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波麗安娜 : 神奇的開心遊戲

  • Hit:79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歐美家喻戶曉的青少年小說 ■上市一月內銷售百萬冊 ■翻譯成各國語言 ■迪士尼電影《快樂小天使》、日本動畫《小安娜》原著■英文字典收入原書名意為「樂觀」 ■心理學「波麗安娜效應」一詞由來
很想要一個洋娃娃卻得到一根枴杖,這有什麼好開心的?生活窮困的波麗安娜很想要一個洋娃娃,可是當牧師的父親買不起,只好寫信給教友,希望有人能捐獻一個洋娃娃給波麗安娜。可是當捐獻物資送到時,裡面沒有洋娃娃,只有一根小柺杖。波麗安娜非常地失望!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父親教她玩「開心遊戲」。開心遊戲是父親送給波麗安娜最珍貴的人生禮物!會玩這個遊戲,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可以找到開心的理由。
命運取決於個人的態度!
非常不幸的,波麗安娜十一歲時,父親去了天國。父母雙亡的她只好投靠住在遠方的波麗姨媽。可是這個有錢、獨自住在一棟大房子、性情冷淡的姨媽並不歡迎這個外甥女,甚至不願意去車站接她,只派了女僕前往,以至於波麗安娜把女僕誤認為是姨媽。等到波麗安娜知道後落淚了,可是她又馬上找到了開心的理由轉而破涕為笑。
來到小鎮後,天性樂觀的波麗安娜教鎮上許許多多的人玩開心遊戲,包括久病在床、對生活厭倦的史諾太太、老湯姆、南西、怪人潘道頓先生、切爾頓醫生……她的開心遊戲使這個小鎮發生了令人驚異的變化。因此,當波麗安娜遭受實在無法高興起來的災難時,小鎮上的女人一談到她的不幸就忍不住淚流滿面,男人們也在各個角落裡為她祈福……與此同時,波麗姨媽一個保守多年的祕密也被揭露了。
《波麗安娜》被翻成各種不同的語言版本,它不只是關於波麗安娜這個女孩的故事那麼簡單而已,更重要的是它向讀者展現一個非常正向的人生觀,以及人生應該堅守的處事原則。

■歐美家喻戶曉的青少年小說 ■上市一月內銷售百萬冊 ■翻譯成各國語言 ■迪士尼電影《快樂小天使》、日本動畫《小安娜》原著■英文字典收入原書名意為「樂觀」 ■心理學「波麗安娜效應」一詞由來
很想要一個洋娃娃卻得到一根枴杖,這有什麼好開心的?生活窮困的波麗安娜很想要一個洋娃娃,可是當牧師的父親買不起,只好寫信給教友,希望有人能捐獻一個洋娃娃給波麗安娜。可是當捐獻物資送到時,裡面沒有洋娃娃,只有一根小柺杖。波麗安娜非常地失望!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父親教她玩「開心遊戲」。開心遊戲是父親送給波麗安娜最珍貴的人生禮物!會玩這個遊戲,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可以找到開心的理由。
命運取決於個人的態度!
