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晴空下與你一起狂奔。

  • Hit:79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前方是你等待的身影,所以,一路上即使孤單,我也能一直跑下去。在這一段幾乎看不見終點的路程,都必須獨自奮力前行,不管身體如何沉重,即使肺部嚴重缺氧、心臟彷彿快要爆炸,我都不會放棄。你問我,真的這麼喜歡跑步嗎?我的答案是:「不。」這麼辛苦的事,最好可以不用做。但是,若你問我,真的這麼高興參加驛傳嗎?我的答案是:「對。」因為,我喜歡掛上接力彩帶,承擔如此重任,唯有這個時候,我才有能稱得上是「伙伴」的隊友!這個夏天開始,六個原本彼此誤解、不滿、懷疑的人,集合在操場上,在烈日下,奔跑於深山鄉野間,太陽逐漸溶解了每一個人周圍隱形的高牆,蒸發了彼此的不信任與厭惡;經過秋日與冬季每一天勤奮的練習,「還差一點,再加油一點」,已經成為他們最重要的信念。這一次,他們不只為了自己,也因為等在前方的伙伴,拚命跨出每一步。

前方是你等待的身影,所以,一路上即使孤單,我也能一直跑下去。在這一段幾乎看不見終點的路程,都必須獨自奮力前行,不管身體如何沉重,即使肺部嚴重缺氧、心臟彷彿快要爆炸,我都不會放棄。你問我,真的這麼喜歡跑步嗎?我的答案是:「不。」這麼辛苦的事,最好可以不用做。但是,若你問我,真的這麼高興參加驛傳嗎?我的答案是:「對。」因為,我喜歡掛上接力彩帶,承擔如此重任,唯有這個時候,我才有能稱得上是「伙伴」的隊友!這個夏天開始,六個原本彼此誤解、不滿、懷疑的人,集合在操場上,在烈日下,奔跑於深山鄉野間,太陽逐漸溶解了每一個人周圍隱形的高牆,蒸發了彼此的不信任與厭惡;經過秋日與冬季每一天勤奮的練習,「還差一點,再加油一點」,已經成為他們最重要的信念。這一次,他們不只為了自己,也因為等在前方的伙伴,拚命跨出每一步。 瀨尾麻衣子一九七四年,生於大阪。大谷女子大學國文科畢業。二○○一年,《卵之緒》獲得少爺文學獎大獎,二○○二年出版此書,成為首作。二○○五年並以《幸福的餐桌》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二○○八年更以《戶村飯店-青春100連發》獲得坪田讓治文學獎。其他作品尚有《圖書館之神》、《溫柔樂音》、《溫室時光》、《照耀我的明日》等書。 ★少爺文學獎、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坪田讓治文學獎得主熱血之作★日本《達文西》雜誌每月白金之書推薦
★讀者好評:
奔跑的少年,守護他們的大人們,都在美麗山河的圍繞下成長茁莊。 我不想用「青春小說中的傑作」這樣簡便的語言,但是,這部作品確實只有「傑作」二字可以形容。
任何人都是孤獨的。然而,與這個嚴峻事實同等重要的是,我們也並不孤獨。驛傳就是藉由襻帶的傳遞跑完單靠一個人無法完成的艱辛長路。在夥伴和周圍親友的鼓勵聲中,一面與孤獨和團體的狹縫中奮鬥著向前奔跑。
所以,這本描寫長跑的書,讓我們看見了逼近人性本質的故事。
--三浦紫苑
曾經在日本的雜誌中看到女星宮崎葵推薦此書,好奇之下買書一讀,果然令人感動,不禁看得淚眼婆娑。並且覺得,如果宮崎葵來演書中顧問一角,應該頗合適。──高之儀 (日文譯者)
