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流浪豬

  • Hit:7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本書特色】
 透過描寫主角小白豬──別克的生活,以及動物與動物之間相處的過程,讓人們能更了解動物的世界,並從中學習到尊重生命及受到各物種間和諧相處的啟發。
 另一方面藉由文中出場過的人類對待動物的行為與態度,突顯出人性中貪婪、自私、不尊重生命的陰暗面,不只是批判也是一種反思與自省。
 故事中描述到動物受到的各種殘忍對待,可以促使人們必須正視動物保護的相關議題,並轉而發展為實際行動,使動物能得到更合理的待遇與尊重。
 獲得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萬宸禎」祕書長強力推薦。
【本書簡介】  本書敘述一隻具有獨特個性的白色野豬——別克從出生到長大後的生活命運及遭遇。  作者以生動的筆調描繪了白色野豬別克的生活、覓食、禦敵、避難、求偶、技能等,不僅能讓人們更深刻的了解豬這種動物,同時也透過牠的世界得到反思,從而呼籲了人們關愛動物,尊重動物的觀念。

【本書特色】
 透過描寫主角小白豬──別克的生活,以及動物與動物之間相處的過程,讓人們能更了解動物的世界,並從中學習到尊重生命及受到各物種間和諧相處的啟發。
 另一方面藉由文中出場過的人類對待動物的行為與態度,突顯出人性中貪婪、自私、不尊重生命的陰暗面,不只是批判也是一種反思與自省。
 故事中描述到動物受到的各種殘忍對待,可以促使人們必須正視動物保護的相關議題,並轉而發展為實際行動,使動物能得到更合理的待遇與尊重。
 獲得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萬宸禎」祕書長強力推薦。
【本書簡介】  本書敘述一隻具有獨特個性的白色野豬——別克從出生到長大後的生活命運及遭遇。  作者以生動的筆調描繪了白色野豬別克的生活、覓食、禦敵、避難、求偶、技能等,不僅能讓人們更深刻的了解豬這種動物,同時也透過牠的世界得到反思,從而呼籲了人們關愛動物,尊重動物的觀念。
  金曾豪    江蘇常熟人。長篇小說《狼的故事》、《青春口哨》、《蒼狼》分別獲得第二、第三和第四屆中國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青春口哨》獲第九屆中國圖書獎;《蒼狼》獲第十一屆中國圖書獎;《鶴唳》獲第五屆中國國家圖書獎提名獎;《迷人的追捕》獲中國全國新時期優秀少兒文藝讀物一等獎;《書香門第》和《絕招》分別獲得陳伯吹兒童文學獎和冰心兒童圖書獎。 1 小別克2 誤入亂石谷3 恐怖石坑4 半夜敲門5 虐殺6 狹路相逢7 親切的笛聲8 清水裡的刀子9 家園10 秋夜私語11 婚禮12 走向荒野13 山居遇險14 陷阱15 天倫16 別克歸來17 後記 1 小別克  龍頭鎮,仔豬市場。  年輕的馬林被一窩白色小豬吸引住了。這窩小豬有十一頭,粉嘟嘟的身軀依序趴著,排成整整齊齊的一排,姿態和表情都是一樣的,太有趣了!  馬林開心得要命,在攤位前一屁股就坐了下來,欣賞個不停。  守攤位的是個乾瘦老人,以為馬林要買,於是趕緊介紹他的小豬:「我這些小豬,都是精挑細選,純正的約克夏種!年輕人,哪個村的?沒帶竹簍沒關係,我免費送你一個……」  馬林到仔豬市場,純粹是來閒逛的,說:「老伯,你訓練過牠們啦?看看牠們排得多整齊,這是怎麼教的啊?」  老人說:「教啥啊,牠們這麼擠著,大概是暖和吧。你買幾頭?你要是買得多,我可以算便宜點的……」  小豬們天真無邪,一臉無辜,在早春的陽光下,乾淨白嫩渾圓的身體透出點紅,差一點就能稱得上是半透明了。