非常不幸的,波麗安娜十一歲時,父親去了天國。父母雙亡的她只好投靠住在遠方的波麗姨媽。可是這個有錢、獨自住在一棟大房子、性情冷淡的姨媽並不歡迎這個外甥女,甚至不願意去車站接她,只派了女僕前往,以至於波麗安娜把女僕誤認為是姨媽。等到波麗安娜知道後落淚了,可是她又馬上找到了開心的理由轉而破涕為笑。
來到小鎮後,天性樂觀的波麗安娜教鎮上許許多多的人玩開心遊戲,包括久病在床、對生活厭倦的史諾太太、老湯姆、南西、怪人潘道頓先生、切爾頓醫生……她的開心遊戲使這個小鎮發生了令人驚異的變化。因此,當波麗安娜遭受實在無法高興起來的災難時,小鎮上的女人一談到她的不幸就忍不住淚流滿面,男人們也在各個角落裡為她祈福……與此同時,波麗姨媽一個保守多年的祕密也被揭露了。
《波麗安娜》被翻成各種不同的語言版本,它不只是關於波麗安娜這個女孩的故事那麼簡單而已,更重要的是它向讀者展現一個非常正向的人生觀,以及人生應該堅守的處事原則。 愛蓮娜.霍奇曼.波特(1868-1920)美國小說家。天生體弱多病的她,高中時肄業。養完病之後,進入了波士頓的新英格蘭音樂學院,成為一名歌手。24歲時與約翰.萊曼.波特(John Lyman Porter)結婚,並搬到麻薩諸塞州,並開始寫短篇故事。在34歲時成為小說家並發表處女作《金髮瑪格麗特》(Cross Currents),之後發表《比莉小姐》(Miss Billy)系列作品後,成為著名的戀愛小說家。在《比莉小姐》系列發表的二年後、1913年出版了《波麗安娜》,一出版就成為家喻戶曉的暢銷小說。 李偉文|作家  陳藹玲|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  楊恩典|國際口足畫家 賴佩霞|魅麗雜誌發行人、身心靈老師 1波麗小姐
  六月的一個早晨,波麗.哈靈頓小姐有些匆忙地走進廚房。通常,波麗小姐很少如此步履匆匆。事實上,她對自己擁有優雅從容的姿態頗為自豪。但今天,她確實顯得有些慌亂。正在水槽旁清洗物品的南西抬起頭來,驚訝地看著她。雖然,南西到波麗小姐這裡工作,前後也不過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但她知道,女主人今天的匆忙實在很不尋常。  「南西!」  「是的,小姐!」南西輕快地回答,一邊擦著手上的水壺。  「南西!」波麗小姐的語氣突然變得嚴厲,「我在跟妳說話的時候,希望妳可以停下手邊的工作,專心聽我說。」  南西的臉倏地脹紅,馬上放下水壺,但是因為抹布還掛在水壺上,差點就打翻了水壺,這讓南西更加慌亂。  「是,小姐。我、我……以後會注意的。」南西趕緊把水壺放好,匆忙轉過身來,結巴地說:「因為您特別交代我,今天早上的清潔工作要快點完成,所以我才沒有停下來。」女主人皺起眉頭,「好了,以後注意點,南西。而且我不想聽妳解釋,我只需要妳現在專心聽我說。」  「是,小姐。」南西在心裡偷偷嘆口氣。不論她怎麼做,似乎都無法讓眼前的這個女人滿意。這是南西首度外出工作,她家位於六英里遠之外的偏鄉地區,由於父親驟逝,家中頓時失去依靠,而母親長期臥病在床也無法承擔起家中經濟。同時,南西底下還有三個年幼的弟妹,她迫不得已只好出來賺錢貼補家用。最初,當南西得知,未來將在山丘上的豪華別墅裡做廚房工作時,她非常高興。她一直都知道,波麗.哈靈頓小姐是古老的哈靈頓莊園唯一的主人,也是這座小鎮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但是,經過這兩個月的相處,她發現波麗小姐是個嚴肅,且不苟言笑的女人。