我喜歡《強風吹拂》,當看到作者三浦紫苑竟然也推薦《晴空下與你一起狂奔》這本書,當然也就一定要看了。這本書雖然也是講驛傳,但跟《強風吹拂》有很大的不同,書中每一區的跑者能消除心防,真是太好了。--Kay (讀者)
作者寫出人與人之間的羈絆,透過齊力合作,成為彼此的支持力量,真要讓人大喊「這就是青春」啊!--璐西(讀者) 0今天早上,我被指名跑最後一棒。「沒錯沒錯,報名時我改了。」坐公車抵達田徑場後,上原把全體集合起來時,突然這麼說。我默默地凝視著上原的臉。「還是讓桝井跑六區。」「嗄?」「我是說五區和六區互換。」「為什麼?」「什麼為什麼,因為想贏啊。這就是唯一理由。」「拜託,哪有這樣的嘛。」這麼大的事之前完全沒聽說,而且怎麼可以在比賽當天,而且是出賽前才告知?我想上前抗議,上原拿起脖子上掛的總監證給我看。「你看這個。」「看什麼?」「我是總監,也是田徑社顧問。雖然很遺憾,但我的權限比你這個社長大。」上原說完,又像平常那樣給出模稜兩可、含糊不清的指示:「好了,拿出精神來。對了,我們得先去場地把營帳紮好才能占到位置。嗯,站起來吧。」
國中驛傳的規則是,男生組六人跑十八公里,女生組五人跑十二公里。將縣分成六個地區,舉行分區比賽,每區各選出前六強學校,參加全縣大賽。在該賽中得到冠軍,便能進入全國大賽。驛傳開賽前會舉行打氣會,入選全縣大賽時也會舉辦祝捷會。驛傳大賽比起田徑部的夏季大賽和冬季大賽,不知盛大多少倍,是全校動員的大活動之一。大部分的學校都不只派出田徑社所屬的學生,而是選出速度快的學生組成隊伍。事實上,籃球社或足球社裡,意外的也有不少選手,跑得比田徑社快。我們這一區有十八所國中,但因為鄉下學生少,根本沒有學校只派正規田徑社選手參加驛傳,我念的市野國中也是這樣。市野國中位在我們這區塊的深山地區,全校學生只有一百五十人,但即使如此,每年男子驛傳隊也都能搶進第五名或第六名,吊車尾入選全縣大賽。我從國一就開始跑驛傳,升上三年級後當上田徑社社長,今年是最後一次跑了,所以希望這次不要吊車尾,能進入前三名,光明正大的進全縣大賽。這是我的想法。在國中做什麼事最需要的,不是能力,而是努力,雖然聽起來好像我在騙人,但幹勁、韌性、團隊合作和紮實的練習,決定了成敗。不管是哪一種運動,或者月考還是合唱比賽都一樣,但其中,這些要素對驛傳來說,影響最為明顯。每年獲勝入選的不是擁有天才的隊伍,而是有較多努力加快速度的夥伴的隊伍。只不過要召集韌性強的同伴,或是強迫全體一起努力並不容易。該怎麼做才能達到目標?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個實力強的指導者。我們這些人都還是讀國中的小毛頭,所以多是在師長恐嚇、強迫中,膽顫心驚的一直努力,最後才鍛練成材。我們市野國中田徑社,有個牛鬼蛇神般的老師。他就是體育老師滿田先生。只要照著滿田老師的吩咐去做,就能得勝,就能變強。老師平時從不准許任何人偷懶,但是多虧滿田老師的努力,就算隊裡幾乎沒有善跑戰將的那年,市野國中還是入選全縣大賽。今年也和往年一樣,田徑社人才短缺,但是滿田老師一定會挑選成員,組成隊伍,而且會使我們的實力變強。我深信不疑。但是,教師人事有了異動。國中教師大約每五年就要變動一次,在市野國中待了八年的滿田老師,也終於要被調任了。老師在離任儀式之後,把我叫出去。「桝井,不好意思,沒辦法帶你們到最後了。」老師向我低下頭。滿田老師體型龐大,不管是低頭還是道歉,都給人相當的壓迫感。「雖然很可惜,但是也沒辦法。」我也不由得低下頭。說老實話,我希望他負起責任,把我們帶到比賽結束,但心裡也很明白,他比我更懊惱。「現在還不能公布,等你知道田徑社顧問是誰,可能會嚇到腿軟。不過,顧問也只是掛名,訓練內容還是照去年的方式做就行了,隊伍你來帶。我們在分區大賽上見面嘍。」老師拍拍我的肩。