小眼睛是雙眼皮的,眼睫毛是又長又順的,小鼻子咻咻的噴出白氣來,淺紅的小蹄子更是精緻得叫人感動……  老人還在說他的生意經。馬林卻一句也沒聽進去,因為他和老人想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  仔細看,馬林就發現了其中一條小豬的不同。這頭小豬的左右臉頰上各有三道平行的淺棕色。說棕色並不很精確,因為每一道顏色都是棕色又帶點灰的,就越發顯得豐富而生動。從小迷戀汽車的馬林腦海裡一下子就跳出來一個汽車品牌:別克!沒錯,美國通用公司的「別克」標誌正是這樣並排著的三條槓,三面盾牌。  或許真有「心有靈犀一點通」,這頭小豬好像聽到了什麼信號,掙扎著從小夥伴的擁擠中站了起來,小眼睛滴溜溜的盯住了馬林的眼睛,咿咿的哼叫,好像在說:「哈囉,你來啦!」  完全是心血來潮,馬林決定買下這頭小豬。這不奇怪,誰在十八歲的時候沒有過類似的衝動呢。  十分鐘後,馬林就背著他的小別克走在回村的路上了。馬林落腳的地方叫七里村,離龍頭鎮七里路,是個嵌在二龍山皺褶裡的小山村。  馬林背起竹簍離開仔豬攤時,小別克大聲喊叫了幾聲——要和十隻小同伴分別,免不了戀戀不捨,免不了心生恐懼。馬林明白小豬的心情,本來是想再買一頭小豬和小別克作伴的,只是身上的錢已經遠遠不夠了。小別克在竹簍裡不停嘀咕,馬林就一遍遍的安慰:「沒關係,過幾天你就習慣了。沒關係,村裡的小豬多著呢,你可以和牠們玩嘛……」這麼安慰著,小豬就不鬧了。小傢伙用前腳攀著竹簍的開口,努力探出小腦袋來東張西望看風景。  二龍山分東西兩脈,蜿蜒如兩條龍,從龍頭鎮開始向北綿延,七里村被夾在兩山之間。七里村的人不把二龍山叫二龍山,把二龍山一分為二,分別稱東山和西山。  小別克一會兒向右看東山,一會兒向左看西山,更多的是向前看,似乎急於想見到牠的新家呢。  耳邊有咻咻的鼻息,馬林知道小豬的腦袋就在他的腦袋旁邊,就說:「小別克,看見那個大煙囪了嗎?看見大煙囪,我們的七里村就不遠了。」  小別克聽不懂馬林的話,但是牠還是注意到了前方的大煙囪。在莽莽蒼蒼的山谷裡,幾何形的煙囪相當突兀,特別顯眼。  馬林沒有繼續朝大煙囪的方向走,而是沿著東山腳蜿蜒的簡易公路向左轉,進到一個雜樹林裡,接著走進了一條更簡易的碎石路。馬林說:「小別克,看到那棵大樹了嗎?那就是七里村了。」  小別克聽不懂人話,但是牠還是注意到了前方不遠處的皂莢樹。這棵樹太高大了,高大到不可能不被注意。皂莢樹下是一座小石橋,橋那頭就是七里村了。馬林並沒有過橋,而是轉進了橋邊一個小院子。院子中的三間低矮瓦房是村裡在去年冬天建的宿舍,現在只住著馬林一個人。  關上院門,馬林就把小豬從竹簍裡解放了出來,喊:「到家囉!到家囉!」  在小別克看來,這個陽光燦爛的院子好大啊!突然來到這麼遼闊的地方,小別克不知怎麼辦才好了。  馬林拍拍小豬渾圓的屁股,說:「走啊,去玩啊!」  小別克咕嚕哼幾聲,就興奮的往香樟樹那邊跑去。這院子裡有一棵香樟樹和一棵桃樹,另外還有一叢野薔薇。這些樹木在房子蓋起來之前就長在這裡了,從不曾修剪過,一派生機蓬勃。  小別克朝香樟樹這邊跑,是因為這半邊院子沒有用磚鋪地,地上正生長著一叢叢的綠草。小別克用牠的小鼻子嗅嗅這叢草,嗅嗅那叢草,還在野薔薇那邊的鬆土上試著用鼻子拱拱,還真的被牠拱動了一些泥土。草的氣味,泥的氣味,還有從院子外頭湧進來的山林的氣息,使小別克感到很親切、很快活,初到陌生環境的緊張情緒一下子就消失了。啊,啊,這裡真好玩啊!那些小同伴為什麼不到這裡來呢?媽媽,這裡很好玩,你怎麼不到這裡來呢!  想到媽媽和小夥伴,小豬別克的心裡又有點難受了。牠在陽光最濃的牆腳趴下來,悵然的眺望著院牆外遠遠近近的山林。風中有林濤起伏,那是山林的呼吸。  這個院子的圍牆不能算真的牆,是用準備拿來蓋房子的磚塊堆成的,高度只有一公尺半左右,小豬抬起頭來就能看到四周的山林。屋子是朝南的,屋後幾公尺之外就是二龍山西山的一個小山丘。