只要刀子不小心掉到地上,發出噹聲響,或是南西一不留神,讓門砰地關上,都會令波麗小姐皺起眉頭。不過,即使家中一切井然有序,南西依舊不曾看她露出一絲笑容。  「南西,等妳把早上的工作做完後,」波麗小姐開始說:「妳上去把閣樓裡的那間小房間打掃一番,再放上一張摺疊床。當然,房間裡的箱子也要搬出來,整個房間的每個角落都要仔細打掃乾淨。」  「好的,小姐。不過,那些搬出來的東西要放到哪裡去呢?」  「放在閣樓的另一邊。」波麗小姐猶豫了一下,接著說:「我還是告訴妳好了,南西。其實,我十一歲的外甥女波麗安娜.惠提爾,要搬過來和我一起住,那就是她未來的房間。」  「有小女孩要來?哈靈頓小姐!這真是太好了!」南西忘情脫口而出地說。她想起了在老家她鍾愛的小妹妹,只要有她們在的地方,那裡就會充滿陽光,充滿朝氣。  「好?」波麗小姐不以為然地說:「我可不這麼覺得。」「但是,我還是會做好我該做的事,把她照顧好。我是個好心人,至少我希望如此,而我知道我必須承擔起這個責任。」  聽到波麗小姐這麼說,南西的臉脹得通紅,不知所措,但她仍試圖說點中聽的話。「當然,小姐。只是,我認為如果有個小女孩在的話,她……應該可以讓您的生活更多采多姿。」  「謝謝!」波麗小姐冷冷地回了一句,「不過,我想沒這個必要。」  「不過,您、您……還是希望她過來吧,畢竟她是您姊姊的孩子。」南西小心翼翼地問。雖然她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但她總認為她必須準備些什麼,來歡迎這位孤單的小客人。  波麗小姐傲慢地抬起下巴。  「南西,妳說得沒錯。但這只是因為我剛好有個姊姊,而她愚蠢地踏入婚姻,也不想想這個世界已經夠擠了,竟然還生了一個小孩。而我實在看不出,到底有什麼理由,可以讓我歡天喜地去幫他們照顧這個孩子。但是,我剛剛說了,我知道我有這個義務。所以,南西,妳必須把房間裡的每個角落都打掃得乾乾淨淨。」波麗小姐劈里啪啦說完之後,旋即轉身離開廚房。  「是,小姐。」南西嘆了口氣,拿起剛用溫水沖洗過但還沒擦乾的水壺。這會兒,水壺已經冷了,水漬附著在上面,得再重洗一遍了。  波麗小姐回到房間,把那封她在兩天前收到,來自遙遠西部小鎮的信再拿了出來,信封上寫著:「佛蒙特州,貝爾丁斯維爾鎮,波麗.哈靈頓女士收」。對波麗小姐來說,這個自遠方而來的「驚喜」,實在無法令人開心。  信裡寫道:
親愛的女士:  很遺憾必須告訴您這樣悲傷的消息,約翰.惠提爾牧師在兩週前離開人世,留下一名十一歲的女兒,波麗安娜。您一定也知道,惠提爾牧師在我們這個小小的教會服務,薪資十分微薄。所以,除了幾本書之外,他幾乎什麼也沒留下。  我們知道,他是您已故姊姊的丈夫,雖然他告訴我,他與你們家族的關係並不好。但是,他希望您能看在您已故姊姊的分上,收留這個孩子,讓她有機會與東部的親人一同生活,並在親人的照顧下長大。因為這樣,我才冒昧地提筆寫信給您。  當您收到這封信時,這個女孩應該已經準備好了。如果您願意接受她,也答應讓她立刻到您那裡,希望您能寫封信告訴我們,我們將十分感激。近日有對夫妻將前往東部,他們可以帶著她同行,到波士頓後會把她送上往貝爾丁斯維爾的火車。當然,我們會提前告知您,波麗安娜所搭乘的火車班次與抵達日期。
靜候您的佳音。
傑瑞米.歐.懷特敬上
