終於引來反擊,幕府也開始準備征伐長州藩。
  只有龍馬,超然於尊攘之爭,依舊堅持自己的路線,靜待時機來臨。他同幕府要臣、諸國大名交往,爭取奧援;與恩師勝海舟攜手打造神戶的海軍塾,聚集志士、培訓水手,並終於獲得幕府給予軍艦觀光丸,由江戶駛往神戶與大□。至於千葉佐那子、田鶴小姐、阿龍的縷縷情絲,百般糾結,龍馬如何做出選擇?
  龍馬的活躍舞台轉向海洋,幕末風雲將更掀狂濤!
作者簡介
司馬遼太郎
  一九二三年生於大阪,大阪外語學院蒙古語系畢業,原名福田定一,筆名乃「遠不及司馬遷之太郎」之意。
  一九六○年以忍者小說《梟之城》獲直木賞後,幾乎年年受各大獎肯定。六一年辭去記者工作,成為專職作家,慣以冷靜、理性的史觀處理故事,鳥瞰式的寫作手法營造出恢宏氣勢。一九九六年病逝後,其「徹底考證」與「百科全書」式的敘述方法仍風靡無數讀者,堪稱日本最受歡迎的大眾文學巨匠。
  中譯作品有《新選組血風錄》《幕末──十二則暗殺風雲錄》《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宛如飛翔》《宮本武藏》《項羽對劉邦:楚漢雙雄爭霸史》《鎌倉戰神源義經》《豐臣一族》《關原之戰》等。
譯者簡介
李美惠
  輔大英文系、輔大日文所畢,研究平安朝古典文學。曾至橫濱菲利斯大學日本文學研究所交換留學。喜歡旅行,正好以翻譯為業,享受生活於動靜之間。譯作包括《影武者德川家康》《傾奇者前田慶次郎》《德川一族:創造時代的華麗血族》《信玄戰旗》《秀吉之枷》《龍馬行》(皆遠流)等。

〈人心騷動〉總之,下令彈壓的元凶就是老藩主容堂。龍馬對這位老藩主從未有過好感。「身為藩主,他太主觀。」龍馬如此認為。像長州藩主那般,凡事聽從握有政權主導權的人而搖擺不定,固然讓人不以為然,但太有定見且冥頑不靈的頑固支配者也教人不敢苟同。動盪不安的時期,時勢將如何發展完全無法預料。如此時期,藩的指導者究竟是要如織田信長般不顧自己滿身瘡痍仍使勁揮刀、毫不猶豫地領頭開闢新時勢,或是索性把心一橫隨波逐流,只能二選一。市井隱士就算了,若身為藩的指導者卻對時勢視若無睹甚至不知順應,還死命抓緊自己無用的「定見」,終究只有敗北一途。「這人最難搞的是他對自己的才能及膽識過於自負。」龍馬如此認為。也因此才會對冥頑不靈的「定見」極端自滿。在他眼裡,部下個個笨得要命,其他大名也愚蠢至極。「僅略勝於他人的智慧和知識,在如此時勢中哪能派上什麼用場?若只知對這些完全沒法指望的東西感到自負,那是注定要成為敗者了。」龍馬如此預料。「何況……」他心裡是這麼想的:儘管擁有蓋世才智,一旦受到局限就與蠢物無異。他如此認為。智者容堂是位風度翩翩的英雄。不幸的是,他卻受自己的聰明才智所局限。受家世局限。先祖山內一豐因關原之戰有功,從六萬石的掛川守一躍為二十四萬石的土佐守,得以躋身大大名之列,故對德川家懷著有恩未報的心理負擔。「若純屬個人情況,這是一種美德。」龍馬認為。「但身為大藩之主,必須考量藩之命運及日本之歸趨,此時那些哪算得上麼呢!」容堂一向受如此「美德」局限。他為擁有如此美德的自己深受感動,總是透過如此美德來審視一切時勢。因此容堂所見的時事全是扭曲變形的,並非真實影像。容堂自己明明也主張勤王主義,卻討厭藩內的勤王主義者。「我自己的勤王思想是源自聰明的智慧,他們不過是出自無知的瘋狂信仰罷了,故絕不能容忍。因為勤王無疑是種劇藥,斟酌得宜則成為良藥,但若錯估藥量,目前的社會秩序將整個崩壞。」真是個不幸的智者。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