小山丘靠近房子這一面被人工處理過,很陡,剛好拿來當成一面圍牆。  白貓扁扁就在這時候出現在圍牆上。牠一眼就看到了小白豬,想:誰家的小豬跑到這裡來了?又想:這是哪來的小豬?這個村子裡的小豬,扁扁都是認得的。  小別克看見了圍牆上的白貓,把這個和自己體型差不多的白毛動物當成了自己的同類,趕緊跳起來向白貓打招呼——哈囉,下來玩啊!  扁扁確定這是一頭陌生豬之後,就有點生氣——這個院子是我的,你來這裡做什麼!扁扁不理睬小豬,裝作沒看見,悠閒的在圍牆上踱步,當繞到最接近別克時,突然炸開渾身白毛,擺出往下跳的姿態,同時發出一種撕心裂肺的吼叫:「哇——」  貓弓腿欲撲的姿態和充滿敵意的叫囂,一下子喚醒了小豬意識深處裡一個祖傳關於躲避猛虎的本能。小別克掉頭就往野薔薇叢那邊跑。不料,白貓扁扁已在圍牆上繞到了那邊,又發出一聲刺耳的恫嚇聲。  於是小別克回身衝向放在院門口的竹簍,把竹簍撞倒,然後鑽進去藏在亂草裡。在這裡,只有這個竹簍是牠熟悉的東西了。其實,扁扁並沒有打算跳下圍牆來。所有的貓都不會輕易放棄居高臨下的優勢。  馬林從屋裡走出來。扁扁老早就留意著這邊,在馬林看到牠之前,瞬間就消失在圍牆的那邊。馬林忙著在屋裡為小豬安排臨時住處,沒有注意到院子裡的動靜,這時看到小豬躲在竹簍中的亂草裡發著抖,心裡就生出許多憐憫——唉,這孤獨的小傢伙真是可憐呢!  這幢帶走廊的三間瓦屋,左邊一間是公用的雜物間,鎖著。屬於馬林的是其餘兩間。右邊是馬林的臥房,中間則是馬林的起居室兼廚房。馬林在離爐灶最遠的屋角用磚頭堆起一個「L」形的矮牆,圈出一塊地面,裡頭胡亂放些柴草,就算是小豬的住處了。在決定買回小豬那一刻,馬林根本沒考慮到怎麼養豬的事,但這時已經計畫著在院子裡特別為小豬蓋一間小屋之類的事情了。  吃過粥湯之後,小別克就把剛才的驚嚇忘掉了,在亂柴堆裡拱來拱去的玩。沒有同伴,這種遊戲不久就玩膩了,小別克用前腳搭著磚造的臨時圈欄努力探著小腦袋,咿咿的叫喚著想要出來玩。  馬林拍著牠的頭說:「不可以,不可以,豬是不可以在外頭亂跑的,懂不懂啊?」  小別克不懂這種規矩,還是吵著要出來——咿咿,這裡哪有院子裡好玩啊!外邊的太陽多暖和啊!  馬林煩了,調高屋子裡的廣播音量來淹沒小豬的吵鬧。廣播裡正在播放陝北民歌。好聽的聲音立刻讓小豬安靜下來。小傢伙坐在柴草上,小耳朵轉來轉去的聽,聽得很認真。  小傢伙的認真模樣把馬林逗得很開心。馬林抱著雙手欣賞著欣賞音樂的小豬,同時不斷的和小豬說著話:「嗨,嗨,你也懂這個啊,莫非你老家是陝西來著?啥叫山丹丹開花紅豔豔?不對啊,你不是黃土高原的,約克夏是俄羅斯過來的吧,是不是啊……」  有了這頭小豬,這個本來安靜的屋子熱鬧了起來,有點家的氣氛了。  到了晚上,廣播沒了,電燈熄了,小別克就被孤獨和恐懼籠罩了。這畢竟是牠離開媽媽、離開小夥伴的第一個夜晚呢,何況這初春的夜還是那麼的寒冷。  馬林聽到了小豬輕聲的哭泣,不由得聯想到自己遠離家庭和親人,在這個荒僻的小山村裡度過的第一個夜晚。那是在去年,也是這種乍暖還寒的春夜,那種孤獨,那種無助,那種恐慌……  馬林爬起來,把被窩裡一個保暖用的水瓶掏出來塞到了小豬身邊。這灌滿熱水的水瓶是包著絨布套子的(這當然是馬林母親的手藝),不至於會被燙到,還可以把溫度維持得久一點。  小豬還是在瑟瑟發抖。馬林沒辦法了,坐在被窩裡好久也睡不著,就吹起笛子來。每當想家想得受不了時,馬林總會吹起笛子來宣洩孤寂的情緒。笛子是小學時在音樂課學的,馬林的笛子吹得很純熟,就像是馬林在用另外一個嗓子歌唱,很好聽,也很動人。〈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是馬林常吹的曲子,他覺得這首曲子很能表達自己內心的情感。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