  波麗小姐皺著眉地把信折起塞進信封裡。她在前天已經把回信寄出去了,當然,她也答應收留那孩子。她發自內心地希望自己確實做好了心理準備,畢竟這可不是件什麼好差事。  她坐在椅子上,手裡握著那封信,想起了她的姊姊珍妮,也就是這個孩子的母親。她記得,珍妮在二十歲的時候,不顧家人反對,執意要嫁給那個年輕牧師。當時,有個富豪也想娶珍妮為妻,全家人都比較喜歡那名富豪,只有珍妮不這麼想。那名富豪比年輕牧師年長,不僅家境優渥,也十分成熟。反觀那個牧師,滿腦子空有理想與熱情,以及滿腔對珍妮的愛。但很顯然地,對珍妮而言,理想、熱情與愛,比財富更能擄獲她的心。所以她嫁給了牧師,跟著他到南方去,成了一名傳教士的妻子。  從那時開始,珍妮與哈靈頓家的親情出現了裂痕。當時,波麗小姐才十五歲,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但她清楚記得,從那時起,家人就不太和成為傳教士妻子的珍妮聯絡。不過有一段時間,珍妮曾寄信回家,信裡提到,她為最後一個孩子命名為「波麗安娜」,取自於珍妮兩個妹妹的名字,波麗跟安娜,而珍妮的其他孩子都夭折了。這也是珍妮的最後一封信。不出幾年,牧師寄了一張內容簡短、卻字字令人心碎的明信片給哈靈頓家,告知他們珍妮的死訊。明信片上頭蓋著一個西部小鎮的郵戳。  但是,哈靈頓莊園的時間,並沒有因為珍妮的離開而停止,波麗小姐早已不再是十五歲的小女孩了。此時,她望著窗外綿延的山谷,思索著這二十五年來所發生的一切。  波麗小姐今年已經四十歲了,雙親跟姊姊們都已離開人世,只剩下她一人孤獨地守著哈靈頓家。這麼多年以來,她一直是這棟房子唯一的主人,一個人守著父親留給她的龐大遺產。許多人對她孤單的生活表示同情,也有人勸她多交些朋友或找個伴一起生活。但她認為,自己既不需要他們的憐憫,也沒必要採納他們的建議。她總說自己不孤單,喜歡一個人生活,喜歡安靜的日子。但是現在……波麗小姐眉頭深鎖地站起身來,緊抿著雙唇。她對自己是個好人這件事毫不懷疑,而且不僅清楚知道自己的責任,也認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把事情做好。但是—波麗安娜—這個名字也未免太荒唐了!
3波麗安娜來了
  回覆波麗小姐的電報很快就到了,上面寫著,波麗安娜會在六月二十五日的下午四點鐘,也就是明天,到達貝爾丁斯維爾。波麗小姐皺著眉讀完電報,然後走上樓梯到了閣樓的小房間,依舊皺著眉頭地檢視房間狀況。  房間裡擺著一張乾淨的小床、兩把直背椅、一個臉盆架、一張沒有鏡子的梳妝臺,還有一張小桌子。天窗上沒有窗簾、牆上也沒有圖畫裝飾。陽光整天都能從屋頂的窗戶照射進來,加上沒有紗窗,所以窗戶緊閉,讓房間裡悶熱得像個小火爐。一隻大蒼蠅在房裡飛來飛去,奮力振翅發出嗡嗡的聲音,試圖從這緊閉的空間逃出去。  波麗小姐打死了那隻蒼蠅,將窗戶往上推起一小縫隙,然後把蒼蠅掃了出去。接著,她把椅子扶正,皺了皺眉,離開了房間。  「南西。」幾分鐘後,波麗小姐來到了廚房門口。「我在閣樓波麗安娜的房間裡發現一隻大蒼蠅,這代表窗戶一定被打開過。我已經叫人來裝紗窗了,但是在這之前,窗子不准再打開。我的外甥女會在明天四點抵達。我希望妳去車站接她。提摩西會駕著馬車載妳去車站。電報上說,波麗安娜有『一頭淺色頭髮、穿紅色格子棉布裙、戴一頂草帽』。我知道的就這些,不過我想這些資訊已經可以讓妳認出她了。」  「好的,小姐,可是……您……」  波麗小姐知道南西想要說什麼,於是皺著眉頭,乾脆地說:  「不,我不會去接她的。我認為我根本沒必要去,就這樣吧。」說完,便轉身離開廚房。於是,波麗小姐為波麗安娜所做的安排,就這麼決定了。  廚房裡,南西拿著熨斗在她剛剛處理到一半的餐巾上,使勁地熨了一下。  「『一頭淺色頭髮、穿紅格子棉布裙、戴一頂草帽』,她知道的就只有這些,就這些!換成我,我還真是沒辦法說出這樣的話來。那畢竟是她唯一的外甥女啊,更何況她還從西岸大老遠地跑到這兒來。」  隔天,大約三點四十分,提摩西與南西駕著馬車去車站接他們的小客人。