新年度開學典禮的最後,所有教師在我們面前站成一排,發表所帶的班級、學科、輔導的社團活動。被調來補滿田老師缺的體育老師是下山,他的專長是棒球,所以接下棒球社。既然如此,那田徑社會是誰呢?負責女生體育的花井來接是否妥當?不行,花井是排球社的,應該不會調動。那就是學生輔導的織田老師嘍。田徑社顧問負責驛傳運作,所以,像學生輔導那種沒什麼權力的老師派不上用場。難道還有更令人意外的人物嗎?正當我左思右想之際,突然聽到教務主任介紹:「美術科專任、配屬二年級、田徑社顧問,上原老師。」上原的頭咕咚的點了一下。上原?怎麼可能。開玩笑吧。我把排成一列的老師們從頭到尾掃了一遍。去年,上原是美術社的顧問。但是去年秋天,三年級退出之後,社裡就沒人了。美術社也沒有活動。所以她才被調到田徑社來。多虧平時肌力訓練時下盤練得很結實,所以我並沒有腿軟,可是全身力氣都被抽光了。上原是個二十七、八歲的女教師,看起來既遲鈍又蠢笨又瘦弱……總之,她是最不適合接任田徑社顧問的老師。
第一次會議上,上原這麼說:「我是上原,從今年開始擔任顧問。我對田徑一竅不通,也沒有足夠的能力當顧問。能力所及的事我會盡量做,所以請多多指教。」果然如我預料,一開頭就先讓大家有心理準備,顧問如此示弱還怎麼做下去?我立刻感到忐忑不安。於是,才第三次練習上原就被逼哭了。她既沒設計訓練菜單,也給不出建議,原本全是滿田信徒的田徑社成員對她的不滿不斷升高。「老師,你真的什麼也不會耶。」「啊──真是一點都幫不上忙。滿田真的不回來嗎?」望著解散時抱怨連連的社員,上原的眼眶越來越紅。「哦,老師也來幫忙吧。」我把釘耙塞給呆立一旁的上原。滿田老師在的時候,全體社員都要整理操場,但第二次練習時,只剩下一半的人在做。若是放學時間太晚,社團活動就得停止。就算她不知道田徑是什麼,但總會耙地吧。「對不起,我做顧問,害得桝井同學你也很苦惱吧。」「沒這回事。我們快點收拾吧。」「我還是辭掉吧。」「嗄?」「我來接田徑社不是很奇怪嗎?不論是誰,隨便想想都知道不行,為什麼要我來接呢?」當老師的人說這什麼話啊,沒出息的口吻幾乎令我昏厥。上原成為田徑社顧問確實很奇怪。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種種考量,我也是一樣。國中最後一次驛傳,應該是我從小到大最重要的大事,然而,顧問卻是這麼靠不住。我嘆了一口氣。「照這麼說來,老師你到底會什麼呢?」「啊?」「除了美術之外,你還會什麼?會打棒球嗎?能玩籃球嗎?」「這些我都不會。」我猜也是。一碰到球,就快扭到手指,而且上原也不像能了解籃球或棒球規則的人。「老師,我想你就算負責其他社團也是一樣啦。」「是喔。」「不論如何,你可以別在學生面前哭嗎?老師只有在畢業典禮才能哭啦。」「嗯,有理。啊,可是我並沒有哭,這是花粉症啦。」這位上原好像只有神經特別大條,她從口袋裡拿出面紙,不慌不忙的擤著鼻涕。
絕望加上悲慘。我國中最後一次驛傳就在最糟的狀況中開始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