提摩西是老湯姆的兒子。鎮上的人說,如果說老湯姆是波麗小姐的右手,那提摩西便是她的左手,兩人都是得力助手。  提摩西是個秉性善良、長相英俊的年輕人。儘管南西來到哈靈頓莊園宅工作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他們倆已經成了好朋友。但是,今天的南西實在太在意波麗小姐交代的任務了,所以不像平常一樣健談。一路上,她都十分安靜,到站後就懷著興奮的心情,在車站等待波麗安娜,幾乎都沒跟提摩西說上一句話。她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複習「一頭淺色頭髮、身穿紅格子棉布裙、戴一頂草帽」,同時也不停地想像波麗安娜是個怎麼樣的孩子。  「我希望她是個安靜懂事的孩子,而且不會把刀叉掉到地上,或是把門砰的關上,這可是為了她好。」她嘆了口氣,對著剛從別處蹓躂回來的提摩西說。  「哈哈!如果她一點都不安靜,真不知道對我們其他人的生活,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提摩西笑著說。「想像一下,波麗小姐跟一個吵鬧的孩子相處的畫面。啊,快聽!是火車的汽笛聲。」  「噢,提摩西,我……我覺得小姐對她的外甥女太刻薄了……」南西在回應提摩西的同時,慌慌張張地跑向可以清楚看到下車乘客的位置。  沒過多久,南西就看到她了。一個瘦瘦的小女孩穿著紅格子棉布裙,頭髮綁成兩條粗粗的麻花辮垂在背後,草帽下那張有著雀斑的小臉充滿了期盼的神情。她不停左顧右盼,很明顯正在找人。  雖然南西立刻就認出她,但她控制不了自己顫抖的膝蓋,以致遲遲無法走向前。當南西好不容易平靜下來走過去時,下車人群已散,只剩小女孩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那裡。  「妳是……波麗安娜小姐嗎?」南西用有點顫抖的聲音問道。話才剛說完,女孩就衝向她緊緊抱住,緊到南西都快窒息了。  「噢!能見到您我真是太開心了!」一個興奮熱切的聲音在南西的耳邊叫道,「噢!我當然是波麗安娜,您能夠來這裡接我,真是太好了!我一直盼著您呢。」  「妳……妳盼著我來接妳?」南西驚訝地問,很疑惑波麗安娜怎麼會知道自己,而且還期待自己來接她。「妳……真的很希望我來接妳?」南西又問了一次,一邊想要把自己的帽子戴正一點。  「噢,當然!我整天都在想像您的樣子。」小女孩高興到幾乎是用喊的在說話,並好奇地打量著尷尬的南西。「現在我知道啦!您就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樣。」此時,提摩西朝著她們兩人走來,這讓南西鬆了一口氣,因為波麗安娜的話實在令她摸不著頭緒。  「這個是提摩西。妳應該有行李箱吧?」南西試探地問。  「我有啊。」波麗安娜用力地點點頭。「我有一個新的行李箱,是婦女勸助會的人買給我的。她們人真好,不是嗎?其實,她們很需要新地毯,但還是買了個行李箱給我。雖然我不知道這個行李箱值多少張紅地毯,但總是能買一些的,至少可以鋪滿半個教堂的走道吧,您覺得呢?另外,我這裡有一個小東西,格雷先生說是張寄放單,要我在拿行李箱之前把它交給您。格雷先生是格雷太太的丈夫,他們是卡爾執事的表親,我跟他們一起搭車到東部來,他們人非常好!噢,等一下,在這裡。」波麗安娜停下腳步,好不容易才在包包裡摸出那張寄放單。南西深深吸了一口氣。事實上,在聽完波麗安娜的「長篇大論」之後,還真有必要來個深呼吸。南西偷偷瞧了提摩西一眼,但提摩西卻故意看向另一邊。  好不容易,他們三個人一起離開了火車站。他們把行李箱放在馬車後頭,波麗安娜坐在南西與提摩西中間,身體緊緊貼著兩人。從他們準備踏上歸途開始,小女孩就像連珠砲似地,不斷拋出一大堆問題跟看法。而南西則試圖跟上波麗安娜的思路,搞得她有點暈頭轉向,差點喘不過氣來。  「快看哪!多美啊!那跟我們住的地方離得很遠嗎?我希望很遠,因為我喜歡坐馬車。」馬車才剛離開火車站,波麗安娜就這麼說。「當然,如果很近也沒關係,我不會在意,因為我想早點到家。哇!這條路好美!爸爸以前跟我說過這條路很漂亮,我就知道。」  突然間,她停止說話,似乎呼吸不太順暢。南西擔心地望著她,發現她的小臉顫抖,眼眶裡盈滿淚水。但是,她馬上勇敢地抬起頭。  「爸爸跟我說過這裡的一切,他全部都記得。對了……還有件事我應該要先告訴您的。格雷太太說,一見到您,我就應該跟您解釋,為什麼我穿著紅色的裙子,而不是黑色。她說,因為我爸爸剛去世,如果您看到我穿紅色衣服,一定會覺得很奇怪。可是,教堂的捐獻物質裡,除了一件天鵝絨緊身衣,就沒有其他黑色的衣服了。卡爾執事的夫人說,那件緊身衣一點都不適合我。而且,那件衣服許多地方都舊到磨出白點了,包括手肘處。有些婦女勸助會的人想過要買一件新的黑裙子跟帽子給我,但是有些人認為,那些錢應該用來給教堂買新的紅地毯。懷特夫人跟我說,這樣穿也沒關係,而且她也不喜歡穿黑色衣服的小孩。我是說,她當然很喜歡小孩,只是不喜歡他們穿黑色的衣服。」  波麗安娜停下來喘口氣。而南西則結結巴巴地說:  「我想,這樣穿……應該還好。」  「您能這樣想,我真是太開心了。我也是這麼覺得。」波麗安娜點著頭說,突然又有點哽咽,「穿黑色的衣服實在很難開心起來。」  「開心!」南西驚訝地倒抽了一口氣,打斷波麗安娜的話。  「是啊,爸爸去天堂陪媽媽,跟其他離開我們的人待在一起。雖然他說我一定要快樂,可是真的很難,就算穿了紅格子裙也很難真正開心起來,因為……我……我實在太想他了。而且,我總覺得爸爸應該要陪著我,因為媽媽和其他人,在天上有上帝還有許多天使陪伴。可是,我除了婦女勸助會的人以外,就有人陪我了。不過,我想我之後會開心起來的,因為我有您了啊,波麗姨媽。真高興我還有您!」  南西的心原本完全沉浸在心疼身旁這個小女孩的同情裡,但是聽到她的最後一句話,南西整個人嚇了一跳。  「噢,我想……親愛的,妳誤會了。」南西結結巴巴地說:「我是南西,我不是妳的波麗姨媽。」  「妳……妳不是嗎?」小女孩吃驚地問,一臉困惑。  「不是,我是南西。我不知道妳誤以為我是妳的波麗姨媽,我們兩人一點也不像。」  提摩西在一旁竊笑,而南西因為一心想趕快跟波麗安娜解釋清楚,實在沒空理會他那副看熱鬧的表情。  「噢,那妳是誰呢?」波麗安娜問道,「妳看起來也不像是婦女勸助會的人耶!」  聽到這句話,提摩西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是南西,是波麗小姐雇用來做家事的。除了洗衣服跟燙衣服之外,其他工作都是我負責。衣服的部分則是德金小姐的工作。」  「但是,有一位波麗姨媽吧?」小女孩急切地問道。  「我向妳保證一定有。」提摩西插嘴。  波麗安娜明顯鬆了一口氣。  「噢!那就好。」沉默一會兒之後,她的臉龐又明亮了起來。「妳知道嗎?我還是很開心,雖然她沒有親自來接我,但是我就要跟她住在一起了,而且我還有你們陪我。」  聽到這些話,南西頓時脹紅了臉。提摩西轉向她,給她一個壞壞的笑容。  「她的嘴還真甜呢。」他說:「南西,妳怎麼還不謝謝這個小女孩呢?」  「我……我還在想波麗小姐的事情。」南西吞吞吐吐地說。  波麗安娜放心地吁了一口氣。  「我剛剛也在想波麗姨媽的事,我對她的事情很好奇。妳知道,她是我唯一的姨媽,可是我從來都不知道我有一個姨媽,是爸爸後來才告訴我的,他說她住在山上的漂亮大房子裡。」  「妳說的沒錯。妳現在就能看到了。」南西說:「就是前面那棟有綠色百葉窗的白色房子。」  「哇,太漂亮了!房子周圍還有很多樹跟草地,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片的草地呢。我的波麗姨媽是不是很有錢呀,南西?」  「是的,小姐。」  「我好高興喔!有錢的感覺一定很好,我還沒有認識任何一個有錢人呢!除了懷特一家之外,他們大概也很有錢。因為他們家的每個房間都鋪著地毯,週末他們都會吃冰淇淋。波麗姨媽週末也吃冰淇淋嗎?」  南西搖搖頭,嘴角忍不住微微抽動,笑著給提摩西使個眼色。  「不會,小姐。我猜妳的姨媽不喜歡冰淇淋,至少,我沒有在餐桌上看過冰淇淋。」  波麗安娜一臉失望。  「噢,她不喜歡嗎?太可惜了!不知道她為什麼不喜歡。但是,我還是覺得很開心,因為,不吃冰淇淋,肚子就不會痛了。我有次吃了很多懷特夫人給的冰淇淋,真的很多,結果就肚子痛了。雖然波麗姨媽不愛吃冰淇淋,但是姨媽的房子裡或許有鋪地毯呢。」  「是的,有地毯。」  「每間房間都有嗎?」  「呃,幾乎每一間都有。」南西回答,可是,她突然想到,閣樓裡的那間小房間並沒有地毯啊,南西不禁皺起眉頭。  「噢,我太高興了。」波麗安娜歡呼,「我好喜歡地毯。以前我們家裡一塊地毯都沒有。之前教堂的捐獻物資裡有兩塊小地毯,可是其中一塊的上面有墨水印。除此之外,懷特夫人家還有漂亮精美的畫,有的畫著玫瑰,有的畫著跪坐的小女孩,有些畫的是貓咪、小羊,還有一隻獅子。不過,小羊和獅子沒有畫在一起。噢,不過《聖經》上說牠們總有一天能夠好好相處。雖然在懷特夫人的畫裡,牠們沒有被畫在同一張上。妳呢?妳喜歡畫嗎?」  「我……我不知道。」南西回答,她的聲音像是被什麼東西塞住了。  「我喜歡噢。可是我們那裡有畫,妳知道的,大家不太會把畫捐教堂。不過,還是有人捐過兩幅畫。但是,其中一幅太好了,所以神父把它賣掉,然後另外買了一些鞋子。而另一幅實在太糟糕了,我們才剛把它掛起來,它就變成碎片了。我指的是畫框的玻璃破掉了,我記得我那時還哭了。不過,現在我倒是很高興那時候我們完全沒有這些好東西,這樣,我就會更喜歡波麗姨媽這裡的東西了。如果我之前看過許多,那麼我可能就不會這麼高興了。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我平常用的都是褪色的棕色髮帶,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在教堂的捐獻物資裡發現漂亮的新髮帶,那種驚喜感就跟現在一樣……噢,天哪!這就是那間美到不行的房子吧!」馬車才剛駛進通往房子的寬闊車道,波麗安娜就興奮地歡呼起來。  當提摩西忙著把行李搬下馬車時,南西終於找到機會在他耳邊偷偷地說:  「你別再跟我說什麼要離開的事!提摩西.德金,你可是沒辦法叫我走!」  「走?我才不會這樣說呢。」年輕人笑了起來,「倒是妳,可別想拉我一起走,有個孩子住在這裡,事情變得有趣多了。看來,每天都會比電影還要有看頭。」  「有趣?」南西生氣地說道,「讓她們兩個生活在一起,我想那個孩子的日子可不只單單是有趣那麼簡單了。我猜,到時候她一定得找塊大石頭躲起來避難。好吧,我要當那塊大石頭,提摩西。我一定得保護她!」她一邊說,一邊轉過身帶著波麗安娜走上那寬敞的臺階。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